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融大玩家〕〔南颂〕〔贺爷,夫人马甲爆〕〔大叔超凶之总裁老〕〔影视世界的战锤神〕〔丹承天下〕〔轩辕英雄林以衣〕〔灵气复苏:我日常〕〔上门龙婿叶辰〕〔叶九州叶不悔〕〔王超陆亦可〕〔远古种田之山里汉〕〔宋襄严厉寒〕〔行止晚〕〔全球竞技〕〔触发警报,我的战〕〔联盟:这个替补有〕〔从走路开始修炼〕〔一腿扫飞四个,我〕〔创天主宰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一百十九章 不仅要口服还要心服 (2更)
    ..,最快更新!

    “承让!”

    牛说这两个字,说得轻巧无比,但是现场却一片寂静。

    无论是那些马贼,还是波伊部族的人,都被他的一招制敌给惊呆了。

    这是……柔弱的中原弱鸡?

    “啊——”

    直到倒在马贼首领脚前的大汉巴图,发出痛苦的哀嚎后,才打破了寂静。

    “废物!”马贼首领眸光阴鸷的在巴图身上剜了一眼。

    立即,就有人出来,将巴图给拖了下去。

    铁塔般的壮汉,被两个同伴费力拖着离开,地上还留下了清洗的拖拽痕迹。

    就在刚才,他却被一个中原人轻描淡写的击飞?

    似乎,直到这一刻,在场众归胡人才反应过来,牛说那一拳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首领,我上!”马贼队伍里,有人自告奋勇。

    “你去。”马贼首领语气森冷的道。

    他话音刚落,第二个马贼就大步走了出来,站在牛说面前,拔出了自己的马刀。

    挑战规则中,可没有人规定不许用兵器。

    见牛说没有去取兵器的意思,那马贼阴险一笑,不打招呼的就举刀挥出。

    这个人,一定是练过一些刀法的。

    只不过,他所练的刀法不纯,且没有内劲配合。

    要对付一般人或许很厉害,但对上牛说……

    咔嚓!

    金属断裂的声音,骤然在斗场上响起。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道寒芒在两人之间闪过。

    当半截刀头插入地面时,众人才发现,那把马刀,竟然硬生生的被这个中原男人给折断了。

    “你输了。”牛说眸光平静的看着对手。

    马贼不甘心的嘶吼了声,他脖子上的刺痛,还有散出来的淡淡血腥气,在提醒着他,刚才,如果这个中原人的手再狠一点,自己的脖子就会被自己的刀割断。

    “还嫌不够丢脸吗?”马贼首领压抑着愤怒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啊!”马贼再次不甘的发出一声怒吼,把手中的断刀狠狠一扔,退了回来。

    第三局,牛说胜。

    第四局,依然是牛说胜出。

    第五局,还是牛说。

    在第六局开始之前,马贼首领眸底闪烁着寒光,迈出步子走了出来。

    他的气势很强,身上的杀气也最重,他的战力,应该是整个马贼团伙里最强的,否则也压不住这些烧杀抢掠的马贼。

    “我小看了你。”马贼首领站在了牛说面前。

    牛说笑了笑,没有说话。

    四周的气息,似乎受到了马贼首领的影响而变得有些压抑,波伊部族那边的人更是紧张起来,波伊狼主第一次认为,那个少女说过的话,不是狂妄自大,更不是在开玩笑。

    “首领是要亲自来?”牛说问。

    首领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手,只是这样看着他,若是眼神能够杀人,恐怕此时牛说早已经死了千百次。

    “主公,那马贼首领看上去似乎不好对付,牛说能行吗?”星鸾站在沈未白身边,低声耳语。

    沈未白眉宇间依旧是与年龄不符的云淡风轻,“他不是牛说对手。”

    这么肯定?

    星鸾有些诧异。

    不过,既然主公这么说了,那就一定是事实!

    星鸾没有再问,再看向场中对决时,仿佛牛说已经赢了般。

    ……

    “我要亲自捏碎你!”马贼首领在牛说面前握拳,把骨节捏得‘嘎巴’响。

    牛说却笑了。

    他在心中腹诽,‘这首领也未免太沉不住气了。’

    也是,若再继续输下去,今日他们这上千人都只能灰溜溜的离开,并且会沦为北漠所有马贼团伙中的笑柄。

    他们不能输,也输不起。

    “哈!”

    马贼首领力喝一声,主动向牛说发起攻击。

    他的一招一式,果然要比之前那些马贼要厉害许多。

    但,外家功夫碰上内劲高手……

    牛说正面接下马贼首领的一拳。

    砰!

    ‘怎么会这么硬?’马贼首领吃疼。

    在击中牛说的那一瞬间,他仿佛感觉自己是击中了一个铁人,这个时候,他才体会到了之前同伴的感受。

    “首领,对战之时,分心可不是好习惯。”突然,他耳边响起了牛说的声音。

    紧接着,马贼首领脸上还未收回震惊的神色,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重重一击,骨头发出骨裂之声。

    “啊!”他怒吼一声,另一只手握刀横劈扫荡,似乎靠这一招逼退牛说,解救出自己的左手。

    然而,牛说并未松开他的手,反而身子弹起,竟然与地面平行。

    那横劈而来的刀芒,从牛说身下扫过,他丝毫未伤。

    牛说避开了锋利刀芒,身子却未停,而是在空中来了个翻转,落到了马贼首领身后。

    “啊——!”

    马贼首领发出了一声惨叫,被迫单膝跪地。

    他那只一直没有被牛说放开的手,差点被生生扭断。

    “好!”

    波伊部族的那些汉子,在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拍手叫好。

    原本面对马贼时的愤恨和紧张,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

    牛说全面压制的局面,让他们终于挺起了胸膛!

    反观马贼的队伍,连输五局,就连首领亲自上了,依然改变不了败局。

    此时此刻,他们才从来时嚣张跋扈的情绪中清醒过来,认真思考一个问题——

    ‘这个中原人到底有多强?!’

    ……

    “漂亮!”星鸾忍不住叫好。

    丹井却有些担忧的看向沈未白,“主公,万一激怒了这些马贼,他们不顾约定,要杀了这里所有人灭口,那我们……”

    “不要低估信仰的力量,归胡人对天狼神的崇拜胜于一切,如果他们毁约,就等于是背叛了天狼神,这对他们来说,比输了决斗,比死了都还难受。”沈未白却丝毫不担心。

    丹井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星鸾也问出,“主公,您让牛说独立面对一切,又让他单挑马贼,是想让他奠定基础吗?”

    “嗯。”沈未白点了点头。

    牛说是马帮的总负责人,而马帮不仅是为了建立玄黄商号的商道而成立,也是为了无极阁搭建情报网。

    日后,牛说要经年在这三条商道上行走。

    北漠归胡的人,火罗诸国的人,西夜的人,可以不认识她沈未白,但一定要认识牛说,忌惮牛说!

    砰!

    马贼首领的身体,从半空中狠狠砸向地面,浑身的骨头都如同散架一般,站都站不起来。

    “还要继续吗?”牛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神色平静得让马贼首领害怕。

    就好像,他们用尽全力的去对付这个人,其实只是用了吃饭喝水的力气来陪他们玩。

    这种绝对碾压的实力,粉碎了马贼首领心中的妄想。

    输了!

    他输了!

    连他都输了,其他马贼还有赢的可能吗?

    不可能的……

    他自己的兄弟,他心里很清楚。

    继续比下去,这十场比赛,他们都会输给这个中原人。

    除非,他们撕毁约定,上千人一起上,把这里所有人都杀死,永远的埋葬今天的耻辱。

    可是,这等于背叛了天狼神,从此以后,又怎么还有脸称自己是天狼神的子孙?

    而且,这样做也太冒险!

    万一跑掉一些人,将今夜屠杀之事四处传播,那么北漠还会有他们的立足之地吗?

    一瞬间,各种念头在马贼首领大脑中闪过。

    “我输了,后面也不必再比。我在天狼神面前起誓,三年之内都不会再对波伊部族出手,也不会掠夺你们的财物。”马贼首领突然道。

    这个决定,算是他觉得最能保住脸面的决定!

    “吼吼吼——!”

    他这句话,响彻了整个波伊部族,让留下的波伊部族男人们都欢呼起来。

    波伊狼主也虔诚的将双手叠放在心口,仰起头口中念念有词,仿佛是在感谢天狼神的保佑。

    马贼那方,却异常安静。

    “首领是一位顶天立地的汉子。”牛说笑着说,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被拉起来的马贼首领,脸色很不好看。

    一方面是因为他当众认输,让这种形式约斗中的羊群一方,获得了从未有过的胜利。

    一方面,则是因为身上的伤。

    “狼主,既然事情已经圆满结束……我愿意出钱买下贵部族百头羊,百坛酒,可否麻烦贵部族的人烹饪一下,让在场所有人,无论身份、来历,一起把酒言欢?”沈未白突然对波伊狼主道。

    波伊狼主睁开眼看向她,难掩眼中复杂情绪。

    他朝白衣少女弯腰鞠躬,“感谢您!不用您出钱,招待朋友,本就是我们该做的事。”

    “波伊部族百废待兴,该收的还是要收。”沈未白却微笑道。

    波伊狼主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沈未白打断。

    “人的交情,只有有来有往,互有馈赠,相互体谅才能越走越远对吗?”

    波伊狼主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再度感激的向沈未白行礼。

    ……

    波伊部族里,又重新燃起了篝火。

    篝火上,翻着新鲜宰杀的羊肉,波伊部族的妇女们,正在专心的烹制。

    原本是要来收割的马贼们,此刻已经与波伊部族的人坐在一起,聊天喝酒。

    甚至,有些人连鬼面都掀开了,露出了与芸芸众生一样的脸。

    牛说走进帐篷,站在沈未白面前,“主公,按照您的吩咐,已经把伤药都送过去了。”

    坐在兽皮上的沈未白点了点头。

    牛说挠了挠头,把心底的疑惑说出,“主公,属下有些不明白。明明是咱们赢了,为什么现在还要请吃请喝,甚至还要送药?我们不是敌人吗?”

    沈未白抬眸,深幽平静的双眸,看向他。

    只是这一眼,牛说就无法自控的紧张起来。

    “你要记住一点,对于商人来说,没有永远的敌人,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少女缓缓从兽皮上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牛说。

    最终,她停在他面前,“北漠,你不会只来一次,北漠的马贼,也不会只遇上这一回。难道,你想每次遭遇马贼,就来个十场约斗吗?这次,是没有遇到强悍的对手,但你能保证次次如此吗?”

    “我……”牛说语塞。

    沈未白缓缓摇头,“所以,你要想的是,找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来一次性解决这方面的麻烦。我以为,在阴岐山脉北线我的动作,足够给你提示了。”

    牛说愣住。

    却也在沈未白的点拨中反应过来,“我们要拿到马贼面前的通行证!”

    “没错。但要拿到通行证的方法,却不止一种。”

    沈未白微微垂眸,对他说:“坐下。”

    牛说心中一喜,立即端端正正的跪坐在沈未白面前,抬起头眼中充满渴望的看向少女。

    听到主子这句话的时候,牛说就知道主子要教自己东西了!

    在山庄的那几年,除了柳先生和鬼老一文一武的教他们之外,主子也会时不时来对他们进行……呃,培训,主子是这么说的。

    而每次‘培训’完,他们都能感觉到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大脑豁然开朗。

    所以,私底下他们也会把主子的这种‘培训’叫做——传道!

    “你且说说,在阴岐山脉的时候,我为何要采取震慑的方式,来压制山贼?”沈未白开始了。

    牛说认真想了想,很快给出回答。“因为要让他们清楚我们的实力,并不是他们能轻易招惹的。所以,今晚我……”

    “你是想说,你今晚也仿造了我的做法,在马贼面前震慑他们对吗?”沈未白打断了他的话。

    牛说点了点头,心中却突然惶恐起来。

    因为,他似乎并未从主子的语气中,听出欣慰的感觉。

    “这一点,你没有做错。正是因为你赢了他们,才会有接下来的局面。可是,我想说的是,我之所以选择用最利落、震撼的方式去强压山贼,不仅是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有实力,更是因为他们是山贼,他们的山寨就在那里,跑不掉。这一次,我们可以悄无声息的摸到猛虎寨,杀掉那些匪首,那么下一次,我们也可以去别的寨子逛一逛,割下他们的项上人头。”

    少女不紧不慢的说着,明明再正常不过,可牛说还是觉得自己脖子一凉。

    “但北漠的马贼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凡人修仙传之飞羽〕〔择日飞升〕〔长夜余火〕〔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启预报〕〔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万族之劫之幕后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