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反派总被欺〕〔我的名字,你的姓〕〔龙神斗尊〕〔逆天仙途路〕〔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天道师〕〔我在封神诡界做和〕〔英才转世疑云〕〔墟渊〕〔轩辕青羽〕〔氪金成仙〕〔终极武者宝库系统〕〔逆成长巨星〕〔重生之最强星帝〕〔我被系统带偏了〕〔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阎王驾到〕〔日常系神壕〕〔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文娱从旅行开始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破岚 第二百三十四章 将弑仇敌异变生
    自易寒掌握灭度戟以来,他从未发挥过其自身的力量,而今,身临十绝之境,面对不敌之敌,他终是动用起了这莫测的一招。

    灭度戟缓缓地落下,易寒身上的血气也渐渐被抽离而出,瞬息之后,他的体貌已形如将朽的老人,也正在此时,戟刃之上,犹如出现了一道无形的漩涡,天地间无尽的灵力开始其汇涌而去,在似乎达到了极限后,一道溢着幽暗乌光的镰形波影顿时从刃上出现!

    在这一瞬间,天地都仿佛为之一震。

    空气如被凝结,一切似乎都变得慢了下来,呼啸的山风,摇曳的巨木,还有易寒三人急促的呼吸,和充满悸动的心跳。

    破风之音响彻天地,伴着轰鸣,向凤山席卷而去!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

    凤山见状,看向易寒三人的玩味神色,顿时转为了诧然。灭度戟为上古神兵,可易寒,凭借着封灵境的修为,竟然将其威能发挥了出来。

    随着镰形乌光掠来,凤山脚步开始连连后退,同时,每退一步,他便探指缀点,虚空中一道道带着涟漪的波纹顿时渲开,化作层层屏障覆在了他的身前。

    镰光携卷着无匹的威势掠来,但在接触到那虚空波纹时,原本盛极的乌光,亮度却瞬间黯淡了一些,紧跟着,随着镰光冲破层层屏障,到最后,那乌光却如被抽丝剥茧般,微弱到了极致。

    凤山此术的目的是将镰光之力彻底抵消,但令他意外的是,镰光并未消失。讶异之余,凤山手臂顿时蒙上了一层赤光,化为了一层厚厚的臂甲,横在了身前。

    砰!

    一道清脆的响声传出,只见乌光落到了赤色臂甲上后,在凤山力量的抵消之下,缓缓消失在了空中。凤山看着臂甲之上一道浅浅的轧痕,笑了笑。

    易寒的修为终究是太弱了,此戟若为他所使,同阶之中,当立于不败之地!

    不过,就在凤山轻抖手臂,准备收起臂甲的时候,一道轻微的碎裂声突然响起,凤山面色一变,猛然向手臂之上看去。

    只见臂甲上,一串裂纹忽然自那道轧痕处向四处蔓延而去。瞬息后,臂甲便彻底的裂解开来,凤山的手臂之上,一道血痕也瞬间出现,贯入了血肉当中。

    “灭度戟,果真威武匹敌!”

    手臂受创,凤山反而露出了兴奋之色,镰光之上的威能已被他几近消磨殆尽,没想到,所剩的一点余威竟也能将他击伤!

    不过,这也证明了这件上古神兵,已经强悍了何种地步!

    易寒眼见灭度戟只是让对方受了轻伤,因失血过多,本就体力不支的他,目光顿时一黯,跌倒在了地上。

    “差距终究是太大了……”易寒缓缓的呼吸,此时的他,已然没有了一击之力。

    “蚂蚁,终究是蚂蚁,绝世之兵在你等手中,实属埋没!”凤山摇头笑着,再次踱步上前。

    不过,就在他行至半途的时候,于上空,却有着数道剑羽破空而来,最后在凤山前行的路前插下,紧接着,便有一道身影掠到了易寒三人身前。

    “凰梧!”

    凤山脚步戛然而止,看到来人,蓦地冷声道。

    凰梧在与鲲鹏族长相战时,一直心寄此处,因为花祖的出现,使得他摆脱了对方的纠缠。

    两人并未言语。

    凤山知道,神凰族濒临灭族,此时的凰梧,必然会殊死顽抗。

    相视中,凤山双手相合,在缓缓分开时,天地间,一股浓郁的妖元力突然向他的双掌聚来,数息后,一个如鹅卵石般大的妖异光球顿时出现,并且随着凤山两手距离的不断拉大,光球也在不断涨大着。

    随着光球的出现,其四周的虚空也弥荡起了一阵空间波动,似乎其上的妖异,能将虚空噬去般。

    易寒,凰曦和重紫看着妖异光球,心中皆出现了一抹悸动,方才凤山所施之术,皆为应付他们三人的粗浅之法,可现在,随着凰梧的出现,他才真正的认真起来。易寒几人知道,这光球的威力,对于他们来,即使施展出最强的防御,怕是在临近的一刻,仍旧会身消道殒。

    “疾!”

    就在妖异光球涨大到径长半尺时,凤山猝然将其推了出去。

    光球顿时梭空而去,行经之处,空间尽变扭曲!而且在前行中,光球还隐隐有了即将爆开的趋势。这一式,是凤山所掌术法中,颇为强劲的一道。就眼下的威能来看,易寒自,根本难以抵挡。

    迎着这妖异光球,凰梧蓦地眯起了双目,伸手一招,悬浮于长空之上的囚天塔顿时瞬空而来,塔上的吸撤之力并未散去,随着临至此地,凰梧双手掐诀,塔底顿时出现了一片潋滟的霞光,向那妖异光球笼罩而去。

    光球受到霞光阻避,刹时开始颤抖起来,其内恍如有着生灵存在,开始不规则地挣动起来,但值此瞬间,囚天塔上的吸撤之力却更为猛烈了起来,肆虐间,便将光球吞入了塔中。

    光球在霞光的遏制下,并未直接爆开,但在其没入囚天塔内后,却是传出了一道轰然声,只是,那狂暴的冲击,在囚天塔有限的空间内,加之又有着宝塔坚壁存在,却是难以散出分毫威力,全都被塔身缓缓吞噬了去。

    易寒几人见状,皆是松了口气,若是那光球就此爆开,他们三人,怕是瞬间便会在冲击中堙灭。

    凤山没料到凰梧竟会将囚天塔召来,他这殚心的一击,如此轻巧便被对方化解了去,心中顿生一股郁结。

    “赤炎之棍!”

    攻击受挫,凤山心虽不快,动作却没有丝毫的懈怠,单手一挥,一道长长的火焰顿时自其手中出现,随着火光渐逝,一根通体赤红的长棍顿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长棍犹如岩浆所锻,散发着阵阵炙意,但面着其上的强威,但有人见,便会感到阵阵心寒。

    “囚天塔,雷驰钟!”就在这时,凰梧双手对着囚天塔再次频点而去,转瞬间,塔中的凛风消散,随着一道嗡鸣声响起,只见囚天塔的第二层亮起,瞬息后,从塔底坠下了一方灵光所凝的铜钟,向凤山轰然砸下。

    眼见于此,凤山冷哼了一声,顿时擎起长棍,向铜钟抵去。

    铛!

    只听得一道震耳发聩的钟鸣声响起,赤炎之棍已然抵在了钟口之上。

    此刻的铜钟,犹如一座巨大的山岳,而凤山,便如那渺的生灵,在死死地撑着。

    就在两者僵持中,凰梧身形一动,蓦地冲上了前。不过,就在他身动之时,凤山却蓦地发出了一声嘶吼,曲臂之际,猝然发力,将铜钟击了起来。

    值此间隙,凤山眸光一闪,脚下一动,挥甩长棍间,轰然砸在了钟壁之上。

    铛!

    触击声再起,这一刻,铜钟倏然被击飞到了千丈之外的长空。

    不过,就在凤山戾笑着冲向凰梧时,那已远去的铜钟突然在旋转中,竟再度坠来!

    不过这一次的铜钟,与以往有着一丝不同。只见原本只泛着黄光的钟体上,突然多了一层密匝的,已形如实质的电芒!

    凤山神色一冷,倏然偏转身形,执棍向铜钟点了去。

    然而,这一次的铜钟并没有如凤山预料那般好对付,有了雷电之芒的加持,铜钟的威力似乎成倍的翻叠,在双方又一次僵持时,铜钟的力量越来越大,猝然将赤炎之棍轰得节节碎裂,最终,憾然砸在了凤山的身上。

    赤炎长棍,就此毁去!

    “为什么……”凤山顿时倒飞而出,落地之后咯出了一口鲜血。此时,他的目中满是不可置信,以他的了解,囚天塔亮起的层数越低,所释放的威力也更弱,可现在,却于他的认知恰恰相反。

    “凤山,我过,就算神凰族覆灭,我凰梧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凰梧缓缓走到了凤山近前,同时,一股修为波动也蓦地从其体内散法而出。

    “你竟……踏入了那一步……!你尘寰境的修为,一直以来……都是装的!”凤山感受着凰梧身上的气息,瞳孔猛地一缩。在他的感知中,对方的修为气息明显比他强了几分。他和凰梧本同处尘寰境,但没料到,对方竟然突破了!

    “今日,我神凰若没了,你这一脉,一个人也别想留下!”看着凤山讶然的神情,凰梧喃喃道,她的担忧,一直以来,都尽在那天虞山中,至于凤山,她之前虽然心有疑虑,可现在,却已不足为患!

    “父亲!”就在这时,凤澈驭着羽舟,和涂林等人从祭仙灵池中行出,在感受到了凰曦身上的气息后,便坠到了此地。但是,他没料到的是,刚致此,便看到了凤山伏地咯血的一幕。

    “澈儿,快走!”凤山闻言,面色骤然一变,猝然扭头,对着凤澈大声吼道。

    “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凰梧冷哼了声,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凤澈身侧。然而,就在凰梧伸手抓向凤澈时,长空之上,却是再度传来一道声音。

    “是啊!既然来了,谁都别走了!”

    凤山闻言,眉头一蹙,但似是想到了什么,紧接着,他的脸上便出现了大喜神色!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破岚》,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仙王的日常生活〕〔霍夫人是个小哭包〕〔第一序列〕〔平平无奇大师兄〕〔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薄先生今天又秀恩〕〔当医生开了外挂〕〔抢救大明朝〕〔伏天氏〕〔快穿:反派洗白攻〕〔诸界末日在线〕〔神秘复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