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我的老妈是高手〕〔钢铁燃魂〕〔玄幻之躺着也升级〕〔神医农女:买个相〕〔神道复苏〕〔美女总裁老婆〕〔重生国民女神:冷〕〔都市之修真归来〕〔斗武乾坤〕〔迷人娇妻〕〔我真的不开挂〕〔大佬退休之后〕〔满级导演〕〔重生日本当神官〕〔一人之力〕〔世界光梭〕〔穿梭时空的侠客〕〔诸天试武〕〔豪门重生,超模归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慕林 第十八章 疑心
    钱妈妈的眼神让那士兵觉得莫名其妙,但他也没有多想。贵人家的下人总会有些傲气,他尊敬的是家乡父母官谢璞,才会对谢璞的儿子客气些。一个下人,他又怎会放在心上?

    说完想说的话,他就转身走了。他还有职责要履行。按规矩他是不该跟被关押的官员家眷说什么话的,但有那么多同僚都做了,他也不怕会被穿小鞋。只是有些事不可做得太过,他能把要紧的消息告诉谢家大少爷,不让谢家人被蒙在鼓里,便已是对得起家乡父母官了。

    谢显之回头看向钱妈妈。他发现了钱妈妈不自然的表情:“东昌知府告了父亲?难道东昌知府不是王家的人么?他嫡亲姐姐就是舅母的娘家嫂子吧?”

    钱妈妈目光闪烁:“这……老奴如何知道?更何况,这小兵的话也未必当真,兴许是他弄错了,也未可知。”

    谢显之闭了闭眼,迅速回忆起前不久发生过的事:“五天前,母亲带着我与妹妹回平南伯府省亲,当时舅母曾跟母亲私下说了许久的话。我去给母亲送点心,听到舅母对母亲抱怨,说父亲连亲戚脸面都不顾,非要打王家的脸,也太不把平南伯府放在眼里。母亲答应回家再劝父亲,也说父亲做得太过。看到我,她们就停下了交谈。”

    他顿了一顿:“王知府到底是因为什么事与父亲结仇的?我父亲不会没来由就打亲戚的脸,必是王知府做错了什么,令他无法容忍了。王知府不知悔改,反而诬告父亲,是因为怀恨在心的缘故么?”

    钱妈妈忙道:“这话没头没尾的,从何说起?大少爷,平南伯夫人一向和气,又极疼你,你可不能胡乱猜疑她。”

    谢显之扯了扯嘴角:“妈妈这话说得糊涂。我如今只是在问王知府为何要告我父亲罢了,这事儿与舅母有什么相干?王知府只是舅母娘家嫂子的兄弟,又不是舅母的兄弟,难道舅母待他,比待我母亲还亲?”

    钱妈妈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忙赔笑道:“是我糊涂了。大少爷别多心。我们被困在家里,对外头的事一概不知,怎能凭一个小兵的几句话,便猜疑到亲戚头上呢?等出去了,我们再打听,也就知道实情了。”

    “出去?妈妈怎知道我们定能出去?还能随意打听消息?”谢显之盯着钱妈妈,“你是不是事先知道些什么?还有母亲……她是不是也早就预料到父亲会有此一劫?那她为什么不告诉父亲?难不成……她的娘家嫂子的娘家嫂子,比父亲和我们兄妹还要重么?”

    有些事是经不起推敲的。谢显之以前是从来没有起过疑心,如今一起疑心,便不难发觉母亲主仆处处是破绽。别的不提,这间上房是他母亲曹氏起居坐卧之处,里头有些什么东西,他大概是有数的。这一回几乎合家被关押在此,居然能有充足的干净食水、银霜炭、被褥,连煮茶的小风炉与银铫子,都备了两三个,留在屋里侍候的丫头婆子个个穿得厚实,屋里常备祛寒的姜汤,还有他与妹妹日常穿用的衣物鞋袜,居然也都齐全!

    这分明就是母亲早有准备!否则,茶炉、炭、净水这等原该放在正院其他屋子里的物件,又怎会出现在上房中?

    谢显之又记起自己一再为父亲的官司担忧,母亲却不肯与他多加讨论,只劝他好生休养身体。他的病情不过是小小风寒,哪里就到不能说话做事的地步了?若不是他与妹妹一再相劝,只怕她还不乐意让他去跟守在门外的官兵搭话吧?

    这哪里象是在为父亲担忧的模样?

    谢显之越想越心凉,他忍不住问钱妈妈:“母亲到底是怎么想的?父亲即便是真与王家生隙,王知府怀恨在心要反告他一状,平南伯府也没必要掺和进去吧?舅母要护着娘家嫂子,可外祖母与舅舅难道就不顾及母亲和我们兄妹了么?!”

    钱妈妈瞠目结舌。她不明白自己一句话都没说,大少爷是怎么把事情推断到这个地步的?就凭那个小兵告诉他,告状的是王家人么?

    她慌慌张张地反驳道:“大少爷误会了!这种事太太怎会事先知晓?平南伯府也没必要为了王家害老爷。就算老爷先前与王家的人有嫌隙,平南伯夫人也不过是让太太多劝老爷几句罢了,心里还是盼着两家姻亲能和睦相处的。太太根本不知道王家为何要告状,心里不知有多担心老爷呢。只是老爷如今有难,这一大家子还要靠太太支撑,若太太自个儿先慌了,少爷小姐们岂不是更加害怕?因此她只能装作镇定的模样,其实心里不知有多么煎熬呢!”

    她低头拿着帕子擦泪:“大少爷这些话,可千万不能叫太太听见,否则太太该多么伤心哪!”

    谢显之听了,内心倒生出几分羞愧来:“是我误会了,妈妈别告诉母亲知道。”

    钱妈妈见他信服,连忙打铁趁热:“大少爷既然知道错了,可不能再胡思乱想。你忙活了这半日,必定累了,快回太太那儿吃些东西吧。方才那小兵的话,大少爷也别告诉旁人去,省得其他人也跟着胡思乱想起来。人心一乱,太太就再难辖制得住了。如今谢家出事,正是该全家人合力共克难关的时候。若家里乱起来,老爷在牢里,又如何能安心呢?”

    谢显之深觉有理,点了点头:“妈妈说得是。我不会胡乱跟人提起的,只跟母亲与妈妈商量便是。”

    钱妈妈犹豫了一下,心里到底还是更心疼女主人多些:“大少爷就别跟太太提这些了。太太该知道的都知道,我们先前也打听过些消息,太太正心烦呢。大少爷何苦叫太太更难过呢?”

    谢显之愕然。他看着钱妈妈,过了好一会儿才点下头:“妈妈放心,我……我不会去打扰母亲的。”

    钱妈妈慈爱地冲他笑了笑,把他拉回到西次间,催他上了木炕,又叫人给他端了热茶点心过来,方才转身走了。

    她没提防看守的官兵中,居然有人会把外头的消息透露给谢显之,谢显之还猜到了不少要命的真相!她必须把情况透给曹氏知道,两人早早商量出一个说法来,打断谢显之的胡思乱想才行!

    她走得急,并没有留意到,谢显之看着她的背影,面上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在凝重之中,隐隐透着几分难以置信的悲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海贼之日日果实〕〔倾世女帝〕〔第一糖婚:神秘娇〕〔美利坚捡宝王〕〔修真聊天群〕〔我的体内有个神明〕〔家的味道〕〔一刻钟情〕〔顾先生待我如宝〕〔山海意难平〕〔断臂老公是三条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