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反派总被欺〕〔我的名字,你的姓〕〔龙神斗尊〕〔逆天仙途路〕〔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天道师〕〔我在封神诡界做和〕〔英才转世疑云〕〔墟渊〕〔轩辕青羽〕〔氪金成仙〕〔终极武者宝库系统〕〔逆成长巨星〕〔重生之最强星帝〕〔我被系统带偏了〕〔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阎王驾到〕〔日常系神壕〕〔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文娱从旅行开始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破岚 第三卷 心如云月莫问情 第一百一十八章 囫囵吞药履险境
    本站:m..翌日,古墨苑禁地。

    浮动的敕墨苍毫下,易寒端坐,在他面前,一株株宝药陈列。

    易寒身揣数十株宝药,难免会露出把柄,所以当务之急是将其他的宝药先吸收掉。因禁地有着崖堑阻绝,常人不可造访的利势,所以易寒将这里定为了销赃的隐秘之地。

    这些宝药易寒大都无法叫出名字,也不知其功效,不过好在有画中仙的指点,剔除了几株后,易寒径直抓起一株生嚼起来。

    洗心峰。

    李玄策、莫老、羲药道人和五位洞天之主皆在大殿之中。

    羲药道人脸色铁青地坐在椅子上,在他面前,许木正单膝伏跪,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

    “许木知错,还请太师叔从轻发落!”许木声带哭腔,他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于是将事件的来龙去脉全都一五一十的供述了出来,以求轻罚。

    “盗贼能够逃走,与你在药园外聚众修行脱不了干系!念在你身手不利,到刑罚峰领两百杖责吧!”羲药道人语露不快,随后向许木摆了摆手。

    “没看到正脸……”回想着许木方才的供述,羲药道人喃喃,目光却是不由得瞥向了一旁的莫老。

    “羲药,你看什么!老头子我昨日可是和玄策下了整整一天的棋,休要将这偷药之事再怪到老头子我的头上!”莫老瞧得羲药怀疑的目光,顿时将眼一瞪。

    “羲药师叔,莫老昨日确与我在一起,想来这偷药的另有他人……”李玄策神色尴尬,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果然,在他开口之后,羲药道人的目光转而又看向了他。

    “那盗贼身穿古墨苑道服,说明此事是苑中之人所为,如今找不到他的下落,你身为一苑之主,自须给老夫一个交代!”

    李玄策闻言,露出苦笑,他早已料到,此事必然是他最后来背锅,不过丢失的宝药价值巨大,他想张口辩解几句,意图少承担些代价时,却见羲药道人已离座向殿外走去。

    羲药道人一离开,大殿中的紧张气氛瞬间缓和了下来,可众人刚刚松了口气,一道声音却再次传入了大殿。

    “若是苑中弟子所为,千万莫被老夫抓到,不然,你等五个洞主,定要被老夫治个教子无方的罪过!”声音渐歇,五位洞主则是面面相觑。

    莫老看着众人的反应,目中划过一丝狡黠,随后一本正经地向着李玄策道:“玄策啊,为了苑中安定,你还是尽快与羲药将此事谈妥吧,若是需要老头子我的地方,定当不遗余力!”

    拍了拍李玄策的肩膀,莫老也向殿外走去。不过莫老的这番姿态在其他人看去,却是怪异的很,莫老作古正经的样子,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此事仅用了半晌时间便草草了结,同时苑中对各洞天弟子也下了戒令,日后谁都不可入药园外百丈,一旦发现,重罚。

    古墨苑禁地。

    易寒已将几十株宝药全部吞服,此时的他,身躯之上有着闪耀的光辉流转,可反观他的面容却是一片狰狞,随着宝药渐渐转化,所形成的精华力量也愈加庞然,对于易寒来说,已处在抑制的边缘,稍有不甚,便有爆体而亡的风险。

    易寒如何也想不到,事态会向着反方向发展。

    画中仙也一样没有料到,不过她没料到的是易寒身体的承受能力会如此不堪,途中,她已施术帮易寒渡出了部分,可大部分精华,都已融到了易寒的肤体血脉当中,眼下,她也无能为力了。

    易寒喘着粗重的鼻息,双瞳一片赤红,在体内精华力量地不断喷薄与冲击下,他的神志也在一点点地溃退着。易寒知道,这样下去他的身体迟早会脱离自己意识的掌控,到那时,精华力量不被压制,自己便真的回天乏术了。

    这些精华力量只是缺一个发泄的出口,可在之前,他已经尝试过用修为来将它们炼化,怎奈速度太慢,根本无助大局。看了看身旁面露担忧的画中仙,易寒心中充满了不甘。

    “溟灵玄体!”忽然,易寒灵光一现。溟灵玄体是练体之法,比之其他,能够承受的伤害更大,若是让肉身把这股精华吸收,那他或许还有着希望!

    “不成功便成仁!”易寒脸上露出决绝,将抑制精华力量的一丝意念倏然松开,与此同时,运转溟灵玄体,一层青色鳞片刹时遍布全身。

    “啊”

    几乎在瞬间,易寒便发出了嘶吼,宝药精华在易寒肤体之下横冲直撞,难以忍受的痛楚已令易寒癫狂,在禁地之内横冲直撞。最终又是一声长啸,易寒轰的一声,倒在了敕墨苍毫之下。

    与此同时,在屋舍内眼露迷离,正浅尝酒酿的莫老似有感应一般,道了声不好,蓦地眉头紧蹙,出了鬼谷洞天,向禁地疾行而去。

    见易寒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画中仙露出焦急,不过在发现易寒还有着鼻息,只是昏厥了而已后,稍稍松了口气,可她脸上的担忧却一直未曾退去。

    易寒已成为了一个血人,并还不断有着鲜血从毛孔中渗出,肤表的每一片青鳞仿佛都经历了血水的洗濯,变得明亮而又妖异。

    宝药精华在滋润着易寒的**,同时自身所带的狂暴也在一次次将**的新生不断毁灭着……

    潜意识里,易寒仍在做着抵抗,只是这一次抵抗的,不再是精华力量,而是死亡。

    “真是胡来!”不知何时,莫老也出现在了禁地之中,看着易寒露出了愠怒,不过旋即又叹了口气,对画中仙道,“如今你我能做的,只有听天由命了。”

    时间缓缓流逝,已是三日后。

    易寒的身上如引始气入体时一般,再一次结满了血痂,虽有着气息,却始终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又是五日过去,易寒身上的血痂已层层脱落,露出了一片片青鳞,在日光的照射下,格外的耀眼。

    莫老和画中仙皆守候在一侧,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易寒未气绝,那便还有着希望。忽然,画中仙眸光一动,身影蓦地掠至易寒身旁,只见易寒有些煞白的脸庞上,原本紧闭的双眼,在此刻露出了一道缝隙。

    “画姐姐。”望着映入眼帘的一张美艳面孔,易寒有气无力地喊了声。

    听到易寒出声,画中仙松了口气,不过神情却不太自然。易寒以往遭遇的凶险,皆在她的把控之内,可这一次却是易寒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她的心中有些内疚,为何当初会眼睁睁看着易寒吞下那些苦果,却没加阻拦。

    “小家伙,你可真是让老头子我佩服啊,没想到你的胃口这么大!老头子我一株宝药酿一壶酒还能喝上几天,你竟一口气生吃了三十多株宝药!啧啧。”见易寒醒来,莫老也放下心来,不过嘴上却是忍不住的调侃道。

    易寒闻言,有些尴尬,随后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好了,这段时间你就暂且呆在此地吧,虽说宝药精华已被你用来淬炼肉身了,可在你体内还是有着些许残余,若是不巧碰上了羲药那个老家伙,你怕是要死上第二次了!”莫老提醒道。

    “哼!若非是你蛊惑易寒去偷药,他又怎会经历这些!”听着莫老的话,画中仙像是想起了什么,顿时冷冰冰地回道。

    “呃……”莫老目露窘态,但随即打了个哈哈道,“此事我确有责任,不过这一劫已经扛过,带给他的益处也是极多的……”

    莫老知道留在此处,怕是会继续遭受画中仙的冷眼,拎起装酒的仙葫便欲离开,不过临行前,他视线扫到了敕墨苍毫,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转身冲着易寒道:“小家伙,念在那八株宝药的份上,对于这敕墨苍毫,老头子我再给你提个醒,想要参悟,谨记四字,随心所欲!”

    语罢,莫老酣饮了一口酒,向禁地外走去。

    “随心所欲……”易寒喃喃着,将这四字记在了心里,随后又闭上了双眼,如今他尚无气力,参悟翰墨之道,要等到恢复之后了。

    洗心峰大殿。

    李玄策正在座上露着愁容,翻阅着一篇手记。这是羲药道人登记的被偷宝药的名录,数日前已被送了过来,这几天李玄策已对这些宝药的价值进行了盘估,但结果却让他一阵头大。五十余株宝药,若是赔偿,顷刻间便会将他的家底掏空。

    “若被老夫知道是谁,必拿你点了天灯!”以往莫老偷药,小打小闹也就罢了,可这一次却是让他背了个大锅,一想到此,李玄策就有些欲哭无泪,惆怅之余,也让他对偷药贼恨恨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侍者突然走了进来,向李玄策躬身道:“苑主,据外出的弟子回报,最近天漠深处烈风频起,怕是用不了多久,风潮便会来了!”

    “暂派几名弟子前往天漠,随时观测深处的动静,切莫被其他宗派抢了先机!”李玄策听到禀告,当即安排道。

    侍者应诺了声,走出了大殿。

    “风潮……”李玄策嘟囔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忽然的,李玄策眸光一亮,“羲药师叔素来渴求食仙花种,而在天漠深处恰有一处食仙花林,若是能取得一粒种子,或许这赔偿之事便可就此作罢!”

    “只是……一株成年的食仙花便有着乘丹境的实力,更别说去闯食仙花林了……”想到弊处,李玄策又重展愁容,将手放到眉心,揉了起来……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仙王的日常生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霍夫人是个小哭包〕〔第一序列〕〔平平无奇大师兄〕〔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薄先生今天又秀恩〕〔当医生开了外挂〕〔抢救大明朝〕〔快穿:反派洗白攻〕〔伏天氏〕〔诸界末日在线〕〔神秘复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