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穿越者修真指南〕〔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快穿之掌家女主只〕〔我的青梅竹马最近〕〔重开做房东〕〔三国之西凉兵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我有七个大佬哥哥〕〔一剑绝世〕〔小祖宗她又恃宠而〕〔差一步苟到最后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一百十二章 沈未白的野心 (1更)
    ..,最快更新!

    “杀、杀人……唔!”

    牢房里,惊恐的声音,戛然而止。

    丹井看向人群中,惊恐发声的女人,她的嘴巴,正被身边的同伴死死的捂着。

    而那个捂住她嘴的人,正是之前那个险些被山贼侮辱,又爬回牢室的女人。

    似乎是感受到丹井的眸光扫过来,她残留着害怕的眼神中,流露出讨好的模样。

    “……”呵!

    丹井心中轻哼了声,淡然收回眼神,离开牢室。

    该做的,该说的,她都已经做了,说了。

    至于她们之后的命运如何,就看她们自己的造化。

    只是——

    走出山洞,丹井发闷的吐出一口浊气。

    她的眸光追随着前方少女纤细的背影,心中涌起一阵阵的后怕。

    如果,四年多前,她没有遇见主子,那她的命运会不会也像是牢室里的那些女人一样?

    ‘想这些作甚?如今,我就站在主公身边!’但旋即,丹井又调整好了心态,露出自信的笑容,朝沈未白走去。

    “小姐。”丹井来到沈未白身边,轻声道。

    沈未白看了她一眼,并未多言。

    “小姐,按照约定的时间,牛说他们应该已经摸到寨门外了。”星鸾对沈未白道。

    沈未白请‘嗯’了声,负手于身后,闲庭信步的迈出了步子。

    当她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四周的气温瞬间降低。

    丹井和星鸾早有准备,几乎同时,就运起了体内的内力,来抵御突兀袭来的寒气。

    咔嚓!

    清脆的声音,从沈未白脚下响起。

    星鸾下意识的看去,只见在主子刚刚踏过之处,出现了一片冰凌。

    ……

    聚义堂里,丝毫不知危险逼近的众山贼,还在喝酒吃肉。

    如今已经入夏,哪怕是夜晚,山中有凉风降暑,也依然很热。

    突然,聚义堂外聚众的山贼们,都不约而同的搓起了手臂。

    “嘶……”

    “嘶嘶!”

    “怎么有点冷?”

    温度的变化,让山贼们都疑惑起来。

    有些人喝得有些晕,感觉迟钝。听到同伴的话,嬉笑道:“冷?是酒喝少了吧?来来来,多喝几口酒就不冷了。”

    说话间,他们还勾肩搭背的互相喂起了酒。

    但是,那些被抓来伺候他们的奴隶,却在清醒之下,真切的感觉到了寒风冷冽的感觉。

    咔咔——

    沉浸在欢歌笑语中的山贼们,完全没有听到细微的声响。

    更没有人注意到,之前洒在桌面和地上的酒水,此刻都变成了一层薄冰。

    薄冰?夏日之中,竟然出现了薄冰!

    “咦?”跪在地上,要给山贼倒酒了一名女奴,突然惊诧的发现了碗底刚刚剩下的酒,变成了冰。

    还不等她来得及把自己的发现说出去,四周就响起了各种瓷器碎裂之声。

    “嘶!冷死我了!”

    “怎么突然这么冷?”

    骤降的冷意,让饮酒作乐的山贼们手中的酒碗,拎着的酒缸,一时没拿稳,纷纷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流淌出来的酒,也在众人肉眼所见之下,迅速的凝结成冰。

    “怎、怎么回事……”

    “乌达……冷……”

    瞬间,他们被冻得连话都说不出,纷纷抱紧自己或身边的人,战栗发抖。

    好冷!好冷!!

    砰砰砰!

    一众山贼们,接二连三的倒地。

    不仅是聚义堂外,寒冷之气,从四面八方朝聚义堂聚拢,整个厅堂都裹上了一层薄薄的冰层。

    篝火和火把,瞬间被冰冻住,保留了它们最后的体态。

    只是,光却不是橘红的火焰,而是变成了蓝白的冰焰!

    聚义堂里的各山寨匪首,精锐,此刻也都被冻得卷缩成一团,嘴巴上也被薄冰封住,无法出声。

    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有人踩着薄冰发出声音,由远至近而来。

    是谁?

    听到脚步声,所有人都跟着看向了聚义堂外。

    黑暗中,三道纤细身影,缓缓从夜幕中走出,映入众人眼中。

    咔嚓!

    为首的少女,身上披着破烂的斗篷,看不清她的模样,只能隐约看到露在外面尖尖的冷白色下巴。

    她的脚下,踩碎薄冰,冰凌瞬间化开。

    不!不对!!!

    察觉到异样的众人,双瞳狠狠一缩。

    他们发现,少女经过的地方,气温都在迅速恢复!

    最为明显的就是,当她走过第一个篝火时,裹在篝火上的薄冰不见了。

    就好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橘红色的火焰,依旧在燃烧。

    一切,都好像是他们的幻觉……如果,他们身上的冷意也消失的话。

    恐惧,开始在山贼们的眼中蔓延到四肢百骸。

    四周的薄冰随着少女的出现消失,但是他们身上那层薄冰,却依然束缚着他们,就好像结实的绳子般,让他们弹动不得,被寒冷之气禁锢。

    妖怪!

    妖怪!!!

    星鸾和丹井,都看到了这些无恶不作之人眼中的恐惧,但都只是轻蔑一笑。

    他们眼中的妖怪,对她们来说,却是宛若神祇般的存在!

    咔嚓!

    沈未白踏入了聚义堂。

    一路行来,谁也阻挡不了她。

    她淡淡然的扫过坐在首位的三寨之首。

    星鸾和丹井身影直接掠过。

    接着,只听三声闷声,三寨的首领都被扔在了地上。

    沈未白满意的勾了勾唇,在众山贼的注视下,一步一步,踏上了阶梯,坐上了最中间的那个位子。

    在她坐下时,丹井用内力将虎皮上清理干净。

    星鸾也将座位四周清扫出来。

    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唔唔……”

    自己的宝座被占,猛虎寨的大当家躺在地上拼命挣扎了一下,却徒劳无功。

    沈未白眸光缓缓移动,看向他,突然轻笑出声,“我坐这,你有意见?”

    “唔唔!”猛虎寨的大当家又一次挣扎起来。

    他想说话,奈何嘴被封着,根本无法开口。

    “呵呵……”沈未白又一次轻笑出声。

    ……

    聚义堂中,一切似乎都已经恢复正常,四周温度上升,只除了每个人都被薄冰束缚。

    这些人,练的都是外家功夫,在沈未白恐怖的内力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你们有话对我说,我其实也有话对你们说。”

    “不过,为了让你们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有些仪式还是要做一做。”

    沈未白话音刚落,几道黑色人影就从外面冲入。

    她冷白肤色上的红唇,微微勾起来时,聚义堂里也闪出一片刀光剑影。

    瞬息间,一切平息。

    一众山贼却惊恐发现,猛虎寨、血龙寨、黑鹰寨三大寨主还有他们的心腹,都命丧当场,头身分离。

    ‘!!!’

    突来的杀戮,让活着的山贼们都睁大了双眼,眼底恐惧加深。

    而那些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黑衣人,再杀完人后,都安静的站在了首位少女的两旁。

    很明显,这些人都是以那中间的少女为主!

    那个少女也极不简单,她能操纵寒冰!!

    “好了,现在可以谈谈生意了。”

    面对一地死人,少女却用慵懒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她微微仰头,让人看清了她三分之一的面容,殷红唇角牵起的弧度,落在众山贼眼中,却犹如恶魔的微笑般。

    ……

    天色渐亮,牛说在离开猛虎寨的路上,心底的震惊依旧没有恢复平静。

    潜入!

    威慑!

    镇杀!

    谈判……

    ‘不,那些剩下的山贼,根本没有和主子谈判的资格!’牛说在心中纠正自己的想法。

    ‘杀鸡儆猴’之后,沈未白前后总共只说了三句话。

    第一句,“想死还是想活?”

    第二句,“记住这个图腾,以后凡是印着这个图腾的商队路过此地,自行让道。”

    第三句,“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后果自负。”

    回忆到此,牛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沈未白并未收编这伙山贼?

    这一点,其实不仅是那些劫后余生的山贼蒙,连他也有些蒙。

    想不明白,牛说偷偷看向前面主子的背影,悄悄拉了星鸾走慢几步,虚心求教。

    “星鸾,我还以为主公要……”

    星鸾白了他一眼,打断他的话道:“你还以为,主公要收编这些山贼?”

    牛说如实点头。

    “呵!”星鸾轻笑一声,“主公哪有这闲工夫?”

    “那……”

    “你还想问,主公为何不对那些山贼提出约束,让他们不要对过往商队赶尽杀绝?”星鸾又一次说出了牛说心底的话。

    牛说激动点头。

    星鸾嫌弃的看着他,“牛说大哥,你怎么那么老实?你要记住,咱们主公可不是大善人,而是生意人。各行有其道,剿匪杀贼的事,那是官府的事。与我们何干?咱们的目的,只是要打通北上商路,可不是为了肃清北线山贼,好给其他商队开出一条康庄大道来。”

    “这倒是!”牛说挠了挠头,接受了星鸾的说法。

    星鸾叹了口气,微仰起头看向发白的天际。“这个世道不是我弱我有理。与其用柔弱去引起他人相助,怜悯,还不如想方设法让自己变强、自助。这个道理,不是主公一直在告诉我们的吗?”

    “你们两个在后面嘀嘀咕咕什么?”沈未白的声音突然从前方传来。

    星鸾飘远的眸光瞬间收回,又狠狠踩了牛说一脚,双腿运起轻功,飘至了沈未白身边。

    “主公!”她甜甜的喊了声。

    “嗯。”沈未白也清浅的应了声。

    “主公!”星鸾又笑眯眯的喊了一次。

    “嗯?”沈未白性子极好的再度回应。

    “主公主公!”

    少女的纵容,让星鸾越发大胆。

    沈未白眯起双眼看向她,似笑非笑的说了句,“皮痒痒了?”

    “嘻嘻!我才没有!星鸾只是觉得,这辈子能遇到主公,真是最幸福的事了!”星鸾娇嗔了句。

    沈未白看了她一眼,扭头对丹井道:“星鸾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嘴才会这么甜。”

    “我哪有!”星鸾连忙争辩。

    丹井则掩唇而笑。

    “哈哈哈哈……”看到星鸾着急上火的样子,沈未白十分愉悦的畅快大笑。

    哪里还有在山贼面前冷血残忍的样子?

    ……

    前朝大秦,一分为三。

    北方盘踞着大齐这条黑龙,大卫占据南方为青龙,西面的蓟国便是黄龙。

    至于一片汪洋的东边,被称为祖龙。

    毕竟,水能滋养万物,孕育天地。

    此刻,沈未白脚下踩着的地方,正是这黑龙、青龙、黄龙交汇之地,还有注入祖龙之地的洛水和赤江环绕而过。

    群山拱卫,居然托起了一片平坦高地。

    就如同是,原本冲天的山峰,被上古神人,一斧子斩落一半。

    上天,收走了锋锐陡峭的一半,留下了宽广、平坦的一半在人间。

    站在这里,可以俯瞰群山脉络走向,云雾缭绕,奇景迭出。

    柳茹站在沈未白身边,哪怕不是第一次见到眼前景色,也依然被它所震撼。

    “此地如何?”她问。

    沈未白没有回头,嘴角却扬了起来。“好。”

    “就此地了?”柳茹又问。

    “嗯。”沈未白点了点头,嘴角的弧度加深。

    柳茹笑了,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地契交给她。“这里,虽说是三不管地带,但为了避免麻烦,我还是把靠近三国边边境连接此处,在官府登记造册了的荒地山林给买了下来。”

    沈未白伸手接过,扫了一眼笑问,“先生就如此笃定,我会选择这里?”

    柳茹十分自信的道:“这几年,我翻阅舆图,地志,又亲自丈量各地,也只有此处,最符合你的要求。你想在这里修建一座山庄,绝无问题。”

    “非也。”沈未白摇头浅笑。

    “嗯?”柳茹疑惑的看向她。

    沈未白却神秘的道:“不是山庄,而是一座城。”

    “城!”柳茹倏地瞪大双眼,满脸惊愕。

    沈未白含笑颔首。

    她站在平坦山脊上,俯视脚下群山江河,缓缓展开双臂,仰起头面向苍穹,用坚定无比的声音道:“我要在这里,打造一座天空之城,贸易之城,自由之城!”

    柳茹震惊无比的看向少女纤细而挺拔的背影。

    她还未及笄,甚至还算是个孩子。

    但是,自己居然一点也没有怀疑她说的话,是否能成为真实。

    听到她如此‘口吐狂言’,自己心中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期待,而非质疑!

    ‘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少女已经强大到,让自己无条件信任的程度?’柳茹在心中问自己。

    或许,就从四年前那一场大火开始,她就相信了,世界上没有少女办不到的事吧。

    ……

    沈未白要建城,那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柳茹就近买下了一座小农庄,这段时间,他们这群人就住在这里等着沈未白。

    晚膳做好,如莲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跟着柳茹进了沈未白的房间。

    刚一进门,她们就被浓烈的酒香,刺激得眉头一皱。

    “你的身子可还好?”柳茹走过去,关心的问。

    如莲收敛眼中担忧,同样走过去,跪坐在桌前,给沈未白布置碗碟。

    “还好。”沈未白随意的道。

    “鬼老还未找到良方吗?”柳茹眼中担忧更甚。

    沈未白摇摇头,对她笑道:“不必担心我,我好得很。”

    “喝那么多酒,还能叫好?”柳茹嗔道。

    沈未白笑容加深了些,拿起筷子夹菜吃。“再烈的酒,对我来说,也如同饮水一般,有什么不好的?”

    “你!”柳茹真是要被她这无所谓的态度给气死,但又无可奈何。

    “小姐,先喝碗热汤。”如莲盛了一碗汤,端到沈未白面前。

    沈未白接过,对她露齿一笑。“谢谢如莲。”

    长成大姑娘的少女顿时羞涩的笑了。

    柳茹心中的担忧还未放下,又想起之前从星鸾口中得知的事,她不得不再次提醒。“鬼老说过,不到万不得已,你不要轻易动武,尽量保证你体内平和。你之前,居然为了些山贼就大动干戈?”

    “不要听老鬼危言耸听。我本身就是医者,我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吗?”沈未白无奈摇头。

    “不管怎么样,主子衿贵,既然身边有丹井、星鸾两位姐姐伺候着,那能不动手时就不要动手。倒不是怕他们伤了您,只是他们不配让你出手。”在一旁默默听着的如莲突然道。

    柳茹立即赞同点头,“如莲这句话说得没错。”

    沈未白忍不住笑了,眸光揶揄的看向如莲,“跟着柳先生久了,你这张小嘴也变得能说会道了嘛。”

    如莲低头小声道:“奴婢说的是实话。”

    “好了,你们不是来陪我吃饭的吗?还让不让我吃饭了?”沈未白示意了自己手中的碗。

    这才阻止了柳茹和如莲的继续劝说。

    饭后,柳茹与沈未白还要商谈正事,如莲收拾好碗筷便离开了。

    房门合上之后,柳茹突然问道:“当年,你只把如莲留在身边,如今如碧在安亭伯府中过得如何?”

    沈未白倒也没有避开不谈,反而大大方方的道:“还不错。虽然,我没有带走她,但却给了她可选择的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万古神帝〕〔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全职艺术家〕〔术师手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偏偏宠爱你〕〔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