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慕霆萧〕〔都市神王在线〕〔天才校医〕〔我游戏中的老婆〕〔重生之最好时代〕〔盛少,情深不晚〕〔全球武神〕〔清妾〕〔玄僧〕〔富贵盈香〕〔疯子眼中所谓的江〕〔神级最强系统〕〔浮生如梦你如糖〕〔超牛女婿〕〔九零女配逆袭记〕〔夺险问药〕〔最强股神在都市〕〔反派求生手扎〕〔孤眠浮沉烬〕〔喜当妈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慕林 第五十八章 撕破(推荐加更)
    谢徽之如今与二房母女关系正佳,心里又对谢映容有怨气,见文氏发问,一点儿都没犹豫,就要张口回答。

    谢映容慌忙抢先一步开口:“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如今家里艰难,我怕三弟小孩子家不懂事,还跑去找他从前的朋友玩耍。那些人过去与他称兄道弟,不过是看在曹家面上,能有多少真心?如今曹家要与我们家反目了,三弟那些狐朋狗友,不落井下石就已经很好了,又怎会继续与他交好?所以我提醒他,不要太过相信身边的人,当心被人骗了都不知道。结果他就生气了,想必是嫌弃我说他朋友的坏话。可我也是为了他好,担心他会吃亏罢了。我与他不但是亲姐弟,生母还是亲姐妹,比别的兄弟姐妹们都要更亲近几分。难道我还能害他不成?谁知道他就这样发起脾气来……”

    文氏恍然大悟,看向谢徽之:“你三姐姐是这么说的?那就是你的不是了。她也是好意提醒你,你无论听不听得进去,都不该对姐姐无礼的。”

    谢徽之继续斜睨谢映容:“是么?原来三姐姐方才说的那些话,是这个意思?”真真是把他当傻子了!

    谢映容明知道他在怀疑自己,但眼下只能咬牙坚持:“当然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怕你会生气,才特地说得含糊一些,谁知道你还是生气了……”

    谢徽之冷笑了一声,想要说些什么,却抬眼看见大金姨娘走出了房门,正满面担忧地望过来。他顿了一顿,撇嘴道:“谁叫三姐姐说话也不好好说,非要用这种容易叫人误会的言辞?既然三姐姐觉得与我比旁人更亲近,那就有话直说好了,拐弯抹角的做什么?难不成三姐姐在心里没拿我当弟弟看待?”

    谢映容干笑几声:“怎么会?三弟多心了。”

    谢徽之扯着嘴角哼哼两声,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文氏仿佛没看出这姐弟俩之间的僵硬气氛,还微笑道:“把话说开就好了。一家子亲手足,和和睦睦地相处不好么?何必争吵?”她拉了谢徽之一把,“我有事要托徽之去办呢,你跟我来。”

    “行呀,是什么事呀,婶娘?”谢徽之爽快地应了,跟着文氏出了院子。

    大金姨娘松了口气,想起自己还有大把针线活要干,便又缩回房间去了。

    院子里只剩下谢慕林与谢映容。谢慕林静静地看着后者:“你究竟跟三弟说了些什么?”

    谢映容笑得一如往常甜美:“二姐姐,我方才不是都说了么?你怎么还问呢?”

    谢慕林嗤笑一声:“你哄谁呢?也就是我娘性子天真,才会信你的话。不然,光是看三弟的表情,就知道你在胡扯了。”

    她看向自己隔壁的房间:“三弟是顾忌到大金姨娘的脸面吧?你也就是仗着生母对三弟有养育之恩,才敢拿捏他了。”

    谢映容沉下脸:“我听不懂二姐姐的话。二姐姐如今怎么变得阴阳怪气起来?从前你我姐妹多么要好,你可从来不会这样与我说话。”

    谢慕林回头瞥了她一眼:“我为什么不能阴阳怪气的?从前我们姐妹是挺要好的,至少我以为我们挺要好,结果我掉进水里,好姐妹越过我去救别人了,还是你头一回见面的高门千金,根本不管我的死活。等到我病了一场,回头问你为什么的时候,你还要拿话哄我。这叫我如何相信,你真的把我当成好姐妹了呢?”

    谢映容心中咯噔一声,忙又露出天真无辜的笑容来:“二姐姐,我不是都解释过了么?你当时……”

    “就许你哄我,不许我哄你吗?”谢慕林打断了她的话,“行了,别在我面前演戏了。我本来觉得,只要别让家里人担心,我陪你做一回戏也没什么。谁知道你不安份,我不惹你,你还非要来招惹我。我不给你点厉害看看,你是真把我当病猫了是不是?”

    谢映容的笑容有些僵硬:“二姐姐,你在说什么……”

    “装什么傻?!”谢慕林翻了个白眼,“你在老太太面前提江家做什么?你明知道江家是为什么与我订下婚约的。当初我担心害怕的时候,你还陪我聊了几个通宵,最清楚不过。如今我们家出事了,曹家翻脸,江家不来退婚,说不定还是因为没打听到我们住在哪儿。你竟然让老太太叫我们主动送上门去,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谢映容吞了吞口水,继续撑着僵硬的笑脸解释:“二姐姐,你真的误会了。我真是觉得江家有可能帮忙,江侍郎官位又比那位什么温大人高,更有希望救出父亲,方才向老太太提议的。虽说江家可能会听曹家号令,可是江二公子对你一往情深,你我都是知道的。只要他愿意帮你说话,以他在江家受宠的程度,江家怎么也不至于落井下石。就算不肯出手助父亲一臂之力,至少江家老太太和江二公子也能资助我们些银子,叫我们能安然度日。我们一家如今全靠李家养活,也不是长远之道。我这都是没办法了,方才……”

    谢慕林不等她说完,就再度打断了她的话:“如果你真的是一片好心,那么除了江家之外,还有一个人家,你可以求助的,你怎么不提?”

    谢映容怔了怔:“什么?”

    “太师府,薛家。”谢慕林甩出了答案,“你不是才救了薛四姑娘一命吗?就算薛太师明哲保身,不愿意插手爹爹的案子,难道几句消息、一点银子也不肯给吗?你对薛四姑娘有救命之恩,要点报酬,他们也没理由拒绝吧?薛家与我们谢家没有恩怨,比江家更可靠几分,你只需要找上门去求助就行了。等求来了消息和银子,你在老太太面前就立了大功,谁还能小瞧了你?这么容易的事,你怎么不去干?”

    谢映容咬牙。这种事她怎能去干?!薛四姑娘是她前世恩人,她很清楚薛四姑娘父母双亡,虽是太师府的千金,却与孤女无异,自己尚立身艰难,只凭薛太师夫妇的几分怜惜才能在薛家立足,根本不可能帮上她什么。她又怎能因为已经成定局的事,给薛四姑娘带去麻烦?更何况,她只是想要银子罢了,江玉良就能给,何必惊动恩人?!

    谢映容继续狡辩:“薛四姑娘在我们家落水,薛家没有怪罪我们家失职,就已经极为宽容了,我又哪里敢挟恩图报……”

    谢慕林冷笑一声:“她落水是我们家的责任吗?明明是宁国侯府程家的千金闹事,才弄翻了我们的船。就算大姐姐与程家千金争吵,也负有责任,但导致翻船的并不是她,薛家要怪也是怪程家去,凭什么怪罪到你这个不顾姐妹性命也要去救薛四姑娘的好人头上?!”

    谢映容哑然。这回她是真的无言以对了,总不能说自己清楚薛四姑娘在薛家说不上话吧?那谢映真就该问她,是怎么知道的了。

    难道她还能说实话么?她与薛四姑娘,今生总共也不过相处了那半个时辰而已,连话都没说过几句。因为她把人救起送回自己院子安顿好之后,就跑书房找信去了。等她回房,薛家已来人把薛四姑娘接走,她根本没来得及与恩人好好结交一番,如今又上哪里说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海贼之日日果实〕〔倾世女帝〕〔第一糖婚:神秘娇〕〔美利坚捡宝王〕〔修真聊天群〕〔我的体内有个神明〕〔家的味道〕〔一刻钟情〕〔顾先生待我如宝〕〔山海意难平〕〔断臂老公是三条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