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重生科技学霸〕〔李川〕〔极品狂少〕〔玩家走狗满天下〕〔天命师〕〔我可是要成为火影〕〔我在平行世界玩主〕〔从一人开始开发诸〕〔人在除魔司,武功〕〔NBA:不玩了,你欺〕〔大明疯皇〕〔木叶村的五代目被〕〔我的姐姐是恶役千〕〔只会平A的我弱爆了〕〔我的重返2002〕〔红楼:庶子崛起〕〔我能看到恶意值〕〔三国:我帮刘备种〕〔开局须菩提,逆乱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百四十七章 天命难违? (二合一章)
    ..,最快更新!

    宕——!

    沈未白指尖轻弹剑柄,使得剑柄轻晃,传来一声嗡鸣之音。

    ‘空心的!’

    沈未白眸光一闪,指腹在剑柄上细细摸索。

    剑柄上的龙纹,雕刻得十分精细,栩栩如生。沈未白检查了一遍,并未发现结合之处,整个剑柄就好像是直接铸成,浑然一体。

    但分明,里面是空心的,能够藏些什么。

    还未摸索出帝皇剑的机关,沈未白并未强力破开。

    毕竟,谁也不知道,这机关里会不会有着什么自毁的装置。

    “来人!”沈未白放下帝皇剑,对外喊了一声。

    如莲的身影立即出现在门口。

    “去把公输诚找来。”沈未白吩咐道。

    如莲躬身退下。

    很快,公输诚就急忙赶了过来。

    “主公。”他站在门口,没有得到沈未白的允许,不敢私自闯入。

    “进来吧。”沈未白道。

    公输诚迈入房内,抬眸便见到沈未白漫不经心的坐着,桌上横放着一把金灿灿的剑,她的手指,落在剑柄上轻点。

    帝皇剑!

    公输诚一眼就认出了那把剑。

    看到帝皇剑,公输诚不由得猜想到了自己被叫过来的目的,心中隐隐激动。

    当年,前朝修筑地宫,几乎是找遍了天下机关师。

    公输诚的先辈也在其中,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天下机关师几乎被前朝屠尽,而他的祖父辈们,也只能隐姓埋名的苟延残喘。

    若非在他命悬一线时,得到了沈未白的相救,他早已经在浑浑噩噩中,被病魔折磨至死,连先祖的秘密都不得而知。

    所以,自从公输诚知晓自己身世之后,对于前朝地宫有一种执念。

    他既想要亲眼去瞧瞧耗尽先辈精力的前朝地宫机关,到底有多厉害,又想要亲手破除这些机关,报复前朝。

    这一次,假地宫之行,也全靠了他一路破解机关,避开了重重危险,才能让风青暝在拥有青鸣剑引路的姬云廷之前,先一步找到帝皇剑。

    而帝皇剑中可能会有着真地宫的线索,公输诚也是知道的。

    所以,今日他特地被叫过来,面前还放着帝皇剑,主公的目的是什么,已经呼之欲出了。

    “多谢主公!”想通其中关节后,公输诚真心实意的道了句。

    沈未白眉梢一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敲了敲桌面道:“过来看看。”

    “是!”公输诚深吸了口气,大步走向帝皇剑。

    ……

    公输诚不愧为是机关术方面的天才,哪怕是半路出家,全靠祖上传下来的秘笈,他这些年来也是精通了机关术,且能和裘老相互相成,把机关和武器给融合了起来。

    沈未白旗下多个势力的手下,所持的武器,都是出自二人之手。

    “剑柄。”果然,公输诚只是看了几眼,就确定了帝皇剑的秘密,藏在剑柄之中。

    沈未白颔首,“可能看出什么玄机?”

    公输诚将帝皇剑捧在手中仔细观察了一番,才沉声道:“果然巧妙!这剑柄看似一体浇铸,但实际上是由无数细块拼接而成,只是将接口隐藏在了雕刻之中,就如同密码一般,没有对应密码的密语,随意尝试,恐怕会触及内部的装置,导致自毁。”

    沈未白双眸眯了眯。

    公输诚的结论,与她猜测的差不多。

    不过,她不是通过发现剑柄上的机关才猜测到的罢了。

    “密语?”沈未白垂眸思索。

    片刻后,沈未白说出了一段生涩难懂,不符合平仄,语法的诗,一共十六句!

    “主公这是……”公输诚眸中一亮。

    沈未白对他道:“你可以从这首诗上去想想密语。”

    “是!”公输诚眼底难掩激动。

    那些生涩难懂的句子,在他耳中,就是密语!只是,密语要如何破解,还需要花费点时间。

    可是,主公是怎么知道密语的?

    公输诚心中有疑惑,却没有当面问出来。

    主公能得到密语,自然是主公的本事,不该他问的,就不要多问!

    “主公,属下恐怕需要一点时间。”公输诚在心中估算了一下,谨慎开口。

    沈未白道:“先给你七天时间。”

    “多谢主公。”公输诚忙道。

    帝皇剑被公输诚捧回去研究。在他临走时,沈未白向他问及了假地宫中的情况。

    公输诚沉默了一下才答道:“假地宫中的机关,几乎都是冲着人命而去,若非机关术中,讲究的是凡事留下一线生机,恐怕进去多少人,就会死多少人。”

    “凡事留下一线生机?”沈未白口中呢喃。

    公输诚颔首,“是的,这也算是老祖宗留下的祖训了。机关术,也是诡术的一种,属于偏门,且杀人于无形。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机关术太过逆天,杀孽太重,便遭到了天道反噬,所以但凡修了机关术的人,命中多少会比较多舛,克妻克子,伤而不死,厄运缠身都是有的。为了改机关师的宿命,机关师才留下祖训,无论布下如何凶险的机关,都要留下一线生机。也正是因为后来的机关师都遵循了这一点,才使得机关师免除了一些天道反噬。却不想,机关师得到了天道宽恕,却逃不过前朝皇室的人祸!”

    沈未白听明白了。

    只是,话中的‘天道’、‘反噬’却让她听得有些不舒服。

    那种不舒服,并非是来自于自身。她只是想到了阿炎……那是必死之人,却因为她而改了命,活到至今。如果真的有天道,真的存在反噬,那么这改命的代价到底是什么?又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沈未白不知不觉皱起眉,这件事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插在她心口。

    人是她救回来的,自然要负责到底!

    若真有什么天道,什么反噬,那就来找她吧!

    “你下去吧。”沈未白收敛心中情绪,不动声色的道。

    公输诚并未看出沈未白的异样,恭敬的带着帝皇剑离开。

    姬云廷那边提出了合作,却并未提到帝皇剑归属的事,所以沈未白这边也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更何况,比起帝皇剑来说,最重要的是真地宫的线索不是吗?

    ……

    公输诚离开后,房中又只剩下沈未白一人。

    她又在心中默读了一遍那生涩难懂的诗句,依然没有什么发现,立即果断干脆的放弃。‘果然,术业有专攻!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沈未白能提供密语给公输诚解开,就已经很不错了。

    至于……她是如何得到密语的?

    这可以说是误打误撞。

    当日,她为了尽快去地宫救人,不得不用从冰魄剑那里学来的迷魂之术,搜了宋明贞的记忆。

    沈未白的本意是要搜地宫的机关图,但搜魂术并不是可以选择记忆的,它会将被搜之人脑海里最重要的记忆都搜出来。

    所以,沈未白在得到地宫机关图的同时,也得到了那首诗。

    只是,当时她并不知道这首古怪的诗代表了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记住了。

    直到今天,公输诚提到密语,沈未白才突然想起来,能让宋明贞这样记在脑海里的古怪诗句,会不会与密语有关?

    如今看来,也算歪打正着了。

    沈未白结束了脑海里的思绪,让如莲通知星鸾来见她。

    星鸾到的时候,沈未白直接对她吩咐,“你亲自去一趟明洞。”

    “是要去找柳先生他们吗?”星鸾一怔,下意识的道。

    沈未白凝着她,神情严肃,“这是其一,其二是宋明贞曾经到过明洞,你去见一见他当时见过的人,我要知道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还有宋明贞在明洞所做的每一件事。”

    星鸾也从沈未白的语气中听出了事情的重要性,立即领命离去。

    在她离开后,丹井来到沈未白身边伺候。

    这段时间,沈未白一直在外面跑,虽然各个势力都有专人管理,自行运转,但还是积累了一些事,需要她亲自处理。

    丹井在一旁整理各地传来的信息,一主一仆二人在书房中,却十分安静,房中只有墨香,还有笔尖书写的声音。

    突然,丹井脸色一变,迅速起身,拿着刚刚看到的信息快步走到沈未白面前。

    察觉到她气息的变化,沈未白停笔抬眸。

    “主公,卫国、齐国、蓟国多地同时遭遇了蝗灾!”丹井在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

    在未跟随沈未白之前,她也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从平民沦为牙行里的贱奴,正是因为那一年,她的家乡遭遇了蝗灾,粮食颗粒无收,为了活命,父母将她卖了!

    但,即便如此,她的家人依然没有挨过那个没有粮食的年,父母和幼弟被活活饿死。而她,反倒是因为被卖入了牙行,每天有一碗稀得只见清水的粥吊命,反而苟活到了遇见沈未白的时候,从此改变了自身的命运。

    因为年少时的经历,让丹井清楚的知道蝗灾代表了什么,又能引发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那些回忆,让丹井的脸色发白,脊背发凉。

    “蝗灾。”沈未白乍听到这个消息,眉心狠狠跳了跳。

    她伸手接过丹井递来的信息,仔细看了一遍,脸色又差了些。

    沈未白惊讶的不是蝗灾,而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生的蝗灾。

    冬天雪,春夏雨,地动山火,都是天灾。

    秋季,本应该是丰收季节,却来了个蝗灾。

    “躲得过人祸,还是躲不过天灾啊!”沈未白呢喃的道。她下意识的看向窗外天际,在心中自问,‘真的有天道命运之说吗?’

    前世,约莫在这个时间前后,民间起了暴动,姬云廷奉旨镇压,也因此而在军中奠下了基础,拥有了一部分兵权,更是收拢了他母系那边的一些旧将。

    沈未白原以为,前有宋明贞,后有圣火教,卫国民间的暴乱起义,与他们脱不了关系。

    甚至,前朝地宫里的宝藏会是这些人的军资。

    却不想,哪怕如今苏烈和宋明贞都已经沦为阶下囚,老天也会用另一种方式,来促进大事件的进程,推动历史的发展。

    一切,就像是命中注定似的,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结果!

    “果然是大道无情,以万物为刍狗。在所谓的轨迹命运大势面前,人命在天道眼中,恐怕连蝼蚁都不如。”沈未白声音越说越冷。

    从蝗灾消息中回过神的丹井,听到这些话,眉头紧皱。

    主公的话,她好似听懂了,又好似听不懂。

    “主公,眼下正值秋收之时,蝗灾一起,三国的收成恐怕会受到极大的影响。那些达官贵人,世家豪族或许还有自保之力,可百姓呢?恐怕,会生出暴乱,咱们各地的商行、酒楼、粮铺是否要及早应对?”丹井想到眼下的事,语速都加快了许多。

    沈未白眸色晦暗难明,“通知孟章和杜森调集各地粮食,控制各地粮价,必要之时开设施粥堂施粥,救济灾民。大量购买家禽,放入田中。通知月狐,安乐堂立即搜集药草配药除虫。各地镖局,马帮,漕帮未出勤的人……”

    一条条命令,从沈未白这里发出。

    而她的眉宇间,也渐渐浮现出一种极少见的狠厉。

    就仿佛,老天非要降灾,她就非要试试救人,将灾祸降到最低。

    她在与天斗!

    沈未白的眼底浮现出一抹疯狂。

    即便是蝗灾,只要应对得当,早有准备,也不见得会引起暴动。

    沈未白此举并不是因为悲天悯人,而是她想试试看,与老天作对,那所谓的天道又会如何?

    最后,沈未白让丹井把这件事告诉张月鹿,由张月鹿转告给在城中闲逛的姬云廷。

    丹井离开后,沈未白才让人去把风青暝找来。

    传信的人刚到山庄门口,就看到了回来的风青暝和娄天狱,立即把话带到。

    一听沈未白找自己,风青暝眸中一亮,匆匆与娄天狱告别之后,便快步的前往了摇光居。

    之前沈未白的避而不见,让风青暝心中沉闷。

    此时,她主动见他,这让风青暝不由得升起一丝期待。

    然而,当风青暝刚刚踏入摇光居,被如莲领到书房门前,里面的女子就语气冷淡的说了句,“阿炎,你该回大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术师手册〕〔万古神帝〕〔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大魏读书人〕〔镇妖博物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