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融大玩家〕〔南颂〕〔贺爷,夫人马甲爆〕〔大叔超凶之总裁老〕〔影视世界的战锤神〕〔丹承天下〕〔轩辕英雄林以衣〕〔灵气复苏:我日常〕〔上门龙婿叶辰〕〔叶九州叶不悔〕〔王超陆亦可〕〔远古种田之山里汉〕〔宋襄严厉寒〕〔行止晚〕〔全球竞技〕〔触发警报,我的战〕〔联盟:这个替补有〕〔从走路开始修炼〕〔一腿扫飞四个,我〕〔创天主宰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一百三十章 最大嫌疑人 (1更)
    ..,最快更新!

    纳兰要拜沈未白为师的事,被王后压了下来。

    当务之急,救汗王才是正事。

    “阿白姑娘,为何汗王这三天断了毒源,依旧昏迷不醒?”前往汗王大帐的路上,王后忍不住问了一句。

    沈未白垂眸浅笑。“我之前就说过了,二王子断绝毒源之后,可以自愈,是因为他中毒尚轻。而汗王……”

    后面的话,沈未白没有再说下去,但她相信王后脸色的变化,说明王后已经明白了。

    沈未白见到汗王的时候,很难相信,这个躺在床上,萎靡邋遢的男人,就是归胡的王。

    “我们替汗王检查过,他的后脖颈的确有和二王子一样的黑线,只是更明显,也更黑。”神庙的祭司主动道。

    在他说话的时候,王庭祭司已经把汗王翻身,好让沈未白看清楚那条黑线。

    沈未白只是扫了一眼。

    事实上,她看不看都一样。

    她走过去,给汗王把脉。

    如她所想那般,汗王中毒的时间要比纳兰要长,所以毒也更深。

    在沈未白把脉的时候,围在身边的四个人都没有出声打扰。

    一直等到她站起来后,王后才忍不住上前问,“怎么样?”

    沈未白如实回答:“汗王中毒已入肺腑,若再拖延几日,恐怕就……”

    在场四人齐齐色变。

    这实在是太惊险了,如果不是眼前的少女碰巧的发现了二王子中毒,从而又联想到了汗王最近的情况,恐怕汗王归天了他们都不知道是因为中毒而亡!

    “救他!”王后突然抓住了沈未白的双手。

    她很用力,以至于让沈未白都感到了疼。

    “王后放心。”沈未白垂眸看了她抓住自己的手,用简单的四个字安抚。

    王后松开手,得到了这个保证,她的神情也稍稍恢复了些。

    “既然知晓了是什么毒,那就能配出解毒的药方。不过,现在汗王脏腑受损严重,是药三分毒,以汗王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再承受药物解毒。唯一的办法只有用针灸之法,帮助汗王先排除部分毒素,再一边调理身体,一边排毒。”沈未白说出自己的诊治方案。

    “针灸?中原的医术。”王庭的祭司看向沈未白,眸露深思。

    这时,纳兰站出来挡住了王庭祭司的视线,“既然如此,那就快开始吧!”

    他还对王后道:“母亲,父汗不能再拖了。我们也要找出下毒的人!”

    这句话,无疑是抓住了王后心中最关心的两个问题!

    她面色一冷,对沈未白道:“那汗王的身体,就拜托给你了。两位祭司大人都会协助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对他们说。”

    协助还是监视?

    沈未白微笑颔首,并没有去追根到底。

    “纳兰,你跟我来。”王后看向自己的儿子。

    纳兰本来还想继续留下来,看沈未白如何施展神奇的医术,可是母亲的语气带着不可违逆,所以他还是跟着走了。

    目送王后和二王子离开后,神庙祭司对沈未白道:“我们开始吧。”

    ……

    归胡汗王的身体十分糟糕,毒素破坏了他的肝脏,肾脏。

    对医术有一定了解的人都很清楚,人的肝脏和肾脏不仅能分解药物,还能排毒。

    长期用药,会对这两个部位产生过大压力,导致功能损坏,最后导致体内堆积的毒素无法排除,流入血液之中。

    长期服毒也是一样。

    所以,要完全祛除汗王体内的毒,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但是,让他暂时清醒过来,却不难。

    在沈未白接手治疗汗王的当天晚上,昏迷了好几天的汗王就睁开了眼睛。

    当王后看见他眼中不再浑浊时,激动得热泪盈眶。

    不过,因为身体太过虚弱,汗王的清醒只维持了不到一炷香时间,就又昏了过去。

    在这一炷香的时间里,他知道自己被下毒了。

    而他再次昏迷前下达的命令就是,彻查这件事,把下毒之人揪出来!

    并且,指定了二王子纳兰亲自调查。

    因为,在汗王看来,与他同样中毒的二王子,是整个王庭里最没有嫌疑的。

    纳兰在接受这个命令的第二天,在沈未白完成当日对汗王的治疗,回到帐篷时,找了上来。

    ……

    “师父,帮帮我。”

    “……”

    沈未白无语极了。

    一个年龄比他大的男人,可怜兮兮的喊她师父,并且求助的时候,她心中实在是有些别扭。

    不过,看到纳兰脸上不复往日笑容,而是愁容满面的样子,沈未白还是没把他赶出去。

    “我不是你师父。”但,沈未白还是纠正了他一下。

    纳兰却固执的道:“很快就是了!”

    ???

    她答应了吗?

    沈未白嘴角一扯。

    纳兰却在沈未白的沉默中,说出了自己头疼的事。“父汗令我找出下毒的人,可是我完全没有头绪。”

    说完,他的五官都快皱成一团。

    沈未白看着他这个样子,有些同情。‘是啊,让一个看谁都像好人的王子来调查下毒凶手,的确是为难孩子了。’

    “父汗难道就不怕是我为了洗清嫌疑,所以给自己下毒吗?”

    ‘!!!’这是什么危险发言?

    纳兰口不遮拦的说出这句话时,沈未白睁大了双眼。

    这脑回路还真是……

    沈未白觉得汗王可能所托非人了。

    “汗王不傻。下这种毒的凶手,没有必要多此一举的给自己也下毒。”眼看着孩子的思维越来越偏,沈未白只好淡淡开口。

    “嗯?”纳兰一脸求知的看着她。

    “……”他这个样子,沈未白总有一种教坏孩子的感觉。

    不过,沈未白还是解释了。“这是慢性毒药,在我之前,你们甚至没有人发现。既然如此,下毒的人,为什么还要为了洗脱嫌疑,给自己下毒,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尤其是你,如果是你下的毒,你为什么不在我说出这件事后,立即杀了我灭口?”

    “有道理。”纳兰听得点头。

    “所以,被下毒的人,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都是下毒之人的目标。他希望你和汗王一样,无声无息的死去。”

    沈未白说完这句话时,纳兰的眸光一凛。

    他之前,似乎把自己也是受害者这件事给忘了。

    想着的都是,谁要杀他父汗。

    可是,想了一天,他也找不到嫌疑对象。

    “要杀我和父汗?”他愣愣的呢喃。

    沈未白再次提醒他,“所以,你要找凶手,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就只能从动机下手。仔细想一想,谁最希望你和汗王死,或者说你们一死,谁能得到好处?”

    原本,沈未白并不打算卷入这一场归胡人的王族阴谋之中。

    她只是个生意人,救了二王子和汗王,是为了接下来的生意铺垫。

    但是,在引导纳兰分析这件事时,她的大脑也在飞速转动起来。

    很快,她把目标锁定在了一个人身上。

    正在这时,思索中的纳兰抬眸,与她深幽的视线碰在一起,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一个人。

    “大王子。”

    “王兄!”

    “不!这不可能!王兄怎么会想要杀我和父汗?”纳兰被自己的话吓住,起身退后,表现得很抗拒。

    沈未白淡定许多。

    “从你和汗王死后,谁能得到好处这一点来说,大王子似乎是唯一的嫌疑人。”

    “不会的!王兄怎么可能会这样做?父汗病重,他为了让父汗尽快好起来,还主动请战,想要以胜仗来为父汗冲喜。”纳兰慌乱的解释着。

    沈未白听到用战争来冲喜,忍不住在心中吐槽,‘这是什么封建糟粕!’

    “况且,王兄根本不懂什么毒,药理。”纳兰眸光希冀的看向沈未白,就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

    沈未白心中叹息一声。

    真是天真啊!

    从丹井她们送来的情报中,寥寥几句,她都能看得出大王子并不简单。

    “如果你实在是不知道是谁,不如去问问王后?”沈未白对纳兰道。

    她可不想去做恶人。

    纳兰眼眶微红的点了点头,转身冲出了沈未白的帐篷。

    ……

    大齐,国度泰宁。

    归胡大军突袭北防一事,在今日早朝上引起了众人的讨论。

    下朝之后,齐皇风苍玄直接把兵部、户部,还有几个大将军都叫到御书房中继续商议。

    他们不是商议如何与归胡作战,而是在商议为什么归胡人会突然发起进攻?

    与往年不同的反常,以及他们对归胡人的了解,唯一的理由只有,在归胡发生了某些事,促使了这一场战争的发生,其中或许还有更大的阴谋。

    风青暝来到御书房前,看着大门紧闭,也没有靠近,只是站在了屋檐之下,静默等待。

    齐皇身边的近臣,内侍大总管妙芝缓步走到他身后,对这位大齐首位封王的少年恭敬的道:“齐王殿下,不如老奴进去为您通传一声?”

    “不必了,不要打扰父皇。”风青暝语气中,透着与年龄不符的孤冷。

    妙芝没有勉强,“那,陛下估计还有好一会,不如殿下去偏殿稍作休息?”

    风青暝本不想去,可是也知道,若自己一直站在这,妙芝一定会陪在身旁。

    于是,他垂眸妥协,“也好。”

    见他允了,妙芝满是皱纹的脸,笑容更甚,亲自为他领路。

    在路过御书房大门时,风青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妙芝会心一笑,提点了句,“那些归胡蛮子又来了,陛下在点将呢。”

    ‘北方战事。’风青暝眸光晦暗了一下,并未多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凡人修仙传之飞羽〕〔择日飞升〕〔长夜余火〕〔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启预报〕〔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万族之劫之幕后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