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到2002当医生〕〔风水神婿〕〔成为巨星从好声音〕〔我的背后有个灵胎〕〔仙门钓鱼人〕〔我家忍猫嫌我弱,〕〔美漫世界中的最强〕〔为了姐姐,我成为〕〔万相遮天〕〔龙骑猎手〕〔农门药香:猎户有〕〔都市奇门小神医〕〔青莲之巅〕〔网游降临开局特殊〕〔我抽到了一颗星球〕〔农门贵女:山里汉〕〔在奥特世界当法王〕〔荒野求生:影帝坐〕〔带着骑砍称霸权游〕〔穿成农门娇美小福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一百零九章 我好像感受到阿姐了 (2更)
    ..,最快更新!

    入夜,冰瑜出现在杜府之中,向沈未白汇报今日仙人坊中所发生的‘奇特’之事。

    “尹千暇去找了你?”沈未白眉梢轻挑,语气有些玩味。

    冰瑜颔首,“是的。这安亭伯府的二小姐,实在是有些……”

    话未说完,冰瑜就摇头轻笑起来。

    “有些什么?”沈未白手中笔墨不停,一心二用。

    冰瑜蹙了蹙眉,似乎正苦恼如何形容。

    最终,纠结的说了个词,“痴心妄想?”

    沈未白手上的动作,终于停下。

    她抬眸,看向冰瑜,将手中的笔放下,身体向后轻靠在椅背上,做出了一个‘洗耳恭听’的姿态。

    冰瑜当下便把尹千暇几次三番想要见自己,还有她的目的,甚至说过的话都一一复述出来。

    沈未白越听嘴角的弧度就越明显。

    等到冰瑜说完时,她连眼角都泛起了笑意。

    “主公,您说这人是不是失了心智?”冰瑜忍不住道。

    沈未白笑出了声,纠正她的话,“她不是失了心智,而是太过有优越感,喜欢以己度人。”

    “优越感?”冰瑜一时没明白。

    沈未白冲她笑了笑。

    冰瑜立即反应过来。“您是说那则关于安亭伯府真命凤凰的预言?”

    沈未白笑而不语。

    冰瑜却奚落了句,“若尹家的真命凤凰真的是这位尹二小姐,那老天的眼也太瞎了吧。”

    沈未白赞同极了。

    但随即,冰瑜又有些担心的问:“主公,若老天真的瞎了眼,那个尹二小姐真是什么真命凤凰……那今日之事,会不会引来她日后的报复?”

    “放心吧,老天的眼睛还没瞎。”沈未白漫不经心的道。

    冰瑜怔了怔。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主子说这句话时的那种自信,与那尹家二小姐认定自己是真命凤凰的自信很相似,一样的笃定!

    “主公,若她再来纠缠属下该如何处理?”冰瑜收敛心神问。

    沈未白道:“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她还是太天真了,真以为仙人坊能在瑶城做那么大,是没点手段和背景的吗?”

    冰瑜笑了起来。

    是啊,仙人坊这么大的红利,在瑶城这到处是贵人的地方,能开得风生水起,又岂会没有自己的人脉?

    就凭一个安亭伯府的小姐,在仙人坊中还掀不起什么风浪。

    “对了,主公。今日,除了这尹二小姐之外,还来了一个神秘的客人,想要打听仙人坊幕后东家的信息。”冰瑜提及这件事时,神色认真了许多。

    “嗯?”神秘人?

    沈未白顿时来了兴致。

    “让属下疑惑的是,这位客人目的与那尹二小姐不同。他并非是想要仙人坊,或是谈及合作。他更感兴趣的是仙人坊的来历,我能感觉到,他似乎在确认仙人坊背后主人的身份。”冰瑜说完,皱了皱眉。

    沈未白缓缓眯起双眼,“派人去查过他的底细吗?”

    冰瑜道:“他来时,刻意掩盖了身份,看不清面容。走的时候,我倒是派人悄悄跟了上去,但回来的人说对方很警觉,刚走一条街,就被跟丢了。”

    “跟丢了?”沈未白有些意外。

    冰瑜手下的人,有什么样的跟踪手段,她是很清楚的。

    一般人,别说是甩掉他们,就连发现他们都很难。

    “那人还说了什么?”沈未白手指敲了敲椅子扶手。

    冰瑜道:“倒也没有说什么特别的。只是,在我告诉他仙人坊的东家是男的之后,他似乎有些失望。”

    沈未白眉梢轻挑。

    这么奇怪?

    仙人坊是玄黄商号旗下的商栈,若是有人追问起东家,冰瑜自然只会说出房孟章,不会牵扯到沈未白身上。

    “主公。”突然,门外传来丹井的声音。

    沈未白抬眸,双唇间轻吐出一个,‘进’字。

    书房门被推开,门外不仅有丹井,还有一个黑衣女子。

    “主公,鬼车有要事求见。”丹井说完,便侧身给身后的黑衣女子,让出了一条道。

    “主公。”一身黑衣的鬼车走到沈未白面前单膝跪地。

    沈未白背脊离开了椅子,看着她道:“起来。”

    鬼车颔首,遵从命令的起身。

    不用沈未白询问,她就开始了今夜过来的要事。

    等她讲述完后,冰瑜诧异出口,“那个人也去观美人了?”

    鬼车不明所以的皱了皱眉。

    冰瑜当即又快速的把事情说了遍。

    鬼车听完之后,眉头皱得更紧,她转眸看向沈未白问:“主公,可要属下去查一下那人的底细?”

    “不用了。”沈未白拒绝了鬼车的提议。

    这却让在场的三女都疑惑起来。

    对方目的诡秘,主子却不追查到底?这……有些不像是主子以往的作风啊!

    三女面面相窥。

    但是,她们从沈未白脸上,又看不出喜怒,无法分辨这句话是主子在嫌弃她们两次派人跟随,都跟丢了,还是真的不必再查下去?

    思考没有结果。

    鬼车倏地一下,跪在地上请罪。“属下无用,还请主公责罚。”

    她一跪,冰瑜和丹井也跟着一起跪地了。

    沈未白诧异的看向她们,“你们这是做什么?都起来。”

    可是三女这次,却没有依言起身。

    沈未白皱了皱眉,眼底流露出不悦。“听不懂我的话么?”

    骤然严厉的声音,让三女神情齐齐一变,立即起身。

    “我说了不用查,就不用查。”沈未白重复了自己的决定。

    “是!”

    三女心中依然疑惑,却也只能听命行事。

    “行了,此事我已知晓,你们各自回去。若是那人再去,你们自行应付就是了。”沈未白对三女道。

    三女听她语气,知晓她不打算继续讨论这件事,纷纷应诺后,就退出了书房。

    等她们离开之后,沈未白才将眸光投向桌面上火焰跳动的烛台,嘴角微微勾起,“奶团子是你吗?”

    ……

    四方馆内,如今只住着北齐使团。

    主使的房间中,烛光渐渐亮起。

    “殿下,今日您也累了,早些休息吧。”跟随了风青暝一整天的男子,替他将身上的斗篷脱下。

    风青暝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在烛光中渐渐明晰。

    他的眉宇间,有着淡淡疲倦。

    但更多的还是失望。

    “嗯,你退下。”风青暝语气极淡。

    男子躬身退出房间。

    只剩一人后,风青暝才卸下所有,紧绷硬朗的五官瞬间没了锐气,整个人就像是彷徨无助的小兽。

    “阿姐,你在哪?阿炎找不到你了……”

    声音中的失望、忐忑、无措,都融入了夜色之中。

    ……

    三日后,天色刚亮,城门刚开,一辆马车,就从南城门而出,驶离了瑶城。

    马车外观看上去朴实低调。

    但若是有眼力的人凑近看看,就能知晓,整个马车都是用上好的乌木制成。

    这种乌木,质地坚硬堪比甲胄。

    用其来打造马车,可以防御箭弩攻击,暗器扫射。

    对沈未白来说,就是穿越版的防弹汽车。

    马车里,更是蜀锦云棉铺着,人坐在上面,无论路上如何颠簸,都如同坐在云端般。

    这四年来,沈未白极少起大早。

    今日,为了早些出城,她干脆一夜未睡,处理了一整晚的事务。

    此时,到了马车上,这微微摇晃的马车,倒是成了催眠的好东西。

    丹井在车内伺候,星鸾则坐在外面驾车。

    三个年轻的女子,就这么轻车简从的踏上了去蜀南的路。

    蜀南,位于瑶城西南方,相距大约千里。

    按照马车的速度,她们大概需要走上十日左右,便能到达蜀南。

    ……

    官道上,此时只有她们一辆马车,丹井探出头来,告诉星鸾说主子睡了,星鸾立即让马走得慢一些,更平稳一下。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几匹骏马的马蹄声,从后方传来。

    星鸾不想惹事,便驾着马车朝旁走了些,让出中间的路来。

    她刚让好,那几匹飞驰而来的骏马,就从官道上如一阵风般掠过,马蹄扬起的尘沙,很是迷人眼,让星鸾不得不抬手,以袖挡住眼前的尘沙。

    这动静不小,惊醒了浅睡中的沈未白。

    她睁眼时,骑马的人,已经走远,蹄声也渐渐消失。

    “刚才有骑马之人路过。”丹井赶紧解释了句。

    沈未白颔了颔首,并未多问。

    “我们到哪了?”她只关心这个。

    丹井立即道:“刚出瑶城十里。”

    “才走了十里?”沈未白皱眉。

    丹井忙道:“主公刚从睡着了,星鸾怕路上颠着您,所以特意放慢了速度。”

    属下是为了自己着想,沈未白也不能怪她们。

    “抄近路走,争取在日落前,到达云来驿。”沈未白做出决定。

    “是,主公。”丹井忙把沈未白的决定,转告给外面驾车的星鸾。

    星鸾领命后,立即驾着马车调整方向,驶离官道。

    ……

    “吁——!”

    紧急勒马的声音之后,马儿也随着嘶鸣,高抬前蹄,立起身子,若非马背上的人骑术绝佳,早就被马儿摔下地来。

    这走在最前面的马,突然急刹。

    后面跟着的人不明所以,只能跟着勒停了马,一时间官道上一片混乱,马匹原地乱转,搞得尘土飞扬。

    “殿下,可是出了什么事?”一身便装的北齐副使,骑马走到风青暝跟前询问。

    刚才,若不是他们殿下突然勒停了马,他们也不会跟着停下。

    可是,他的询问并未换来马上少年的回答。

    只见坐在马鞍上的少年,眸光晃动。

    突然,他激动的掉转马头,鞭子狠狠落在马臀上,带起一串细小的血珠。“驾!”

    马儿发出痛苦嘶鸣,带着风青暝如风一般掠出。

    “殿下!”

    跟随几人大吃一惊。

    他们不明所以,只能飞快的互看一眼,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

    风青暝身下的马,一路狂奔。

    终于,赶回了之前与那辆马车错过之地。

    可是,官道上却再无马车的踪迹。

    ‘车呢?人呢?’风青暝茶色的眸底,流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骑着马在原地打转,四处寻找。

    ‘为什么不见了?’风青暝眼中的希望,再度破碎。

    “殿下!殿下!”

    身后追来的人,已经到了近处。

    风青暝不愿放弃任何希望。他急切追问,“你们来时,可有看到一辆通体乌黑的马车?”

    北齐的人,面面相窥,都摇了摇头。

    “怎么会?”风青暝脸色一白。

    心中好像被挖走了一块。

    “殿下,可是有什么事?”副使上前询问。

    风青暝抿唇不语,青涩而俊美的脸上,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孤寂。

    他刚才、刚才……好像感受到阿姐了!

    那种气息,让他莫名熟悉,可是直到错过之后,他才想起来那是属于阿姐身上的味道,是独属于她的气息!

    ‘阿姐还活着!’这个更加坚定的念头,让风青暝的双眼亮了一些。

    可是,刚才的错过,却让他无法验证自己的这个猜测。

    这种感觉,让他懊恼,悔恨。

    “殿下,若无事,咱们还是快些启程赶往百草谷,完成陛下的口谕,为丽妃寻药。”北齐副使提醒道。

    风青暝眸子终于动了动。

    他不甘的又四处寻找了一遍,依然没有奇迹发生。

    ‘阿姐,我一定会找到你!无论你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风青暝在心中默默发誓。

    “出发,去百草谷。”风青暝恢复如常,调转马头,率人继续赶路。

    北齐的寻药小队,在大卫官道上继续朝百草谷出发!

    ……

    瑶城,安亭伯府,霁风院内。

    尹千雪看着在房中忙碌的少女,突然叫住了她。“如碧。”

    “三小姐有何吩咐?”如碧放下手中的铜盆,跪在尹千雪面前。

    尹千雪慢慢走向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如碧,大姐姐已经走了四年。当初,我从祖母那里要了你和俞嬷嬷到我身边,四年已过,俞嬷嬷已经是我院中管事,你却依然不肯做我身边的一等婢女吗?”

    四年时间,如碧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是个十五岁的少女。

    性情,也比在沈未白跟前收敛多了。

    “多谢三小姐抬爱,只是奴婢笨手笨脚的,怕伺候不了三小姐,还是做个端茶倒水的二等丫鬟吧。”如碧低着头道。

    尹千雪凝着她。“你还在想着大姐姐?”

    如碧没有回话,以沉默以对。

    主仆二人对峙了片刻。

    最终,尹千雪开口打破沉默,“也罢,你也是个忠心的人。若大姐姐知晓,她一定感到欣慰。下去吧。”

    “谢谢三小姐。”如碧行礼之后起身,端着铜盆离开了尹千雪的房间。

    她一出来,就看到了站在廊下的俞嬷嬷。

    一老一少两人目光对上后,俞嬷嬷轻叹一声,暗示如碧到一旁说话。

    来到了僻静地,俞嬷嬷才问,“三小姐同你说了什么?”

    “还是当大丫鬟的事。”如碧没有隐瞒。

    俞嬷嬷见她这样,无奈叹气。“又被你给拒绝了是吧?”

    如碧没吭声。

    俞嬷嬷又叹了口气,“你呀……当年,三小姐看在大小姐的份上,把我们两个带进了霁风院。四年下来,也不曾亏待我们,你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

    “我是大小姐的大丫鬟!”如碧突然开口。

    她看向俞嬷嬷,眼眶微红,眼神透着倔强。

    “你……”俞嬷嬷被她这一眼镇住,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碧抬手擦了一把眼睛,“俞嬷嬷,我知道您想说什么。但是,我觉得我现在也挺好的,二等丫鬟的身份,让我过得更自在。”

    “你这个傻孩子!一等丫鬟和二等丫鬟可是差了不少俸禄。日后,三小姐出嫁,会带一等丫鬟,却不一定会带走所有的二等丫鬟。”俞嬷嬷有些恨铁不成钢。

    如碧却摇了摇头,含泪露出一个笑容,“我不会缺钱用。以前小姐给了我好多打赏呢,我都小心收着,够我吃喝一辈子了。”

    提及这个,俞嬷嬷也忍不住感叹。“是啊,大小姐多好的人,怎么就……”她虽然在‘尹千梧’身边不久,但也同样在伺候的期间,得了不少打赏。

    若不是她在安亭伯府呆习惯了,都可以拿着这些钱,给自己赎身,去老家买几亩地,修几间房,安养晚年。

    两人小声的说着话,却没料到,有人将两人的对话都听了去。

    尹千雪站在暗处,目送两人离开,心中回味着两人的谈话。

    ‘大姐姐,这些到底是巧合?还是你有意的安排?’

    ‘四年了,我还是猜不透,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是生是死?’

    ‘又为什么,一切都与梦中发生的不一样了?’

    ‘大姐姐,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都好,我都不希望与你为敌。若你真变成了梦中那样……’

    ‘大姐姐,千雪真是不想与你反目成仇。’

    ‘还有,云廷,这一世我也不会放手!你也好,尹千暇也好,谁都抢不走他。’

    尹千雪的眸光逐渐坚定,转身离开了藏身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凡人修仙传之飞羽〕〔择日飞升〕〔长夜余火〕〔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启预报〕〔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万族之劫之幕后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