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道圣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大英公务员〕〔天横九域〕〔报告妈咪:总裁爹〕〔我的主世界在火影〕〔刚毕业的我成了全〕〔总裁夫人就是那夜〕〔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我真不是绝世高人〕〔傻女替嫁:夫人她〕〔视频通古今:开局〕〔灵武家族崛起〕〔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神豪:表白99次,〕〔一世战龙〕〔星际种田:指挥官〕〔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十九章 寸步难行
    ..,最快更新!

    “大还是小?”庄家的脸色有些发白,眼睛里透着凶光。

    老鬼没有立即回应,似乎在等待着沈未白的决定。

    而赌桌旁的众人,也都密切关注着老鬼的动静,铁了心的要跟着他下注了。

    突然,老鬼动了。

    他在面前的银票中,随意抓了五张,看都不看的丢在了面前的[小]上。

    “哟!小小小,快押小。”

    “小!”

    其他人争先恐后的动了起来,深怕晚了一点,就没便宜可占了。

    看到众人的押注,庄家嘴角划过一道几不可查的狞笑。“买定离手——!”

    当‘手’字音落之时,老鬼那五张百两银票却突然无风自动,在众目睽睽下飘了起来,落在了与之距离不远的[豹子]上。

    这个变故,让众人愕然。

    而正在揭盅的庄家,脸上的表情一僵,豆大的冷汗顺着额头,鬓角滴落。

    “哪来的怪风?”

    “哎呀,看来这老头要输了这把。”

    “快开啊!愣着干什么?”

    “……”

    骰盅本就已经揭开了一道缝隙,此时众人催促,庄家也只能硬着头皮把盅彻底揭开。

    当骰盅彻底被揭开,暴露出里面躺着的三颗骰子时,赌桌周围的人无不倒吸了口凉气。

    ‘嘶——!’

    “三个四,豹子!”

    三颗四点朝上的骰子,静静的躺着,供人观赏。而赌桌四周的人,却震惊得双眼微凸,眼底冒着贪婪的红光。

    “稀罕事啊!老头银票被邪风刮走,都能赢?”

    “老子的银子又输了!”

    “那老头到底什么来头?居然运气那么好?风都要帮他一把!这一局,就赢了两千五百两吧!”

    “……”

    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眼神中,老鬼悠然自得的收起了银票。

    这张台子上的庄家,心态已经崩了,完全没办法再主持下去。匆匆换了一个人上来顶着,自己则偷偷去了后面将此事汇报给东家。

    只是,他并未留意到,在他离开的时候,那个赢了钱的老头身边跟着的小家伙,将一切都看在了眼底。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新上来的庄家,摇动着骰盅,大声吆喝。

    这一次,老鬼只是抓了一把碎银,看也不看的随便一丢。因为沈未白告诉他‘随便下一个’。

    将老鬼这个举动看在眼底的沈未白,嘴角微微一抽,心中吐槽老家伙贼抠!

    揭盅的时候,庄家通杀。

    老鬼输了今晚上的第一把。

    在众人哀嚎之际,无人注意到赢了大钱的老头,带着他身边的小鬼悄无声息的走了。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庄家,在发现人走了的时候,他赶紧招来赌坊的小厮,把情况汇报过去。

    不过,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还是有几个赌徒,注意到了老鬼和沈未白的离开,彼此对视一眼,悄悄的跟了上去。

    ……

    从暗道走出来,出了房子。

    经过那个守门人的时候,沈未白从老鬼那里摸出了几两碎银,丢给了守门人,然后才和老鬼离开。

    守门人眸露精光,握着银子目送他们离开。

    他们离开后不久,暗中跟来的几个赌徒,便被他随意找了个理由拦下,阻止了他们继续跟踪。

    “你倒是聪明。”老鬼看穿沈未白给守门人钱的举动,不由得赞赏道。

    沈未白却荣辱不惊的淡道:“拿人手短。既然收了我的银子,总要帮忙做点事。”

    “鬼丫头。”老鬼笑道。

    “最后一把,你也太小气了。我本意是想送还些银子,做人留一线。你倒好,就输了一些碎银,这不是在羞辱他们吗?”离远了,沈未白才无奈的道。

    老鬼却不以为然,“留一线作甚?咱们可是凭本事赢的。”

    “罢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来。”沈未白倒也没有真正生气。

    老鬼却道:“嗯?你以后不赌了?”

    沈未白藏在斗篷帽子里的头微微摇动,“总不能逮着一头羊薅羊毛,瑶城中也不止一家地下赌坊。”

    老鬼一愣,听懂了小丫头的意思,戏谑的笑了起来。‘这丫头太有意思了!’

    “今晚……”

    “嘘!别说话,后面有狗追上来了。”老鬼突然出声打断了沈未白的话,拎着她掠上房顶,身影如同鬼魅一般没几下就消失在了原地,难辨去向。

    他们刚离开,就有七八个拎着到棍的赤膊大汉出现。

    “人呢?”

    “不见了!”

    “妈的!这下人跟丢了,回去怎么向老大交代?”

    ……

    沈未白感觉到风将自己脸颊刮得生疼。

    离远之后,老鬼才慢下来,将她重新放回地面。脚踏实地的感觉,让人安心。

    沈未白换了口气,冷静的问,“是赌坊的人?”

    老鬼满不在乎的‘嗯’了声,“不过几个狗杂碎罢了。今晚要不是你在,我哪里会跑?”

    沈未白并未多说什么,只是仰起头,看向夜幕。

    他们在赌坊中并未逗留多久,反倒是来去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

    此时,夜已深,远处还有更夫敲更的声音,沈未白隐隐约约听到,已经四更天了。

    正是夜最深的时候。

    沈未白刚收回看向夜幕星空的视线,就听身边老鬼道:“天色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回去?

    沈未白是不想的。

    难得出来一趟,好不容易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她怎么舍得走?

    “不急。”淡淡回答了老鬼两个字,沈未白便向前走了。

    老鬼追上去,倒也不催着她回去,只是眼神玩味的看着她,“你就这么走,不怕遇到城中的巡逻队?”

    沈未白脚下微顿,只一瞬间,又恢复如初。她看似漫不经心的问,“这宵禁倒是让夜晚变得无趣了很多。”

    “上九坊倒是不用宵禁。”老鬼笑得意味深长。

    沈未白却狐疑的看向他。

    老鬼道:“倒是忘了你这样的闺阁千金,不知道上九坊是什么地方。”

    沈未白见他这幅样子,就猜出上九坊必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那可是男人的温柔乡,有钱人的销金窟啊!”老鬼语气中流露出几分怀念。

    沈未白懂了。

    她不接话,老鬼自然也没有再说下去。

    前几日,沈未白在府中看了卫国的律法,就已经知道,想要离开所居之地百里之外,就要有路引,否则连城镇都进不了。要通关,还得有通关文牒,户籍等能证明自己的东西。

    像她这样的勋贵子弟,想要出城,还得要有府上的身份腰牌,总之十分麻烦。

    ------题外话------

    沈总说,“不要以为穿越到了古代,就能随心所欲。那个时候的制度,把人分为三六九等,对于户籍管理这一块只会更严。”

    清明时节雨纷纷,大家在户外的时候,注意好自身安全,戴口罩,勤洗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术师手册〕〔万古神帝〕〔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我的治愈系游戏〕〔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明克街13号〕〔大魏读书人〕〔镇妖博物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