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龙婿〕〔弃少逆袭〕〔这个王妃路子野,〕〔破天录〕〔夫人她只想当首辅〕〔末世迷途0a〕〔卫勤尖兵〕〔凤御九州〕〔废柴夫人又王炸了〕〔全球狂少秦明聂海〕〔乡村透视仙医〕〔独宠一人,谋定天〕〔缺氧〕〔冷王独宠:废材弃〕〔神医嫡女:冷王溺〕〔后宫笙色〕〔特种兵之神级提取〕〔极品医圣〕〔血海武尊〕〔万古最强赘婿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一一四九章 丧家之犬
    无耻!这本在约定之外,你这是无信。”吕中天喝道。

    林觉啐了一口道:“你就当我不讲信用吧,那又怎样?你也不想想你自己,你配对我说三道四么?换不换?不换我可走了。你们进攻的时候我保证吕天赐会变成人棍便是。你不是不知道人棍是什么样的么?你会亲眼看到什么是人棍。”

    吕中天怒喝道:“你是天下最无耻无信之人,这时候又来提条件。”

    林觉龇着一排整齐的白牙笑道:“可不敢当,天下第一是你们,我最多只能往后排,也许前十都排不上。答应还是不答应?我可也没时间磨嘴皮子。”

    吕中天的心目中,儿子的性命始终是第一位的,莫看他说的决绝,但只要还有选择,他都不会贸然放弃儿子的性命。当然,林觉如果此时不愿意释放吕天赐,那便表明此人是打算一辈子挟持吕天赐的。那样的话吕中天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但现在对方只是要求换个人质,儿子会释放回来。其他的先不用考虑,先让天赐脱险才是关键。

    “你要换什么人为人质?莫非是老夫不成?哼哼,那你的算盘可是打错了。”吕中天先打个预防针,告诉林觉休想耍滑头。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当人质的,儿子就算死了,自己也不可能舍己救他,这是底线。

    “放心吧,我可不会换你,你也不用提醒我。我要换的人是他。”林觉的手指头朝吕中天身旁一指,沉声道。

    吕中天一愣,转头看去,恰好看见吴春来惊慌诧异的样子。

    “我……我……我?”吴春来惊呆了,指着自己的鼻子结结巴巴的道。

    “对,没错,就是你吴大人。吴大人展示你忠心的时候到了,拿自己换吕衙内,这叫舍己救人。吕相一定会对你倍加器重,感动不已的。你该不会不愿意吧?”林觉笑道。

    吴春来叫道:“混账东西,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当你的人质?你休想。你这是故意害我。”

    林觉微笑对吕中天道:“吕相,道儿我已经划下来了,同不同意是你的事。请吕相定夺。”

    吕中天皱眉道:“能不能换个人?吴大人不能当人质。”

    吴春来感激涕零,差点哭出声来。

    “吕相,除了吴春来,我谁都不要,就要他。你若不愿意,那么咱们便一拍两散。”林觉道。

    吕天赐尖声叫了起来:“吴春来,你干什么不愿意?你不是跟我说过,要为我肝脑涂地在所不惜么?现在叫你来替换我,你都不愿意?你平日说的都是假话是么?”

    吴春来皱眉支吾道:“这是两码事啊,不是我不愿意,而是……而是……”

    吴春来而是了半天,也说不出个道理来。他心里隐约明白,林觉这是故意为之。自己是怎么也不能去当人质的,林觉一定会杀了自己。

    吴春来试图说服吕中天不要答应他的无理要求,这明显是林觉的阴谋。但他转过头来,看到吕中天看着他的眼神时,心中咯噔婴一下想道:“糟糕了。”

    “春来,老夫平日待你如何?”吕中天语气亲切的很,然而,吴春来却被这句话吓得几乎要尿了裤子。

    “吕相待我恩重如山……不过……”

    “听老夫把话说完。老夫把你当自己的亲儿子一般看待。这么多年来,你在我身边鞍前马后忠心耿耿的办事,跟老夫甚是相得。老夫对你也不错,你从区区进士,没用十几年的时间便当上了副相,这当然是你自己的能力使然,但老夫的提携怕也是功不可没吧。这一次,老夫遭遇这样的难题,你说……该怎么办?”

    吕中天歪着头看着吴春来沉声道。他看到了吴春来眼底的慌乱和恐惧。

    “不是啊,吕相,这是他们的诡计啊,试图……试图要害我性命。吕相,我上有老下有小,我出事了不对紧,关键是不能上他们抵的当啊。”吴春来急忙道。

    “我知道……我知道。但现在局面僵在这里,天赐需要人换回来,你说该怎么办?你放心,老夫觉得他们不会做出什么事来,他们只是找个人质。你是大周副相,他们不会对你怎样的。你说是不是?”

    吴春来心里骂翻了天,怒想:“不会出什么事?那你怎么不让你儿子呆在他们手上?自己和林觉有仇怨,落在他手中还有好事么?”

    “不不不,下官不是难么想的。他们什么事干不出来?吕相,他们恨我入骨,你可千万不能将我送到他们手中,那下官可就全完了。”吴春来摆手叫道。

    吕中天叹息道:“你不肯去是么?”

    “不是不肯,而是……”

    “那就是肯了?”吕中天打断他的话。

    “也不是……而是因为……”

    “你这是作甚?肯就肯,不肯就不肯,吞吞吐吐支支吾吾的作甚?你担心什么?怕他们杀了你?你放心,你家人父母妻儿我会照顾他们一辈子的。这一次你救了我天赐的性命,老夫跟你结拜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看如何?”

    吴春来心头一千万匹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吕中天道:“你放心,老夫不会进攻的。你只要有用,他们便不会杀你。你不用担心的。”

    吴春来咬咬牙道:“不,吕相还是另请高明吧,春来怕是去不了。”

    吕中天脸色变了,冷声道:“原来你不愿?老夫明白了。”

    “不是不愿,而是……”吴春来将问题又陷入了死循环之中。

    “春来,你最好不要逼着老夫用强。”吕中天转过头去,冷冷说道。

    吴春来脸色涨红,沉声道:“吕相,春来对吕相忠心耿耿,肝脑涂地,到头来在吕相心中竟然一文不值么?竟这般不顾我的死活,要把我送入虎口之中么?”

    吕中天皱眉道:“春来,老夫当然不想,可是他们点名要你去换人,可不是老夫选中你去的。”

    吴春来大笑起来,怒道:“我明白了,在吕相心中,衙内公子的性命比我吴春来的命可要金贵多了。即便我吴春来为吕相做了那么多事,也不如你那纨绔无能的衙内公子在你心目中的地位重要。吕相,你太让人心寒了。在你心中,我吴春来就是你养的一条狗是么?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个时候了,我便可以随便拿去送死了。呵呵呵,真是人心叵测,世态炎凉啊。我早该想到这一点的。”

    吕中天冷声道:“春来,你不要说负气之言。在老夫心中,视你为子。这么多年来,老夫待你如何?如今天赐在他们手里,他们点名要你去交换,你教老夫怎么办?也许天赐确实纨绔无能,可他毕竟是老夫的儿子,是我吕家的独苗,老夫不能不救。你放心,老夫也会像救天赐一样救你的。他们不敢动你,否则老夫要将他们全部剿杀殆尽。你放心便是。”

    吴春来叹息一声,低头不语。眼神中满是愤怒和怨恨,但他知道,说什么也是无用了。跟随吕中天多年,他岂不知吕中天的脾性。看似温和,其实内心狠厉无比。绝不会因为自己的求肯或者抗辩便会改变主意。他只是为自己感到悲哀。这么多年忠心耿耿的跟着他,到头来还是弃之如敝履。

    “来人。护送吴副相去对面换人。”吕中天沉声道。

    三名侍卫移马过来,分三面围住吴春来的座骑,左右后方各一人,只留下前方一条道路。吴春来叹息一声,伸手将头上的官帽扯下,往地上一丢,大笑声中策马而去。马蹄将官帽踏入尘埃之中,将上面镶嵌的名贵玉石踏成碎片。

    林觉眼中带着冷冷的笑意,看着吴春来策马而来。待吴春来来到近前,林觉沉声喝道:“拿了这厮。”

    孙大勇带着一名兄弟上前,硬生生将吴春来拖下马来,揪着衣服带到林觉面前。

    吴春来脸色煞白,兀自倔强道:“林觉,劝你一句,最好把我放了,我或者还可以让你们脱困。拿了我为人质,对你们一点好处也没有。”

    林觉大笑道:“到这个时候,你还这般蛮横么?你的主人已经放弃你了。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你的主人居然舍得拿你来换,足见你在他心目中不过是一条狗罢了。随时随地你都是可以牺牲的角色。你还不明白这一点么?”

    吴春来脸色铁青,沉吟不语。

    林觉不再搭理他,沉声道:“送衙内公子回去。”

    孙大勇在旁低声道:“大人,当真要这么做么?”

    周围众人也都看着林觉,他们一直认为放走吕天赐这一步是不智之举,是妇人之仁。所以一直心中有些疙瘩。

    林觉沉声道:“道理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你们若是还觉得不够,我便再说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吕天赐虽然纨绔跋扈,但终究只是纨绔跋扈而已。多年来虽有冲突,却也没有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行。仅仅因为他是吕中天的儿子便要对他下手的话,那我们跟他们有什么区别?祸不及子孙亲眷,这是最简单的道理。冤有头,债有主,而非祸及他们的家人。这个道理你们总该明白了吧。”

    众人闻言再无言语,确实,那吕天赐虽然纨绔,但其实也并没有做出什么真正的恶心。几次捣乱,也都受了惩罚,却也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祸不及子孙妇孺,倘若因为吕中天之故便要杀光吕中天的家眷,那岂非是和吕中天成了同一类人了。

    马斌松开了吕天赐的手臂,沉声喝道:“吕天赐,你可以走了。”

    吕天赐双腿发软,战战兢兢的看着林觉问道:“你们……你们当真放了我?”

    林觉沉声道:“那还有假?回去后不要再作恶,你是知道我们的手段的,我们随时会找到你,抓到你。要取你狗命易如反掌。你两次落入我手,当知我此言不虚。”

    吕天赐连连拱手道:“我相信,我相信。我谁都不服气,就对你林觉服气。我爹爹对你也佩服的很,敢这么跟我爹爹作对的人,而且教我爹爹拿你没办法的人,怕是只有你一个。我都想跟你交个朋友了。那么……我可以走了么?”

    林觉点头笑道:“你可以走了。”

    吕天赐道:“你们该不会在后面对着我的后背射上一箭吧。”

    林觉哈哈一笑,突然伸手将连弩攥在手里,冷声道:“你倒是提醒了我,那一定很好玩。吕天赐,咱们玩个游戏,我只射你后背,你若能让我射不到你的后背,我便绝不动手。”

    吕天赐惊愕无语,忽然间大笑道:“咦嘻嘻嘻,说话算数,我有办法。我倒着走,你便射不到了。”

    说着话,吕天赐居然真的面对林觉倒着往后退去,林觉等人哈哈大笑看着这个小丑的表演,看着他一路倒退,时而被后面的石头袢倒在地,跌跌撞撞的行了数十步,直到对方十几名护卫策马冲上前来接应,将他带回吕中天的身边。

    “吕中天,令郎已归,我可没失信于你。希望你也遵守诺言,最好不要招惹我们。否则,吴副相可要人头落地了。”林觉高声道。

    吕中天呵呵大笑道:“那是当然,老夫也是讲信用的人。你们要保证吴副相的安全。老夫不会下令攻击的,放心便是。林觉,就凭你能放归我儿,老夫便对你甚为佩服了。你有如此心胸气度,老夫自愧不如。”

    林觉哈哈大笑道:“吕相可莫要捧杀我,我可没什么气度,我这个人一向是睚眦必报。所有害我的人,害死方先生和严大人的人,害死我身边兄弟的人,我都会记着这笔账,一定会血债血偿。只不过,冤有头,债有主,祸不及妇孺亲朋。我若杀了令郎,岂不是跟某些人一样,沦为不择手段的禽兽之流了。”

    吕中天呵呵笑道:“各人行事不同,倒也没有优劣之分。单凭你今日之行,老夫向你保证,倘若今后你落入我手,我给你个全尸。你的妻儿家眷我也留他们一条活路。”

    林觉哈哈大笑道:“如此,我似乎要谢谢吕相了。不过你放心,你想我落入你手,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你这辈子怕是没这个指望了。我可要走了。吕相别过,或许从此不见。”

    吕中天笑着拱手道:“不见也好,不见也罢。告辞告辞。”

    双方各自拨转马头,分道扬镳。

    ……

    夕阳西下,倦鸟归巢。本是天地万物都要休养生息之时,赤仓镇中的林觉等人却必须要立刻动身了。因为交出了手中的王牌之后,林觉预测,接下来的攻击即将到来。他必须做出应对。

    镇子口的槐树下水井旁的青石空地上,林觉郭冰等人聚集在一起商议。

    郭冰的脸色苍白惊惶,从昨夜到现在,他没有合过眼。儿子重伤,伤势正在恶化,自己一下子失去了一切。加上京城的惊魂一夜,让他已经心力憔悴。眼袋低垂着,眼眶乌青,满脸倦容。

    “诸位,我预测对方很快就要发动攻击。一旦他们大举掩杀过来,我们很难幸免。鉴于目前的局面,伤兵和大车行进速度无法逃出对方骑兵的追击,所以我们必须要对他们进行阻击,以保证伤兵和马车的撤离。目前天色已晚,这对我们来说是难得的机会。岳父大人,我决定分出部分人手保护你们先走,剩下的就在这赤仓镇伏击追兵。天马上要黑了,这对我们有利。夜间大队骑兵并不能快速发动袭击,这里可不是城中的宽阔大街,山野之地,崎岖地形,对他们反而不利。所以我的估计是,他们即便追击,也不会在夜晚。今晚他们会慢慢前行,保持距离。明日一早,便是他们大举掩杀之时。不知诸位是怎么想的。”林觉沉声说道。

    “郡马爷所言极是,现在必须要先让行动缓慢的先走,对追兵要进行骚扰阻击。我想郡马爷选择这赤仓镇的地形也是有所考虑的,此处南边是汴河支流,北边是大片水田,唯有这镇中一条大路,这便于我们进行埋伏。”因为当着郭冰的面,沈昙不能对林觉以兄弟相称,故而称呼改为郡马爷。

    郭冰擦着脸上的汗,喝了一口淡而无味的冰凉井水,却差点呛到了自己,咳嗽了几声才道:“可是……我们这是要去哪儿?林觉,你说的那个伏牛山还在两百里之外啊,我们能抵达那里么?咱们这点人手,能够阻止那么多兵马的追击么?哎呀,这真是不好办啊。”

    林觉道:“岳父大人,无论多难办,咱们也要拼了性命去做。不做一点机会都没有。岳父大人放心,小婿也做了些安排。今晚你们往西去,跟采薇她们汇合。采薇她们就在西边六十里外,她们行进的速度更为缓慢,我估计明日上午你们便能追上她们。届时有采薇照顾你们,你和岳母便可以安心了。那边车队携带有药物,可以及时的救治目前的伤者。至于这里的阻击战事,岳父大人不必操心,一切有我们这些人,你们不必担心。”

    郭冰听到郭采薇的名字,难得的露出笑容来。点头道:“好好,只是辛苦你们了。薇儿她们就在前面?好,那怎也要赶上去。昆儿的情形很不好,我着实有些担心。”

    马斌道:“王爷,你什么都不用想,所有的事交给林大人就行。莫看我们人少,咱们能从京城几十万禁军手中杀出来,谁敢说能做到?我相信林兄弟能做到。”

    郭冰点头道:“好好,你们都好样的,我郭冰以前府中养着文士幕僚成千上万,到头来全部如鸟兽般散去,跟在本王身边的却是卫士们和你们这些平素交往不多之人。本王着实感叹此事,正所谓人走茶凉,趋炎附势之人都不可靠,唯有你们这些才是值得信赖的。有朝一日若能重拾大局,本王不会忘了你们的功劳的。”

    林觉皱眉不语,郭冰这时候说这些话着实让人厌恶,眼前这些人若是图荣华富贵,那也绝不会到这样的地步了。郭冰父子怕是一辈子也不会明白,人和人之间其实并非只有利益的吸引,最为牢固的其实不是利益联盟,而是情义二字。

    “岳父大人,在你们出发之前,咱们先得处置一个人。沈统领,请将吴春来押上来。”林觉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谪龙〕〔海贼之日日果实〕〔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十荒大罗〕〔山海意难平〕〔伏天氏〕〔九星毒奶〕〔虎婿杨潇全文txt下〕〔寒门继承人张牧〕〔暗黑破坏神之毁灭〕〔萧阳龙王殿〕〔超级丧尸工厂〕〔玩家凶猛〕〔顾先生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