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婿归来秦朗〕〔秦朗苏倾慕〕〔全世界只有我知道〕〔没钱上大学的我只〕〔玄天龙尊〕〔妃倾天下:王爷请〕〔欧皇崛起〕〔90后风水师〕〔诅咒之龙〕〔重生八零娇娇媳〕〔斯坦索姆神豪〕〔陆地键仙〕〔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顶级神豪林云〕〔赵旭李晴晴〕〔女神的上门贵婿〕〔女神的上门豪婿〕〔女神的上门豪婿(又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红月开始 第三百九十章 恨意
    www..,最快更新从红月开始 !

    “遗言?”

    陆辛这个异样的问题,一下子便让周围变得非常安静。

    左右两边的人,都明显被这个问题吓到。

    有人脸上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有些立刻警觉,惊恐的向四下里深沉的夜色看了一眼。

    也有左边的人,明白了陆辛的意思,有些同情的看向了右边观测点里的那六个半人,从他们的主观判断来看,他们已经意识到陆辛是在说这些观测点里的人,也明白了陆辛的目的。

    只是,一时之间,还没有人,把这个问题和自己联想起来。

    这种问题,多少都有些晦气,所以周围沉默了好长一会,没有人急着开口。

    陆辛轻轻叹了口气,抬头向一个人看了过去。

    那个人是这支先头部队的队长,脑袋上被子弹打断了一块,通过伤口能看到受损的脑浆。

    但从他现在的站姿,处事的风格来看,他生前定然是一位精英战士。。

    他那一只完好的右眼,留意到了陆辛的眼神,似乎是出于一种配合的考虑,便第一个走了出来,笑着道:“如果我死在了这次任务里,那我希望单兵先生回去告诉我娘,让她以后照顾好自己,我们青港的抚恤一向给的大方,应该够她老人家以后的生活了,只是……”

    他顿了顿,笑道:“千万不能再让我那个不成器的舅舅骗了去。”

    陆辛点了点头,轻声道:“我记下了。”

    这位队长,倒是怔了一下。

    他本来只是见无人开口,给打个样,没想到陆辛这么认真。

    “我……”

    见队长发了话,有个心脏上还插着一柄匕首的战士忽然笑着开口,道:“什么事都有个意外,那我也说一下。如果我死了,我希望有人能回去告诉我弟弟,一定要让他好好读书,再和街面上的小流氓混在一起,就打断他的腿……念书才是最主要的,要他,念文科。”

    “说着倒还挺有趣……”

    这时候一个稍微上了点年纪的中年男人笑着道:“那我也说,我的孩子刚刚才三岁,想着回去给他补个生日呢……我想有人捎话给我老婆,我想好了,培训班就报个钢琴吧……”

    “在这个时代,学这玩意儿有用没用且不说,孩子喜欢最重要了。”

    “……”

    他们仿佛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一个接一个的说了起来,气氛倒是渐渐热烈起来。

    左边的先头部队十二人,几乎都说了自己的“遗言”,右边观测点里的人也反应了过来,他们似乎已经渐渐察觉了什么,不经意间,都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同伴,无论确定他们这时候是否发现了什么,只是能够隐约的感觉到,有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了深深的恐慌。

    “我……我也说……”

    一个观测点里的年轻研究员颤声开口,他的胸膛早就腐烂,肉一块一块的掉,他脸上努力的挤着笑容:“我……我快和女朋友结婚了,彩礼都给了,三万,她家里……很满意。”

    “如果我回不去了,想让人告诉她,再去找……找一个……”

    他说着,起初脸上还带着僵硬的笑。

    但渐渐的,这笑却变得复杂,与痛苦的表情融合在了一起,声音也已含混不清。

    忽然间,他慢慢蹲了下来,声音也带了哭腔:“不……不对,我不想让她再找……我知道现在应该说让她再找一个,才是对的,才让人理解,但是,但是我真的舍不得啊。”

    一边说,他一边用力捶着自己的胸膛:“我喜欢她,我只想让她嫁给我啊……”

    陆辛看着他痛哭的样子,黏稠而腐烂的血水,从他的眼眶里渗了出来。

    被他用力拍击着的胸膛,一块一块的腐肉,坠落在了地上。

    ……

    周围的气氛变得冷幽幽的,只有帐篷和远处指示灯的灯光幽暗发亮。

    这种恐慌的氛围已经影响到了其他人,看着痛哭的人,忽然有人触电一般,慌乱的去摸自己的身体,从头一路摸到脚,也有人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胸口,仿佛在分辨有没有心跳。

    在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时,他们完全没有怀疑。

    但当他们心里有了这个怀疑时,就越来越按捺不住心里的恐慌感。

    而这种恐慌,倒是意外的让他们产生了某种接近真相的直觉,飞快的醒悟。

    “张……张哥,你看看,你看看我脑袋上是不是有个洞?”

    有人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使劲扒着额头上的弹孔,给旁边的人瞄。

    “我看……我看看……”

    另一个人使劲睁着眼睛去看,用力的揉着:“我有点眼花,眼花了……好几天了。”

    “那……那是因为你的眼睛破掉了……”

    “……”

    先是从观测站的人开始,渐渐的,恐慌蔓延到了另一边的先头部队。

    本来他们只是警惕的看着观测站里的人,但在观测站里的人渐渐发现了真相的过程中,他们也受到了影响,下意识的用观测站里的人发现自己出了问题的方法去观察周围的人。

    这种观察,让他们发现了一些蹊跷与怪异的地方,有些惊恐的望着同伴。

    而在确定了同伴出了问题时,又冷不丁一个哆嗦,忽然想到了自己,脸色顿时煞白。

    发现自己已经死亡这个念头,似乎也可以污染。

    在陆辛的观察中,这甚至像是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就像是被一些怪事所困扰,不知道周围的人为什么开始疏远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口越来越压抑,本来在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算出了一些端倪,也被自己下意识的忽略,但冷不丁有一天发现了真相。

    脑海里,会有一种电花闪过的感觉,一切被忽略的细节,同时浮现在眼前。

    ……

    “嗷……”

    有人忽然剧烈的干呕了起来,吐出一滩腥红色的液体。

    有人像是这时候才感觉到了身上剧烈的疼痛,身体痉挛,倒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周围一下子像是变成了地狱。

    陆辛就在这群人中间,观察着他们的反应。

    这本是一件计划之中的事情,但他却隐隐有种不在计划之内的情绪。

    生与死是大事,但是自己如今就在看着这些经历生与死之间的痛苦与挣扎。

    ……

    “怎么会……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我还活着啊,我明明还活着,凭什么说我死了?”

    各种痛苦而惊恐的声音此起彼伏,陆辛看到了人最恐惧时的样子,周围像是不再有人,而是出现了一团团实质性的痛苦,他们蹲了下来,没有哪种痛苦,会比他们这时候更重,他们居然有人开始拼命的扒着自己的胸膛,像是要将自己的心脏挖出来,证明自己还活着。

    “不对,不是我们的错……”

    “是他,是他,就是他害我们变成了这个样子……”

    “如果杀了他,那没人知道我们已经死了……”

    “我们可以回去,照顾孩子……”

    “和……和她结婚……”

    “……”

    这种疯狂的痛苦在发酵之中,很快演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有人在极端得恐惧之中,便油然而滋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恨意,犹如实质的恨意,就像潮水一样向着陆辛狂涌了过来。

    当然是他。

    如果不是他,自己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死了?

    陆辛感受着周围越来越多的阴冷目光,低声叹了口气。

    他一直在静静的看着他们的痛苦,听着他们的哀嚎,同样感受到了他们的恨意。

    但是,这是第一次,陆辛没有因为这种恨意而产生敌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夜的命名术〕〔从网络神豪开始〕〔正身法道〕〔鬼吹灯〕〔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从红月开始〕〔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在斩妖司除魔三〕〔莫求仙缘〕〔雪中悍刀行〕〔三寸人间〕〔镇妖博物馆〕〔不科学御兽〕〔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