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朗苏倾慕〕〔全世界只有我知道〕〔没钱上大学的我只〕〔玄天龙尊〕〔妃倾天下:王爷请〕〔欧皇崛起〕〔90后风水师〕〔诅咒之龙〕〔重生八零娇娇媳〕〔斯坦索姆神豪〕〔陆地键仙〕〔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顶级神豪林云〕〔赵旭李晴晴〕〔女神的上门贵婿〕〔女神的上门豪婿〕〔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幽冥真仙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红月开始 第四百五十九章 你说的就是他?
    www..,最快更新从红月开始 !

    “被魔鬼附身的人?”

    陆辛微微怔了一下,他脑海里第一个闪过的是自己之前抓捕的一位“幽灵系”能力者,他就可以进入其他人的脑海,但是,他只能算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二货,不能算魔鬼……

    于是皱了皱眉头,认真询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这个……”

    肖副总有些迟疑,似乎想说,但又犹豫着。

    迟疑了一下,才道:“说之前,我想问一下,你们是无论什么人,都会把他关起来吗?”

    陆辛反应了一下,才忽然明白了肖副总的担忧。

    于是便笑着摇了摇头,道:“那当然不会。”

    “我们更多的都是直接处理掉。”

    “……”

    “啊……”

    肖副总打个了寒颤,眼神都有些呆的看着陆辛。

    “如果你遇到了这一类的事情,那你最好直接告诉我。”

    陆辛看着肖副总,认真道:“我们不是抓鬼驱邪的,但有些事情比撞鬼遇邪还严重。”

    “就算是撞鬼遇邪,倒楣的也只是自己,但是这样的事情处理不好,就会死掉很多人,说句实话,我前不久才参加了一份清理任务,在那场任务之中,起码有近百位同事遇害……”

    说到这里,微微停顿了一下。

    开心小镇的善后工作,有各种方面,各个环节。

    但对于他来说,现在最为关心的,便是该如何将那些“遗书”交到合适的人手上。。

    他不想独自去面对那些家属,也不想如此草率的交还遗书。

    所以,他也在等青港安排这一块的工作。

    ……

    “百位?”

    刚刚拿起了红酒准备喝的肖副总,忽然呛了一下,眼神有些惊恐的看着陆辛。

    百位同事,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字?

    他可以很直观的感受到这个数字里面沉甸甸的份量。

    与此同时,与观察到的最近青港无形的焦急与忙碌对照,他也明白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小陆哥,你别误会,我不是要替他隐瞒……”

    他咳了一声,将一大口红酒喝了下去,稍稍保持冷静,才向陆辛道:“事实上,我也不确定自己遇到的是什么事,只是觉得有些怪异,又没法跟别人说,所才才想着问问你……”

    陆辛轻轻点了下头,感觉到了这位领导有点紧张。

    于擦了擦嘴,坐直了身体,尽量摆出了温和态度,道:“你说吧。”

    “是是……”

    肖副总连声答应着,调整了一下状态。

    看得出来,他这时候有些纠结。

    似乎是在听了陆辛说沾上这种事的人要么被关起来,要么被清理之后,他心里也很担心,但是毕竟他也已经等陆辛等了这么久,再加上对这类事情的恐惧,还是决定要说出来。

    于是一番衡量之后,小声道:“这事跟我一个朋友有关……”

    “那位朋友姓高,和我从小一起玩到大,家里生意做的很大。”

    他说着,微微晃了下脑袋,似乎有些不自在,道:“他的性格也很好,从小到大很少跟人红脸,虽然长的很高大,但性格却像个女孩子,有些时候,就算踢他一脚,他也不会生气。”

    “……”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却在之前某一天,我们几个朋友聚会的时候,莫名其妙的看上了我们另外一位姓李的朋友对象,居然一点情面也不讲,说自己看上了这个女孩,要抢她过来做自己的女朋友,最一开始,我们还都当他开玩笑呢,却没想到,他居然动了真格的……”

    “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忽然冲了上去,强吻了那个女孩……”

    “疯了一样,抱着人家的脸,就上去啃……”

    “……”

    “嗯?”

    陆辛听到了这里,微微一怔,诧异道:“感情纠纷?”

    “不是不是,你听我说……”

    肖副总红着脸,解释道:“事情没这么简单的,那天我们一看这样,都吓坏了。”

    “急忙把他拉开,还让他给那位姓李的朋友还有他对象道歉,他就只是冷笑。”

    “姓李的那位朋友,当时也很气恼,直接冲了上来要打他。”

    “却没想到……”

    说到这里,他声音也微微一颤:“姓高的那个朋友,平时脾气这么好,让人欺负了都不会发脾气的人,但在当时,居然顺手就抓起了餐刀,一刀捅进了那位李姓朋友的肚子里。”

    “……”

    陆辛想象着这个场面,也不由微微皱了下眉头。

    他若有所思,眼神向前肖副总肩膀位置瞥了一眼,道:“然后呢?”

    肖副总下意识拍了下肩膀,道:“好好的聚会搞得血淋淋的,还能怎样呢?”

    “我们只好把那位姓李的朋友送进了医院,甚至还报了警,但是那位姓高的朋友家里关系挺硬的,只是去警卫厅交待了一声就算揭过了,连拘留都没有,我们都觉得他很过分。”

    “不过,事情到这还只是开始,后来他做的居然更过分。”

    “姓李的朋友还在急救室呢,他就在外面,开始纠缠起了人家的女朋友。”

    “……”

    说到这里,肖副总都深深喘了几口气,道:“你简直无法想象他有多过分,一张脸都变得又凶又狠,对那李姓朋友的女朋友说,要么从此跟着他,要么他就要他们两口子的命。”

    “这么凶?”

    陆辛听了,皱眉头看着他的肩膀,道:“这是遇到真爱了?”

    “啊这……”

    肖副总都懵了一下,道:“这哪里是真爱不真爱的问题啊……”

    “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子过啊!”

    自己也有些烦躁的摆了摆手,才道:

    “那天我们都气坏了,在场的所有朋友都要跟他翻脸,他才冷笑着走了。”

    “我们都当他是喝酒喝多了,或是脑子一时糊涂,准备事后等他清醒了再说这件事。”

    “但我们没想到的是,他从第二天开始,做的越来越变本加厉。”

    “先是那位李姓朋友的家人找上了他家的门质问他为什么伤人,大家都是熟人,以前他也是叔叔阿姨的称呼着,但那天却直接将他们赶了出去,甚至把人家的车都给砸了……”

    “然后又派人调查清楚了李姓朋友那个对象的家庭住址,直接开车找上门去了……”

    “我也是事后听人说的,他花了三四天的时间,死缠烂打,威逼利诱,据说连续干了好几件令人发指的事情,比如大半夜闯进那个女孩的房间里,站在她的床头看着他,跑去那个女孩上班的商场,买下她所有的货,最后甚至在大街上,把人家强行拉进了跑车之类……”

    “总之,他居然趁着那位李姓的朋友住院,硬生生的把那个女孩哄骗到了手。”

    “当我们听说这件事时,那个女孩已经在他家里住了两三天了。”

    “有人去找他的时候恰好碰到,场面简直吓人,那个女孩被他打扮成了很怪异的样子,浑身上下,折磨的遍体鳞伤,除了脸上之上,到处都是伤口,正躲在了卫生间里哭……”

    “那位李姓的朋友还没出院,就听说了这件事,气的伤口绷裂,流了一床的血。”

    “……”

    肖副总说着,自己也摇了摇头,有些黯然的道:

    “我们当时也都气不过,上门去找他,都已经做好了和他撕破脸的准备。”

    “可没想到,他比我们还凶,不仅直接让我们滚,甚至还跟我们动起了手,我们三个人都打不过他,被他,还有他家里的保镖,直接给轰了出来,说再过去就要打死我们……”

    一边说,一边拉下了领子给陆辛看:“你瞧,这就是让他给掐的。”

    陆辛确实在肖副总的脖子上,看到了一条暗紫色的掐痕,可见当时下手不轻。

    他眉头微皱,眼睛的焦点落在了肖副总的肩膀,道:“为什么不报警?”

    “报了呀……”

    肖副总有些苦恼的扭了扭脖子,道:“但是警员过去问的时候,他却根本不承认,还威胁着那个女孩说是自愿跟着他的,他家里本来就势力挺大的,警卫厅拿他也没有办法啊……”

    陆辛若有所思,过了一会,才盯着他的肩膀道:“这样听着,确实挺气人的。”

    “人变坏有这么快的吗?”

    “……”

    “不不不……”

    肖副总连忙摇起了手,道:“不是这么简单的,实话实说,这件事发生之后,我确实挺生气,但是事后想想,却越来越觉得奇怪,一个人怎么会在忽然之间,出现这么大的变化?”

    “他以前真的不是这样的人,否则我们也处不了这么久。”

    “感觉中,他好像是忽然之间,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彻底变了一个人。”

    “而且,他也不仅仅是脾气暴躁,不可理喻,一言不合就动手,最可怕的地方在于……”

    说到这里,他微微压低了声音:“我发现他有一点特别奇怪……”

    陆辛见他这么神秘,好奇的抬头看了过来。

    “他有很多地方表现的不像个正常人……”

    肖副总压低了声音,道:“他力气变得特别大,有些神经兮兮的。”

    “而且,他好像特别怕神像一类的东西,以前他信佛,家里摆放了很多神像,现在都已经用布遮上了,另外,那天我们过去找他的时候,有一个朋友脖子上带了十字架,他也是看到了十字架之后,立刻变得非常恐慌,歇斯底里的向我们吼,就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事后我们几个朋友也讨论过,一致的看法是……”

    “……”

    他说着,微微有些紧张,低声道:“他现在肯定是被魔鬼附身了。”

    “唔……”

    陆辛听到这里,倒是略略起了一点好奇心。

    这么听起来,倒是觉得这件事和自己遇到过的“幽灵”差别还是很大的。

    于是他认真思索了一下,才正色看向了肖副总。

    认真道:“首先,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另外,我觉得一个魔鬼又怕佛像,又怕十字架的话,多少有些不够忠诚……”

    “……”

    “啊这……”

    肖副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没有说话。

    陆辛则轻轻吁了口气,道:“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我可以跟你去看看。”

    肖副总这才松了口气,看一眼腕表,小声道:“我已经邀请了他啦,估计马上就到了……”

    “嗯?”

    陆辛慢慢的两手交叉,托住了下巴,定定的向肖副总看了过去。

    这眼神把肖副总看的有点慌,以为陆辛介意自己不经过他同意就叫了那人过来,立刻就想解释自己如何如何想的,但还没开口,他就发现陆辛的目光,又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眼神有些深沉,轻声道:“原来你说的就是他呀……”

    “……”

    “唰!”

    肖副总头发都几乎竖了起来,这才意识到陆辛看的一直都是自己的身后。

    差点一跤跌倒,猛得转过身向后看去。

    这个餐厅从他们来的时候就空空荡荡的,而且为了方便说话,肖远让服务员都撤回了后厨,灯也只开了一小部分,只照亮了他们吃饭的这一块区域,其他地方是大片的黑暗,就在他身后,靠近餐厅门的地方,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正有一个高大的人影静静的站着。

    黑暗之中,沉默不语,眼神幽冷,谁也不知道他已经站了多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夜的命名术〕〔从网络神豪开始〕〔正身法道〕〔鬼吹灯〕〔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从红月开始〕〔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在斩妖司除魔三〕〔莫求仙缘〕〔雪中悍刀行〕〔三寸人间〕〔镇妖博物馆〕〔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