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我的老妈是高手〕〔钢铁燃魂〕〔玄幻之躺着也升级〕〔神医农女:买个相〕〔神道复苏〕〔美女总裁老婆〕〔重生国民女神:冷〕〔都市之修真归来〕〔斗武乾坤〕〔迷人娇妻〕〔我真的不开挂〕〔大佬退休之后〕〔满级导演〕〔重生日本当神官〕〔一人之力〕〔世界光梭〕〔穿梭时空的侠客〕〔诸天试武〕〔豪门重生,超模归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慕林 第一百五十八章 扭送
    当文竹被捆住,扭送到承恩侯府去时,人还是懵的。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她奉了平南伯夫人之命,以大少爷谢显之的贴身大丫头身份,被送回谢家,侍候谢显之,暗地里寻找着机会,再对谢璞下药。这一回,下的就不是从前宛琴拿到的那种稀罕的药了,因为谢璞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出发去北平,怕时间来不及,所以她偷偷带进谢家的,是效力更强劲一些的药物。当然,成事后的痕迹也是不会引人怀疑的。

    平南伯在这种事情上,有非常充足的准备。

    文竹知道宛琴是自己的前任,只是拿到毒|药后没几日,就断了消息,既不出门,也无音信,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差错。平南伯夫妻没有将详情告诉她,她只能自己查。等见到宛琴完好无缺地在谢家自由活动,她便笃定,对方一定是自己打消了主意,但没有把事情真相告知谢家人,否则,谢家其他人对宛琴,不会是这样宽容的态度。

    文竹还在私下猜想,可能是宛琴胆子小,退缩了,又或是谢璞升了从三品,有了燕王做靠山,宛琴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可以不必冒险听从曹家号令,因此就自行断了联络。这让文竹很放心,只要宛琴不揭穿真相,她就有把握能找到机会对谢璞下手。谢璞每天都会到儿子们的院子里来,只要她能找到一个送吃送喝的机会,事情就做成了!

    至于她冲着宛琴说的那几句嘲讽的话,其实只是一时没沉住气。她听说宛琴在大理寺的官员面前乱说话,以至于曹氏处境尴尬,名声大受影响,虽然保住了谢璞的性命与前程,谢显之却因此与母家决裂了。文竹本是谢显之的大丫头,因为帮曹家说好话,而受到少爷厌弃,别说未来的风光前程,就连婚配,都很可能要低就一些不堪的小人物。文竹无法接受,也不敢抱怨主人们,能怨恨的只能是宛琴这样的叛徒。一有机会,她就忍不住要说话刺对方几句。

    文竹是真没觉得,这会有什么问题的。宛琴总不可能把事情真相捅到谢家老爷太太跟前去吧?肯定只会默默忍下这口气。日后两人同在谢家为仆,有了机会,宛琴兴许就要报复回来。可文竹自恃侍候的是嫡长子,并没有把一个失了靠山的姨娘和庶子庶女放在眼里。

    结果她就被狠狠地打了脸。

    谢璞端坐在正堂之上,文氏指挥着几个有力气的婆子将文竹与一同送来的小厮齐齐捆了,然后大金姨娘带着人去搜两人的行李。搜了半日,没搜出哪里不对,差点儿就要下不来台,最后还是谢慕林忍不住去瞧了一眼,才从一支簪身粗得略不合比例的铜鎏银如意簪里,发现了中空的机关,倒出了里头藏得严严实实的药丸。

    谢徽之小心翼翼地带着药丸去了严济堂私下向严老大夫请教,确认了那是一种毒|药,无色无味,能在十天内致人于死地,死状还会很象是突发心疾的模样,一般银簪也没法试出来。

    但严老大夫年轻时曾经游历天下,四处行医,恰好见过一桩妻子毒杀亲夫的案例。他一位好友因为曾替死者诊病开方,还差点儿被打成庸医,关进大牢,是他与另一位大夫合力替对方洗刷了清白,把人救回来的,因此他记得格外清楚。

    确定了簪中装的是毒药,其余的证据都不必多提了。谢璞让人把文竹与那小厮捆好,关进一间小屋,严加看守,他自己则带着那支簪子,出门去了,也不知道是去干什么。

    文竹被拖下去时,两眼泪汪汪地冲谢显之露出恳求之色。然而谢显之自己还在震惊之中呢,哪里顾得上她?

    她匆忙间只来得及瞥见宛琴站在旁边院子半掩的门后,目光阴冷地看着自己。她忽然间打了个冷战,明白自己一切都弄错了!

    不是宛琴没有向谢家人说出真相,而是她说了,却还是获得了原谅,因此才能安然留在谢家生活,彻底断了与平南伯府的联系。而文竹自己好不容易争取到留在这个宅子里的机会,却居然自投罗网地找上宛琴说话,还提对方的兄弟……这分明就是在告诉宛琴,她知道毒|药的事!

    文竹想起平南伯夫人向自己许诺的那种种好处,想起自己是谢显之身边侍候的大丫头中唯一一个愿意揽下这个任务的人,一时间,满心悔恨,却说不清她悔恨的究竟是什么了。

    半天之后,文竹就连同毒药一起,被送进了承恩侯府。

    谢璞直接向承恩侯坦言,这已经是平南伯第二次对他下毒手了。两次都是用的十分稀罕的毒药,也不知道他收集这些药物,究竟是打算做什么。反正谢璞已经告过了御状,皇上也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如今是看在曹皇后与太子的面上,才示意谢璞把人和证物送到承恩侯面前,要他这个曹家当家人自行处理此事。

    承恩侯的脸色非常难看。

    他前不久才从曹二爷那儿听说了平南伯打算对谢璞下药之事,只是因为他一惯对平南伯府与谢家之间的纷争漠不关心,曹二爷才会犹犹豫豫,得到消息几天后,才私下告知。他也并不放在心上。可谢璞一说,皇上已经知道实情了,他就有些着慌了。

    最关键的是,平南伯收集了两种以上能置人于死地,却不引人怀疑的毒|药,这事儿皇上也知道了,他会不会多想呢?

    承恩侯勉强挤出一个笑脸,对谢璞道:“这事儿是三弟的错。谢大人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谢璞也不强求今日就能得到一个结果,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但愿侯爷不会因为平南伯送上一份厚礼,便又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事关后族的害群之马,皇上也是很关心的。侯爷就算不给我一个交代,也该让皇上安心才是。”

    承恩侯顿时又出了一身冷汗。

    等谢璞一走,他就拉着夫人,揪着文竹来来回回审问了半日。等确定平南伯确实不止一次试图对谢璞下毒之后,他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当场换了衣裳,拉着夫人一同递牌子进宫,求见皇后娘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海贼之日日果实〕〔倾世女帝〕〔第一糖婚:神秘娇〕〔美利坚捡宝王〕〔修真聊天群〕〔我的体内有个神明〕〔家的味道〕〔一刻钟情〕〔顾先生待我如宝〕〔山海意难平〕〔断臂老公是三条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