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宠妻入骨陆晚〕〔大秦之罗网之言〕〔星际之最强指挥官〕〔桃源仙村〕〔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澳洲风云1876〕〔重回70年从放牧开〕〔无限幻界之每次一〕〔同桌竟是我的病娇〕〔唯一练气士〕〔恐怖复苏开局壁咚〕〔柯学捡尸人〕〔末世强者培养系统〕〔知否从袁家庶子开〕〔重开做房东〕〔盖世人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亿亿神豪从被劈腿〕〔灵气复苏:开局强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一百零四章 她不是医仙子 (1更)
    ..,最快更新!

    “医仙子?”风青暝转眸看向卓云奚。

    卓云奚颔首。

    北齐副使主动问:“卓世子,这医仙子的医术可真了得?”

    卓云奚道:“她的医术到底怎么样,我不能准确说明。但我父前段时间,旧疾复发,我母亲请了宫中御医,也看遍了瑶城名医,都无法缓解我父之痛。倒是前几日,去见了那医仙子后,我父的病情得到了极大缓解。”

    北齐副使一听,惊喜的看向沉默的少年主子。

    风青暝抿唇沉思。

    这时,姬云廷也道:“本王也听说过这医仙子之名,据说她的医术极为高超。不过,此女的规矩甚多,颇有性情,民间甚至有一句关于她的流传。宁惹阎罗王,莫招医仙子。”

    “这是真的,凡是要请她看病的人,无论出身贵贱,一律要按照她的规矩来。我母亲也是花了不少功夫,才拿到了求医的资格。”卓云奚点头。

    “什么规矩?”风青暝皱眉问。

    卓云奚将自己知道的说出来。“需要有预约号,若想要尽快就医,只能去黑市上高价买入。且,拿到了预约号,也只是一个入门资格,看病的话,权贵人家,还需要准备好丰厚的钱财,以应付诊金。到了医庐,一切都必须遵循医仙子的吩咐,若有不遵之人,立即取消就医资格。”

    “只要她有本事,钱不成问题。”北齐副使说。

    风青暝没说话,显然也默认了副使之言。

    姬云廷与卓云奚对视一眼。

    前者道:“既如此,云奚可知从黑市何处能买到看诊资格?”

    卓云奚斟酌了一下,对三人道:“黑市上的看诊资格,并不是随时有。正好今日我母亲也要赔父亲去医庐治疗,我们现在过去应该还能赶得上。到了医庐,先看看医仙子能否通融一下,若是不行,也可以直接从医庐拿号。”

    “如此,也算妥当。”姬云廷颔首,又看向风青暝,“齐王殿下觉得如何?”

    风青暝道:“那便走一趟吧。”

    ……

    总算是找到了件风青暝感兴趣的事,他们不用在四方馆耗着了。

    卓云奚快速的安排去有间医庐的事宜。

    都是身份尊贵的人,不能大张旗鼓的去医庐,但也要暗中做好防护的安排。

    不仅事卓云奚,北齐副使也在自行准备。

    往外走时,卓云奚偷偷在姬云廷耳边说了句,“我记得,这齐王小的时候,虽然寡言,但还是挺可爱的。怎么才几年时间,就变得冷冰冰的了?”

    姬云廷却警告的瞪了他一眼,催促他赶紧去安排。

    卓云奚也就是突然的有感而发,并未想要探个究竟,离开之后,便将这个问题抛之脑后。

    等他走出四方馆,看到自己带来的人时,突然一愣,从人群中揪出了两个人。

    “云染?落玉公主!”

    她们何时穿上了侍卫的衣服,出现在这里的?

    卓云奚记得很清楚,明明他和辰王来的时候,她们并不在其中。

    “嘘!”落玉公主及时阻止卓云奚揭穿她的身份。

    “……”卓云奚顿感头疼。

    他让落玉公主暂且别动,拉着自己的妹妹走到一旁。

    “怎么回事?你不是入宫了吗,怎么会带着落玉公主出现在这里?”

    卓云染眼神有些疲惫,“她实在是太闹腾了,非要来四方馆看那个齐王。”

    “她想你就由着她?”卓云奚埋怨妹妹。

    卓云染有气无力的说:“那不如,你我掉换一下,你去陪公主?”

    卓云奚顿时没了脾气。

    但是,让公主随行这么大的事,他可做不了主。“你赶紧带公主回去。”

    “只要她愿意回去,我自然会带她回去。”卓云染直接把锅推给兄长。

    卓云奚烦死了,抓了抓自己头发。“不是,她一个堂堂公主,就这么跑过来看男人?不,人家齐王都还未进行加冠礼。”

    “公主也还没及笄。”卓云染驳回去。

    卓云奚瞪大眼,“是啊!她还未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就开始思春了?”

    卓云染抿了抿唇,“两国联姻如此大事,现在定下婚约,再各自准备数年,他们成年之际,不正好是娶嫁之时么。”

    “什么联姻?人家北齐的人都没提出来,怎么我们卫国的公主却迫不及待的想嫁过去?”卓云奚低声呵斥。

    卓云染丝毫不怕他,“这话又不是我说的,是公主说的。”

    “……”卓云奚顿时无言以对。

    他拿自己的妹妹没办法,又不能强押着公主回去。

    “你看好公主,别让她乱跑。这里是四方馆,可不是她的宫殿。万一被北齐的人当做是刺客,那可就把事情闹大了。我这就去叫辰王!”卓云奚把话撂下,就急匆匆的往里跑,想把这烫手山芋丢给里面辰王。

    ……

    “云奚可是能动身了?”姬云廷见卓云奚回来,误以为一切已经妥当。

    卓云奚脸色极差的走到他身边,把落玉公主偷跑出宫的事,告诉了他。

    姬云廷一听,脸色就变了。

    他站起来,正想跟着卓云奚出去把落玉送回宫,风青暝和北齐副使却已经换好便服,走了出来。

    “辰王,可以出发了吗?”

    北齐副使直接问出的话,让急于处理落玉的两人失了先机。

    “我们可都准备好了。”北齐副使又道。

    眼看着,风青暝就要走出四方馆。

    此刻若硬要把落玉绑回去,到时候她一嚷嚷,更是弄得人尽皆知。

    “可以出发了。”姬云廷微微一笑。

    众人往外走时,他立即对卓云奚吩咐,“让云染看好她,告诉落玉,若她敢暴露身份,我便把她绑到母后跟前受罚。”

    卓云奚立即悄无声息的离开。

    ……

    今日,并非是有间医庐的看诊日。

    若非卓轶的病,需要定时的针灸,恐怕医庐的大门都是关闭的。

    安静的治疗室中,卓轶躺在洁白的床上沉睡。

    房间布置得极致的简单,几乎是模拟了沈未白前世治疗室里的情景。

    香炉里,有安神催眠的熏香,正在袅袅升起。

    月狐侍候在沈未白身边,看着少女拿起细如牛毛的针,精准的扎入卓轶身上的穴位。

    治疗室外,有柱廊连接。

    柱廊的另一头,则是一间等待的静室,容景长公主,正坐在静室中耐心等待。

    桌上的茶很香,可是现在她却没有心情享用。

    “夫人。”突然,药童出现在静室门口。

    容景身边的女官走过去,拉开了静室的门。

    “医庐外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位公子,自称是夫人的儿子。”穿着素衣,身上散发着药香的小药童神态平和。

    “云奚?”容景意外的起身。

    女官道:“夫人,奴婢随这位童子出去看看吧?”

    容景颔首。

    女官随着童子离去。

    不一会,女官就折返回来禀报:“殿下,确实是世子。”

    “随行之人,还有辰王,以及北齐的齐王、副使。”

    “据世子说,他们此次前来,是为了给齐王的母妃问医求药。”

    “为齐王母妃问医求药?”容景眉头紧皱起来。

    女官见她如此,小心翼翼的问,“殿下,可是有何不妥?”

    容景若有所思的道:“自然不妥。那齐王是北齐皇子,他的母妃不仅是北齐皇帝最宠爱的妃子,也是蓟国的公主。到底是生了什么病,需要跑到我们卫国来求医问药?即便是如此,从咱们卫国请去的名医,若无法医治,或是因为医治而发生什么意外,那么北齐是否会以此为借口,寻我大卫的麻烦?”

    女官听得心惊。

    她知晓此事时,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层关系。

    “那殿下,现在如何是好?”

    容景眸光微闪,“云奚呢?”

    女官忙道:“奴本想请辰王、世子等进来。可是守门的童子说,没有医仙子的允许,生人不可入内。他们来通报一声,告知我们知晓外面情况,已经算是通融了。”

    “对,不可惹怒医仙子。”容景并未因此生气。

    前两次的针灸,已经让她明显的感觉到丈夫的身体好转,这个时候自然不能激怒治病的人,让丈夫再忍受病痛。

    “他们进不来,便我出去。”容景想了想道。

    女官正打算跟随容景一起离开静室,却被她叫住。

    “你留下,若是驸马有何需要,又或是医仙子有何吩咐,你立即来通知我。”

    “是。”

    女官福了福身,独自留在静室之中。

    ……

    医庐外,望着避世而居的医庐,风青暝的神情难辨喜怒。

    姬云廷和卓云奚一直陪在他左右,彼此暗中交流着。

    在医庐外吃了个闭门羹,也是他们意料之外的事。

    突然,一阵吵嚷声出现。

    风青暝无动于衷。

    姬云廷和卓云奚却循声望去。

    只见,一个侍卫打扮的瘦小‘男子’,居然与看门的童子发生了争执。

    ‘不好!’

    认出那侍卫是谁的两人,顿时心里咯噔一声。

    来不及多想,两人齐齐过去,阻止争吵。

    北齐副使这时走到风青暝身边,警惕的看向争执的方向,“殿下?”

    “卫人之事,不必理会。”风青暝语气淡淡。

    得了这句话,北齐副使自然的退在一边,漠视了旁边发生的一切。

    “赶紧叫你们那个什么医仙子出来?敢如此怠慢我们,知道这里都是什么人吗?信不信我让人拆了你们这破地方?唔……”

    嚣张跋扈的‘侍卫’突然没了声。

    看门的童子只是看了一眼,就默默的退回原位。

    之前被支开的卓云染及时出现,把人给拉回来。

    姬云廷和卓云奚也及时赶到,向药童致歉。

    “童子莫怪,我家这护卫不懂规矩。”

    “是啊,还请童子大量,不要计较。这等事,也莫要惹得医仙子不开心。”

    “唔唔……”

    被点了哑穴落玉公主,凶狠狠的瞪大双眼,怒视卓云染。

    卓云染视而不见,只是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公主若是暴露身份,让齐王知晓我大卫公主不仅装扮成侍卫,还当众与一个童子争执,岂不是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提及风青暝,落玉瞬间安静了。

    她似乎被卓云染的话吓到,还不安的看了看风青暝所在的地方。

    见他并未关注这边,才稍稍放下心来。

    “怎么了?”这时,容景正巧从医庐里走出来,看到几人的样子,心中有了些猜测。

    尤其是,当她认出自己的女儿,还有落玉公主时,眉头微微一蹙,警告的眼神扫过二女。

    “母亲!”

    “姑母!”

    姬云廷和卓云奚立即向她行礼。

    容景一出现,落玉的脸色倏地一白,将头埋得极低,好似生怕被发现。

    卓云染自知自己瞒不过母亲,此刻又不变称呼,便以属下之礼行之。

    容景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转身向药童道:“我的家人不知医庐规矩,若有惹恼童子的地方,还请见谅。我会好好训斥他们,不让他们在此放肆。”

    “夫人是明事理的人,我们便不多说了。现下,医仙子正在为大人治疗,需要安静,还请夫人约束家人,莫要在医庐外吵嚷,以免影响到医仙子。”童子说完后,便不再理会,自顾做自己的事去了。

    “童子慢走。”容景道。

    “殿下,那好像是卫国的长公主。”北齐副使在旁提醒。

    风青暝却好像没听到似得,望着医庐有些失神。

    “殿下?”北齐副使又喊了一声。

    ‘为何这里的布置,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这风格,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让我很熟悉?’风青暝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心中突来的那种感觉,让少年的心狂跳加速。

    就好像,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道谜题。

    只要他解开了谜面,就能得到他最想要的答案!

    “殿下,卫国长公主过来了。”眼看着容景带着辰王、卓世子走过来,北齐副使不得不加重语气提醒。

    风青暝的思绪被打断,抬起茶色而清冷的双眸,就看到了容景。

    四年前,他曾见过这位长公主。

    虽然,只是在万氏寿宴上匆匆一眼,对方恐怕都不曾注意过他。

    四年后,他出使南卫,在宫宴上再见到这位长公主,只觉得雍容华贵。

    今日,凑近了瞧,只觉四年时光,让这位长公主更具风韵了。

    “齐王。”

    “长公主。”

    风姿绰约的美妇,少年俊美的齐王,两个身份同样尊贵的人,站在医庐外相互行礼。

    ……

    医庐治疗室内,外面的吵嚷声虽然没了,但月狐还是不放心的道:“不知发生了何事,主公,不如我去看看。”

    “不要分心,专注于手。注意看我每次下针之处,还有顺序,从下一次针灸开始,便由你来下针。”沈未白却道。

    月狐一听,立即收敛心思,专心的盯着沈未白的动作。

    好像,要把她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细节都刻画到自己脑子里似的。

    当沈未白将最后一根针扎入卓轶的穴位后,她挺直身子,从月狐手中接过擦手的巾帛,在自己纤细如玉的手上擦了擦。

    “一刻钟后,便拔针,通知外面的人把人接回去。”沈未白交代了一句,巾帛随意丢在桌上。

    月狐颔首,继续认真的查看沈未白的落针穴位。

    完成这次对卓轶的治疗,沈未白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的竹林药田,拿起腰间系着的酒壶,喝下一大口。

    烈酒入喉之后,如烈焰般游走于她的经脉,驱散她早已经习惯的寒冷。

    但,这样一口酒,能起到的作用时间,也不过半盏茶的样子。

    半盏茶过后,变异的冰寒又会继续包裹着沈未白。

    “主公,房星主急信。”丹井出现在窗外,将一封标注了‘天’字印记的信件,递给沈未白。

    沈未白眸光一凝,接过信,迅速撕开。

    ……

    “所以说,齐王原本是打算去百草谷的?”一番交谈之后,容景也搞清楚了来龙去脉。

    “是。不过,卓世子向本王推荐了这里的医仙子。”风青暝颔首。

    容景心中责怪儿子多事,面上却带着笑意。“原来如此。那一会,可向药童换取预约牌。”

    “长公主,我们时间有限,可否让这医庐破个例?”北齐副使道。

    “这……”容景有些迟疑。

    从内心来说,她万般不愿意因为别人的事,而影响了医仙子对自己的态度。

    “长公主可否代为引荐?诊金本王可以给双倍。”风青暝也开口了。

    他们的态度都十分明确。

    既不想错过寻访神医的机会,也不愿浪费太多时间。

    “既如此,那本宫一会便问问吧。”容景只好道。

    突然,一道翩然白影从医庐走出来,风青暝下意识的抬眸望去。

    容景察觉到他的视线,转身也看到了那名女子。

    没有多想,容景便迎过去喊了声,“医仙子。”

    这就是医仙子?

    一向神秘的医仙子突然出现,顿时惹来四面八方好奇的打量。

    ‘医仙子?’风青暝望着那以轻纱覆面的年轻女子,在心中低吟着这个称呼。

    然而,月狐却道:“我并非医仙子,我家主人有急事,已经离开。这次的治疗已经结束,夫人可入内带大人回府。”

    ‘她不是?’众人闻言后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术师手册〕〔万古神帝〕〔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大魏读书人〕〔镇妖博物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