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慕霆萧〕〔都市神王在线〕〔天才校医〕〔我游戏中的老婆〕〔重生之最好时代〕〔盛少,情深不晚〕〔全球武神〕〔清妾〕〔玄僧〕〔富贵盈香〕〔疯子眼中所谓的江〕〔神级最强系统〕〔浮生如梦你如糖〕〔超牛女婿〕〔九零女配逆袭记〕〔夺险问药〕〔最强股神在都市〕〔反派求生手扎〕〔孤眠浮沉烬〕〔喜当妈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慕林 第二章 差评
    谢慕林刚从大学毕业,结束了实习期,工作还没着落,但已经有了意向。总的来说,前途还是很光明的。

    父母离婚多年,又各自成立了新家庭,有了孩子,她这个长女就变成了尴尬的存在。跟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生活多年,她如今也到了独立的时候了,父母碍着家庭,不好帮她什么,只能把以前住过的旧房过户到她名下,算是分给她的财产。从今往后,即使他们都功成名就,生活富裕,也跟她没有关系了。逢年过节方便的话,就一起出来吃顿饭,再多的,估计两边的弟妹们也不乐意她去沾光。

    旧房位于三线城市近郊,是父母以前在建筑学院任职时分的福利房,两室一厅,八十多平方,五楼,一梯三户的楼梯房。房子算不上值钱,也有些旧了,周边配套一般,交通挺方便,自住还是可以的。可谢慕林刚刚从一线大城市的名牌大学毕业,以后也打算留在那个城市发展,这房子对她来说,除了卖掉换取一笔不足以支付大城市首付的资金,或者出租赚些零花钱,又能派什么用场呢?

    不过谢慕林也没埋怨什么。这间房子对她而言,有着特别的意义。

    她在这里度过了整个童年和半个少年时光,平稳,安逸,无忧无虑。直到她中考那年,父母闹起了离婚,然后分别辞职下海,另组家庭,把她当成是累赘扔给北方乡下的爷爷奶奶照顾为止,她一直都很幸福。而在那之后,她几乎就没有再踏进过这里了。

    房子一过户到她名下,她就收拾行李,回到了这个曾经的家。

    家具还是那些家具,摆设也似乎还是那些摆设。主卧里的东西几乎搬空了,她曾经住过的房间还保留着充满稚气的儿童床与书桌。客厅靠近阳台的一端,被会木工的爷爷隔出一个十平方大小的书房,摆了两个大书柜,一张大书桌。她小时候天天在这里做作业,对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熟悉无比。现在,时光流逝,书房却还是过去的模样,连她偷偷塞到爸爸书架上的卡通笔盒都还在。只不过家具都旧了,书页都黄了,桌面、柜子,全都落满了灰尘。

    谢慕林用手轻轻拭过桌沿,另一只手放下了行李箱,平生最幸福安逸的那一段岁月的回忆,又重新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她忽然觉得,回到这个三线城市来工作、生活,似乎也不是不可想象的。

    谢慕林睁开双眼的时候,那个旧家小书房的画面便全都消失了,出现在她眼前的,是浅绿色绣花绸缎的床帐顶,木制雕花的架子床。床边坐着个有些眼熟的丫环,一脸关切地倾身来打量她:“姑娘?姑娘醒了么?身上觉得怎么样?可要喝些热汤?”

    谢慕林回过神来。

    哦,对了,她好象穿越了,穿成了一个落水淹死——也有可能是冻死的小姑娘。就是在旧房子里打量书房的时候,忽然穿越的。

    这都是什么狗屁倒灶的运气!

    她既没遇着车祸,也没遇着意外,就这么站在老房子里,招谁惹谁了?怎的就穿了呢?!

    她在现代还有大好前程,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只等找份好工作,就可以计划脱单了,凭什么叫她回古代来受罪?

    如果她穿到一个父慈母爱、手足融洽、家境富裕、有财有势的女孩子身上,她还能脑补一下,这是上天对她的补偿。可现在明摆着她要面对的是恶劣的宅斗命运,这算什么呀?!

    那丫环自然不知道自家姑娘脑子里正在想什么,一边用力将她扶起,一边念叨着:“姑娘都晕过去将近两个时辰了,太太担心得不行,可大房那边就是不肯答应马上请大夫!就算府里在宴客,也没有不让主人家看病的道理吧?反正咱们院子偏,大夫从后门进来,也不会惊动客人,有什么不行的?那钱妈妈忒可恶!分明是存心要折腾咱们二房呢!等老爷从衙门里回来,太太定要请他主持公道的。如今太太已经去找二少爷了,二少爷定会想办法请个大夫进来。”

    谢慕林手软脚软,全身都没力气,好不容易在枕头上靠稳了,那丫环又端了碗姜汤来:“我熬了一个多时辰呢,浓浓的,姑娘趁热赶紧喝一碗,发了汗就好了。如今没大夫,家里也没药,只能先拿这个对付。不过姑娘放心,太太和我帮你泡过热水澡了,你如今又清醒过来,一定会没事的!”

    谢慕林没觉得自己会没事。她身上确实换过衣服了,也似乎不复先前冷得浑身僵透的状态了,但还是觉得冷,冷得发抖,背上还出了不少汗,湿湿粘粘的。

    她沙哑着声音说:“梨儿……我身上冷……出汗了……帮我换衣裳。”

    梨儿吓了一跳,连忙放下碗,用手去试她额头的温度,又去摸她后背:“是我疏忽了,姑娘怎么发起热来。”手忙脚乱地服侍着谢慕林擦了汗,换了一身干爽的衣裤,还添了件蓝绸面羊羔皮里子的夹袄。

    谢慕林软绵绵地任她摆布,喝完一碗姜汤,梨儿又塞了个手炉进她怀中,然后转身去给床前的炭盆换新炭。

    她嘴里还在碎碎念:“都怪三姑娘,姑娘落水的时候,她离你那么近,若是当时伸一把手,姑娘也不会病得这样。就算薛四姑娘是要紧的客人,还有船娘在呢,三姑娘不去,人家也不会有事,偏她非要做这个好人,却把亲姐妹给丢下了。枉姑娘平日里对她那般好,她简直就是白眼狼!”

    谢慕林听过就算,只低头想着有什么快速退烧的手段能用上,便听得外头一阵尖叫,跑步声,瓷器碎裂声,还有金属碰撞的声音,混乱一片。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梨儿跑出去看,不一会儿就尖叫着跑回来了:“姑娘,不好了!官兵闯进来了!说要抄家!”

    什么?!

    谢慕林目瞪口呆。她这运气也太差了吧?!穿过来做弱势群体参与宅斗就够惨的了,好歹身份还是个官家千金,生活富足,现在居然连这点好处都保不住了吗?!抄家是什么鬼?她该不会也要往大牢里走一遭吧?!

    无论是被连累得抄家、流放、砍头,还是贬为官奴什么的,都是地狱模式!哪怕是穿成农家女也比现在强呀。

    这届穿越大神这么不靠谱的吗?差评!

    谢慕林想起自己还衣衫不整,如果真要坐牢可够呛,连忙催促梨儿帮她穿衣。

    还没穿戴整齐呢,便有更多丫头婆子尖叫着闯进屋里来,隐约能看到门外出现官兵打扮的男子身影。

    谢慕林心下也慌了,可丫头仆妇们比她更慌,象无头苍蝇一样在屋里乱撞,其中一个慌不择路,直接撞上了床前用来遮挡视线的座地大屏风。

    大屏风受不住力,往后倒去,却刚好压在了梨儿身上。梨儿正背对着屏风给谢慕林系裙带,根本没发现,只觉得背后一阵大力袭来,不由自主地便往前扑。

    谢慕林被扑得往后一仰,正正撞到床柱上,脑后一痛,顿时又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海贼之日日果实〕〔倾世女帝〕〔第一糖婚:神秘娇〕〔美利坚捡宝王〕〔修真聊天群〕〔我的体内有个神明〕〔家的味道〕〔一刻钟情〕〔顾先生待我如宝〕〔山海意难平〕〔断臂老公是三条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