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爱妃有毒〕〔巨人的大航海时代〕〔六零彪悍人生〕〔婚字当头〕〔重生大富翁〕〔镇鼎〕〔最强筑基境〕〔头狼〕〔超强兵王在都市〕〔重生之万古剑神〕〔神医弃女:邪王嗜〕〔姐妹花的最强兵王〕〔陆言遇白葭免费阅〕〔夫人虐渣要趁早〕〔道易天下〕〔邪王绝宠:医品特〕〔剑墟〕〔重生之万界天尊〕〔白泽图〕〔吞天神皇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破岚 第二卷 残阳何意照月窟 第九十八章 仇故蹙兮再逢决
    本站:m..“虫篆之技!”易寒甩出的鞭影之上,没有一丝灵力波动,琅玕一眼掠过,露出蔑视的同时,掌心灵光涌动,便向长鞭抓去。

    啪!

    抽击声响起,琅玕手掌随即一攥,可突然间,他的面色却是一变。

    只见鞭影仿佛虚幻一般,竟透过琅玕的五指被一抽而回,而他紧握的掌中,只有一道黑色的鞭痕。旋即,一股眩晕感骤然从琅玕脑中生出,紧跟着,眉心处传来一阵刀剜般的刺痛。

    与此同时,一道与琅玕长相一样的虚影顿时由泥丸宫出现,随后重叠出现在了他的身体上,开始左右摇摆不定起来。

    琅玕的神魂,竟被剥离!

    “这是……魂技!”琅玕面目狰狞,一层细密的汗珠布满了额鬓。他的痛苦并非来于肉体,而是源自神魂!此时,他才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懊悔不已。

    “此术魂修亦可杀,更不用说你了!”易寒目露寒光,擎起长鞭再次挥向琅玕,这一次,是他的神魂!

    “去给九黎族被冰封的族人们……陪葬吧!”易寒重重地吐出几字,随着鞭影甩下,胸中顿生一股快意。

    “啊!”一声嘶吼从琅玕口中喊出,只见他的身上,鞭痕烙刻,魂影也骤变黯淡!易寒并没有选择将琅玕的神魂拘来吞噬,一是对方并非魂修,神魂之力低弱,于他来说,进补之效微乎其微,再者,他不屑。

    然而,就在易寒第三鞭将要落下时,琅玕的手腕上,一个泛绿的铜镯突然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神魂之中。转眼间,琅玕身上和掌心处的鞭痕便化作两道烟霭,散于虚空。

    于此同时,易寒在鞭痕消失的刹那,如同遭受了反噬,泥丸宫中神魂一痛,手中鞭影顿时收缩而回,神魂之力也不自主地从魂体内流失,仅剩一丝。

    易寒一惊,匆匆观视泥丸宫内,此时他的神魂一副萎靡之状,易寒想要驭动,却有一阵阵竭力感传来。不过易寒瞬息间便敛回声色,继续看向了琅玕。

    造成易寒魂力反噬的器物名为锁魂镯,乃是琅炎在琅玕幼时为其锻造,目的便是保护神魂,并且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同时给袭击者的神魂还以重击。只是这锁魂镯只可施展一次,如今被迫使用,便再没了效用。

    “你的命给我留着!”此刻琅玕和易寒的感觉一样,头疼欲裂,更何况他并非魂修,痛感甚至还要强烈了不少。眼下,琅玕根本无法再次出手,恨恨地看了眼易寒,踉跄而逃。

    对于琅玕来说,谨慎乃是本性,此刻受伤遁走,其实他不光光是在担心易寒会留有后手,还在留意着对他虎视眈眈的他人,一旦遇到,这些人必然会趁机而入。

    看琅玕退走,易寒顿时跌坐在地,先前他的模样是佯装平静,琅玕并不知道易寒也受了重伤。

    神魂受创,轻者癫狂,重者,虽有活息,却宛如死尸。这一次,易寒和琅玕都极为幸运,只是想要恢复,却需要一番时间与际遇。

    强忍着眉心中传来的不适,易寒顿了须臾,继续向上走去。

    在易寒后方,一片哀嚎连连。妪尸所过之处,皆有殷红洒溅。

    各宗门弟子,在踏上高台后,前行的速度都渐渐慢了下来。琅玕等一派之主也察觉出了高台之上,随着向上不断增大的压力,明白了是规则所致后,都皱起了眉头。

    “照这种速度,你我几个宗派的门人怕都是要被残杀殆尽了。”琅炎看着身后众弟子露着惶恐,艰难地跨着台阶,顿时皱着眉道。

    因为琅炎发现,这规则对于老妪来说没有丝毫影响,但他们却正在逐渐被老妪追上。

    “不知道她的修为在这里是否会受到压制……”琅炎明显感受到自身修为的变化,对自己的安危也开始担忧起来,同时有些后悔踏上了高台。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必须去将她拖住,不然将会有更多的弟子承受无妄的灾祸!”灵真看向诸宗之主,高声喝道。

    “桀桀,这妪尸的神魂已极度虚弱,撑不了多久的,也罢,算本尊一个!”苏老鬼声音恻恻,盯着嗜杀中的老妪道。话虽如此,可他的目光中只有对妪尸的觊觎,却无半点对骨坞弟子的担忧。

    随着灵真开口,多人纷纷响应。

    黎母扫了一眼下方,却是未作理会,收回目光,兀自向上奔去。封子化为木杖,此时的她孑然一人,来去由心,对于灵真的号召恍若未闻。

    “幻灵宫尚可自保,诸位请便!”忆清眼中微不可查的一闪,带着随于身后的弟子,同样上行而去。她们身具月族残缺血脉,前行自然不会受到阻碍,至于老妪,只要不是她们去主动招惹,凭借着幻术,脱身并不困难。

    “幻灵宫不对劲啊……”看着忆清等人离开的背影,苏老鬼眯起了双眼。在他看来,无论是哪一宗派的弟子,在高台之上皆有伤亡,可幻灵宫却无一人倒下,事情虽有偶然性,但细想之下,却并不偶然。

    “还请诸位能不遗余力!”苏老鬼目露疑色时,灵真倏然正色向几人开口道。他知道妪尸中了渎魂术,在这种无畏的状态下,他们只有拼尽全力应对。

    如今境界被压制在触尘境圆满的修士不在少数,他们知道自己无法独善其身,皆神色凛然,向妪尸冲去。

    实际上,妪尸此刻的实力已从初被唤醒时的莫测修为跌落至封灵境初期,虽然实力下降,但也应了众人所担忧的——老妪的境界并未受到高台的压制。

    半刻时辰后,围攻的众人皆被老妪漫无章法却又拼尽全力的攻击所伤,更有三个式微宗派的掌门身殒。不过在拖延之下,妪尸的神魂也加速了消耗,终于倒在了一片炫目却夹着雄威的光影中。

    众人见状,皆松了口气,但苏老鬼却目光闪动,在光影消堙的刹那,蓦地冲向前去。可他刚一临近,妪尸却如遗烬般,瞬间化作了飞灰。苏老鬼恰恰迎上,被拂了一脸。

    “呸!”苏老鬼面色难看,轻唾了一口后甩袖走开。

    老妪实力非凡,苏老鬼本打算将其带回宗门研究,却没料到这一具古尸存在弥久,虽不知生前如何保得全尸,但随着神魂消散,岁月之力在她身上轰然爆发,将早该化为腐朽的尸骸彻底磨灭。

    “妪尸已灭,苏老鬼,可敢去探一探这高台!”琅炎看向苏老鬼,眼神微动。

    刚刚忆清的言行他也看在眼里,虽说不出缘由,但总觉得对方有一丝反常。而且沿台阶而上,易寒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不由得让琅炎怀疑,忆清着急前行是为了争抢那枚化浊培灵丹。他邀请苏老鬼,则是顾忌忆清会暗中使些手段。二人同行,若是相斗起来,便会增加几分胜算。

    “有何不敢!”苏老鬼冷声道,他听得出琅炎话中的意思,没有一丝犹豫,二人便率弟子结伴行去。

    “既然已经上来了,老夫倒想看看自己能顶着这压力走到哪里。”李玄策含笑开口,随后身形一动,向上而去。

    “本座也去……”眼看琅玕几人继续向上踏去,渐渐的,有多人露出尚未有所收获的不甘,纷纷选择了继续前行。

    也有少数人担心变故出现,携众去觅其他的机缘。

    高台的上端,已呈一个明显的梯形之状,由宽向窄逐渐延伸,雾色也不似那般浓厚,而是有了渐渐消散的征兆,易寒则在其中缓缓而行。

    神魂受创虽未给易寒身体带来大的麻烦,可却令他的脑中传出了阵阵刺痛,让他心烦不已。

    “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易寒盘算着时间,显得有些谨慎。禁制会在四个时辰后重新启动,他虽有月魂草傍身,可一旦对方于这禁制没有效用,那他必然会葬身此处。

    在他所处的位置,人与人之间已能看出一个模糊的轮廓。易寒环伺周围,发现有好几道身影都在向上攀爬着,不过看其行动,却像是在扛着一座山岳,缓慢无比。

    忽然,易寒目光一凝,他在身后,发现了一个魁梧的身影。在这道身影的前方,有着一道尖锥似的光影,正在破开高台之上的层层重压,向上疾驰着,速度竟比旁人快了数十倍不止。

    “屠烈!”易寒突然识出来人,眼瞳猛地一缩。

    “昆吾!本尊要将你千刀万剐,来祭我儿英魂!”来人似乎在易寒投去目光的瞬间,也发现了他,登时暴喝一声,速度更是暴涨,向他飞速奔来。

    “老狗贼!是屠弦咎由自取,若不是你二人追杀我在先,他又怎会被雷劫活活劈死!”易寒强词道,同时青翼骤出,不过并未远逃,而是就地躲避屠烈的攻击。

    易寒一路缓慢而行,中途还与琅玕相斗,这才给了屠烈追上的机会。不过此处已临近高台顶端,屠烈所承受的压力也远非之前所能比拟,易寒看到对方再次追来,借此地利人和,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杀了屠烈!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告教官,我要追〕〔谪龙〕〔伏天氏〕〔诡秘之主〕〔九星毒奶〕〔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罪全书全集(十宗〕〔东山再起〕〔重生空间之烈女归〕〔顾先生爱妻如命〕〔天价狐宝:娘亲,〕〔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山海意难平〕〔家的味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