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融大玩家〕〔南颂〕〔贺爷,夫人马甲爆〕〔大叔超凶之总裁老〕〔影视世界的战锤神〕〔丹承天下〕〔轩辕英雄林以衣〕〔灵气复苏:我日常〕〔上门龙婿叶辰〕〔叶九州叶不悔〕〔王超陆亦可〕〔远古种田之山里汉〕〔宋襄严厉寒〕〔行止晚〕〔全球竞技〕〔触发警报,我的战〕〔联盟:这个替补有〕〔从走路开始修炼〕〔一腿扫飞四个,我〕〔创天主宰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未来的大将军王 (1更)
    ..,最快更新!

    泰宁城,薛姗姗又一次来到了齐王府。

    自从师父决定效力齐王之后,就被齐王安排继续住在莫兰庄。

    有事的时候,才会来召唤。

    她也只能跟着师父留在莫兰庄。

    但每一日,她都会来齐王府,哪怕一次也没见着那个冷冰冰的少年王爷。

    “我已说了,王爷不在府中。”玄清一身黑衣,冷着脸阻止薛姗姗进入。

    薛姗姗不满的瞪着面前黑着脸的女子,嘀咕了句,“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仆人。”

    玄清好似没听到般,对她的话无动于衷。

    “我知道他不在,我可以进去等他。”薛姗姗小心的抱着手中的食盒,里面有她精心熬制的大补汤。

    玄清皱眉,只觉得此女难缠。“王爷不在泰宁。”

    “不在泰宁!”薛姗姗惊呼。

    玄清没有打算重复回答。

    薛姗姗却伸手向她抓去。

    玄清脚下一滑,轻松避开,眸色也随之凌厉起来。

    若不是此女是苏木神医的徒弟,她早就把她的头从脖子上扭下来。

    “他去哪了?他走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啊!”薛姗姗又急又气,又想哭。

    从小到大,她对谁这么好过?

    偏偏那该死的冰坨子一点也不领情!

    “王爷的去向,我无权告知。”玄清耐着性子道。她的太阳穴已经隐隐作痛。

    她真是后悔,被那四个该死的家伙忽悠,说什么女子对女子要好说话些,结果却要来应付这么个难缠的家伙!

    玄清很是想不通,王爷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这个薛姗姗,她为什么还要缠着王爷不放。

    “你骗我对不对?他一定是在府里,只是不想见我罢了!”薛姗姗气红了眼。

    玄清也丝毫不给面子的道:“既然姑娘知晓我家王爷不想见你,就还请姑娘自重,莫要再来打扰我家王爷。”

    “你!”薛姗姗被气得脸色发青。

    “你让开!我要去见他!”薛姗姗说着就要往里冲。

    可是,却被玄清一把推了回来。“王爷吩咐,他不在府中的时候,外人禁止入内。薛姑娘难道是希望我派人把你绑回莫兰庄?”

    “外人?我是外人?我师父可是你们王爷的人!”薛姗姗怒道。

    玄清不冷不热的怼回去,“所以,看在苏木神医的面子上,我才没有在你开口说第一句话时,就动手。”

    在薛姗姗还想说话前,玄清神情冷漠的说了句,“薛姑娘请自重。”

    薛姗姗气得抓狂。

    她只是想给冰坨子送一碗汤,为什么这些人都拿她像防贼一样防?

    越想,她就越觉得委屈。

    但越是这样,她就越不服气。

    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见不到冰坨子了,薛姗姗才不情不愿的离开。

    走之时,她还不忘狠狠的瞪玄清一眼。

    而玄清,对于她这毫无杀伤力的威胁,根本不在意。

    一直看着薛姗姗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后,玄清才在心中道:‘这个时候,王爷应该已经到了北灵关。’

    ……

    北灵关外五里处,驻扎着归胡大军。

    之前沈未白见到的边关市集,早已经完毕。

    镇守北灵关的大齐军队,也都神情肃穆的严阵以待。

    天气渐凉,北灵关内外飘起了小雪。

    战事未起,但却剑拔弩张。

    在北灵关的城墙上,负责守城的将军陪伴在一个玄色铠甲的男子身边。

    当玄色铠甲的男子转头时,才知晓盔甲之下的人,面容昳丽俊美,却又青涩,只是一个少年。

    “齐王,这归胡大军已经到了两日,却没有发起攻击,末将摸不清他们的目的,也不好部署。”守将眉头紧皱,被归胡大军的反常,弄得有些着急上火。

    风青暝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是主将,决定无需问我。”

    他年纪虽小,却也能听出守将话中的试探之意。

    这也不怪守将,他一个皇子,还是授了封的王爷,突然出现在这里,却是会引起守将在军事权利上的担忧。

    天无二日,国无二君。

    一个军队里,最高指挥者也只能有一个,才能令行禁止。

    否则,士兵们会混乱,也会导致军令难以执行。

    果然,听到少年王爷这句话后,守将的神情要松了些。

    他再度看向归胡大军的轮廓,“归胡人此次提前来攻,又驻兵不战,太过反常。末将已经下令各处严格把守,且派出探子去查探归胡大营中的情况。”

    “嗯。”风青暝听完之后,没有多说什么。

    ……

    第二日,风青暝是在进攻的号角声中醒来。

    等他穿戴整齐,赶到城墙时,却看到了归胡骑兵退兵的画面。

    “齐王。”守将与他打了个招呼。

    然后又道:“真是奇了怪了,这些归胡骑兵竟然就冲杀了两个来回就退了。”

    确实奇怪。

    风青暝皱了皱眉。

    他虽然是第一次上战场,但也知道归胡骑兵向来凶悍,就像草原的饿狼一样,一旦盯上猎物,就不死不休,非要撕咬下一块肉来。

    一旦发起冲锋,就很少会主动退兵。

    但这次,只冲杀了两个来回就退了?

    风青暝注意到,不仅守将奇怪,连与归胡交过战的士兵们也面露疑惑之色。

    两个来回是多久?

    就是从号角吹响,到风青暝来到城墙这段时间。

    他速度已经不慢,总共也就只花了不到一盏茶时间,但也只看到了归胡骑兵退兵的样子。

    “派去的探子回来了吗?”风青暝问。

    守将也不隐瞒,“清晨回来的,没有探到什么有用消息。归胡大营里一切正常,也无攻击准备。”

    “所以,这些骑兵是在探子回来后来的?”风青暝反问。

    守将一怔,点了点头。

    但,这又是什么意思?

    风青暝看了看守城士兵紧绷的神情还有疲惫的样子,对守将道:“让他们轮流休息,归胡大军不会突袭。”

    “这!”守将惊诧了。

    归胡大军不会突袭?那他们来北灵关外干嘛?玩?

    风青暝说完就离开了。

    守将最后还是没有让士兵轮流回营休息,只是让他们轮班在城墙上休息。

    晌午,守将匆匆去见风青暝。

    “齐王,锁阳关和白玉关传信过来,往他们那边去的归胡小队并无异常。”所谓的并无异常,就是指归胡人和以往一样,攻击了锁阳关和白玉关附近的村镇。

    所以,只有北灵关这一处是反常的。

    “知道去锁阳关和白玉关的归胡大军有多少吗?”风青暝问了句。

    守将回答,“各五千人,但据我们的探子来报,这次归胡是出动了十万大军。”

    “所以,还有九万人就在这北灵关的城墙之外。”风青暝蹙眉思索。

    但,守将好奇的却是,“齐王,您为何认为归胡大军不会突袭?”

    九万大军驻扎,这很明显就是要集中兵力来攻打北灵关的举动啊!

    分出去的一万人,不过是为了拖住锁阳关和白玉关的增援。

    风青暝仿佛看破他心中所想,茶色的眼眸中凝聚着看穿一切的力量。“将军别忘了,这里是北灵关,有直道直达泰宁。就算他们拖住了锁阳关和白玉关,我大齐依然能在短时间内,从关内调集大军增援。”

    “而且,总所周知。攻城人数要略等于守城人数两倍,这才有必胜把握。我北灵关驻军八万,他想以九万骑兵攻城?是否有些异想天开。还有一点,我问过探子,归胡大营里并无攻城器械,所以他们要靠骑兵攻城吗?”

    这一番番话,让守将震惊。

    他很难相信,如此军事分析,是从一个养尊处优,才年仅十一岁的皇子口中说出。

    齐王所说的这些,他不会想不到,只不过是一时间被归胡的九万大军一叶障目了。

    但,他这个久经沙场的老将都被一叶障目,齐王小小年纪却能纵观全局,分析透彻,这样的军事才能,绝对是万里挑一的!

    若是好好培养,不出几年,大齐又会出一个战无不胜的大将军王!

    风青暝不知守将心中震撼,还在继续说:“何况,今早归胡骑兵来袭,就在你派出的探子归来之后。这说明,他们发现了我军的探子,假意冲杀两个来回,便匆匆退兵,毫不恋战,是在告诉我们,他们不想和我们打。”

    “既然不跟我们打,那他们跑来干什么?”守将彻底懵逼了。

    这帮孙子,玩呢?!

    既然不战,又为何出兵?

    这一点,风青暝也只能摇头。“不知。”

    守将看了看他,心中做出决定,开口问道:“齐王,以您之见,如今我们该如何?”

    风青暝转眸看他,见他神情真诚,并非为了试探,才抿唇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之言,只供将军参考。北灵关的军务,还是以将军为准。”

    守将立即向风青暝行了大礼。

    风青暝站起身,玄色铠甲透着一种铁血之气。“关内以不变应万变。设法与潜入北漠的探子联系,速速查清王庭有何变故。”

    守将眸光异彩连连,少年王爷的这个决策,恐怕连一些成熟的指挥官都想不到。

    天才!

    齐王绝对是一个军事上的天才!!

    守将激动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凡人修仙传之飞羽〕〔择日飞升〕〔长夜余火〕〔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启预报〕〔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万族之劫之幕后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