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宠妻入骨陆晚〕〔大秦之罗网之言〕〔星际之最强指挥官〕〔桃源仙村〕〔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澳洲风云1876〕〔重回70年从放牧开〕〔无限幻界之每次一〕〔同桌竟是我的病娇〕〔唯一练气士〕〔恐怖复苏开局壁咚〕〔柯学捡尸人〕〔末世强者培养系统〕〔知否从袁家庶子开〕〔重开做房东〕〔盖世人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亿亿神豪从被劈腿〕〔灵气复苏:开局强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百三十章 居然是我自己? (二合一章)
    ..,最快更新!

    不是鸿明帝想让姬云廷死,而是……

    尹千雪忍不住上前,轻轻抱住他,侧脸倚靠在他背上,“不会的,我们一定能找到宝藏!”

    ‘大姐姐,此时此刻,已经箭在弦上了。’尹千雪在心中道。

    沈未白的暗示,她不是不懂。

    可现如今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们做选择。

    当鸿明帝的密旨从瑶城送到姬云廷手中的时候,他们就注定了,无论前方是陷阱还是宝藏,都必须去!

    更何况,他们现在连花神图的秘密都还未破解开来。

    姬云廷转过身,将尹千雪拉入自己怀中,沉声道:“当十二张花神图集齐之后,我才突然从混乱中清醒过来……万一,一切都是假的,只是一个惊天骗局……”

    “不会的!”尹千雪抓紧了他腰间的衣服。

    尹千雪坚信这一点。

    因为,沈未白曾说过,前朝宝藏或许只是一个诱饵。

    既然是诱饵,那么花神图的秘密就不可能是假的!

    否则,无法参透花神图的秘密,又如何成为诱饵,把他们这些人给引诱过去?

    尹千雪从姬云廷怀中抬起头,仰视着他:“相信我,我们一定可以解开花神图的秘密,找到前朝地宫!”

    “嗯,我信你。”姬云廷温柔的笑着,抬手拂开她额前被风吹起的碎发。

    尹千雪心中复杂极了。

    她知道,姬云廷这样说,只是为了让她安心。

    ……

    私宅内,沈未白的书房夜晚灯火已经三夜不熄。

    这几天里,书房附近无人靠近,几乎成为了府中禁地。

    只有丹井和星鸾,会按时将一日三餐送进去。

    又过了了一日,江临今日没有在落雨。

    但,因为前几天的雨水,依然让地面有些泥泞,雾气袅绕。

    今日,轮到星鸾送去早膳。

    她端着托盘,上面放着清粥小菜,并不奢华,反而十分简单。

    唯一有些突兀的就是,在托盘上,还放着一壶酒。

    来到书房外,星鸾轻敲了两下,才推门而入。

    “……”星鸾推开了门,却无法入内。

    因为,书房的地上,桌面,都铺满了纸张。

    有的上面涂涂画画,有的则洁白一片。

    而在房中的两人,此刻正背对着她,凑得极近的在看些什么。

    “咳咳,主公,属下送早膳来了。”星鸾不由得出声提醒。

    “放那吧。”沈未白头也不抬,只是随口说了句。

    星鸾环视书房一周,并未发现可疑放托盘的地方。她斟酌开口,“主公,需要属下收拾一下书房吗?”

    沈未白这才抬起头看过来,也才将如今书房的模样看在眼里。

    “放外面石桌上吧。”沈未白眉心一跳。

    她还是第一次把书房搞得那么乱。

    “是。”星鸾立即转身去布置。

    沈未白拉住风青暝的手腕,又看了拼了一半的地图,对风青暝道:“先去吃早膳。”

    风青暝没有拒绝,颔首说好。

    得到回复后,沈未白才松开了手,伸脚将地上的纸张挪开,留出一条路来行走。

    两人走出书房的时候,星鸾已经把食物都摆好了。

    星鸾退到一边,伺候两人用膳。

    风青暝看到沈未白还未吃东西,就先喝了一大口烈酒,不由得皱眉,眼底暗藏担心。

    偏偏,沈未白又一副漫不经心,无所谓的样子,却让他无可奈何。

    他暗中,已经派人去查,沈未白这种情况到底是什么引起的,又要如何医治。

    然而,到现在一直没有消息传回。

    是想,天下医毒双修的医仙子,就在自己面前,她都无法解决的问题,世上又还有谁能解决?

    一想到这,风青暝心中就是一沉。

    百草谷普通的神医,风青暝根本看不上,只能派人去寻找那几位辈分最高,也行踪不定,甚至不知是否还活在世上的老神医了。

    ‘只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风青暝在心中叹了声。

    他没有阻止沈未白喝酒,自己垂眸端起一碗清粥喝下去。

    ……

    片刻后,星鸾看两人用完早膳,才开口道:“主公,风泊山庄那边传来消息,宋明贞离开了。”

    沈未白擦着手站起来,并不意外。“他总算是动了。”

    “可是,我们的人跟丢了他。”星鸾懊恼的道。

    沈未白不在意的笑了笑,“没关系,他总会露面的。”

    “是,属下会派人盯紧。”星鸾道。

    “阿姐可是在怀疑什么?”风青暝也站了起来。

    花神图的秘密已经有了头绪,此刻他们也不着急返回书房,刚用完膳食,不如在外休息一下。

    星鸾提到了宋明贞这个人,两人就这个话题便随意的聊了起来。

    宋明贞有问题,这一点沈未白和风青暝心中都清楚。

    只不过,这个人太过隐忍狡猾,哪怕明知道他有不对劲的地方,却抓不到什么证据,也证明不了他到底是什么人,所以只能先放着。

    现在,看沈未白的态度,风青暝总觉得她可能想到了什么。

    沈未白清浅了笑了笑,“我只是突然想到了宋家灭口的另一种可能。”

    风青暝眸中一亮,连星鸾都侧着耳朵仔细听。

    宋家被灭门一事,一直疑点重重。

    其中,最大的疑点就是,找不到凶手!

    试想,到底是什么组织灭人满门之后,官府和江湖齐出都找不到一丝凶手的线索,就连无极阁这样的网罗天下情报的地方,也查不出痕迹?

    这一点,沈未白一直想不通。

    而且,几次三番回想与宋明贞的多次交谈,他对那一夜发生的事,记得格外清晰,甚至还补充了不少细节。

    就是这一点,让沈未白心中的疑惑加深,把眸光锁定在宋明贞身上。

    沈未白有一段时间,甚至怀疑过宋明贞是假冒的。

    但是,宋家的邻居却证实了,他就是宋明贞。

    这个宋明贞,没有易容痕迹,也不会武功。

    一切怀疑,好像又绕回来的。

    直到有一天,沈未白突然冒出了一种极为大胆的假设。

    “是什么可能?”风青暝追问。

    沈未白勾起一抹讽刺而冰冷的笑意,“如果灭门的凶手都死了呢?”

    “凶手死了!”星鸾惊呼了声。

    风青暝却眸光一沉,顺着沈未白的这个假设思考起来。“如果凶手都死了,那自然无论怎么查都查不到。”

    “可是,凶手的尸体呢?”星鸾忍不住问。

    风青暝抬眸对上了沈未白似笑非笑的眸子,代替她回答了星鸾的疑问。“尸体,大家不都看到了吗?”

    “啊?”星鸾更加茫然了。

    风青暝看到了沈未白眼中的赞许,也跟着笑了起来,“尸体,就在宋家。”

    “可是宋家不是只有宋家人的尸体吗?衙门已经派了仵作验尸,也派了人人尸。”星鸾没反应过来。

    事实上,就沈未白那几句话,恐怕除了风青暝之外,也没有人能反应过来,她到底在说什么。

    沈未白在与风青暝的对视中笑了,问:“阿炎知道了吗?”

    风青暝含笑点头。

    他与阿姐这种独有的默契,让他很开心。

    “那就由阿炎说吧。”沈未白丢下一句话,索性重新坐了下来,一手撑头,抽出扇子在手中把玩。

    阿姐有令,怎敢不从?

    哪怕,风青暝并不是一个善言的人,但他还是对星鸾详细解释起来。

    “既然外面找不到凶手,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凶手就在宋家。宋家的人,应该是互相杀戮而死的吧。”

    “啊!”星鸾惊呼。

    这、这个猜测,会不会太匪夷所思了些?

    自己把自己灭门了?

    “因为,只有互相杀戮,才能符合仵作验尸后得出的结果,多人入侵宋家杀戮,宋家人在反抗中被杀。也能佐证了一点,那些追杀宋明贞的人。让人以为,那些人就是灭宋家满门的凶手。”

    “可是,为什么呢?”星鸾想不通。

    风青暝看向她。

    星鸾沉吟道:“宋家的人为什么要互相杀害,造成被灭门的假象?宋明贞为什么独活?既然都雇人来追杀他,那为什么不干脆点,直接让这些被雇的杀手去灭门就好?还有,那些被俘虏的杀手,为什么会称自己是……”

    她偷偷看了沈未白一眼,见后者没有反应,才继续道:“是冥狱的杀手?他们想把冥狱牵扯进来,目的是为了什么?”

    “问得不错。”沈未白赞许的点了点头,又看向了风青暝。

    “不用雇佣的人去灭门,是为了更好的隐藏自己。宋家的人采取这样的手段互杀,是为了将一系列的事,推向一个未知的,神秘的想象中,也是为了保护宋明贞。让所有人都以为,幕后的人很神秘,拥有难以估量的势力,甚至冥狱也在其中。更是以此为借口,让宋明贞出现在我们眼前,被我们所救。”

    “什么?把冥狱……”

    星鸾每次提到冥狱的反应,让风青暝眯了眯眼。

    但,她很快就掩饰掉了,风青暝也没有追问。

    只是,不留痕迹的看了一旁的沈未白一眼,却无法从她身上看出任何端倪。

    “其实,无论为什么这样做,目的只有两个。”风青暝道。

    星鸾下意识的问,是什么。

    风青暝也没有隐瞒,“将事情隐藏更深,故布疑阵好掩护某人身份,还有就是让江湖越乱越好。”

    说完,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点,“其实,如今的状况,与对方所预计的还是有所偏差的。起码,冥狱并未被牵扯进来。”

    那拙劣的嫁祸,一开始就被他们识破了。

    “我还是不明白,这种嫁祸,如此浅薄粗劣,他们为什么要做?”星鸾想不通。

    “答案不是都告诉你了吗?”沈未白挑了挑眉,站起来。

    “他们要故布疑阵,装神弄鬼,所以故意留下破绽。但,若是有人很蠢,或者就顺势去找了冥狱的麻烦,他们也乐见其成。反正,无论这个祸引江东能不能成,对他们来说都没有损失,最主要的目的也都达到了。”

    “目的……”星鸾呢喃思索。

    风青暝道:“花神图。”

    星鸾双眸倏地一缩,反应了过来。“若无宋家一门的死亡,江湖上不会有那么多人相信花神图的传说,花神图和前朝地宫的传闻,也不会流传得那么快!”

    “没错。”沈未白点了点头。

    她看向风青暝,“我之前就一直在想,幕后之人东点一把火,西点一把火到底想要干什么。有了这个设想之后,我才想到,说白了前面发生的事,都是在为花神图造势,让朝廷和江湖上最大的势力,都关注到这一点上。而你夺到的花神图,我想应该是他们从那位江临水军都统那里得到的。只不过,在转移的路上,被你截胡了。”

    没错!

    风青暝神色微动。

    那份花神图上有毒,而下毒的人就在江临,目前已经锁定在无相门的人身上,而水军都统也是在江临身亡。

    水军都统的死,被怀疑是专业杀手,而他在抢那张花神图的时候,也遇上了鬼门的人。

    把这些线索串联起来,就能轻易的证实沈未白的推测。

    那份被下了毒的花神图残卷,就是在被转移的过程中,沾上毒,然后被他抢了之后,也意外中毒。

    “所以,这就证明。一开始,这些花神图并非都在幕后之人手中!”风青暝得出了一个结论。

    沈未白点头,“不错。我想,关于花神图的传闻,应该是真的。前朝覆灭之后,就把藏有前朝地宫秘密的花神图分为十二份,交给了十二个忠心耿耿之人,命其潜伏,等待时机。”

    “但是,在漫长的等待中,人心是会变得。”

    “或许,第一代会紧守秘密,严格的等待着来取图的人。但,第二代,第三代呢?恐怕那幕后之人,在取图的过程中也很不顺利。有如宋家那样以死效忠的人,也有如同水军都统那样,早已经忘记祖训的人。”

    “幕后的人,或许原本是想要先暗自把花神图集齐,破解秘密之后,再利用花神图来布局。但,取图中发生意外,他无法凑齐花神图,就只能舍弃了先破解的那一步,直接利用花神图搅乱天下。”

    沈未白心中突然就明白了,破坏这个幕后黑手原本计划的人,居然就是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术师手册〕〔万古神帝〕〔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大魏读书人〕〔镇妖博物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