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明末亲军锦衣卫〕〔签到:我一刀斩神〕〔太荒吞天诀〕〔穿越年代农家女〕〔他以温柔越界〕〔天命的我是神级反〕〔大唐闲散王爷〕〔绝世天妃惹不得〕〔网游之诅咒师〕〔快穿之病娇大佬燃〕〔佛系医妃有空间〕〔九转霸体〕〔姜六娘发家日常〕〔妈咪快看爹地又跪〕〔位面男主能有什么〕〔病娇王爷凤凰妃〕〔搞化学的不能惹〕〔魔方诸天〕〔快穿:拯救病娇反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能暴露的心思 (1更)
    ..,最快更新!

    十年的经历,一个晚上怎么说得完?

    更何况,沈未白是一个不喜欢说故事的人。

    尤其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一旦过去了,就如云烟一般,消散无形。

    所以,她只告诉了风青暝,诈死,是因为她不想再继续留在安亭伯府,更不喜欢那所谓的真命凤凰预言。

    如今,她自由了,也有了足以自保的能力。

    沈未白说得笼统,风青暝也极有分寸的没有不断追问。

    如今,阿姐已经被他找回来了,他只想知道十年前那件事,是否是阿姐受了委屈?

    “若我真是受了委屈,不得不如此,你难道要为我报仇?”沈未白好笑的看着他。

    “嗯。”

    年轻的男子,回答得毫不犹豫。

    阿炎已经长大了,但沈未白还是能从他的眉眼神态中,找到一些他儿时的样子。

    就像此时此刻,他说要为自己报仇,那神态如同当初挡在她面前与尹重楼对峙一样。

    坚定不移,毫不犹豫。

    “若是有人欺负阿姐,逼得阿姐不得不如此,我定然不会放过那人,无论他是什么身份!”风青暝认真的道。

    那全心全意的心思,毫无遮掩。

    沈未白怔了怔,很是愉悦的笑了起来。“那就谢谢阿炎了。不过,这世上还未有人能欺我,逼我。”

    风青暝茶色的眼眸中倒映着沈未白此时的样子……

    仿佛有万丈光芒笼罩在她身上,气势如剑,可劈开天地桎梏。

    突然间,风青暝心中升起一种感觉,这才是真正的阿姐!

    羽翼展开,翱翔九天的阿姐!

    炫目而耀眼,让他心动,难控。

    “你呢?怎么突然间变成了焚野宫的少宫主?”沈未白在他失神的时候,总算是抽回了自己的手。

    手中一空,让风青暝清醒过来。

    手中的余温,还有让人爱不释手的柔软,都叫他眷念不舍。

    可是,他不敢暴露自己的心思,害怕被阿姐察觉,怕被她厌恶。

    风青暝小心翼翼的收敛着自己,或许等待太漫长,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阿姐的心思变了。

    “我的师父是焚野宫宫主,母妃不愿我卷入朝堂争斗,我便去了焚野宫。焚野宫中,也无人知晓我的身份。”见沈未白神态自若,并未察觉到他的心思,风青暝有些失落,又松了口气。

    “你的什么身份?”沈未白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风青暝心中一凛,立即交代:“对不起阿姐,我瞒了你。我的父亲其实是大齐的皇帝,我的母亲是蓟国的公主,我是大齐的齐王。”

    沈未白笑了起来。

    孩子长大了,依然还是那么好逗。

    “嗯。”她淡淡应了声。

    风青暝忐忑的问,“阿姐会因此生气吗?”

    “我不生气。”沈未白实话实说。

    阿炎瞒了她,她不也同样瞒了阿炎吗?

    而且,六年前阿炎以齐王身份重返瑶城,大致就是打算向她坦白的。

    只是没想到,那个时候她已经诈死四年,小孩连坦白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拖,便拖了十年!

    “白日里在连廊下,你便认出了我。”沈未白这句话说得很肯定。

    其实,那个时候她也有些怀疑,不过没有确定是阿炎。直到他深夜跑来,戴着面具都掩盖不了的委屈溢出来,她才肯定,这个焚野宫少主是谁。

    “嗯。只是当时,人多眼杂,我不知阿姐情况,所以不敢冒然相认。”风青暝说这句话时,模样乖得不行,就像是向主人讨要奖励的小奶狗。

    沈未白指尖动了动,好像rua。

    不过,最后她还是忍住了。

    突然,沈未白想起一个人,“对了,今日与我同来的一位青云派女弟子,你可还记得?”

    风青暝眼中茫然了。

    “……”好吧。沈未白放弃这个问题,看他的眼神,对卓云染完全没印象。

    “卫国长公主的女儿,安宁郡主卓云染。”沈未白道。

    风青暝依然没有什么反应,就好像从未认识这个人一般。

    沈未白皱了皱眉,“你一点都不记得了?”不说六年前,十年前阿炎还寄居在安亭伯府时,也是见过卓云染的,就算忘记了样貌,起码名字不会忘。

    “为何要记得?”风青暝反问一句,把沈未白噎住。

    “此人会对阿姐造成威胁吗?若阿姐担心,我便去除掉她。”风青暝简直就是用最天真的表情说着最凶狠的话。

    “……倒也不必。”沈未白忍不住扶额笑了。

    怎么办,曾经养过的孩子长大了还是那么可爱!

    “阿姐是担心她察觉你的身份,告诉安亭伯府?”风青暝说出自己的猜测。

    这个……

    其实,沈未白也不是特别担心。

    还是那句话,如今她羽翼已丰,就算安亭伯府的人找上门来,只要她不认自己是尹千梧,他们能乃她何?

    “我一直戴着面具,他不知道我身份,即便我与阿姐站在一起,她也不会知晓阿姐是谁。”风青暝自知自己容貌与众不同,那卓云染既然是卫国皇族,应该就见过自己,所以立即对沈未白道。

    好不容易找到了心心念念要找的人,让他保持距离,那是不可能的!

    他简直恨不得挂在沈未白身上,她到哪,他就去哪。

    “我还未问你……”沈未白本就不在意这事,听到他提及面具,便将话题转了过去,从他手中拿过面具,毫不遮掩的嫌弃,“为何戴面具?还这么丑。”

    她把玩了几下面具,没有听到预料中的回答,不由得善解人意的道:“不方便说便不用说。”

    “不,在阿姐面前,我不会隐瞒任何事。”风青暝忙道。

    他凝着沈未白的侧颜,沉声道:“戴着它,是不想招惹麻烦。”

    麻烦?

    沈未白转眸,视线落在他那张脸上,心中顿悟。‘怕是担心招惹桃花吧!’

    “那便好好戴好。”沈未白将手中面具还给他。

    孩子年纪大了,找个对象什么的挺正常。

    不过,那些只看脸就扑上来的狂蜂浪蝶,就算了。

    若是阿炎能找到一个真心待他的人,那最好不过。

    夜已深,两人叙旧的时间并未多久。

    之后,沈未白就让风青暝回去休息了。

    ……

    风青暝回到焚野宫居住的别院后,却彻夜难眠。

    他站在窗前,眺望的方向是水月山庄所住的别院,慢慢平复心中的激动。

    然而,越是想要平静下来,他就越是难以自控。

    阿姐的容貌,阿姐的声音,阿姐的一颦一笑,都在他脑海里不断浮现,挥之不去。

    ‘我有没有在阿姐面前露出马脚?’风青暝反复的回忆两人相认后的每一瞬间。

    在他不知何时起对阿姐起了那种心思后,他找阿姐的目的就不纯了。

    初初察觉时,他自罚了一百军仗。

    因为阿姐是他敬重的,在意的人,他却升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这一百军仗的痕迹,还残留在背上。

    是惩罚,也是了结。

    从那一刻开始,阿姐在他心中就不仅仅只是阿姐了!

    风青暝茶色的眸子色泽逐渐加深。

    他承认自己很卑鄙,再遇阿姐后,依然用小时候的样子靠近阿姐,接近阿姐。

    希望阿姐对他放下心防,眼里有他,习惯他,在意他。

    然后……像耐心的猎人一样,一步一步诱惑阿姐进入他的陷阱,跌入他的怀抱。

    ‘阿姐,无论你是尹千梧,还是沈未白,你都逃不掉了。’

    ……

    清晨,众人用过早膳,卓云染就来到了水月山庄的别院。

    她告诉张月鹿,君悦兮邀请大家前往前院一叙。

    卓云染走后,张月鹿来到沈未白面前问,“主公,我们要配合吗?”

    “既然都来了,该出力的就出出力吧。何况,我们与那些水匪之间,还有两艘商船的债要算。”沈未白淡淡的道。

    张月鹿点点头,心中有了底。

    稍事收拾了一下,一行人便到了前院。

    他们来的时候,前院的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人,君悦兮也在其中,被人围住。

    大厅四周,负责守卫的人都是青云派的弟子。

    在沈未白等人踏入大厅时,原本热闹的大厅突然一静。

    ‘好漂亮的女人!’

    不少人心中都冒出一句话。

    那些赤裸裸的眸光,落在沈未白四女身上,她的身上最多。

    张月鹿眸光冷冷一扫,有些胆子小的,自动收回视线。

    但依然还有胆子大的,一眨不眨的盯着看。

    焚野宫所在的僻静角落,风青暝看到这一幕,眸色一冷。

    他指尖虚弹了一下,一股带着炙热气息的内劲,冲入了厅中眼神最暴露的男人体内。

    “啊!”

    男人突然惨叫一声,吸引了四周注意,视线从水月山庄的人身上移开。

    做完这些,风青暝的眸色才恢复以往的默然。

    “你居然会出手?”

    站在他身边的人穿着宽大的白袍,斯斯文文,像个白面秀才,是与焚野宫齐名的白水宫少宫主伏离。

    他亲眼目睹了一切,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好友。

    可惜啊,好友依然寡言冷漠。

    ‘真是一点也不像练焚野宫功法的人。’伏离在心中撇撇嘴。

    那人的惨叫,把君悦兮都吸引过去了。

    风青暝突然感受到有眸光落在自己身上,他转眸望去,就对上了沈未白意味深长的眸光。

    ------题外话------

    沈未白:“我把你当弟弟,你却想要对我图谋不轨?”

    风青暝:“阿姐不是说喜欢我吗?”

    沈未白:“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你?”

    风青暝:“阿姐对我的在意,对我的一言一行,不都在对我说喜欢吗?分明,是阿姐先撩的。”

    沈未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术师手册〕〔万古神帝〕〔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大魏读书人〕〔镇妖博物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