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大汉再起〕〔我不喜欢被称作明〕〔匪后〕〔薄先生突然黏她上〕〔战争领主:奇幻供〕〔横推世界的暴力剑〕〔都市战神狂婿〕〔四合院:随身一洞〕〔我在直播间窥探天〕〔老祖宗她又凶又甜〕〔穿到病娇反派黑化〕〔我有一刀破万生〕〔重生之收藏大玩家〕〔我和七个姐姐的荒〕〔法武封圣〕〔娱乐:开局一首父〕〔我和鬼怪有个约定〕〔逃荒后我靠种田腰〕〔异常事物管理局〕〔重生七零辣妻有空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要拜你为师 (2更)
    ..,最快更新!

    归胡王后并未为难沈未白。

    给她安排的帐篷,算得上是比较好的了,除了限制行动之外,她的待遇就像是王庭的贵宾一样。

    不能随意走动,沈未白也懒得露面,基本上都待在自己的帐篷里休息。

    如此两日后——

    王后对前来禀报的人道:“她一直待在帐篷里,也没有打听任何事?”

    “是的。”

    得到准确的答复后,王后眸光变幻莫测

    “不过,今天一早,她的两位姐姐给她送来了些换洗的衣物,我们仔细检查过,没有发现异常。”侍从又道。

    王后眸光一凛,“东西呢?”

    侍从立即唤人把东西送了过来。

    王后走近,亲自检查。

    包裹里,只有两件换洗的新衣,并无其他可疑之物。

    但是,她注意到新衣上绣着的奇奇怪怪的图案。

    似乎有些像文字,却又不像文字。

    又像是用来装饰衣服的简单图案。

    王后放弃了在衣服中找线索,对侍从说,“既然是她姐姐送来的,就送给她吧。”

    侍从正准备应下时,她又改口,“不,让二王子给她送过去。”

    “是。”侍从虽不解,但还是遵命行事。

    “她那两个姐姐,你们都问过了吗?”王后又问。

    或许之后还有求于人,所以王后派出去的人,也并未苛待丹井和星鸾。

    似乎,他们只是要确定,她们是不是密探、杀手之类的人物。

    “据回来的人说,那个少女的确会医术,还在神庙外给不少人治病,医术了得。”侍从又道。

    这个消息,让王后心中的沉重稍稍一轻。

    最起码,证明少女在医术上并未哄骗她。

    王后朝来人挥了挥手,“你下去吧。”

    ……

    “阿白。”

    帐外传来纳兰的声音,让在帐中假寐的沈未白睁开了眼。

    “我能进来吗?”

    沈未白看着帐篷上倒映的人影,张了张嘴,“进。”

    帐篷被掀开,纳兰走了进来,一样是无害的笑容,小虎牙十分显眼,手里还提着一个包裹。

    “这是你姐姐们送来的。”纳兰直接把包裹递给她。

    沈未白起身接过,就当着他的面打开包裹,将里面的衣服铺展开来。

    大大方方的动作,完全没有半点遮掩。

    衣服是新作的,但沈未白的关注点却是落在衣服上那些看似用来装饰的‘图案’上。

    谁能想到,她们就这样正大光明的传递信息呢?

    仗的就是这些‘加密’文字,这里无人能看得懂!

    “你姐姐们的手挺巧。”纳兰凑过来看了一眼。

    沈未白“嗯”了一声,随意的把衣服丢在一边。

    上面的字并没多少,她一眼就能看完了。

    而就是这一眼,让她知晓了如今归胡王庭王族中的事。

    原来,当今的汗王,不止一任王后。

    归胡男人娶妻,并不是中原那种三妻四妾,只要是用聘礼娶回来的都是妻,地位平等。

    而并未用聘礼迎娶的女子,只能成为暖床的奴。

    她们一般不会替汗王延续子嗣,就算偶有漏网之鱼生下了孩子,孩子的地位也不如妻子所生的孩子。

    这一任的汗王,娶了两个妻子,而两个妻子又分别生下两个儿子,就是大王子和二王子。

    大王子的母亲早逝,所以现在王庭中只剩下一位王后,也就是二王子的母亲。

    虽然,大王子的母亲早逝,但他的母族在归胡部族中,却是很强大的部族,战力超群,人口众多。

    再加上大王子本身也很彪悍,武力不弱,所以在归胡各部族中都比较有名。

    信息中,还提到了至关重要的两点。

    第一,半年前,如今的汗王篡位,杀掉老汗王取而代之,就是大王子暗中撺掇的。

    第二,据说大王子身边有一个很厉害的军师,善于谋算,且身份神秘。

    就连这一次归胡突然提前攻打大齐,也是大王子自动请缨。

    而二王子,天性烂漫单纯,一直以来都很受汗王保护。

    汗王似乎很喜欢他这个儿子,亲自教他骑射,却又从不让他轻易上战场。

    据说,金帐之中曾经传出汗王对二王子说过这样一段话——

    “这汗王之位,我还能坐上许久。我儿不急,可以再玩乐些年,待娶了妻,再领兵打仗,彰显我归胡男儿本色。”

    短短两天,丹井和星鸾在没有任何内应之下,能打探出这些事,已经实属不易。

    沈未白想着情报中的提及,不由得看向眼前的纳兰。

    “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吗?”见少女看过来,纳兰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

    沈未白摇头浅笑,“没有。”在虎狼环饲之中,养出这么一头小羊羔,也真是为难汗王了。

    不过,到底是真的小羊羔,还是草原上的雄鹰?

    沈未白觉得,还得蜕变破茧之后,才能知晓。

    不过,按照丹井和星鸾传来的情报,这个大王子身上倒是疑点重重啊!

    “手拿来。”沈未白对纳兰道。

    纳兰不假思索的把自己的手腕搭在沈未白面前。

    沈未白把脉时,他看得十分认真。

    “嗯,我估算的不错。这两日你体内的余毒已经清除得差不多,明日应该就能彻底清除。”沈未白收回手,对他说。

    纳兰连忙转身,撩起自己的辫发,露出自己的后脖颈,“今早我就发现,这黑线淡了许多,几乎看不见了。”

    沈未白扫了一眼,的确如此。

    “为此,我还特意去见了母亲,可她还是要等。”纳兰放下手,转过身,神情显得无奈。

    “王后心中有顾虑,也是正常的。”沈未白到没有什么。

    反正,受折磨的又不是她。

    “阿白,你好厉害啊!不如我拜你为师啊!”突然,纳兰对沈未白道。

    “啊?”沈未白诧异的看向他。

    这个单纯的王子,是什么时候冒出这些奇奇怪怪的念头?

    “怎么,我没有天赋吗?可是,没有天赋,我也会努力的。你们中原不是有句话叫勤能补拙吗?”怕她不答应,纳兰急切的道。

    “你……要和我学什么?”沈未白忍不住问。

    “当然是医术!”纳兰立即道。

    “……”沈未白嘴角微微一扯。

    她没有什么丰富的门户之见,二十八星宿里,除了月狐之外,还有人传承了她的医术。

    但是,教归胡王子医术,收归胡王子做徒弟?

    沈未白觉得,如果自己敢答应,王后都会撕了她吧。

    “你为什么要和我学医术?”沈未白好奇的问。

    一个王子,不学习如何治理国家,学什么医术?和祭司们抢饭碗吗?

    纳兰说出他的理由,“因为我觉得你好厉害啊!连王庭的祭司和神庙的祭司,都看不出父汗中了毒,你却知道。”

    “我也没有看出,我只是看出了你。”沈未白纠正他的话。

    “那才厉害啊!你只是看出了我中毒,就能猜测到父汗身上,而且事实正如你所言。”纳兰眼中闪耀着崇拜的眸光。

    “……”沈未白突然有种解释不清的感觉。

    这件事牵扯出汗王,只是因为她看出了纳兰神情的那丝不对劲,所以才会大胆猜测。

    “所以,你答应我好不好!做我的师父,教我医术!”纳兰哀求道。

    “再议,再议。”沈未白保持微笑,采用了拖延术。

    ……

    第三日清晨,王后就直接把纳兰叫到金帐中,亲自检查他的后脖颈。

    果然,如沈未白所言,原本出现在那里的黑线,此刻已经毫无踪迹。

    “母亲,我今日起来便试着按自己的左肋下方,也不疼了。”纳兰主动道。

    他还凑近王后,“您看我的眼睛,是不是也看不见赤红了?”

    帐中,除了王后之外,还有两位祭司。

    他们依然感受不到毒,但却能感觉得到二王子现在的身体很强壮,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去请她吧。”沉默之后,王后终于吩咐。

    ……

    沈未白被人带来金帐的时候,除了王后和纳兰,还有两个祭司打扮的老人。

    瞬间,也就明白了他们的身份。

    见她进来,纳兰还对她眨了眨眼。

    “阿白姑娘,纳兰的毒如你所说,已经解了。祭司说,他现在的身体很好。”王后主动道。

    沈未白嘴角噙着笑,不急着开口。

    她越是淡定沉稳,王后就越是心急如焚。

    有一种主动权在逐渐丧失的感觉,但却又无可奈何。

    “汗王就在里面,如果你能让他恢复过来,你要什么,只要是合理范围内,我都可以给你。”王后终于亮出了她的筹码。

    但,出乎意料的是,沈未白并未接她这句话,而是说:“可以让我先看看汗王吗?”

    王后没有立即答应,而是看向两位祭司。

    在两人颔首后,她才转眸过来,面对沈未白。“可以,不过诊治过程,两位祭司都要在场。”

    “可以。”沈未白无所谓的道。

    “我也要留下!”纳兰立即道。

    王后看向他,训斥,“你留下来干什么?回你的帐中去!”

    “不,我要留下学习,要拜阿白为师!”纳兰直言。

    沈未白再次听到他要拜师的话,嘴角微微一抽。

    王后也震惊的道:“你说什么?胡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我在惊悚游戏里封〕〔镇妖博物馆〕〔我家娘子,不对劲〕〔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