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反派总被欺〕〔我的名字,你的姓〕〔龙神斗尊〕〔逆天仙途路〕〔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天道师〕〔我在封神诡界做和〕〔英才转世疑云〕〔墟渊〕〔轩辕青羽〕〔氪金成仙〕〔终极武者宝库系统〕〔逆成长巨星〕〔重生之最强星帝〕〔我被系统带偏了〕〔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阎王驾到〕〔日常系神壕〕〔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文娱从旅行开始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破岚 第二百三十五章 血凤睥睨戮苍生
    在赤乾大地之上,并无隆冬时节,可而今,在祭仙灵池这一方地域,不知是不是因战事的缘故,刮起了凛冽的朔风。

    “是啊!既然来了,谁都别走了!”

    在此间,随着这一道响彻天地的恢弘之音响起,无数人皆缓下了手中的动作,目露犹疑循声而去。凤山的神情由哀转喜,但易寒在听到这道声音时,目中却闪过一丝熟悉,紧接着,神情便变得难以置信起来。

    “怎么可能……”易寒凝着眉头,失声喃喃,同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集身上仅剩的一点力量,蓦然念动翰墨之道,容貌顿时换改,成为了一个年迈的老头儿,同时掩去自身气息,之后悄然伏首,继续趴在了地上。

    下一刻,有一道身影倏然踏空而来,前时还见其在千丈之外,可随着一步迈出,下一瞬,便虚立在了易寒等人的上方。

    来人蓬头垢面,身着玄甲。在玄甲之上,有着大片的濡湿之处,若是细视,则可映着他身穿的衣色,看出那是一片片血迹。同时,随着他的到来,一股血腥气也顿时斥满了这一方天地。

    “老……老祖,凤族后辈……凤山,拜见老祖!”看着上空那道样貌虽然狼狈,但却带着睥睨气势的中年男子,顿时跪地拜道。通过对方身上传出的血脉威压,凤山足以能判断得出,这就是他们血凤一族的老祖!

    来人,正是凤九天!

    易寒不着痕迹地瞥了对方一眼,心中顿感诧然。

    在溸寒崖上的众修遥观而来,也都开始惊疑不定,尤其是那些选择了相助神凰族的族落。他们的背后虽也有着族中老祖闭关,但却担心对方会在盛怒之下,径直将他们斩杀。

    下一刻,又有一道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凤九天背后,之后躬身而立,此人正是那守卫天虞山的瘦脸老者。

    “老夫在那里感受到了鲲鹏之气!”突然,凤九天扭头看向了溸寒崖方向,目中顿有寒光闪过。

    站于他身后的瘦脸老者闻言,身形顿时一动,消失在了原地,片刻之后,他带着一身血迹,又回到了凤九天身后,之后挥袖一甩,百余颗人头顿时滚落在了地上,鲲鹏族长慕容丘赫然在列!

    “这……”凤山看着眼前的景象,脸上顿时露出了骇然,他不知道凤九天缘何会对鲲鹏族出手。

    “哼,鲲鹏族派族人坏我血凤族大计,那帮老匹夫,老夫不会放过他们!”凤九天眸光一闪,之后看向了凤山:“老夫将神凰族中的大能之修尽数囚困几千年,没想到,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你等还未将这些神凰族中所剩的残脉灭掉!”

    “凤山知罪!”凤山闻言,顿时露出了惶恐神色。

    凤九天冷哼了一声,突然,他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缓缓扭头,将视线投到一处:“凰曦!你们回来了?”

    凤九天声中透着一丝意外与震惊。

    “禀老祖,回到妖界的仅有她一人,凰梦溪等人并未归来!”凤山见状,顿时开口道。

    听到凤山所,又感受道凰曦身上低微的修为气息后,凤九天审慎的神情顿时松缓了下来,之后冷声道:“你踏入了涅槃?神凰族不遇危殆不入涅槃,看来你们出离了妖界,并未寻得天地之灵,反而遭历了劫难!”

    “凤九天,若知你有叛逆之心,在离开妖界前,便该将你除掉!”面对凤九天,凰曦脸上没有一丝惧色,登时厉声喝道。

    “叛逆……”凤九天闻言,顿时摇头大笑了起来,“可惜啊,可惜!”

    凤九天言语莫名,话间,猛然又看向了凰曦,同时,身上腾起了一股猛烈的杀意。

    但于此同时,凰梧却突然探手一抓,将身前的凤山勒起,扼住了对方的咽喉。显然,凤九天是要对凰曦出手,而凰梧想以凤山为筹码,以此对峙。

    凤山见状,顿时冷哼一声,拂袖间,一道灵光闪过,击在了凤山的身上,同时,在巨力相击之下,凰梧也受到了波及,登时倒飞而去,跌落在地。

    凤山,就地身亡!

    凰梧也受到了颇重的伤势,若非有凤山阻于身前,他的结局,也会如气绝的凤山一般。

    “老夫这辈子,最恨的便是要挟,最不怕的也是要挟!”凤九天道。

    “父亲……”凤澈看着凤九天将凤山瞬杀,顿时瞪大了眼眸,浑身战栗着,扑到了凤山身上,大声嚎啕起来。

    就在凤山欲再次出手的时候,忽然,有着一道道玄鸟之鸣从山下传出,只见在下方的祭仙灵池上,被凤凰两族破开的封印缺口,开始渐渐合拢起来。

    “此地倒是有些奇特!”凤九天有所察觉,顿时向下眺望而去,看着祭仙灵池上缓缓聚拢的泛着银白光芒的壁障,眸中顿时有着一抹精光闪过,当即身形一动,出现在了壁障的正上方,之后张口向下猛地一吸。

    刹时,狂风骤起,祭仙灵池开始猛烈地跌宕起来,一道道巨浪开始翻涌,这一方天地,俨然成为了黑风孽海。

    须臾后,那道还未弥合的屏障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下一刻,无数只玄鸟精元开始从水中出现,但看其状态,却不是自主飞出,而是由异力所摄,被迫出离。

    无数道金光弥漫在了天地间,渐渐的,都化作了一团团能量髓液,汇成一条精元河流后,被凤九天蓦然吞入了肚中。

    片刻后,脸上带有一抹颓意的凤九天顿时变得神采奕奕,再观祭仙灵池中,已然没有一只玄鸟精元存在。

    短短功夫,凤九天竟将祭仙灵池中的精元能量一吸而尽!

    下一刻,凤九天的身影折回,将目光再次掠向了凰曦。但就在这时,那瘦脸老者盯着覆在地上的易寒,脸上却露出了一抹疑色。

    “族长,我在此人身上,也隐约感受到了一丝鲲鹏气息……”瘦脸老者开口道,易寒身上的气息若有若无,让他难以感受得切实。

    “哦?”凤九天眉头一挑,拂袖间,易寒便不能自控地被拘了起来。盯了易寒须臾后,他的瞳孔突然猛地一缩!

    尽管易寒已将全身气息隐去,可面对强如凤九天和瘦脸老者这等实力的大能之修,却是有一些破绽会被识出。

    不过对于凤九天来,此刻除了察觉到被易寒刻意隐去的鲲鹏气息外,他在易寒的身上,还发现了一丝异样。

    只见探出手掌,对着易寒的脸倏然隔空一撕,下一刻,易寒的真实面容便露了出来。

    他竟识破了易寒的翰墨之道!

    “是你!”瘦脸老者见状,神色顿时一怔,紧接着,一抹杀意便在其眸中显现,他记得正是面前之人,化作了凤山的样子,成功潜入到了天虞山中。

    就在这时,看着身负伤势,面色难看的易寒,凤九天也蓦地眯起了双目:“就是你,坏了老夫布了数千年的大计!”

    言语中,凤九天对着易寒猛地伸手一拍,下一瞬,易寒便觉得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挤压在了一起。

    易寒能够感觉的到,身体的四周的力量,正在一点点的加大,怕是须臾后,他便会被挤压成一团肉泥!

    凤九天并未让易寒立即死去,而是打算让其遭受一番折磨!

    他对易寒的恨,已然浸到了骨子里!

    就在这时,凤九天又对身侧的瘦脸老者道:“将此地的神凰族,全都杀了!至于凰曦……抓起来!”

    瘦脸老者闻言,身形一动,便前往了溸寒崖上。

    对于凤九天所言,凰梧和凰曦一阵云里雾里,眼下,对方分明已经归来,但言语中,却透着强烈的不甘,还有对易寒浓浓的恨意。

    在巨力的压迫下,易寒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呼吸,而且血肉之上,也出现了阵阵强大的禁锢之力,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画中仙蓦然现身,随着一声厉喊,蓦然将这挤压而来的力量撑开了一些。

    但是,也仅仅如此。

    “白泽的气息?”凤九天见状,顿时露出了一抹意外神色,旋即单拳紧握。在此之下,易寒周身的力道再次大了起来,画中仙的身影,也渐渐变得虚幻起来。

    就在两人感到绝望时,凤九天眸光一闪,突然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神色,挥手间,将那禁锢两人的力量揩了去。

    “先前我察觉你的换容之法与妖界传的翰墨之道有些相似,而这虚影身上恰有着白泽的气息,若是如此,那一切到能够解释的通了!”

    “墨仙与白泽的传素有耳闻,但一直以来,它也仅仅是一道传,没想到,在你的身上竟然发现了一丝端倪!有意思!”凤九天笑道。

    然而,就在他伸手向两人拘去时,瘦脸老者却忽然从上空坠落,跌在了凤九天身前,看其身上血痕累累,更是没有一丝生息发出。先前的灵躯,已然成为了一具尸身。

    “凤九天,老朽过,你逃不掉!”伴随着瘦脸老者尸身的落下,一道苍老之音也自上方传了下来。

    凰紫真,终是来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破岚》,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能修炼一亿次〕〔温炖的小时光〕〔男神大人太难追〕〔山河远阔语轻轻〕〔诡秘之主〕〔游戏世界的开挂之〕〔穆少天夏子夕免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这个男星有点帅〕〔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阴山密档〕〔第一序列〕〔黑金继承人〕〔我真的是最强炼药〕〔温柔沦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