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归来〕〔帝国武神〕〔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争明之猫奴学士〕〔千金归来:借婚36〕〔旧日余烬〕〔定策〕〔钝刀戒律〕〔漫威世界的道士〕〔都市模拟器〕〔我在异界搞开发〕〔永恒国度之刺魂〕〔万界修炼城〕〔饮一口江湖〕〔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重生都市仙帝〕〔活死诸天〕〔妃同反响〕〔绝世龙帝〕〔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四六五章 京城林宅
    林觉回到同福客栈的时候已经是午后时分。绿舞和林虎都已经吃了午饭,坐在客栈廊下闲聊天。见林觉回来,两人忙迎上前来。

    林觉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道:“快弄些吃的来,可饿死我了。”

    林虎忙赶去客栈大堂去吩咐店小二准备饭菜,绿舞给林觉倒了杯茶水送来,关切的问道:“这么说,公子没找到先生了?”

    林觉喝了口茶道:“找到了。”

    绿舞楞道:“找到了?那怎地连饭都没吃?你不是该去方先生家里么?方师母难道不给你做饭吃?”

    林觉苦笑摆手道:“别提了,先生公务忙,师母不在家,哪来的饭吃?不过晚上师母回来了,我们再去拜访便是。”

    绿舞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找到了就好,总算是在这里有熟人了。”

    林觉笑道:“熟人可多得是,下午咱们去二伯府上去拜访,跟二伯打个招呼去。”

    绿舞忙道:“对哦,家主就在京城呢。公子,咱们要住在家主府上么?”

    林觉道:“你不愿住在二伯家里是么?”

    绿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我只是问问罢了。”

    林觉笑道:“莫要瞒我,你定不愿跟他们住在一起,我知道你心里惧怕他们,会觉得拘束。你放心,我也不想跟他们住在一起,我们另觅住处便是。但总是要去见家主的。”

    绿舞暗自松了口气,公子是懂自己的。在林家,除了公子之外,绿舞对所有林家直系几房之人都是很惧怕的,即便是这个一直住在京城的二老爷也是如此,这是心中的阴影。一想到又要和林家那些人住在一起,她便立刻觉得高兴不起来了。

    林觉吃了午饭,回房歇息了一会,便带着小虎和绿舞出了客栈前往兴国寺街。林觉知道二伯林伯年的府邸是在兴国寺街上,毕竟在杭州时相互之间通过信。只是不知道这兴国寺在京城的哪个位置罢了。不过这也难不倒人,遇事勤张口,自然是会问的出的。于是乎主仆三人一路问人顺便逛逛街市,倒也优哉游哉。溜溜达达直到未时末,方才来到兴国寺街。

    这条街市在皇城西南方向,著名的太平兴国寺和开封府衙门一北一南就坐落在这条大街上。由此可见,这条大街是多么的繁华。

    林伯年的住处便在太平兴国寺南边里许的地方。那是一座三进三开的大宅子。高门大宅气象雄伟,门口蹲着两个石狮子,从外边便可看到围墙内院子里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整个宅子给人以气派尊贵之感。

    京城寸土寸金之地,很多官员连一处小小的宅院都买不起,林伯年却能在此处有一处大宅子,可见耗费的钱财必然是不菲的。当然了,林伯年本人是没这个能力的,还是靠着杭州林家的财力支撑才成。不过林伯年这么做确实也有些不地道,花着家族的钱,却为自己买了这个大宅子,不能不说有些假公济私之嫌疑。

    林觉带着林虎和绿舞来到大门前,看门的两个门人见林觉等人衣着普通,竟有鄙夷之色。林觉自报家门,门人得知来者是杭州林家公子时,这才前倨后恭行礼,立刻报进宅子里去。

    不久后,一阵脚步杂沓声响起,人未至,声先闻。林伯年爽朗的大笑声在门后响起。

    “林觉来了么?哎呀!可把你盼来了。”林伯年身着团花罩衫,头戴着绸缎圆帽,像个团团富家翁一般笑容满面的出现在照壁之前。

    林觉忙上前磕头行礼,林虎和绿舞也在台阶上磕头行礼。林伯年上前搀扶道:“起来起来,一家人何必拘礼。让二伯瞧瞧。哎,瘦了,瘦了。不过却也精神了。”

    林觉微笑着,任凭林伯年上上下下的端详自己。林伯年这行为颇有些做作,自家子侄倒也不用这么热情。不过对林觉而言,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毕竟是一家人。不管他心里的真实想法如何,作为长辈对晚辈的关爱,林觉还是感受到了的。

    “二伯身子可好?”

    “好好,我的身子还行。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堂兄林盛,你们还没见过吧,他是老二。林盛,这便是我经常跟你提及的三房的林觉。莫看他比你年纪小,他的本事可厉害着呢。”林伯年笑道。

    林觉拱手向着林伯年身后站着的一名面色白净身材肥胖的青年看去,其实不用林伯年介绍,他也能认得出这便是二房的二公子林盛。因为他跟正在杭州的林昌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一样的小眼淡眉,一样的身材肥胖。要说不同的话,这位二公子的脸色更苍白些,眼神也很散乱,一看便是享乐惯了,酒色过度的模样。

    “兄长有礼了。”林觉拱手道。

    “你便是林觉?”那林盛嗓音尖细的问道。

    林觉笑道:“正是小弟。”

    “爹爹成天说你很有本事,你有什么本事?”林盛道。

    林觉苦笑的看着林伯年,林伯年皱眉道:“老二,这是什么话?”

    林盛道:“您不是成天夸他么?骂我的时候说我连他一个手指头都不如,孩儿问问他有什么本事不成么?”

    林伯年变了脸喝道:“你给我闭嘴。”

    林盛嘀咕道:“就知道训我,罢了,我不碍眼便是。”说罢转身离去。

    林伯年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努力平息怒火,回过头来换上笑脸对林觉道:“林觉,不要见笑。二伯教子无方,你这堂兄被我骄纵坏了。实在无礼。回头我再教训他。来。快进屋来,你伯母也很想见见你呢。到这里便到了家了。”

    林伯年一把挽住林觉的手臂,拉着他便进了大门。绕过照壁之后便是一个大大的庭院。前方不远处便是正厅和花厅,虽非高楼大厦,但却也飞檐翘壁,雕窗漆廊,美轮美奂。

    花厅之中,林伯年和林觉对坐而叙。

    “林昌来信说你去年便动身来京了,我是左盼右盼,总是不见你来。你这是刚来京城,还是到了京城避而不见我啊?哈哈。”林伯年笑道。

    林觉道:“二伯说哪里话?侄儿岂敢来到京城却不来见二伯。侄儿昨晚才抵达京城,今日便来见二伯了。”

    林伯年点头道:“我说呢,你可不是这样的人。我之前还胡思乱想,说是不是我让林昌去杭州接替了你大管事的位子,惹得你不开心了。所以你生二伯的气了呢。”

    林觉微笑道:“二伯多虑了。我怎会因为那件事不满?二伯是知道我的想法的,当初若非无法推脱,大管事的位置我也根本不会代理的。林昌堂兄去杭州接替此职,我求之不得呢。”

    林伯年点头笑道:“是我胡思乱想了,几个月没见你来,一方面心中担忧,不免会生出些其他奇怪的想法来。你这几个月到底去哪里了?”

    林觉当然胡扯一番搪塞过去,无非便是受友人邀约,游山玩水了几个月云云。林伯年也并不打算深究,只道:“原来如此。倒是我们多担心了。游历天下自然是好的,但下次务必要写封信来,免得家里人担忧。还有礼部的人来问了多次,他们也担心你的安危。”

    林觉拱手道:“是侄儿的过失,应该禀报二伯的。”

    林伯年想了想压低声音问道:“你大伯还好吧。家里没有人说我的闲话吧。”

    林觉道:“大伯身子精神都还好,不过我见他也是去年动身之前了。我秋闱得中,他从西苑回宅参加了庆贺的宴席,还勉励了我一番呢。”

    林伯年叹道:“大哥心胸还是开阔的,得知族中人秋闱高中,那是他最开心的事情。想一想,我们之前有些做法确实有些过分了。伤了他的心了。”

    林觉微笑不语,心道:你既这么想,将家主还回去便是,倒也不必说这些话。

    林伯年的感慨没有持续太久,便立刻恢复了笑容道:“你来了变很好,我得知你高中解元的事情高兴的三天三夜没合眼。你爹爹泉下有灵,必也是含笑九泉了。你们现在是住在客栈里是么?我立刻着人去将你行礼取来,今日起便住在家里了。我腾出一间院子给你住,让你好生的温书备考。春闱大考一定要考个进士来,那我林家门楣便再添光耀了。”

    林觉忙道:“二伯不用麻烦了,我不打算住在二伯这里。”

    林伯年愕然道:“那是为何?不住在这里住在何处?京城你还有熟人么?”

    林觉笑道:“二伯忘了我的老师方先生也在京城么?”

    林伯年恍然道:“哎呀,瞧我这糊涂的。方中丞在京城呢。你打算住在他家中?这不太好吧。据我所知,方中丞的住处只是个小小的院子,如何能寄宿?我看还是住在我这里的好。”

    林觉道:“我打算在先生的住处左近租一间庭院,就近侍奉先生和师母。身为学生,怎也要尽尽孝道。另外也可就近讨教书文。”

    林伯年想了想叹道:“你说的也对,这么说来,我也不能勉强你。不过你来了京城,却住在别处,教我心里总是不太痛快。便有什么事情想找你说说,却也不太便利。”

    林觉道:“那也方便,我时常来拜访二伯便是。”

    林伯年道:“罢了,就依你便是,总之,你爱什么时候来住,二伯这里都是欢迎的。但二伯是绝不勉强你的。今晚你留下来吃饭,咱们好好的聊一聊,二伯可是有一肚子话要跟你说呢。

    林觉笑道:“二伯,那可对不住了,今晚我要去先生家里去吃饭,上午先生就交代了的,恐怕不能留在这里了。一会儿我去内宅拜见伯母之后便要告辞了。”

    林伯年鼓着眼道:“怎地感觉我这二伯还没你的老师师母亲近呢?”

    林觉微笑道:“二伯莫要说这样的话,我们是一家人,先生是师长。师长那边毕竟要礼节周到,一家人便是亏些礼节,也不会见怪不是么?”

    林伯年道:“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见怪么?不过我确实有些紧要事要跟你说。你安顿下来之后,便派人来告知我。也便于我和你联络。”

    林觉点头答应了。再聊了几句家常后,林伯年带着林觉去后进拜见女眷。林觉其实跟这些女眷也不熟悉,不过是尽些礼节罢了。特别是看到林伯年的第六房小妾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子,自己却要叫他婶婶的时候,林觉便有些尴尬的很。拜见完毕,林觉便告辞离开,林伯年送到门口,而那位二堂兄林盛却根本连影子也没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全身只有一滴血〕〔倾世女帝〕〔异灵妖域〕〔战争狂想曲〕〔第一糖婚:神秘娇〕〔校花的全能保安〕〔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神秘娇妻,别凶猛〕〔明朝败家子〕〔清穿之今天开始做〕〔选择吧!名侦探!〕〔都市绝品狂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