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慕霆萧〕〔都市神王在线〕〔天才校医〕〔我游戏中的老婆〕〔重生之最好时代〕〔盛少,情深不晚〕〔全球武神〕〔清妾〕〔玄僧〕〔富贵盈香〕〔疯子眼中所谓的江〕〔神级最强系统〕〔浮生如梦你如糖〕〔超牛女婿〕〔九零女配逆袭记〕〔夺险问药〕〔最强股神在都市〕〔反派求生手扎〕〔孤眠浮沉烬〕〔喜当妈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慕林 第一百零六章 往事(上)
    是不是真的?

    文氏苦笑。

    为尊者讳,有些事情她知道,却没法在儿女面前照实说出来。更何况,丈夫谢璞也不会希望孩子们知道母亲太多秘密的,特别是那些不大上得了台面的秘密。

    文氏只能回答:“你们问这些做什么?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老太太不乐意听人提起,老爷也不喜欢家里人拿这些说事儿。”

    谢慕林说:“我们不会在老太太面前提起,无缘无故地,也不会在爹面前拿这些说事儿。我和哥哥只是想知道真相罢了。大伯祖父来京城救爹了,我们以后都要指望他。如果什么都不知道,万一在大伯祖父面前说错话了怎么办?比如他老人家再指责老太太什么,我们做小辈的,是为老太太求情,还是劝他俩别吵架?我们总得知道忌讳,才能掌握其中的分寸哪!”

    文氏沉吟,女儿这话也有些道理。若是什么都不知道,却贸然插手去管两位老人之间的争执,一定会得罪谢泽山的。而若是孩子们看到谢老太太被骂,却什么话都不说,回头谢老太太也不会放过他们。今晚谢老太太是被吓着了,暂时不敢作妖,等明儿她醒过神来,会不会责怪孩子们没帮她说话呢?谁也说不准。

    谢谨之见文氏犹豫,心知有门,便笑着再劝:“母亲放心,这只是我们母子三人之间的悄悄话,您跟我们说了,我们心里有数就好,不会胡乱告诉别人的。再说了,儿子也想知道大伯祖父的性情喜好,日后见到他老人家时,便知道该如何孝敬他了。他这么大的年纪,还辛苦上京来救父亲,即使是至亲,也是极难得的。我们应该感恩,更应该有所回报才是。旁的做不到,讨他老人家欢心还是能行的。”

    文氏听得笑了:“大老太爷才不需要你们回报些什么呢,只要你们都好好的,他老人家就高兴了。别看他好象十分威严的模样,其实最是慈爱公正不过的。谢氏合族子弟都对他十分信服,老爷更是从小就极敬重他。你们也不需要特地想什么法子去讨他欢心,只要多孝顺长辈,做好自己的事,他老人家自会明白你们的心意。”

    这话说得太宽泛了,谢慕林觉得不太满足,便试探地问:“大伯祖父如此慈爱公正,为什么好象对老太太很恼怒的样子?老太太又为什么不乐意家里人提起宗族呢?”

    谢谨之也道:“若仅仅是因为父亲兼祧两房一事,老太太分明也知道,兼祧并非过继,没人跟她抢儿子。二老太太既是官宦人家出身,又有人脉,对父亲的仕途有所助力,父亲与她老人家多亲近,分明是好事。可老太太似乎极为忌讳此事,是不是有别的缘故?娘跟我们说说吧,省得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说话时不小心犯了忌讳,不但惹老太太生气,连大伯祖父都得罪了,那就不好了。”

    话说到这份上了,文氏也就不好再隐瞒什么。她便将过往的一些旧事告知两个儿女,还特地嘱咐他们不要外传。

    谢老太太娘家姓吕,确实如谢泽山所说,是位犯官之女。

    她先父吕少卿原在鸿胪寺为官,名为少卿,但官职却不是少卿——他仅仅是从六品的寺丞罢了。以其同进士的出身来说,他在京城做这样的官职,不过是庞大低品级官员中的一员,并不起眼,手头能掌握的权柄也是极小的。然而吕寺丞不甘平凡,他觉得自己至少也要做到少卿之位,才对得起自己的名字。在官场上,象他这样的小人物有许多,想要平步青云,最简单最容易的法子,自然就是从龙之功了。

    那是在三十五年前,正值承德末年,承德帝膝下两子,嫡出的有名份,庶出的有宠爱,夺嫡之争极为激烈。吕寺丞在两位皇子中选定了一位最有希望继承大位的,便跟在上司鸿胪寺卿身后,成为了对方的党羽,为那位皇子摇旗呐喊。然而,谁也没想到,那一场夺嫡之争,最后的结果竟然是两败俱伤。两位皇子互下毒手,双双暴毙,他们的党羽,自然也一同做了输家。

    承德帝又是伤心,又是愤怒,只觉得两个儿子是被那些一心冲着从龙之功去的小人害死的,便怒而下旨,清查相关人士。吕寺丞既无背景,又无才干,很快就被抛出来做了牺牲品,以贪污渎职的罪名下了狱,抄家流放,死在路上。家眷也跟着遭了殃,被押送着走上了流放之路。

    也是谢老太太走运,她才流放不久,还没走到半路呢,承德帝驾崩了,新君登基,改元天昌,大赦天下,她与母姐皆在遇赦名单内,方才得以平安归乡。

    新君天昌帝——也就是先帝,今上的父皇——并非承德帝的亲子,而是他胞弟燕王的独子。这是与他血缘最近的小辈了。承德帝当年也是千辛万苦才赢得了夺嫡之争的,不想便宜了过去的竞争对手,因此,哪怕他同母胞弟燕王只有一个儿子,他也要立对方为储君。不过为了不让亲弟断嗣,他下旨让这位亲侄儿入继皇室后,兼祧两房,开皇家兼祧婚的先河。朝廷也从此修改律法,承认了兼祧婚中平妻的合法地位。

    出于种种原因,天昌帝入继皇家后,另娶了承德帝正宫皇后的亲侄女为皇后,同时又承认他在燕王府的世子妃的元配地位,登基后更是一帝双后,前所未有。只不过燕王府那一位并未迁入宫中长住,所以两宫相安无事罢了。等到两宫都有了嫡出的儿子,围绕着储君之位又发生了什么故事,那就是后话了。

    谢老太太——当时还年轻的吕氏,随母亲长姐回到老家,生活很是困苦。族人因为受她父亲的案子牵连,很是吃了不少苦头,如今事过境迁,便觉得那些苦头都是吕氏一家带来的,明里暗里排挤她们,即使知道她们母女过得艰难,也无人伸手相助。

    天昌二年,吕氏母亲病重,不放心两个女儿的未来,便苦求族长做主,为她们议亲。族长把吕氏的长姐许给了一个穷秀才,三日后就完婚了。吕氏不愿意象长姐一样随便嫁人,更不想受穷,族长讥讽之余,给她指了一家富户,却不是让她去做正头娘子,而是叫她给那个无嗣的中年员外做二房。

    吕氏不能接受,又怕族长相逼。这时候她偶然认识了前往当地谈生意的谢泽湖,见他颇有家财,人也年轻,长相端正,还对自己有意,便索性把心一横,刻意勾引一番,果然把人勾到了手。

    谢泽湖没有经过两位兄长的许可,就与吕氏拜堂成了亲,还为其母亲付了医药费,待其病故后,又帮着办好了后事,并给了她姐姐一笔银子,然后便在吕氏的请求下,带着她离开当地,返回湖阴县老家。谢泽山、谢泽川兄弟二人虽觉得吕氏不是良配,但谢泽湖对妻子一往情深,两个哥哥也不好多说什么。

    次年,吕氏生下了谢璞。

    同年,谢泽川入了国子监,得到宋司业的赏识,下嫁爱女。本来平静的谢家,顿时起了波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海贼之日日果实〕〔倾世女帝〕〔第一糖婚:神秘娇〕〔美利坚捡宝王〕〔修真聊天群〕〔我的体内有个神明〕〔家的味道〕〔一刻钟情〕〔顾先生待我如宝〕〔山海意难平〕〔断臂老公是三条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