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明末亲军锦衣卫〕〔签到:我一刀斩神〕〔太荒吞天诀〕〔穿越年代农家女〕〔他以温柔越界〕〔天命的我是神级反〕〔大唐闲散王爷〕〔绝世天妃惹不得〕〔网游之诅咒师〕〔快穿之病娇大佬燃〕〔佛系医妃有空间〕〔九转霸体〕〔姜六娘发家日常〕〔妈咪快看爹地又跪〕〔位面男主能有什么〕〔病娇王爷凤凰妃〕〔搞化学的不能惹〕〔魔方诸天〕〔快穿:拯救病娇反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一百六十一章 宴请谁? (2更)
    ..,最快更新!

    “……一开始,他们都好好的,后面开始争夺花神图,就混战在了一起,再后来就逐渐失去了理智。”

    尹重华将之前在街上发生的事,大概的向卓云染和尹千雪说了一遍。

    “花神图?”尹千雪关注到这一点。

    尹重华颔首,神色却很淡定。“假的。”

    尹千雪了然。

    如今,江临城里到处流传,关于花神图是前朝地宫地图的传言,每一日都有人为了争夺花神图而当街打斗。

    有了军队和官府的管控,要稍微好一些,但并不是没有。

    却不想,今天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事。

    伤亡和损失都还在统计中。

    卓云染没有在意花神图,而是走向那五个人,仔细观察他们的样子。

    尹重华又道:“我把其中五人带来这里,就是想要请几位郎中诊断一下,他们为何会失控发狂。或者,你可知道江湖上有什么手段,可以让这些人突然发狂?”

    “他们当时的样子……就好像是面对有着血海深仇的敌人似的,神志不清,只知道杀戮。”尹重华回忆着当时的情形。

    “江湖上的确有些手段,可以刺激人发狂。可是,要在大庭广众下,同时让这么多人一起发狂,却不是一件能轻易办到的事。”

    卓云染颔首,认真仔细的去观察那五人。

    那五人还在挣扎,因为摆脱不了身上的锁链,所以显得面目格外狰狞。

    眼角发红,眼中布满了血丝,眸光僵直。

    怎么看,都透着一种古怪。

    尹千雪没有去看那五人,心中沉甸甸的。

    这次江临之行,早已经偏离了前世已知的轨迹,事情也变得越来越扑所迷离。

    “大人,他们似乎是中了毒。但……具体是中了何种毒,我们却是不知。”另一边,三位郎中已经商量出结果。

    “中毒?”尹重华眉目沉重。

    卓云染也看了过来。

    尹重华眉头紧皱的开口,“一开始,他们只是为了争夺那假的花神图而发生口角,进而发生争斗,之后才开始发狂嗜杀。他们是怎么中毒的?又或是下毒之人,是如何对那么多人下毒?”

    这个……

    三个郎中你看我,我看你。

    这类问题,不是他们小小郎中能够解答得了的。

    尹重华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并未责怪,而是问,“既然知晓他们是中毒,那可有解毒之法?”

    可惜,三个郎中都无奈摇头。

    一般来说,医者要解毒,就要知晓对方是中了什么毒,才能对症下药。

    但如今,他们三个看不出这是什么毒药,所以也就无从解毒。

    除非,能找到毒师,他们一生研究各种毒物,就算不知道是什么毒,也能从毒的特性去找到解毒之法。

    三个郎中把这番话说出后,就告辞离开。

    尹重华看着那不停挣扎的五人,忧心忡忡。

    毕竟,他郡守府的打牢里,还关着数十个这样的‘病人’。

    更可怕的是,不知道是谁暗中下毒,如何下毒,那么他能使得这些人发狂,也就能使得更多的人中毒发狂。

    尹重华真是没想到,手中棘手的事还未解决,又新添了麻烦事!

    “这种毒肯定不一般,也不是一般郎中能解的。不如,请人去百草谷求医吧。”卓云染提议。

    尹重华没有犹豫就同意了这个提议。

    “还有,我记得江临城中也有安乐堂。”卓云染突然道。

    尹重华不知其意,但还是知晓江临城有名的大药铺的。“不错,江临城里的确有安乐堂。”

    卓云染笑了。“那就再好不过。安乐堂与有间医庐之间有联系,传说是有间医庐开设的,郡守可以派人去安乐堂递帖,请医仙子也来江临一趟。”

    “医仙子?”

    尹重华和尹千雪都听说过这是一个女神医的名号,却从未打过交道,更不知晓在全国各大城镇中都有的安乐堂还有这样的背景。

    “对,据说医仙子是医毒双修,替人解了不少奇毒。”卓云染进一步解释。

    但也同时提醒,“不过,医仙子行事颇为乖张,且价格昂贵,能不能请来,我就不知道了。”

    “不管怎么样,也得试试。”尹重华没有犹豫,立即离开去安排一切。

    等他忙了一圈下来,把紧急的事情处理好后,才想起一直揣在怀中的锦囊。

    刚打开看,准备按照锦囊中提及的事去查,身后就传来了赵冼儿的声音。

    “夫君。”

    赵冼儿端着一碗甜羹走了进来,却看到丈夫将一个锦囊匆匆揣入怀中。

    这无意撞见的一幕,让她柔和的五官微微一僵,但很快又恢复如初,“夫君,我给你做了甜羹,你休息一下喝一些吧。”

    “好,多谢夫人。”尹重华疲惫的眼底,泛起温柔,接过甜羹专心品尝。

    赵冼儿心疼的看着丈夫,这些日子尹重华的劳累和压力,她都看在眼里,却也无可奈何。

    朝堂上的事,她一介妇人根本就干涉不了。

    她能做的,就是帮助丈夫持好家,让他能安心做事,没有后顾之忧。

    可是,今天她却在府中听到一些似真似假的传闻,说丈夫进入出府是为了见一个江湖女子,两人还不畏闲言碎语单独相处。

    刚才,又看到丈夫慌忙的将一个锦囊塞入怀中……

    赵冼儿向来通情达理,与尹重华的夫妻感情也很不错。

    但一想到这些,还有丈夫的隐瞒,心中就泛起了淡淡酸楚,想问,却又不敢问。

    “对了夫人,今晚的晚膳可否多加几道菜?”尹重华没有注意到妻子情绪的变化,喝完甜羹后,就想起了今晚约了沈未白的事。

    赵冼儿赶紧收敛心情,“夫君是要宴请什么客人吗?”

    ‘客人’二字,有些刺疼了尹重华。

    他眸色晦暗的点头,又有些失落的道:“她不一定会来,但先准备着也没关系。”

    这言语间的在意,让赵冼儿心中的酸楚更甚,眼眶差点就红了。

    只是,她依然没有问出口,而是贤惠的仔细问了是哪几道菜,可有什么忌口。

    然后,见尹重华还要忙碌,便贴心的退出了书房。

    ……

    姬云廷留在尹千雪身边的护卫,按照她的吩咐离开了郡守府。

    回来后,也给她带来了她想要的东西。

    尹千雪接过藏青色锦囊装着的碎片,没有贸然打开。“都搜集完了吗?”

    护卫道:“王妃恕罪!现场很混乱,属下去的时候,官府的人正在打扫,只剩下这么多。”

    尹千雪没有责怪他,便让他下去了。

    只剩她一人时,她看着那个锦囊,心中想着事,眼角余光突然扫过一道从门口经过的人影。

    尹千雪抬眸一看,就看到了赵冼儿失魂落魄的样子。

    “嫂嫂这是怎么了?”尹千雪不由起身,上前关切。

    赵冼儿回过神,看到尹千雪,慌忙的拿起手帕擦拭了一下自己发红的眼角,强颜欢笑的道:“没,没什么。”

    “你都快哭了,还说没什么?嫂嫂,你我是一家人,真的不必与我这般见外,我也是兄长的妹妹。”尹千雪最后一句话,说得很有深意。

    赵冼儿抬眸看向她,神情变得纠结而复杂。

    但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说,“真的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担忧夫君而已。”

    她没有说真话,尹千雪一看就看出来了。

    “今晚夫君要宴请贵客,我还要去厨房准备,王妃见谅。”赵冼儿福了福身,便快步离开了。

    尹千雪看着她的背影,却想着她刚刚说的话。

    ‘今晚府中要宴请宾客?在这多事之秋,兄长要宴请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术师手册〕〔万古神帝〕〔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大魏读书人〕〔镇妖博物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