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妖孽保安〕〔都市之最强战龙〕〔退亲后,我嫁给了〕〔花都兵王赵东〕〔丹皇武帝〕〔快穿之位面黑科技〕〔我要做阎罗〕〔王的女人谁敢动〕〔太古吞噬诀〕〔天降萌宝:总裁爹〕〔丹帝归来〕〔一夜锁情,总裁先〕〔好人平安〕〔最佳上门女婿〕〔重生17岁:缘来妻〕〔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阿拉德冒险日记〕〔超凡御宠师〕〔仙禁万古〕〔天影之路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又回到了修罗场 第 18 章
    原书是第一人称视角,在原女主赵篱的眼中,男主徐赋对她千依百顺,万般怜爱。这样打动人心的深情倘若是装出来的,那这个人该有多可怕呀。

    思来想去,赵筠认为后者的可能性要大点。说到底,她没有继承赵篱的记忆,对赵篱的理解全靠说描写,难免会与真人形象相左。更何况当初她看书时并不知道这书关乎自己的命运,很多地方都是匆匆看过印象不深。

    徐赋作为赵篱枕边人,对赵篱了解甚深。与她相处久了,产生怀疑也说的通。

    可就算怀疑,撺掇她接近徐耀又是何意?万一闹出点事来,对赵篱的名声也会有影响。但不管徐赋做何打算,她都不想再将徐耀牵扯进来。

    &ot;我与二弟不熟,这种事还是让你这个做大哥的去操心吧。&ot;

    赵筠转身想回松涛苑,却被身后人紧紧拥住,耳边呼吸急促又紊乱:

    &ot;你生气了?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试探你。&ot;

    试探?赵筠心下存疑,被徐赋拨回身,看见他脸上满是懊恼和悔恨:

    &ot;篱儿,我没你想象中的那般大度。看到你和徐耀。。我也会嫉妒,也会失去理智。说出令你讨厌的话,我很抱歉,请你原谅我。&ot;

    赵筠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男人,判断着他话中真假。最终她回抱住徐赋,低声道:&ot;无事,只要你相信我便好。&ot;

    徐赋是她见过最滴水不漏的人,她从来看不出他的真假。他虽给出了合情合理的解释,可疑心既起,便没那么容易打消。

    面对温柔和顺的妻子,徐赋轻轻摩挲她的肩颈,眼中晦暗不明。

    平京这几日颇不太平,一直驻守南阳的于将军无故返京。这刚回来,便急匆匆的入了宫。也不知他究竟上奏了些什么,出宫时皇上还给他派了一队禁军,如今正满大街的搜查。一时间人心慌慌,满朝文武无不猜测其中深意。

    而最焦虑的,得数得月楼密室中的南荒细作。因为他们知晓,这场风暴便是因他们而起。

    打首的是个红衣美人,她姣好的脸上满是焦躁,指着低头不安的纪喝骂道:

    &ot;都是你惹的祸,让你平日里心仔细,你却将这尊煞神招了来。眼看洪双义就要进京了,现在局势紧张成这样,我们还如何向他下手?&ot;

    虬髯汉子拦道:&ot;红绸,事已至此责怪纪也是无用,还是想想有哪些岸上的兄弟能搭手吧。现在京里查这么严,我们这种身份,怕是顶不了用了。&ot;

    红绸闻言更是气急:&ot;岸上那些如何指望的上?往日里探听消息都爱答不理,要足了好处才肯漏点牙缝里的出来。如今风声这么紧,一个个想着自保还来不及,谁肯冒这个险?&ot;

    纪听到此处蓦然抬头:&ot;赵篱,我们可以找她帮忙。上次于信找到纪家酒馆,就是她掩护我逃走的!&ot;

    赵篱?想到记忆中那张倾国倾城的脸,红绸心里很不舒服:&ot;掩护?于信没准就是她招来的!让她参与这么重要的任务,出了事谁负责?&ot;

    纪扭头不服:&ot;她若是叛徒,只需将我拖住片刻,于信便能追上来,哪用挨街挨户的搜那么麻烦。&ot;

    看纪还敢顶嘴,红绸彻底怒了:&ot;放长线钓大鱼你懂吗?抓你一个底层跑腿儿的有什么用,靠你这傻子一打尽才痛快呢!&ot;

    见虬髯大汉想劝,红绸一个眼神横过去:

    &ot;茂成你不必开口,别忘了,这里我说了算。赵篱这根钉子,我忍了很久了。自打她入了组织,除了透漏点无关紧要的消息,还做过些什么?如今她一有行动,于信便活跃了起来。我看她八成就是个内鬼,等到这边风声了,一定要不计代价的除了她!&ot;

    &ot;反水的内鬼,有一个洪双义还不够吗?于信离开了南阳,主子恐怕会在近日内来大昭。为了主子的安危,我们宁可杀错,也绝不可放过!&ot;

    直到室内再无反驳之声,红绸才满意。平京据点里就属她容貌最美,又最为能干。上面说了,只要她好好干,做出成绩,主子或许会将她收到身边。

    可就在这时,偏偏赵篱出现了。她自负貌美,但赵篱的容貌比她出众了不知多少,本就让她记恨不已。好在那女人美虽美矣,可心似乎不在组织,不比她劳苦功高。

    近日得到主子要来大昭的消息,她便暗下决定一定要除掉赵篱,不管她是反水也好,真心打入组织也罢。既拦了她的路,那便留不得她!

    赵筠此时并不知南荒的线头已被人掐死,只惦记着要混进得月楼之事。不过目前还有件事需要处理,绿荷关在府里也有好几天了。吓唬够了,也该是时候唱大戏了。

    绿荷窝在柴房里,缺衣少食,又冷又饿的呆了几天,终于等到人来。她望着来人,刚想开口求饶,嘴里便被塞了块破布,被拖了出去。

    等到了大堂,看到赵筠端坐在位,边上站着个人伢子,还有什么不明白,顿时腿都软了。

    赵筠看着瘫倒在地的绿荷,脸上笑眯眯:&ot;有一有二,但不可能有三有四。你一再与我作对,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ot;

    绿荷嘴里塞着布,口不能言,只能一边磕头一遍含糊的求饶,但眼神仍是不自觉的瞥向一边。

    赵筠一看便知其意,对着侍立在旁的粉黛道:&ot;去看看大公子出门了没?&ot;

    徐赋近几日已办妥了手续,在禁军里谋了个领军的差。但此刻还没到当值的时辰,听到赵筠提及他,便掀帘而出。

    这边绿荷一看到徐赋便扑倒在他的脚下,哭的梨花带雨。

    徐赋看向赵筠,后者脸上淡淡的:&ot;这丫头我用着不顺手,准备把她卖了。&ot;

    徐赋了然,再看向绿荷,道:&ot;何必如此。&ot;

    绿荷脸上瞬间浮起希望,却见徐赋面上带着浅笑,一字一字慢慢道:&ot;背主求荣的东西,拖出去打死便是。何须如此麻烦。&ot;

    徐赋一声令下,府中奴仆赶紧将绿荷拖走。一句话解决了问题,徐赋又从怀里掏出腰牌递给赵筠:&ot;府中谁敢对你不敬,直接杖毙。父亲若问,便拿我的令牌给他,就说是我的意思。&ot;

    言毕便赶紧出门上值去了,只是临出门时不禁回眸瞥了赵筠一眼,眼神意外深长。

    等到徐赋走了,赵筠才收回令牌,并打发走了行刑的仆从。她抽掉绿荷嘴中的抹布,居高临下的道:&ot;你还没看明白吗,谁都救不了你,除了我。&ot;

    绿荷吓得涕泪齐流,话都说不出来。

    赵筠点点她的额头:

    &ot;你仗着是母亲的人,几次三番挑衅我。我看在母亲的份上一一忍了,可你似乎忘了,你只是个丫鬟而已。我就算杀了你,母亲也不会拿我怎么样,顶多再派个人来看着我。更何况现在连她也奈何不了我。可你似乎从没认清过这个事实。&ot;

    绿荷反应过来,赶紧跪下求饶,指天发誓不会再背叛。

    赵筠眼神一暗:&ot;想我饶了你,你能回报我什么?&ot;

    绿荷犹豫了片刻,道:&ot;奴婢知道夫人很多隐蔽的事。&ot;

    &ot;不够,&ot;赵筠抬起绿荷的下颔,一字字道:&ot;母亲跟了于皇后这么久,一定知道她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私吧?&ot;

    看绿荷眼神挣扎,沉默不语,赵筠心知凭这些还不足以让她下决心,于是她放低声音:&ot;你喜欢徐赋?&ot;

    绿荷面上骇然,顿时吓得叩头不止,赵筠拦住她,话中满是诱惑:

    &ot;喜欢一个人并不是什么过错。我知你心悦他,所以才屡屡与我作对。为爱犯错,是可以被原谅的。更甚的是,我或许能成全你呢?&ot;

    见绿荷满脸不可置信,赵筠拍了拍她的肩:

    &ot;徐赋是侯府大公子,你不会以为我天真到想他一生只守着我一人过活吧?纳谁不是纳,是你也无不可。我知你对母亲忠心,可即便母亲再倚重你,她也不可能将贴身丫鬟塞给女婿做妾吧?你的心愿,只有我能实现,你可要想清楚了。&ot;

    绿荷眼神闪烁,挣扎不已。赵筠话说的不错,侯府公子身边不可能只有一人,总有一天会有妾室进门。既如此,那个人为何不能是她?她原本准备假做犹豫一番然后应下赵筠的要求,日后再随意应付应付了事。可如今。。

    罢了,她此番落在赵筠手里,于夫人明明能救她却视而不见。她不仁,那就别怪她也不义!人总是要为自己活的。

    待送走绿荷,粉黛满脸不悦:&ot;姐,你是骗她的吧,你是准备榨出她的话后再将她给卖了吧?你该不会是真的想。。姑爷知道了会很生气吧?&ot;

    赵筠摇了摇头,绿荷知道她的底细,卖出去只会遗患无穷,最好的办法其实是永绝后患。可作为1世纪社会主义文明和谐接班人的她连鱼都没杀过,更遑论一个活生生的人。只能吓唬吓唬再大棒加甜枣了。

    况且绿荷自幼在于氏身边,知晓于皇后多少阴私。留着她可比杀了她要有用多了。

    至于徐赋那画皮妖精,连她都应付不来,绿荷还想主动凑上去作妖?自求多福去吧。

    不过,若是徐赋知道她拿他作谈判的筹码。。

    赵筠不禁抖了抖,赶紧拉着粉黛声道:&ot;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ot;

    话音刚落,房里横梁上一道静止的影子也不禁跟着抖了抖。

    她,她现在回去和长安换差事,还来得及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穿成年代娇气小福〕〔我能修炼一亿次〕〔都市极品医神(叶〕〔情深不负苏青免费〕〔王军马婷〕〔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有一座巨龙城〕〔万族之劫〕〔我的悟性好到爆〕〔不败战神杨辰〕〔血未凉〕〔旧爱晚成:厉先生〕〔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