刚刚更新: 〔李川〕〔医品龙王〕〔海上升明帝〕〔偏执陆少宠妻如命〕〔武者长生道〕〔重回1991〕〔合道〕〔重生之奶爸的幸福〕〔万界卡牌亡灵法师〕〔被动之王〕〔舰娘:从深蓝到星〕〔出笼记〕〔西风瘦马〕〔开局获得不死天功〕〔奇门仙道〕〔重生零四:从离婚〕〔斗罗之醉红尘〕〔执掌风云〕〔封侯〕〔仙道方程式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百六十四章 冥狱将至! (二合一更)
    ..,最快更新!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同样所谓的江湖,就一定会存在三教九流的人。

    而扬家,大多数涉及的产业,除了明面上的那些铺子之外,几乎涵盖了整个沧江镇的灰色产业,暗地里还有些见不得光的买卖。

    也是因为扬家的底子没那么干净,才会让人忌惮。

    同时,也形成了沧江镇与泽家和齐家平衡的局势。

    在沧江镇,齐家代表了中原落脚沧江镇的商会和移居的中原人,而泽家则代表了迦南本土的势力。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而扬家的存在,恰好就稳住了沧江镇的局势,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免得被两家联手对付。

    但,扬家的日益做大,还有那些狠辣手段,又是泽家和齐家容不下的。

    在听完了泽阿奇的介绍后,沈未白心中就有了决断。

    可以说,扬家是泽家和齐家竞争之下的产物,但这个‘产物’却开始野心膨胀,慢慢的走上了自取灭亡的路。

    今时今日,就算她沈未白没有想把扬家取而代之,早晚有一日,沧江镇也会出现别的什么家族,在泽家和齐家的暗中扶持下,取代扬家的地位。

    而现在,沈未白觉得自己的出现刚刚好!

    扬家在作死,而泽家和齐家还未找到扬家的替代品。

    ……

    泽阿奇虽不知沈未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却还是一五一十的向她说清楚了沧江镇的局势。

    并且,向沈未白保证,只要她还在沧江镇一日,泽家就是她的靠山,绝不会让扬家找她麻烦。

    关于这个保证,沈未白也只是听听而已。

    毕竟,若扬家真的忌惮泽家,那么泽阿奇的阿妹就不会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了。

    结束与泽阿奇的谈话后,沈未白便返回了暂居的院落。

    刚一进门,柳茹和星鸾便迎了上来。

    见二人,沈未白开口便打趣道:“现在可有胃口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便让柳茹和星鸾神色一变。

    星鸾嘟囔着道:“主公,您就别再说了。以后,这迦南的美食,我真的是无福消受,也要慎之又慎。”

    沈未白大笑起来。

    能让星鸾说出这番话,可见那‘三叫’的威力,让她阴影不小。

    玩笑几句,三人便聊起了正事。

    沈未白也把从泽阿奇那里打探出来的情况,说了出来。

    “如此看来,我们要将扬家取而代之,也不是没有机会。而且,以扬家的作为……我们不如先动手为强!”星鸾厉声道。

    沈未白颔首。

    二十八星宿都是她用心调教出来的,脾性习惯,多少都沾染上了她自己的风格。

    所以,在面对扬家的威胁……泽阿奇提出的是被动防守,尽可能的不给扬家下手的机会。

    而她,还有星鸾首先想到的就是,先出击,将威胁扼杀在摇篮里。

    “那也要等到人来了,咱们才方便行动。”柳茹道。

    沈未白明白她的顾虑,“不急,按照时间,他们也差不多到了。这几日,我们便留在泽府中,为泽阿奇的妹妹祛毒养身,顺便找个机会看看能不能去见见齐家的人。”

    “主公,我们要如何动手?”星鸾积极的问。

    向谁动手……沈未白和柳茹都很清楚。

    沈未白道:“我没有时间在这里久耗,扬家用什么手段,我们就用什么手段。在动手前,最好能得到泽家和齐家的支持,这样我们能省去许多麻烦。”

    “若泽阿奇所说的属实,想必我们与他们两家合作,并非难事。”柳茹沉吟后道。

    ……

    除了扬家,沈未白还有青帝衣冠冢的事,需要泽阿奇帮忙,所以,救人变成了重中之重的事。

    进入泽府之后,沈未白并未刻意去打听扬家的情况。

    但泽阿奇还是会每日转告她扬家的一切。

    比如,扬金宝还未解毒,每日痛得死去活来,呕血不止。

    夙嘢已经多日不见,扬栎的脸色阴沉可怕,这段时间扬家的人戾气都很重,旁人不敢去触霉头。

    还有就是,扬栎来找过泽阿奇,向他要人,但是被泽阿奇挡了回去,之后扬栎就没了动静,似乎在暗中酝酿着什么。

    甚至,还有齐家那边十分的平静,仿佛对这几日沧江镇中发生的一切都不在意,也不关注扬家如何。

    沈未白很清楚,齐家正在观望,没有足够的饵,齐家是不会卷入这场看似扬家和泽家之争。

    没错!

    外人不知沈未白心中打算,只是知晓扬金宝招惹上了厉害人物,扬家吃了很大的亏。

    而触碰了扬家逆鳞的人,现在正在泽府做客,扬家上门要人,泽府拒不答应。

    这是外人所知的真相,所以还引不出齐家这尊大佛。

    沈未白也不着急,这几日都专心在泽府研究药方。

    不得不说,那夙嘢在制毒方面是很有天赋的,沈未白花了两天,才将他的毒药破解,找出解毒之法。而剩下的时间,都在想如何补回泽阿奇阿妹那被毒侵蚀坏了的身体。

    夙嘢下的毒,可不像阿炎母亲,齐国丽妃自己给自己下的毒那样温和。

    他的毒中,有几味特别阴险的毒物,服下之初什么都看不出,却会暗中破坏人的机能,让器官衰竭。

    直到进入泽府的第五天,沈未白才确定好适合泽阿奇妹妹的药方。

    而就在这一日,泽阿奇也给她带来了有关于扬家最新的消息——扬金宝的毒解了。

    得知这个消息,沈未白并不觉意外。反而挑眉道:“比我预想的时间,晚了一两天。”

    “沈姑娘是什么意思?”泽阿奇不太确定自己理解的意思,是不是沈未白想要表达的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沈未白唇角挂着浅笑。

    这意味不明的话,却让泽阿奇精神大振,‘这是不是说明,沈姑娘的医术或者说毒术都在夙嘢之上?那么他阿妹能不能醒过来,岂不是更有保障了吗?’

    泽阿奇的欣喜还未结束。

    在他刚刚琢磨出沈未白话中意思的时候,沈未白就给他递来了一张药方。“按照上面的药材准备,所有药材进府,都需要我亲自过目。”

    泽阿奇激动得双手颤抖的接过药方,他快速的看了一遍,却发现上面只写了药材和数量,并无煎煮的方式。而且,那些数量也很大,别说是给一个人吃了,就是给一头牛吃都不为过。

    他不解的看向沈未白,想要仔细问清楚。

    但是,对上沈未白那双澄净却又幽深的眸光时,所有的疑惑都消散于心。泽阿奇点了点头,将药方小心的贴身放好,“沈姑娘放心,我这就去办,亲自去办。”

    “嗯。”沈未白点了点头。

    泽阿奇走了之后,柳茹从后面出来,站在沈未白身后道:“扬金宝的毒既然解了,那扬家恐怕就要对我们暗中出手了。”

    沈未白不以为意的嗤笑一声,“他们要来,到也不怕。只不过,我们终日不出这泽府,扬家也难寻下手机会……”

    “别!”柳茹意识到沈未白想要做什么,赶紧抓住她的手阻止,“我的好主子,您消停一会好么?咱们先治病救人,等咱们的人到了,再灭了扬家。”

    她真是怕了沈未白以身犯险的打算!

    虽说,以沈未白的实力不用太过担心。但俗话也说了,强龙不压地头蛇,扬家在沧江镇盘踞那么久,谁知道暗中有什么手段?

    沈未白失笑,“先生,我是莽撞之人吗?”

    柳茹瞪眼看她。

    沈未白当然不是莽撞的人,但也是大胆的人!

    她叹了口气,劝道:“主公,咱们不是说好了,此行要低调吗?沧江镇之事,不过是顺手为止,别忘了咱们真正的目的。”

    沈未白眸光微动了几下,被柳茹成功劝下。“行吧,扬家想做什么,就看他们的本事了。”

    ……

    泽阿奇动作很快,日落之前,就把沈未白所需的药材一筐筐的送到了她住的院落里。

    在沈未白挨个检查药材的时候,泽阿奇看着她挑挑拣拣的动作,不由得紧张起来。“这些药材,有一部分是从府库中找到的,有一部分是从镇上药铺买入,我亲自去办的这件事,应该没有问题吧。”

    “嗯。”沈未白随意的应了一声,视线依然落在那些药材上。

    “这些被挑拣出来的药材,可是有问题?”泽阿奇又忍不住问。

    沈未白没说话,却在走到一味药材前停下,从中抓起一把,泛起冷笑道:“这可不是药,是毒。”

    “毒?”泽阿奇一听,声音都变高了几分。

    怎么可能!

    这些药材,都是他亲自去办的啊!

    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将毒药混了进来?

    泽阿奇目呲欲裂。

    沈未白将手中的毒草丢在一旁,神色淡淡的拍了拍手上的碎屑。“这是阴鸠草,见血封喉。外表与甘兰草很相似,对药理不精的人极难分辨,若是煎煮熬药之后,仅凭药渣,就算是经验丰富的医者都无法区分开。”

    “所以,这是人为还是意外?”泽阿奇沉默之后,眼神带着锐气死死盯着地上的阴鸠草。

    沈未白轻笑摇头,“这是沧江镇,这个问题应该问少族长你啊。”

    泽阿奇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要想在他眼皮子底下,将毒草混进来,除去意外,能做到这一切的人,屈指可数。

    若是意外,这也实在是太过巧合了!

    “扬家,好歹毒的心思!”泽阿奇语气里满是恨意。

    好一招借刀杀人!

    沈未白住在泽府,扬家的手伸不进来,就想借着这次买药材的事来布局。

    泽家突然买入那么多药材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那个昏迷了大半年的小姐。

    若这位小姐吃了沈未白开的药被毒死了,泽家又怎么会绕过沈未白这三个外来人?

    只可惜,扬家的人恐怕没想到,沈未白会亲自检查每一味药,将他们的阴谋直接扼杀在了摇篮里。

    “幸好,沈姑娘你早有预料。”泽阿奇缓过神来,才察觉自己背后一片冰凉。

    如果沈未白给的药方上有煎煮的方法,他恐怕买回药材之后,就直接令人去煎煮,给妹妹服用了。

    又或者,沈未白没有特别提出要把药材送过来检查,他也不会想到这些,买回药材后,通知一声即可。

    沈未白笑道:“少族长不必紧张,我既然接下了令妹这位患者,那就不会让她有任何意外。扬家所为,也不过是试探之意。就算如今你猜到一切,却也无证据指明,依然无可奈何。”

    泽阿奇何尝不明白这一点,所以心中才恨极了扬家。

    而沈未白想要的,就是他对扬家的恨,越是对扬家不满,他就越会与沈未白合作,对玄黄商号的取而代之尽心尽力。

    “扬家,我早晚让他们付出代价!我阿妹所受的苦,我都要加倍偿还!”泽阿奇抬脚狠狠踩在地上的阴鸠草上,发泄的将其碾碎。

    沈未白宽慰道:“放心吧,会有这一天的。”而且,她保证,这一天不会晚。

    泽阿奇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点了点头。

    沈未白才对他道:“所需药材既然已经具备,那明日起就可以开始治疗了。”

    这句话,让泽阿奇的心情彻底好转,他激动不已的向沈未白表示感谢,又再三保证会确保她的安全。

    等他走后,柳茹才道:“不知齐家什么时候会露面。”

    沈未白倒是不急,“估计,要等齐家察觉我们的打算后,才会主动站出来吧。”

    柳茹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不一会,星鸾悄悄回来,也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这几日,沈未白和柳茹确实都待在泽府里,没有出去。但是,星鸾却不然,她每日都会暗中出去一趟,连泽阿奇都不知道。

    “主公,天将、天耳和天水亲自带着人,今日傍晚已经到达沧江镇。房星主最迟三日内到达。”星鸾在向沈未白禀明的时候,眼中难掩激动。

    沈未白嘴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心情极好的道:“那这一次,到底是强龙不压地头蛇,还是猛龙过江,就看他们的了。”

    星鸾极为骄傲的挺直腰杆,“自然是猛龙过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术师手册〕〔万古神帝〕〔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大魏读书人〕〔镇妖博物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