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妖孽保安〕〔都市之最强战龙〕〔退亲后,我嫁给了〕〔花都兵王赵东〕〔丹皇武帝〕〔快穿之位面黑科技〕〔我要做阎罗〕〔王的女人谁敢动〕〔太古吞噬诀〕〔天降萌宝:总裁爹〕〔丹帝归来〕〔一夜锁情,总裁先〕〔好人平安〕〔最佳上门女婿〕〔重生17岁:缘来妻〕〔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阿拉德冒险日记〕〔超凡御宠师〕〔仙禁万古〕〔天影之路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又回到了修罗场 第 19 章
    亮出徐赋的腰牌,赵筠很轻松的就进入了得月楼。

    她整了整头上的斗笠,领路的龟奴低垂着眼,不敢窥视贵人容貌。深紫色的令牌,说明此人爵位不低。许多贵人来找乐子都不愿暴露身份,如赵筠般遮掩容貌的,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到了后堂,赵筠在帛书上签下徐赋二字,得月楼的管事便递了她一块玉牌。此后她再进出得月楼,只用出示这张玉牌便够了。

    赵筠拿着玉牌开开心心的走出了后堂,与一群吵吵嚷嚷的年轻人擦肩而过。那群人打闹着走到案前,刚执起笔欲写,一眼看到赵筠的签名,顿时炸了:

    &ot;妈的,徐赋那死子,约他一起来他不来,非说自己是有家室的人,不去烟花之地。结果呢,他特么居然偷着来!&ot;

    &ot;天哪,太贱了吧!&ot;

    &ot;假模假样假仙,虚伪!&ot;

    &ot;请客,请客,下次一定拉他来请客,这臭表脸的!&ot;

    于是翌日徐赋上值后,莫名其妙被所有同僚一致对外,齐心排挤。

    徐赋:&ot;???&ot;

    他究竟做错了什么?

    对闯祸一无所知的赵筠此时心里懊悔不已。早知道徐赋会给他腰牌,她就不用为了混进得月楼而答应邀约了。想到楼上那个大麻烦,赵筠不觉一阵头疼。

    如今她出入自由,不必等人接她进楼了。赵筠索性在楼里闲逛起来,暗中寻找纪的踪迹。至于那位大爷,等时间差不多了进去随便应付一下得了。

    赵筠闲庭漫步仔细察看,发现京城得月楼的布局与南阳毫无二致。说起来,当初在南阳时,她确实发现楼里经常有南荒人出没。不过想着南阳毕竟是两国交界处,人员繁杂也是正常。不过现在看来,或许得月楼本身就与南荒有着什么联系。

    赵筠四处转了一圈,并未发现纪的踪影。是他已经离开了,还是藏在什么隐蔽的地方?

    赵筠灵光一闪,偷偷溜进了后院的杂物室。南阳得月楼在杂物室里修了个地窖,若是二者布局完全一致,那么这里的地下很可能也别有洞天。

    杂物室里陈设简单,只有简单的几个桌案屏风,赵筠随意搜寻了一下,便将视线转向了正对着大门的供桌。仔仔细细饿翻找一遍,真让赵筠摸到了不寻常的地方,在供桌的背部,雕刻着一朵迤逦的八宝景天。

    想着接头的纪在细作中身份不高,还以为这里只是个普通据点,没想到竟意外捞到了条大鱼。八宝景天是南荒皇族专属,非嫡脉不可用。她若能顺利接上这条线,完成任务便更有保障了。

    赵筠在供案上翻找半天,发现有一个烛台是精钢所铸,被牢牢钉在了案上。赵筠将烛台一转,案下便洞开了一条道。

    密室之中,南荒众人混不知有人闯入,里边全吵翻了天。

    茂成叹息了一声:“风声太紧了,我们不能再私下行动了,必须等主子来了再想办法。”

    红绸两眼一翻:“等到什么时候,要等洪双义将名册送到信王手上,所有人一起玩完么?”

    纪眼都红了,拍案而起:“你明知于信盯得紧,还非让兄弟们出去送死。若非的你的决策失误,阿甘和风渡怎么会死!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是想害死所有人才罢休吗?”

    红绸冷笑一声:“我害的?也不知究竟是谁将于信给招来的。”

    纪脸涨得通红,想想这段时日死去的战友,顿时泣不成声。

    茂成安抚了两句,又转身看向红绸:

    &ot;洪双义的事刻不容缓,可也不能让兄弟们白白送死。我们不如试试纪的办法,看哪些岸上的愿意下水帮忙,大不了将酬劳多翻几倍,财帛动人心,总有人会愿意冒险。”

    “钱要有命才能花,这时候谁愿意出这个头。”

    红绸心里很不以为然,死的又不是组织骨干,那些底层打手要多少有多少,死了一批还有一批,没准就有一个成了呢。她若是一开始就将银钱花光了,上边一定会觉得她不够能。若真到山穷水尽了,她再拿钱顶上便是。

    纪听到这里,顿时擦擦眼泪,急道:“我们可以找赵篱,她是侯府大夫人,与信王是表叔嫂。”

    红绸冷笑连连:“赵篱,哼,她如何能行?”

    “你怎么知道我不行?”

    南荒秘密据点商量要事,暗道里突然钻出一个人,差点没把这群细作给吓死。

    红绸看清来人,怒视纪:&ot;谁让你将据点告诉她了?万一她是细作。。&ot;

    &ot;那你这会可就死透了。&ot;

    赵筠悠悠接口,走到纪面前:&ot;我孤身一人前来,够有诚意吧。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尽管开口。&ot;

    纪见到赵筠,顿时喜笑颜开,无视红绸难看的脸色,将目前的困境说与她听。

    南荒安插在大昭的谍报分为两部分,一类是由南荒偷渡到大昭的本国人士,也是谍报的主力军。可偷渡入境的多为黑户,户籍多少见不得光。另一类便是用手段收买或是威胁的大昭人士。

    洪双义便是南荒收买的大昭线人。原本是在长河县做个官,可前段时日长河发大水,信王治理有道,他也跟着立了点功,近日就要调到平京做京官了。此人一看前途有望,便想更进一步,于是将他所知的细作接头人记成了一本名册,准备上交信王以作进阶之资。

    好在盯梢洪双义的暗叹及时发现了这件事,在被灭口前拼死将消息传了出来。眼看洪双义快要入京,他们便盯紧城门想截住他,可没曾想半路杀出了于信这个程咬金。

    赵筠想了想,道:&ot;所以你们想让我引出洪双义?&ot;

    纪点了点头:&ot;外面查的紧,我们没法行动,如今只能靠你了。洪双义应该会在三日后进京,届时你将他引到得月楼来,剩下的事我们来解决。&ot;

    赵筠颔首:&ot;行,我来想办法。&ot;

    红绸怒拍桌案:&ot;不行,我反对!&ot;

    纪扭头不服:&ot;赵篱都没意见,你凭什么反对?&ot;

    红绸支支吾吾说不出口,总不能直说她是不愿赵筠立功,抢了她的风头吧。

    不等纪反驳,赵筠便道:&ot;还是说,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ot;

    红绸面色涨红,正想反驳些什么。静谧的室中,陡然响起一阵剧烈的铃声。

    铃声一起,顿时所有人的脸色全变了。

    “于信来了!”

    红绸拿起墙上挂剑,怒指赵筠:“我就说你是细作吧,你前脚刚来,于信后脚便到,你还有何解释?”

    赵筠翻了个白眼:&ot;那我还不跟于信一起走,偏要先进来给妳送人头啊?&ot;

    她大声安抚众人,道:&ot;先不要慌,密室还有没有别的出口?&ot;

    茂成听了赵筠的话,赶紧扒开墙上机关,顿时脸色很难看:“遭了,出口机关是纵横图,只有阿甘懂这个,可阿甘已经死了,我们出不去了!”

    这可难办了,就算她现在出去引开于信,可大门肯定已被禁军守住,他们还是逃不出去。于信驻守边关多年,对南荒的机关布置十分熟悉,她都能找到密室入口,于信肯定也不在话下。让他们全躲在下面也不可取。

    赵筠在这绞尽脑汁的想办法,红绸却执剑扑了过来。

    &ot;我杀了你!&ot;

    就算要死,她也要先拿这个女人垫背!

    那女人简直是个疯子!赵筠不会武功,左支右绌的躲得十分艰难。纪一看不好,赶紧上前抱住红绸,不让她随意动弹。

    赵筠赶紧躲到茂成边上,心有余悸的往边上一瞥,眼神剧烈一缩:&ot;有办法了,这个我会!我能开机关!”

    一语刚毕,所有人都围了上来,赵筠肯定的点头点头。

    说纵横图她不懂,可那熟悉的九宫格和数字排列她一看就会,不就是数独吗,她在家常玩儿的。

    赵筠捡了根棍子,在地上刷刷刷一列,便走到了数盘边上摆弄起来,等到只剩最后一个数字了,她抬头看向红绸的方向:

    &ot;这个女人想杀我,你们谁帮我扇她两个耳光,我就放你们出去!&ot;

    红绸怒道:&ot;谁敢!&ot;

    一语刚毕她便挨了一耳光,只一瞬间,身边便围满了人,巴掌如雨般落下。这个女人不拿他们的命当命,肆意的利用牺牲,他们忍她很久了。如今生死在即,他们很乐意借机给她一个教训。

    有仇不报非君子!看到红绸肿成了猪头,赵筠十分的满意的拨下最后一个数。大门轰然打开,所有人喜极而泣。

    纪喜上眉梢:“我说的不错吧,赵篱绝不是细作!”

    赵筠看着眼神怨毒的红绸,吐了吐舌头:“你们快走,我先上去拦住于信。”

    说完赶紧朝密道跑了。红绸下意识想追,却被人群有意无意的挡住。赵筠此番救了他们的命,他们心下感激,自不会让红绸对她不利。

    只一会功夫赵筠便跑远了,红绸只能捂着红肿的脸,恨恨的往出口走去。

    纵横图是萧氏皇族的独门秘技,赵篱一个御医之女,怎么可能接触到如此高深的算术。莫非,她私下里与主子有什么牵扯?

    看来洪双义事情解决后,此女绝对留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穿成年代娇气小福〕〔我能修炼一亿次〕〔都市极品医神(叶〕〔情深不负苏青免费〕〔王军马婷〕〔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有一座巨龙城〕〔万族之劫〕〔我的悟性好到爆〕〔不败战神杨辰〕〔血未凉〕〔旧爱晚成:厉先生〕〔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