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反派总被欺〕〔我的名字,你的姓〕〔龙神斗尊〕〔逆天仙途路〕〔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天道师〕〔我在封神诡界做和〕〔英才转世疑云〕〔墟渊〕〔轩辕青羽〕〔氪金成仙〕〔终极武者宝库系统〕〔逆成长巨星〕〔重生之最强星帝〕〔我被系统带偏了〕〔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阎王驾到〕〔日常系神壕〕〔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文娱从旅行开始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破岚 第三卷 心如云月莫问情 第一百一十四章 经阁伏身化修牢
    本站:m..经阁内,几缕熹微交错的光束从窗棂投进,将漆黑和成了昏暗。

    随着易寒将门推开,一股略带潮湿的腐木气息顿时扑来,易寒眉头一拧,掩住口鼻的同时向内望去,但所见之处,一时间呈现在他眼瞳中的,只有一片晦暗的轮廓。

    易寒在原地停留了片刻,待得适应了经阁内的光线后,迈步走了进去,画中仙跟在易寒身后,也翩然掠入。

    在经阁内,数不清的石台犹如石林,鳞次栉比,排布而立,其上有一册册竹简摆放,若是阁内的光线再亮一些,必是琳琅一片,入人眼目。

    在经阁内,数不清的石台犹如石林,鳞次栉比,排布而立,其上有一册册竹简摆放,若是阁内的光线再亮一些,必是琳琅一片,入人眼目。

    但首先映入易寒眼帘的,却并非这些法卷。

    只见在经阁中央,一个巨大的磨盘竖立着,在其两面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易寒神色一动,径直走上前去。

    “寰宇之内,世人以灵、体、魂感天地玄奥,悟万千大道。世间灵、体之修皆众,唯晓魂修之法者,寥寥数几……”

    “老夫少年时,常于险境历练,在一次归途中,遇一登界游方的白叟,掌莫测玄术。老夫跟随求道,乞请七日,得赠魂引之物以辟神魂,向其闻道数月后,白叟不知所踪。”

    “回苑中后,老夫潜心修习数十年,终掌皮毛,为壮我古墨,老夫创魂法,辟鬼谷洞天,立魂修一脉,传道授业。”

    “……”

    易寒喃喃着将磨盘一面上的文字读出,其上记载了第一任鬼谷洞主修习神魂的始末和创立鬼谷洞天的过程。回首看了看满阁的竹简法卷,易寒顿时对第一任鬼谷洞主充满了钦佩。

    “这真的是一人撑起了一座洞天啊!只是没想到,如今的鬼谷洞天却会没落至此!”易寒有些唏嘘,随后走到了磨盘的另一面,但刚刚看了磨盘一眼,易寒却顿时愣在了原地。

    只见一幅刻图被凿画在盘壁之上,可它的纹路,竟与易寒在雪林山洞内发现的六壬神课刻图一模一样。

    “难道他说的白叟与在雪林山洞窥伺天机的是同一个人?”易寒扭头看向画中仙,对方也正看着刻图,显然也发现了磨盘上的一丝熟悉。

    见画中仙也是一脸的疑惑,易寒又继续看向了磨盘。在那六壬刻图下方,还有着一大段文字。讲的是魂修的道途境界,和对六壬刻图的讲解,易寒读罢后也终是对魂修有了一丝详尽的了解。

    其内容大概是说,魂修一脉,有三道可行,丹道、术数,不过第三道不知为何,并没有在磨盘上提及。丹者为丹师,枯骨生肉,悬壶济世,术者为术士,神谟远算,阵列五行。

    术数一道,共分三式,每一式皆有七纹之境,六壬神课便是第一式。因魂修一脉需悟性极高,又对神魂的境界有着严苛要求,所以大多数修习者,就算灵修中的大能之辈,也只是刚迈进第一式的门槛,境界便再难精进。

    其后还说到,一纹六壬术士若是掌驭魂法,足可堪比触尘境界的灵修,而第一任鬼谷洞主,竟是一位四纹六壬术士。易寒思忖着,若是与灵修相比,那第一任鬼谷洞主已相当于化天境的修士!

    在此时,易寒忽然想到九黎族的那位术士,他之前未曾注意,对方被玉珠所挡的额心处,似乎有着两道银纹,在月窟中见到的几人,好像额上也有着印记。

    最后的内容,便是对六壬刻图的讲述,虽说天机口诀,须有师授,可从根本上来讲,还需修习之人的自悟。而易寒在观视磨盘时,又突然发现了刻图的一丝不同。与他在雪林山洞所见的六壬刻图相比,眼前的刻图似乎简化了很多,对于他所悟的四句道言,磨盘之上也有写出,下方还有着注解。不过易寒看着这些注解,却是摇了摇头,对方的理解,只能作为借鉴,非自己所悟,不可照搬。

    “这幅刻图似是脱胎于我在雪林山洞所见的六壬刻图,至于这磨盘上的一切,应当是第一任鬼谷洞主毕生的知解,他的六壬神课修出四纹,虽有道言指引,可这六壬刻图他仍旧没有全部悟出。”

    “术数共三式,不知其他两式究竟是什么?”磨盘没有提及,易寒突然想向画中仙开口询问,可一想到术数的修行之艰,又觉得自己有些好高骛远,抿了抿嘴,将快出至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眼下,易寒有着最原始的刻图,磨盘之上的虽可参考,却也没有了太大的用处。从磨盘上收回目光,易寒随即将视线放在了阁内的一座座石台上。

    “其他洞天的经阁必然熙来攘往,一术难求,可鬼谷洞天诺大的经阁,却成了我一人独享……”易寒嘴角上扬,他虽无师讲道,可资源却丰富到了极致。

    “藏甲剑阵、落星阵……”易寒走近一座座石台,看着其上刻写着描述经卷的文字,眼中一阵炽热。

    “芥子流沙阵!”突然,易寒视线扫过身侧一座阻敌阵法,看过石台上的文字后,神色突然变得古怪起来,“没想到之前台阶之上所布的便是这一座阵法!”

    易寒起了兴致,探手向竹简拿去,可就在他的手刚刚没过石台的边缘时,却被瞬间弹开。

    “怎么回事!”易寒一脸的错愕,他大费周章地进入经阁,若是空望宝山而不能得,那他死的心都有了。

    突然,易寒想到了什么,掌心聚集魂力再次向竹简拿去,这一次,并没有力量将他弹开,可随着他渐渐深入,却发现神魂之上的魂力快速地枯竭了起来,直至易寒的指尖刚刚触及竹简,他的魂力也消耗殆尽。掌心没了魂力支撑,那股排斥的力量再一次出现,易寒的手臂又一次被弹了出去。

    易寒愣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又看了看仍在石台之上的竹简,顿时有些欲哭无泪。莫老曾说过只要进入经阁,便可随意参阅,如今看来,想要修习这些经卷,还有着诸多限制。

    “想必是这术数之法的修炼同样对魂力有着要求。”画中仙看了易寒取法的过程,耸了耸肩道。

    易寒点了点头,他也看了出来,想要修习这些竹简,便要达到有足够能驾驭它们的神魂之力。想到如今他的神魂刚刚步入虚境,神魂之上布有的白色光点还不足一成,易寒顿时升起一股无力感。

    因为对于他来说,目前修行神魂的方法只有两种,一种是冥想,修行速度较为缓慢,一种是吞噬,可就此时的环境来说,想要遇到如火狐那般身具魂力的灵兽,几乎没有可能。

    “别无他计,只有抓紧冥想了,要不然来这鬼谷洞天真成了虚耗时间……”易寒眉头紧蹙,心中带着不甘,但却无可奈何。好在此时的他有着大把时间,有着可以冥想的余地。

    易寒也不回栖息之所,在经阁内寻了处开阔的地方,就地直接闭关开始了修行……

    时间流逝,覆雪渐融,寒凉退去,大片的绿意生出,沐阳沐雨,生长成荫,一派盎然,此时距易寒闭关已然过去了八个月。

    易寒身处古墨苑,在外界消失的这段时间,各宗派仍旧在不遗余力地找他,因为易寒身具化浊培灵丹和千年毒丹的消息已经传开,还有易寒手中的离音笛,也依旧惹人觑觎。

    除此之外,骨坞的大长老鸩羽道人因谛邪兽被杀,和鬼凌也在满世界的寻易寒。不过莽古沼泽尊主屠烈倒是一反平常,屠弦被杀,他本应该是最想至易寒于死地的人,可自众派围攻子母阙后,他报复易寒的喊声却不再似那般强烈了。

    经阁中,当一缕晨曦从窗棂钻入,易寒吐了口浊气,倏然睁开了眼眸,他额上的一道银痕闪烁了几次微光,也瞬间一隐而没。

    这段时间,易寒神魂之上的白色光点已布满有一成有余,中途,他又倚仗于此,对那些竹简进行了尝试,可喜的是,其中的一小撮,他已然能够取出。不过略有憾然的是,六壬神课,他依旧没能有大的进展。

    在观阅了这些竹简后,易寒对于术数之法又有了一些了解。六壬术法有品阶之分,与七纹之境分别相对。他尚未达到一纹六壬术士,所以他取出的,皆是一些无品阶的术法。只是据他查看,这经阁内的术法,最高也只到四阶,而且还只有寥寥几册,看起来颇为稀珍。

    易寒站起了身,撑了个懒腰,而在他仰头,无意间瞥到身旁支撑经阁的木柱时,慌忙露出了闪躲的眼神,只见其上,有着数不清的通透指洞。

    在闭关期间,他已成功突破灵髓小境,迈入了触尘境中期,常脉小境,以此为基,他顺势也将流阳指第二重成功修成,木柱上的那些痕迹,便是他修行所留。

    “若是准备出关,我先带你去个地方!”突然,画中仙似鬼魅般掠至易寒眼前,幽声道。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仙王的日常生活〕〔霍夫人是个小哭包〕〔第一序列〕〔平平无奇大师兄〕〔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薄先生今天又秀恩〕〔当医生开了外挂〕〔抢救大明朝〕〔伏天氏〕〔快穿:反派洗白攻〕〔诸界末日在线〕〔神秘复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