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际生存从侵略开〕〔神之复活时代〕〔全民领主:机械纪〕〔低调为王〕〔第一龙王〕〔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复活帝国〕〔鬼眼当铺〕〔苍天万域〕〔要命!暴戾秦爷每〕〔全球武魂:开局觉〕〔豹豹我呀?大概是〕〔网游之我有百倍奖〕〔重生农门小福妻〕〔重生八零:我有空〕〔重生后我靠种田逆〕〔秦君临慕妃萱〕〔都市之绝品仙帝〕〔北派盗墓笔记〕〔葬天神帝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九十一章 好哄的奶团子 (题外)
    ..,最快更新!

    公主府,卓云奚和卓云染兄妹二人,站在母亲容景长公主面前。

    “这么说,那孩子的身体还不太好?”容景放下茶杯,微微蹙眉。

    卓云奚点点头,“是。”

    “病容,是可以画出来的。”容景想了想道。

    卓云染道:“可她的气息都很孱弱,这也能装出来?”

    容景眉头又是一蹙。

    自己的一双儿女,从小就随着丈夫习武,修行内家心法。

    尤其是女儿的天赋,更是高于儿子。

    她说尹千梧的气息孱弱,绝不会说错。

    “难道是真的病了?”容景若有所思的呢喃。

    一个能看出晗月公主身患何症,又能拿出千金方,还或许与百草谷有关系的人,怎么会连自己的弱症都治不好?

    容景总觉得有些不太对。

    可事实就在眼前,还是自己儿女亲眼所见,理应不会有假。

    最重要的是,这孩子装病干什么?

    如今,有那真命凤凰的预言在身,她在安亭伯府定然是不会受委屈的,那孩子的聪慧模样,也不是轻易能被奸人所害的人。

    所以,她有什么理由去假装?

    “母亲可是在怀疑什么?”卓云奚问。

    容景回过神来,对两人微微一笑,“没什么。对了,今日你们观太子和辰王,对她的态度如何?她又对太子、辰王的态度如何?”

    兄妹二人对视了一眼。

    卓云奚道:“太子和辰王对她倒是十分关心,不过几乎都是太子主导,辰王很少开口。”

    “她对太子和辰王,倒也没有什么异常,礼节周到,分寸恰当。”卓云染接着说。“倒是……”

    她的迟疑,让容景追问,“我儿可是发现了什么?”

    卓云染皱了皱眉,才继续道:“那尹家庶出的二小姐,倒是殷勤得很。不过,太子哥哥和辰王哥哥对她并未太在意罢了。”

    “尹家二小姐?我记得是叫……尹千暇是吧。”容景回忆了一下。

    卓云奚一笑,“母亲好记性。”

    容景被他逗笑,“罢了罢了。你们太子哥哥和辰王哥哥,也不是傻的,知道怎么识人。”

    “母亲为何要让我们与那位尹大小姐多多走近?是因为那则预言吗?”卓云染突然问。

    容景轻叹了声。“那则预言……你们父亲曾亲自去找过菩贤先知。可惜,与先知无缘,你们父亲没有寻到他。所以,现在谁也不能说那则预言是真是假。但此事事关皇族兴衰,哪怕是假的,也绝不能让有心人利用。”

    说到这,她又看着自己一双儿女笑道:“不过,就算没有这则预言,我也希望你们和她多走近走近,她是个不错的孩子,能结缘,就不要结仇。”

    兄妹二人心中还有些疑惑,两人对视一眼,还是选择相信母亲的话,一同拱手行礼道:“是,母亲。”

    只不过,他们想要和沈未白结交,后者却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

    安亭伯府,霁风院内。

    府医刚走,段氏就一脸愧色的看向自己女儿。

    “娘亲,我就说了,大姐姐不会害我。”尹千雪不满的嘟起嘴。

    段氏满是歉意的道:“是娘小人之心了,错怪了大小姐。”

    尹千雪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

    她当着段氏的面,小心翼翼的把药瓶握在手里,满是喜悦的道:“府医说了,这些药里都是名贵的药材,大姐姐还给了我那么多,可见是真心当我是妹妹。”

    段氏也点了点头,“我也没想到,大小姐真会送你如此好的药。”

    “娘,我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可是大姐姐不一样。”尹千雪对母亲说。

    段氏无奈的笑了。“好好好,娘知错了。”

    尹千雪想了想,央求母亲道:“娘亲,咱们请府医来的事,肯定瞒不过大姐姐,与其让她从旁处知晓,陡生误会,还不如我们自己去向她说明认错。”

    段氏看向女儿,沉默了一会才点头道:“好。”

    母女二人牵着手,来到雒栖院外。

    可是,却是人去楼空。

    问了正在雒栖院中收拾的下人,他们才知道,不久前,雒栖院的主人已经走了。

    沈未白给出的理由很充分。

    除夕过完,团圆饭也算是吃完了。

    接下来,这府邸之间的相互拜年走动,都闹腾得不行。

    她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养好了些的身子,又萎靡下去,所以还是早些回庄子里去静养的好。

    万氏一听,哪有不允许的道理?

    所以,沈未白片刻不多留的收拾离开。

    护送她回去的依然是尹重华,阿炎也自然是随着她一起走了。

    不过,即使如此,霁风院请了府医过去之事,还是传入了她的耳中。

    “千梧为何要给千雪送药?”路上,尹重华骑马走在马车旁问。

    沈未白坐在马车中回答,“结个善缘罢了。”毕竟,尹千雪可是有着‘女主’光环的人啊!

    善缘?

    尹重华不是很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可妹妹明显没有继续解释的打算,所以他也没有再继续追问。

    顿了顿,他还是说了句,“霁风院请了府医过去,是担心妹妹送的药里,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吗?”

    尹重华说出这句话时,语气有些凌厉。

    沈未白因为他的态度,而嘴角一扬。不在意的道:“我又没做亏心事,自然也不担心他们会验药。换做是我,有人给我送药,我也是要检查一二的。”

    尹重华失笑摇头,“千梧有如此气度,倒是为兄不如了。”

    “兄长也只是在为我不平而已。”沈未白笑道。

    兄妹二人,你一句我一句,聊得越来越自然。

    马车中的奶团子气鼓鼓的鼓着腮帮,眼神幽怨的盯着沈未白。

    当沈未白敏锐的感觉到这个视线时,才发现了身旁委屈着的奶团子。

    “怎么了?”沈未白伸手去捏了捏他肉呼呼的脸颊。

    “阿姐忘了我。”奶团子不满控诉。

    沈未白一愣,旋即笑出声。“你小小年纪,竟然学会吃醋了?”

    吃醋?

    阿炎怔住,茶色的眼珠里满是茫然。

    显然,他并不明白吃醋是何意。

    “好,算我的不是。喏,补偿你的。”沈未白笑着,朝小孩嘴里塞了块点心。

    阿炎嘴里含着微甜的糕点,看着沈未白的笑容,两眼一弯也跟着笑了。

    ------题外话------

    迎来端午小长假,预示着一年又过去一半了。

    大家记得吃粽子啊!

    另外,说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凡人修仙传之飞羽〕〔择日飞升〕〔长夜余火〕〔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启预报〕〔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万族之劫之幕后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