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制造〕〔巨富女婿〕〔仙墓〕〔穿越暴力女天师〕〔绝品豪婿〕〔我家女友是巨星〕〔久爱成疾,前夫入〕〔飞越泡沫时代〕〔王妃快逃:王爷太〕〔我老婆是冰山女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剑神在星际〕〔都市剑说〕〔征服天国之曙光时〕〔全球高武〕〔捕鱼狂帝系统〕〔重生七十年代:老〕〔韩娱之综艺演员〕〔帝神通鉴〕〔美女总裁的特战兵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慕林 第二十三章 口呆
    当谢显之慷慨激昂地劝说母亲曹氏时,谢慕林也迎来了一位客人。

    谢映容目光闪烁,嘴上亲亲热热地跟她搭话,问候她的病情,双眼却不停地扫视柜子间内外,然后再盯着她身上看,完全不象是一位真心关心姐姐身体的好妹妹。

    就连跟在谢映容身后监视她的婆子,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谢慕林心知肚明谢映容是想找什么,却装作没事人一样,回应说:“三妹妹有心了。我的病情已经大为好转,大哥又给我送了吃食茶水过来,我没什么大碍的。这屋里又冷又气闷,三妹妹还是回外头去吧,别着了凉。”

    谢映容有些吃惊地将注意力转回到谢慕林身上:“大哥给二姐姐送了食水来?我……”她眨了眨眼,忽然露出了伤心委屈的表情,“我昨儿也想给二姐姐送些吃食来的,可钱妈妈凶得很,不许我多拿点心,说东西不够——明明大姐姐不想吃时随手丢了,大哥教训大姐姐要珍惜食物,钱妈妈也没说什么,反而还道点心多得很,让大哥别怪大姐姐……”

    这姑娘是随口就要挑拨离间哪。

    谢慕林观察了她这么久,心知她根本没想过要给自己送食水,便也随口回她:“没关系,反正我昨天一直昏迷不醒,你送了吃的来,我也吃不了。倒是你若能给我喂点热水就好了。我醒过来时,喉咙干得不行,这点最难受!”

    谢映容不自然地干笑了下。上辈子她一直在谢映真榻边侍疾,足够姐妹情深了,可后来谢家落难时,谢映真也没为她着想过,一再破坏她的姻缘前程,害得她只能所嫁非人,连性命都丢了。如今重活一世,她哪里有心情关心对方的病情?反正人死不了,她事后说几句好话,把人哄回来就是了。

    谢映容便道:“都是我不好,竟没能从钱妈妈她们那里弄到茶水。你不知道,父亲入狱的消息一传来,钱妈妈对我们姐妹几个就变了脸,压根儿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嘴里什么难听的话都能说得出来。昨儿押着我搜身,今日又非说我是贼,当着众人的面就出言羞辱……”

    站在门边的婆子插话了:“三姑娘可不能睁眼说瞎话。捉贼拿赃,您都叫人当场拿住贼赃了,还装什么无辜人呢?”

    谢映容猛地回头:“我没有!那是钱妈妈栽赃给我的!”她哭着抱住谢慕林,“二姐姐,她们说你就是在那会儿醒过来的,一定也听到了吧?我什么都没做,钱妈妈随便寻了块腰佩出来,就说是我偷的,我冤枉啊——”

    这是在试探吧?

    谢慕林把她推开了些:“有这么一回事吗?我虽然是被你们吵醒的,但当时神智不清,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我清醒过来,你们已经走了。”

    谢映容拿帕子捂着脸嘤嘤哭着,偷偷看了谢慕林一眼:“真的么?二姐姐什么都没听见?我还想着,倘若二姐姐当时就醒了,兴许能给我做证,证明是钱妈妈栽赃我的呢……”

    姑娘,虽然那块水晶腰佩确实是别人栽赃了你,但你也不是没偷过东西,清白不到哪里去。这个罪名,你就认了吧。

    谢慕林平静地回答:“我真的帮不了你,我什么都不知道。”

    谢映容继续揪着帕子哭,眼珠子却在乱转。

    她当时分明就是把信藏在了谢映真的被子里,周围再没第三个人在,大金姨娘还离得远。钱妈妈过来掀了被子,却什么都没搜到,除了那个腰佩……

    不可能!信不会刹那间就消失不见的,瞧钱妈妈的模样,应该真的没有找到信,那信又去了哪里?

    谢映真既然在那之后不久就醒了过来,就有可能早就清醒了,甚至还听到了她与大金姨娘的话,只是在装昏罢了。那么信如今应该就在谢映真手上!

    谢映真既然听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就该知晓事情轻重,不会把信交给曹氏主仆的。可她又跟谢显之亲近做什么?谢显之可是曹氏的亲生儿子,谢家再遭难也难不到他头上。倘若谢映真以为把事情告诉谢显之,就能帮上谢璞什么忙——那是做梦!她怎敢担保谢显之不会出卖她?!

    谢映容想来想去,都觉得信不过谢映真。即使谢映真如今矢口否认,她也要想办法打听到那封信的下落,尽快弄回自己手上才行。现如今,除了自己,她谁都信不过!

    谢映容继续绞尽脑汁与谢慕林搭话,但因为有婆子监视,她又不敢把话说明白了,只能各种兜圈子,暗示曹氏一伙人的态度不善,心怀不轨。

    谢慕林始终淡淡地,有一句没一句地应和着,反过来套她的话,看她上辈子都经历了些什么,谢璞的案子,具体都有哪些“证据”?曹家后来又是怎么搞事的?

    姐妹俩互相套着话,而在西尽间中,谢显之已经把自己的观点论述完了,最后下了结论:“母亲,这显然是小人的阴谋!舅舅舅母上当了!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人蒙骗,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您真的没办法见到舅舅么?哪怕是给他传句话也好!王知府是罪有应得,万万不能叫他连累了皇后娘娘与太子的清誉呀!”

    曹氏……曹氏的脸都木了。

    她清楚真相是怎么一回事,却也觉得……儿子的话挺有道理。

    哥哥曹三爷设计陷害谢璞,其实并没有知会过皇后与承恩侯。曹三爷一心想要撮合她与方闻山重拾旧好,是看上了方闻山即将接任禁卫统领这一点。禁军对于皇宫何等重要?如今地位不大稳固的皇后与太子,一旦知道曹三爷的亲妹婿成为了禁卫统领,就算心里再看不上他,也要重新器重起他来。一旦他得到了皇后与太子的重视,凭着他准备的那些东西,日后便有望执掌更大的权力。他都已经计划好了!

    然而,在这个计划中,并没有太多地考虑到,皇后与太子的名声是否会因为谢璞的案子受牵连这一点。

    曹三爷觉得,这种小事不至于动摇东宫之位,顶多就是皇后与太子叫皇帝责备几句罢了。为尊者讳,难道皇帝与朝臣还会公然指责太子贪腐么?最后还不是叫谢璞一人担了罪责?过上一两年,谁还会记得这种小事?

    说白了,曹三爷心里并不是太在意皇后与太子的声誉。

    但皇帝若真的恼了皇后与太子,又有后宫诸妃与其他皇子进谗言,东宫……真的还能安枕无忧?

    无论曹家元嫡与继室两支关系如何不佳,皇后与太子始终是曹家最大的倚仗,倘若为了三房私利而危及两位贵人,那曹三爷的所有盘算,岂不是本末倒置了?

    曹氏心中忽然动摇起来。她开始觉得,哥哥的计划其实没那么可靠。

    就在这时,桂珍白着一张脸来报:“太太,外头的官兵传话,说……大理寺的大人要搜查上房,让我们挪到南屋去,回头还要问话呢。”

    曹氏一惊,猛然抓住了儿子的手腕:“显之,一会儿你千万不要乱说话!”

    谢显之却胸有成竹地说:“母亲放心,儿子知道该说什么。”

    不,儿子你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海贼之日日果实〕〔倾世女帝〕〔第一糖婚:神秘娇〕〔美利坚捡宝王〕〔修真聊天群〕〔我的体内有个神明〕〔家的味道〕〔一刻钟情〕〔顾先生待我如宝〕〔山海意难平〕〔断臂老公是三条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