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重生科技学霸〕〔李川〕〔极品狂少〕〔玩家走狗满天下〕〔天命师〕〔我可是要成为火影〕〔我在平行世界玩主〕〔从一人开始开发诸〕〔人在除魔司,武功〕〔NBA:不玩了,你欺〕〔大明疯皇〕〔木叶村的五代目被〕〔我的姐姐是恶役千〕〔只会平A的我弱爆了〕〔我的重返2002〕〔红楼:庶子崛起〕〔我能看到恶意值〕〔三国:我帮刘备种〕〔开局须菩提,逆乱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一百一十章 我要去北齐 (1更)
    ..,最快更新!

    蜀南位于大卫西南方,是去蓟国、西夜国的必经之地。

    乌木马车,在离开瑶城的第九日,驶入了蜀南城门。

    在离城门不远的茶寮里,坐着两个身材伟岸、颀长的青年。

    看到乌木马车后,两人急忙起身,走出茶寮。

    “主公!”

    房孟章和危霖站在马车旁,抱拳行礼。

    他们声音不大,也并未引起来往行人注意。

    “嗯,回去再说。”马车里,传来少女空灵清越之声。

    驾车的星鸾立即把手中马鞭丢给危霖,自己起身钻入了马车里。

    房孟章和危霖同时坐上马车,后者鞭子一扬,驾着马车离开原地。

    车厢里,深色的窗帘,被轻轻掀起一角,沈未白透过那一角,观察着蜀南城的风土人情。

    因为这里是链接蓟国和西夜的商贸重地,街上随处可见一些蓟国和西夜的行商。

    他们身上的服侍,以及容貌明显与卫人不同。

    蓟国人,肤白貌美。

    西夜人粗犷,皮肤黝黑。

    街道上,车水马龙,商贸氛围,甚至要好于瑶城。

    ……

    乌木马车,在蜀南城的街道上走了大约一盏茶时间,来到了挂着云来驿招牌的客栈门前停下。

    如果仔细看,会在云来驿的招牌右上角,发现一个很小的玄黄商号标志。

    这个标志,证明了云来驿也是属于玄黄商号旗下的客栈。

    那小小的标志,也有着特殊的防伪功能。

    不是内部人员,根本不会知晓其中关节。

    马车停稳后,星鸾和丹井先后下来,还未来得及和危霖、房孟章打招呼,就忙转身去迎接下车的少女。

    少女的穿着打扮有些不守规矩,身上的衣裳在普通人看来,很是不男不女。

    但那一身雪白银丝的衣裳穿在她身上,倒是显得出尘不凡,飘逸灵动。

    刚一下车,就吸引了来往行人打量的目光。

    尤其是,在她腰间,还挂着一个精致的酒壶,将她的小腰承托得越发纤细。

    再顺着雪白往上看,入眼的就是一张令人惊艳,极其精致的小脸。

    虽然年纪不大,但却不难从她还未张开的五官想象出,将来,她会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走。”沈未白抬眸扫了一眼‘云来驿’的牌匾,对恭敬站在左右的四人道。

    房孟章立即在前领路,其他三人则忙着拿行李。

    沈未白的东西,只要有他们二十八星宿在,都不会假手于人,必定是亲力亲为。

    少女并未在云来驿门口停留多久,但令人惊艳的一瞥,却让不少人都难以忘怀。

    “主公,蜀南的云来驿才刚落成不久,客源还不太多。”

    一进门,房孟章就立即向沈未白解释了客栈里清冷的原因。

    沈未白点了点头,并未因此多说什么。

    她相信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属下,不至于连一家客栈都经营不好。

    “院子已经洒扫好了,主公请。”房孟章把沈未白领入后院厢房。

    ……

    房孟章给沈未白准备的小院,一切都是按照她的喜好来。

    星鸾和丹井也动作麻利的开始布置,收拾行李。

    沈未白看着两人忙碌的背影,无奈摇头。

    其实,出门在外,她也没那么矫情。

    但她的这些属下们,总是觉得她身娇肉贵,所用所食都是需要最好的。

    造成这个误会的,与她腰间挂着的酒壶也有些许关系。

    因为玄功异变,她需要靠特制的烈酒时不时的为身体驱寒,所以让他们都觉得她体质弱。

    其实,让她一拳打死一头老虎,也不是什么问题。

    “说说。”沈未白左手轻抚着腰间的酒壶,抬眸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等待汇报的两人。

    房孟章手里抱着厚厚的一叠账本,危霖手中则拿着一卷羊皮地图。

    沈未白入座后,房孟章将账本递上,口中开始汇报这段时间,他在蜀南的经营,以及玄黄商号的发展。

    其实,沈未白才是一切的布局者,他们只是执行者。

    但其中的进度,还有一些执行上的变通,却是由他们来决定的。

    “……蜀南的云来驿,是卫国的第五家,还在试营业期间。但忘川茶坊,醉云轩已经在蜀南城站稳脚跟。下一步,我们要着手准备仙人坊的蜀南分号。”

    房孟章汇报的时候,沈未白就在翻阅账本。

    等他说完,她手中的账本也都看得差不多了。

    啪!

    沈未白将手中看完的账本合上,放于桌。

    同时,她抬眸看向危霖。

    “主公,这是我们初步拟定的商线地图,您看。”危霖意会,将手中的地图展开。

    地图上绘制的,是以蜀南为出发点,分别开拓往蓟国,远至火罗诸国的商线。

    继续朝西而行,进入西夜的商线。

    以及,蜀南向北,顺着阴岐山脉进入北齐,再穿过北齐辽阔大地,出北灵关入北漠归胡的商线。

    三条商线,分别打通了三个方位的商道。

    一旦商道建立成功,那么蜀南就将成为玄黄商号最为重要的商贸据点。

    同时,三条商道的打通,也意味着危霖统领的无极阁,搭建好了情报体系框架。

    这是沈未白商业帝国布局中,极其重要,关键的一步棋,所以,她才会亲自赶过来坐镇。

    “咱们定下的三条商道,每一条至少都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打通。若是途中遇到意外,又或是其他原因,可能还会耽搁更多时间。可是,要从蜀南出关,需要蜀南郡守开出的通关文牒。”

    “大卫律法上严明通关文牒每一次签发,只能签发一地,期限为一年,如若途中遇到特殊情况,可在归来后,禀明官府,延长不得超过半年时间。”

    “如果我们一次一次的去,那三条商道走下来,最起码得要四五年的时间,这实在是远远超出了我们的计划。”

    沈未白默默听着。

    如今的她,还强不到可以公然对抗卫国律法。

    所以,通关文牒上的期限,她无法更改。

    从小就熟读了卫律的她,也不会不知道,如果逾期未归,那等待着商队的会是什么。

    那会是她的整个商队、马帮都会成为阶下囚。

    以奸细罪被官府收押,黥面,发配边疆做苦力。

    但是,若一条一条的跑下来,就如危霖所说,这个时间他们耗不起。

    出现这样的情况,并非是之前的考虑不足,而是因为,大卫南方的水灾,导致了流民增多,南方秩序混乱,原定要来与他们会合,共探商路的金龙暂时脱不了身。

    属于无极阁管辖的四海镖局,意外被官府征用,协助官府主持秩序。

    金龙身为镖局的总镖头,肯定无法离开江临。

    所以,紧靠危霖和房孟章两人,无法带领三支队伍去开拓商路,只能上报沈未白。

    尤其是——

    在沈未白来之前,他们都还在为了通关文牒的事,与郡守胶着了很久,直到在几日前,才终于拿到了盖上大印的文牒。

    前期的困难不用再说,如今就只剩下,要如何安排好时间,把三条商道打通。

    “都准备得怎么样?”听完危霖的话后,沈未白问了一句。

    危霖颔首,“商队都已经准备妥当。”

    商队……

    沈未白的商队里,可不仅仅有玄黄商号的人,更多的是危霖统御下,新成立的马帮。

    这个马帮,要牢牢掌握这三条商道,不仅是给玄黄商号提供安全的运输途径,将来也可以替其他商号押送货物,赚取佣金。

    最重要的是,马帮是无极阁情报网的重要一环。

    “那就休息两日出发。”沈未白直接拍板。

    这个决定,让房孟章和危霖都有些惊讶。

    他们猜到了少女主公会接替金龙,带领商队探索商道,却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干脆利索的决定了。

    “孟章按照原计划,出走西夜。从西夜返回之后,不必等我们,按照计划去做你该做的事。”沈未白对房孟章道。

    房孟章抱拳领命。

    接着,她又看向危霖。“阿霖,你的路线与我调整一下,你去蓟国、火罗。我去北齐、归胡。”

    “什么?”

    房孟章和危霖同时惊道。

    在他们看来,三条商道中最危险的就是北齐、归胡这条线。

    因为,这条商道,不仅要穿过悍勇的北齐,还要进入野蛮、凶残的归胡腹地。

    北齐和归胡人,时不时要打上一仗,说不得去来路上,都会被卷入战争。

    如此危险的路,他们怎么能让主子去走?

    “主公,还是让我去北齐、归胡吧。”危霖道。

    沈未白却抬手阻止了他的劝说。“我意已决,你们不必再劝。”

    “可是……”房孟章还欲说什么,却被沈未白一个眼神扫过来止住。

    “你们先下去。”沈未白把两个不死心的人赶走。

    无奈,房孟章和危霖只好先退了出来。

    两人走出来后,正好遇见了收拾完毕的丹井和星鸾。

    “两位星主,这是挨训了?脸色怎地如此差?”星鸾看了他们一眼,上前打趣。

    房孟章和危霖面面相窥,都看到了对方难看的脸色。

    一想到沈未白的决定,两人就心急如焚。

    当下,就把这事说了出来,希望丹井和星鸾再劝劝主子。

    “你们是想害死我们啊!明知道主公做下的决定,无人能更改的。”丹井对两人摇头。

    危霖紧皱眉头,“北齐和归胡还是太危险了,主公去我不放心。”

    “不是还有我们吗?”星鸾指了指自己和丹井。

    危霖却没有半点放心。

    房孟章也道:“主公怎么突然就和阿霖换了路线呢?”

    “应该不是突然。”丹井沉吟。

    房孟章和危霖都看向她后,她才接着道:“我们此次出来,除了你们这件事外,还有一件事,就是去与柳先生他们会合。主公看中的那块风水宝地,就在阴岐山脉,北齐与蓟国的交界线,往北齐走,正好顺路了。”

    “既然是三国交界之处,那主公看完地之后,去蓟国也行啊!”危霖没有被说服。

    “还有一件事……”丹井眸光微动了一下。

    “主公曾让月狐放出消息,医仙子会前往北齐行医。”

    房孟章和危霖一怔。

    这似乎是在说明,沈未白决定前往北齐,还有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要做?

    “既如此,那我再把三支商队的人调配一下,换一些机灵的人,跟随你们北上。”危霖叹了口气道。

    “你们也不必焦虑,主子的功夫可比你们更好。”星鸾笑了起来。

    房孟章摇了摇头。“不成。万一主公身子不舒服呢?丹井你还是写信送给鬼老,请他护送主公。”

    他这话,提醒了危霖。“那我再飞书给天狱,让他派人过来保护。”

    “你们当我是瓷娃娃?”

    就在几人商量着如何保护沈未白的时候,她的声音却冷冷的从后方响起。

    四人立即噤声,纷纷面对她低下头。

    “危霖,你和娄天狱关系这般好了?都能调动他。”沈未白笑吟吟的样子,却让几人心惊胆战。

    危霖窘迫的道:“主子,我错了。”

    沈未白收回眸光,淡淡的道:“不要擅作主张,这话,我只说一次。”

    “是,主公!”

    四人同声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术师手册〕〔万古神帝〕〔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大魏读书人〕〔镇妖博物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