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阳〕〔宋伊人宫陌宸〕〔唐酒酒肖擎战〕〔拒嫁豪门:千金强〕〔若爱有归途〕〔林子铭〕〔都市潜龙〕〔美女的超强近卫〕〔女神的妖孽保安〕〔都市之最强战龙〕〔退亲后,我嫁给了〕〔花都兵王赵东〕〔丹皇武帝〕〔快穿之位面黑科技〕〔我要做阎罗〕〔王的女人谁敢动〕〔太古吞噬诀〕〔天降萌宝:总裁爹〕〔丹帝归来〕〔一夜锁情,总裁先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又回到了修罗场 第 21 章
    宋予陌拉住赵筠的手,温言道:“我的好篱儿,你这样说,我的心都快碎了。你知道,我是离不开你的。”

    赵筠自不会天真的以为几句话就能劝退宋予陌。此人心思阴暗,极喜欢暗中与徐赋别苗头。也不知人徐赋怎么他了,给兄弟掏心掏肺还被人带绿帽。而宋予陌似乎很享受偷情的快感,绝不会同意散伙。

    不过这样的人,利用起来倒是不会有愧疚感。

    赵筠将手抽回来,道:“那你就证明给我看。”

    宋予陌眼神轻佻,又摸上她的腿:“要如何证明,需要我。。嗯。。”

    这大猪蹄子!赵筠额角青筋直跳,钎住他的手:“你可记得三日后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

    赵筠就等着他这句话,赶紧用力的拧着他手背上的肉,咬牙道:“你不记得了?”

    宋予陌疼得脸都开始抽搐了。鬼尼玛能记得三日后是啥日子啊。女人就是种矫情的动物,第次吃饭,牵手,接吻,就连说个情话也能整个纪念日出来。

    记不得就对了,她哪知道三日后什么日子,反正随她怎么胡诌,他都不敢反驳就是了。赵筠悄眯眯的加重力道,叫你喜欢吃豆腐,你吃啊,再接着吃啊!

    宋予陌用尽全力缩回手,连连点头:“我记得,记得,十分重要的日子,我会好好给你一个惊喜的。”

    赵筠抛了个媚眼儿:“你记得就好。我不要什么惊喜,我要你那天一早就到得月楼来,陪我一整日。”

    宋予陌神色一变,总算还没忘记正事:“我那日有属下要接待。”

    赵筠秒变脸,眼神冷漠:“你果然是随口骗我的,咱俩还是一拍两散的好。”

    宋予陌想伸手去拉赵筠,可一眼瞥到她跃跃欲掐的爪子,忍不住就是一哆嗦,赶紧收回咸猪手:“好好,我依你便是!”

    赵筠笑靥如花:“我是个明事理的女人,也不难为你。你可以在得月楼里接待下属,反正你们这些臭男人不都喜欢逛青楼么。你忙完了正事,我再陪你便是。”

    宋予陌想了想,到底还是应了。洪双义为人喜好美色,他接受了投诚之后,正好可以好好招待他。也顺便一同哄哄这个女人。

    打定主意后,心思又开始活络:&ot;谁说的,我就不喜欢烟花女子,我只喜欢你。。&ot;

    刚想挨近赵筠,却见她活动了下手指,宋予陌顿觉身上一阵肉疼,条件反射的将手收了回去。

    妈的,赵篱今天简直有毒!

    “你若能证明你的爱,那你想怎样都行。可在此之前,你若是敢轻薄我。。”

    赵筠做了个一握一捏,又挤爆的动作。

    宋予陌用力吞了口口水。你多虑了,就是现在赶着让他上,他只怕也是硬不起来的。

    这边赵筠高高兴兴摆脱了信王回家,得月楼里于信却看着供桌下的划痕沉思。搜遍了全楼之后,于信终于还是发现了这个密室。

    风月场所,多有暗道,以应付惧内的达官贵人,这本是司空见惯的事。但令于信在意的是,暗道机关布置的风格与南荒极为相似。而这被抹掉的纹饰也很耐人寻味。

    由于时间仓促,赵筠没法彻底销毁纹饰,留下的痕迹仍能看出植物的雏形。别看南荒与大昭此刻水火不容,但几十年前,两地其实同属一国,都有以植物代表属地的习惯。

    植物纹饰大多相似,残余痕迹辨不出南北,也就无法将得月楼定罪。开在天子脚下的风月场所大多背景不凡,没有充足的证据他也无法随意查封。

    但于信直觉的相信,得月楼绝不简单。更令他在意的是,两次与南荒细作打交道,却两次都撞见了阿简。究竟是凑巧还是二者之间真的有什么联系。

    这猜测令他不寒而栗。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尽快找到阿简。他得在外人察觉之前找到他,护住他。没他在旁边看着,他单纯懵懂的阿简太容易被人诱哄了。

    &ot;单纯懵懂&ot;的赵筠回到徐府,守门的奴仆再次以怪异目光洗礼。赵筠这次反应过来,她又忘了换回女装了。

    想到上次被徐赋突袭的痛。赵筠在穿过长廊的时候心翼翼,沿路观望,生怕一不心又被人痛扁。

    &ot;你鬼鬼祟祟的,在做什么勾当?&ot;

    一听到熟悉的嘲讽声,赵筠直起猫着的背,抬头望去。徐耀黑着脸就站在不远处,正嫌弃的打量着她。

    &ot;你每日早出晚归的,又穿成这幅模样,究竟去哪鬼混了?&ot;

    徐耀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听,赵筠白眼忍不住翻上天:&ot;我夫君都不说我,你凭什么管我?我爱去哪去哪,二弟还是管好你自己吧。&ot;

    二弟两个字刺激了徐耀敏感的神经,他拽起赵筠的手,怒道:&ot;你是我徐家的人,我如何管不得?今日我就替大哥好好教训教训你!&ot;

    妈蛋,不是说长嫂如母么?徐耀都已经接受她给的设定了,怎么还是这么混?

    推拒拉扯之间,一块玉牌从袖子里掉出来,发出一声脆响。赵筠心下一沉,弯腰想拣却被徐耀抢了先。

    好在长廊地板是木头,玉牌质量也好,并没摔坏。徐耀拣起玉牌一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ot;你居然还敢逛青楼!你还知道礼仪廉耻四个字怎么写吗?&ot;

    赵筠脸上也是谄谄的,但听到徐耀数落,又还嘴道:&ot;你又是什么好鸟,还不是一眼就认出青楼玉牌了?就许你徐二公子风流快活,不许我观望妹妹的生活过的地方吗?&ot;

    提到阿竹,徐耀一时也沉默了,再开口就忍不住放缓了声音:&ot;那不是个好地方,以后别去了。&ot;

    赵筠随口应了,然后想将玉牌拿回来,却见徐耀手一缩,眼中压着暗火。答应得这么干脆,却还找他讨还玉牌,压根就是贼心不死。

    &ot;你敢糊弄我?&ot;

    赵筠顿时也恼了,卯足了劲准备回喷,却见徐耀面色一变,下一刻便被他挟在在肋下。赵筠惊慌之下张口欲叫,却被他捂住了嘴。

    徐耀带着她攀上廊边扶栏,廊下是一条人工开凿的沟渠,里边种满了清雅的芙蕖。赵筠面向鲜花碧水,却丝毫没有赏景的兴致。

    天哪,她不过态度敷衍了一点,又怼了他几句,他就要将她投河!这特么也太毒了吧!

    不等她多想,整个人忽然失重往下坠去。赵筠吓得紧闭双眼,可等了半天,想象中的落水没有到来,脚上反而踩到了实体。

    赵筠慢慢睁开眼,才发现长廊下是一条鹅卵石道,两边水声潺潺,花香扑鼻,与想象中的杀人埋尸地相去甚远。

    很快,尖锐的吵嚷声从上面传来,好似是平西侯与徐夫人的声音。难道说,徐赋是不想看到他们才躲到下面来的。可他要躲自个一个人躲便是了,拉着她作甚啊!

    徐耀在边上也有些不知所措。或许是因为心里有鬼,一发现快有人要撞见他们私会,他就下意识的带着赵筠躲了起来。叔嫂站在路边说几句话而已,有什么必要遮遮掩掩的呢?

    正纠结中,便听到徐肃夫妇争吵不休的穿过长廊。直到人去远了,还能听到嘟嚷的&ot;世子&ot;、&ot;徐赋&ot;等字眼。

    她说徐耀今日怎么跟吃了□□似的,原来是侯爷夫妇又开始日常撕逼了。

    一扭头看到徐耀黑云罩顶的脸,赵筠便知他想迁怒,以前在南阳时她见的可多了。如今她披着赵篱的皮,想来徐耀是不会对她客气的,她可不想白白受气,赶紧堵道:“别拿我撒火,谁招你你找谁去。&ot;

    徐耀被一句话堵住,顿时气闷的看了赵筠一眼,这女人果真不是阿竹。若是他的阿竹,定会温言软语的安慰于他。哪会这般狼心狗肺,没心没肺!可他失去了阿竹,再不会有人待他那般好了。

    徐耀沉着脸靠在廊柱上沉默不语,整个人低气压环绕。赵筠本想溜掉,可看他这焉头巴脑的模样,又有些不忍心。罢了罢了,反正也被气了那么多回,不差这一次。

    赵筠走到他身边,泄气道:

    &ot;好了,我让你撒气行了吧。&ot;

    徐耀从鼻子里哼出一声&ot;谁要你管&ot;!

    赵筠悄悄翻了个白眼,下一秒却感到袖子一沉,低头一看,发现徐耀眼睛不看她,可手却拉着她的袖子不肯放,这死傲娇!

    徐耀闷闷的开口:&ot;你说我是不是不该回来,自打我回了府,父亲和母亲就日日争吵。&ot;

    &ot;跟你有甚关系,你爹明显是又缺银子了,才会拉着你跟你娘死磕呢。&ot;

    徐耀诧异的抬头:&ot;你居然看出来了。&ot;

    他垂眸冷笑道:&ot;你都看清楚了,可母亲却还看不明白。父亲娶她不过是看中外祖皇商的身份,想为信王谋取钱财罢了,他根本就不爱母亲。可就算是为了钱,他却连装也不肯装一下,生怕这样会委屈了他心爱的儿子。&ot;

    赵筠嗤笑一声:&ot;你爹为了徐赋,简直笑死人了。你母亲是商家女,富而不贵。你爹若真想立徐赋为世子,他早就立了,你娘难道还阻止得了?&ot;

    徐耀疏忽站起来,冷笑道:&ot;我真可笑,与你说这些作甚,你是徐赋的妻子,自然护着他。&ot;

    赵筠也站起来,认真的道:

    &ot;你娘是因为你才会受委屈,你心里不好受,就该想办法帮帮她。要么劝她离开,要么就顺她的意用尽全力争夺。。&ot;

    &ot;劝她离开侯府,好给你夫君挪位置吗?&ot;徐耀一把拉住赵筠,用力摇晃,&ot;合该所有好处都是徐赋的,我跟我娘就该灰溜溜的滚开?连你也是这样想的!&ot;

    赵筠被摇得眼冒金星,眼前一片天旋地转。她特么好心出点子,你不喜欢大不了不采纳嘛,作甚折腾她阿。

    徐赋也是朵奇葩,怎么走哪都有人仇视他。那货真的是男主吗,还有没有点男主光环了?

    她此刻深深的觉得假扮赵篱简直就是个馊主意,自从与徐赋沾上关系,整个人就好像中了d&buff,总有人朝他开火却殃及到无辜的她。

    怕了怕了,她惹不起,先溜为敬!赵筠挣开徐耀,赶紧往后退了两步。

    &ot;你冷静一点!&ot;

    “篱儿?”

    两句话几乎同时响起,赵筠抬起头来,只见徐赋倚在廊边,手中抱了一摞书简,正诧异的往下张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穿成年代娇气小福〕〔我能修炼一亿次〕〔都市极品医神(叶〕〔情深不负苏青免费〕〔王军马婷〕〔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有一座巨龙城〕〔万族之劫〕〔我的悟性好到爆〕〔不败战神杨辰〕〔血未凉〕〔旧爱晚成:厉先生〕〔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