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反派总被欺〕〔我的名字,你的姓〕〔龙神斗尊〕〔逆天仙途路〕〔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天道师〕〔我在封神诡界做和〕〔英才转世疑云〕〔墟渊〕〔轩辕青羽〕〔氪金成仙〕〔终极武者宝库系统〕〔逆成长巨星〕〔重生之最强星帝〕〔我被系统带偏了〕〔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阎王驾到〕〔日常系神壕〕〔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文娱从旅行开始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破岚 第二百七十四章 辗转途中遇故识
    此刻的对战,凰紫真已经露出了些许的颓势,但见得万兽涌现的场景,她顿时露出了大喜之色。因为这对于她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碳。

    忽然,凰紫真眸光一凝,她发现了貂雷老母等人的消失。

    “想逃?”凰紫真冷哼了一声,在对方刚刚隐去身形的刹那,她蓦地喷出了一道火焰,向一处无人的虚空横扫而去。

    火焰熊熊,在漫去的刹那,便将一处处虚空燃碎。就在这时,正已遁虚准备逃走的貂雷老母几人,被迫现出了身形。

    于他们出现的瞬间,一道道兽影蓦地围了上去。

    “易寒……”凰紫真看到了遭到重创的易寒,当即向其奔了过去,可刚行至半途,数道身影便阻在了她的身前。

    “凰紫真,今日,我等即使葬身此处,也要拉你当个垫背的!”言语间,猝然向凰紫真围杀了上去。

    “重紫,易寒和这丫头,便交给你了!”凰紫真眉头一皱,高声喊道,旋即便陷入到了杀战之中。

    “小璃,走!”重紫闻声,两手分别将易寒和小璃带起,径直向石林奔驰而去。

    他们方才已行进了许久,但这条坦道却始终不见尽头,无奈,他只能带着两人再返石林。

    而随着小璃的离开,也有不少凶兽跟在了她的身边,并且在她的驭使下,有一只形似山丘的翼鸟乘在了他们身下。

    有众多的凶兽傍身,易寒三人倒未再遭到石林中阵法之力的攻击,仅用了片晌功夫,便冲出了石林。

    “易寒哥哥……”小璃眸中的赤色已然褪去,此刻的她泪眼婆娑,看着气息微弱的易寒,不住地啜泣着。

    忽然,小璃似是想起了什么,蓦地将自己的双手贴到了易寒受创的腔腹之上。对于自己的能力,小璃一直处于懵懂之中,此刻在她看来,自己的双手既能引起青色墙壁异动,召出这么多的凶兽为自己所使,那也一定有着让易寒转危为安的能力。

    不过,良久的时间过去,易寒的伤情却未有一丝好转的迹象。

    小璃见状,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焦躁神色。她心中明白,自己的异力,皆是在自己情绪变得极端的情况下发出,击退紫衣人,流落这地穴天地,克服凶险的幕幕,只手杀死天驴族族主,引动青壁,皆是如此。可现在,她却感觉自己始终抓不到那一缕契机。

    眼见无果,小璃将双手从易寒腔腹之上缓缓收了回来。

    重紫见此,心中也是一叹,如今的易寒,自己已无知无觉,体内的灵髓也凝滞于气海,难愈伤处。而今的一丝生息,是凭着重紫由伤处灌入的那一道灵力在延时续命,能坚持多久,谁也说不准。

    重紫已经尝试了多种了办法,包括以自己的灵力来帮易寒治疗,可易寒体内血液逆流,伤处更是筋脉阻断,他有心发力,却无的放矢,所做的努力对伤情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在此间,陈钧和苍崖也现出了身,不过,他们只能空望着,没有一丝办法。

    突然,重紫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示意小璃停了下来。

    而今,他们已经处于一座万籁俱静的山谷之中。

    眼前之路,因为有着一道弯折,所以将他们的视线全都遮了住。在翼鸟停下后,重紫身影一动,便掠到了折转处的一块儿山石旁,探头望去,他的神情顿时一愣,只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正与他们相向而行,走过弯折之处,便可径直相见。

    “是他……”重紫嘴角微微弯了起来,对方正是被他在祭仙灵池中,斩去了双手一脚的天驴族吕姓青年。

    眼下,并非只有吕姓青年一人,在他身后,还有着一个与他着装相仿之人。只是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此刻的两人,正分别坐在一顶被四人抬着竹轿之上,摇晃着脑袋,看起来颇为舒坦。

    重紫想了想,身形一动,便跃过了山石,来到了几人前方。

    “吕兄,几年不见,没想到生活的如此惬意啊!”重紫拱了拱手,开口道。

    “你是……”吕姓青年闻声,顿时抬目向重紫看去,不过,瞬息间,他便脸色一变,继而,目中露出了一抹凶芒,“竟然是你!”

    在他三肢被砍之后,重紫的容貌便死死烙在了他的脑海之中,自从祭仙灵池中生还,他无一日不在想着复仇,但因身有残疾,他也受到了族中的冷落,一直苦不得志。

    但一次意外,却让他发现了一株对突破大境界桎梏有着神效的奇珍宝材仙阳花,懂得世故的他将此花采下,献给了出关不久的天驴族族主。

    天驴族族主自是欣喜万分,给了吕姓青年天驴族极高的荣耀,更是在出行中,不计较其身有残疾,每每将他带在身边。这也使得他有了地穴天地之行。

    只是,自进入地穴中,他便与天驴族族长分开了,对于对方身死的消息,他还一无所知。

    至于他身后轿上的青年,名为吕源,是天驴族青年一辈中的翘楚,境界已至乘丹境初期。

    两人在闯荡的过程中相遇了,因为如今吕姓青年在天驴族是?@赫一时的人物,所以吕源并未在意他的修为与身残,依旧与他行在了一起。

    重紫闻言,笑着点了点头,道:“是我。”

    听着这似有着戏谑的回答,吕姓青年目中顿又寒光闪过,开口道:“四年前,是你让我变成了这番凄状,你要好好来还!”

    言语中,吕姓青年又回头看了眼吕源,继续道:“吕源师兄,今日若能助我杀掉此僚,师弟在回族后,将会在族长面前极尽美言!”

    “有劳师弟了!”吕源闻声,当即一笑,随后一跃而起,来到了重紫身前。他贴近吕姓男子,为的便是这一目的,此刻闻及对方求援,他自是十分乐意。

    “你自断手脚吧,然后听从我师弟发落,不然,我绝对会让你后悔来到这地穴天地!”吕源负手冷笑,没有直接出手。在他看来,以重紫封灵境的修为,绝不敢在自己面前造次,若是不战降敌,他自是乐得见到。

    重紫闻言,恍若未闻,而是兀自喃喃道:“兄台,你可知天驴族族主已经死了吗?”

    “哼,一派胡言!我天驴老祖修为莫测,在这片天地中,又有谁人能将他杀掉!”吕姓青年闻言,顿时冷笑了声道。

    “哦?”吕姓青年却不似吕姓青年那般反应,而是眉头一挑,接着向重紫道,“那老祖是为何人所杀呢?”

    “一个七岁的小女孩。”重紫道。

    “哈哈哈,你怕死便罢,却还扯这等低劣谎言,真把吕某当成小孩子戏耍了么!”吕源闻言,当即大笑了起来,随后目涌寒光,又向易寒道,“你既然不识抬举,可别吕怪某没给过你机会!”

    言语间,吕源猝然向重紫冲上了前去。

    可他还未走出几步,一道猛烈的风劲突然迎面吹荡而来!

    吕源顿时止步,以衣袂掩在了眼前。不过,待得风劲散去,他放下衣袂的一刻,却登时愣在了原地。

    只见在重紫身后,突然出现了数之不清的凶兽!

    “那七岁的小女孩,便是她,”重紫向吕源道,随后缓缓看向了小璃,紧接着又道,“杀死你天驴族老祖,她只用了一掌。”

    吕源望着这一幕,脸上已然是一片煞白,他循着重紫的目光,在一只巨鸟的背上,蓦地看到了小璃的身影。

    在看到小璃的刹那,他忽然觉得,重紫所说的天驴族老祖被杀的消息,或许是真的!因为他已经隐隐察觉到,身前的这些凶兽,似乎在以对方为中心,都隐隐围簇在了对方的身周。

    感受着一只只凶兽散发出来的残戾气息,吕源心中有着一丝怯意,当即道,“道兄,你与吕松之间的旧怨,我就不掺合了,告辞!”

    吕松便是轿上的吕姓青年,如今身临危境,吕源再也难顾其他,只顾逃命。

    言罢后,吕源当即折身,便向后方奔逃而去。不过,他刚行出不远,一只猿兽便在小璃的授意下,突然脚下一动,向其追了上去。

    片刻后,吕源便被猿兽如拎东西般带了回来。

    “道兄饶命,我与这吕松一点也不熟……”吕源面露恐色,当即跪地求起了饶。

    “也罢,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既求饶,我便不娶你性命了,不过,你却需自断手脚!剩下与他同样的一足便可以了!”重紫哼笑了声,指了指吕松道。

    吕源闻言,眼角开始不住地抽搐起来,片刻后,似是心中下了决定,脸上骤然露出了一抹狠戾,随着一声长吼,他的双臂及一腿猝然蹦碎开来。

    与命相比,显然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忍着痛意,吕源折过了身,行至吕松身前,他恶狠狠地看了对方一眼,随后便向远处行去。而就在此时,重紫蓦然探手,四个乾坤袋顿时被他从吕源的怀中抽了出来,见得上面没有烙印存在后,他的视线从吕源身上挪了开,转而看向了吕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仙王的日常生活〕〔霍夫人是个小哭包〕〔第一序列〕〔平平无奇大师兄〕〔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薄先生今天又秀恩〕〔当医生开了外挂〕〔抢救大明朝〕〔伏天氏〕〔快穿:反派洗白攻〕〔诸界末日在线〕〔神秘复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