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都兵王赵东〕〔丹皇武帝〕〔快穿之位面黑科技〕〔我要做阎罗〕〔王的女人谁敢动〕〔太古吞噬诀〕〔天降萌宝:总裁爹〕〔丹帝归来〕〔一夜锁情,总裁先〕〔好人平安〕〔最佳上门女婿〕〔重生17岁:缘来妻〕〔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阿拉德冒险日记〕〔超凡御宠师〕〔仙禁万古〕〔天影之路〕〔赛博朋克新纪元〕〔天师之巅〕〔掠夺万界从虚空开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又回到了修罗场 第 17 章
    一句与你何干险险脱口而出,好在赵筠及时想起此人好歹救了她,生生将快出口的恶言给吞了回去。

    赵筠偷偷翻了个白眼,换了个话题:

    &ot;他们都走了,我们也赶紧出去吧。万一这户主人回来了怎么办?&ot;

    &ot;这条街的房子都是我家的,你怕什么?&ot;

    整。。整条街。。好的,她忘记了,他家有钱,敲有钱的。徐。思聪。耀你赢了。

    &ot;那你继续呆着,我先走了。&ot;

    纪家酒铺的据点被于信发现,算是废了。她只能靠撒在纪身上的药粉追踪,可药粉有时限,必须趁着味道没散的时候赶去。

    赵筠刚迈开步子,后肩便搭了一只手。

    &ot;你不准走!你得告诉我你跟于信是什么关系,他为何会追你?&ot;

    赵筠不耐烦的一缩肩,甩开徐耀的手,一边将弄乱的头发捋到一边,一边不耐烦道:&ot;我哪知道他为什么追我。&ot;

    等等,于信?是她知道的那个于信吗?

    赵筠扭过头问:&ot;你说刚才那人是谁,南阳守军于少将军?&ot;

    然她回过身却发觉徐耀面上通红,活似被煮熟了的虾。什么鬼?她问的问题明明很正常呀。

    徐耀赶紧上前将她头发全部撩开,看到后颈那一片红,不由磕磕巴巴道:&ot;昨日。。昨日是我太孟浪。。抱歉。。徐赋没,没为难你吧。&ot;

    赵筠摆了摆手:&ot;都过去啦,你大哥没那么气。&ot;

    这样都没事,徐赋胸襟可真是宽广得。。让他自愧不如。

    徐耀脸上仍是热度不退,他在屋里翻了许久,找了块纱巾蒙她脸上,又将她头发拨到后边掩好:&ot;你,你这几天出门记得带这个。&ot;

    纱巾其实都遮不严实那痕迹,可眼下也没旁的办法,下回得给她找个斗笠蒙上!

    想不到徐耀如斯体贴,将脸挡住,就不怕再撞上李言了。等等!

    &ot;你还没告诉我,刚才那人可是于将军?&ot;

    徐耀狐疑的抬头:&ot;你真不认识他?&ot;

    他捉奸般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看她确实不像说谎,才肯定的点了点头。

    赵筠不禁啧啧感慨,难怪他要追纪来着。大昭少将军与南荒细作,天生的死对头嘛。

    她怎么这么命苦!攻略对象各个都披马甲,还一个比一个来头大!

    从前在军中,李言。。不,是于信还是个兵时,那一身冷血修罗的气派已经够吓人了。这要是让他知道自己骗了他,还不得把她给生吃了啊!

    怕了怕了,溜了溜了!

    这回赵筠跑路,徐耀只默默的看着,没再阻拦。他一路跟她到这里,其实是想告诉她。他已派人将赵筠的底细摸清了,确与阿竹的一切对得上号。

    是他误会了她,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他想与她道歉,可他恐惧的发现,即便知道了她不是阿竹,可只要一看到她,他心里依然会悸动。

    她是赵篱,是徐赋的妻子,阿竹的姐姐,他不能放任自己。他唯一该做的,是找出阿竹死亡的真相,替她报仇!

    整条街都被翻了一遍,还是没能找到赵筠的踪迹。眼看暮色降临,一行人都累得人仰马翻,峥嵘终是忍不住对着自家公子道:

    &ot;少将军,人怕是早跑了,我们这样漫无目的的找下去也没用啊。&ot;

    况且大伙看的明明白白,那细作明明是个男的,可公子这会却硬是逼着他们追个女人。难道就这一会儿功夫,那细作就变装跑了吗。

    于信面色很难看,咬牙道:&ot;难怪怎么打听,都始终得不到他的消息。为了躲我,他可真是煞费苦心啊!&ot;

    &ot;啥?少将军说的谁,南荒细作么?&ot;峥嵘一头雾水,自家公子没头没脑的说啥叻?

    于信凤眼一凛,恨恨道:&ot;没事,他跑不了!&ot;

    峥嵘愁眉苦脸的:&ot;怎么找啊,平京这么大,找个人多不容易。&ot;

    于信一声冷笑:&ot;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去打听那酒贩的身份,将他常活动的地方都给圈出来,一个一个搜!&ot;

    至于阿简,只要他人还在平京,总有一日,他能将他给揪出来!

    阿秋!谁,是谁在背后骂我?

    一定是得月楼的那几个狗腿子,狗眼看人低!赵筠悻悻的揉了揉鼻子,走进了徐府。

    方才她蒙着脸一路鬼鬼祟祟的跟着追寻香的踪迹,终于来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阁楼下。

    一看到得月楼那匾额,她就乐了,还真是缘分呐。当初她在南阳初遇徐耀就是在得月楼,如今这分店都开到京城来了!

    摸摸口袋里鼓鼓的银子,赵筠找家成衣铺换了身男装便乐呵呵的往里走。从前她在里边打工,如今摇身一变成了消费者,心里那个美滋滋。

    可刚到门口就被拦住了,龟奴告知她等闲平民百姓并不能进,需得提供身份腰牌,证明你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才能入内。

    赵筠脸上笑嘻嘻,心里!你说你一破青楼居然还搞会员实名制。南阳得月楼都没那么多幺蛾子,京城旗舰店了不起啊!

    得,还真了不起。想着有钱能使鬼推磨,赵筠悄悄往龟奴手上塞了银子,便往里边闯。结果差点没被当作可疑分子给抓起来,吓得她转身就跑,给出去的银子也没能拿回来。

    妈蛋,京城的狗腿子也比南阳的讨厌!拽什么拽?信不信她曝马甲,她以前还是他们南阳分店的花魁娘子呢!

    跑了一天马拉松,赵筠累的腰酸背疼,她活动着手关节慢悠悠往松涛苑走。刚穿过长廊,便被人双手反拣,抵在了廊柱上。

    &ot;你是何人,闯入我徐府内院意欲何为?&ot;

    遭了,她累晕了头,忘记换装就回了徐府。难怪方才守门的家奴看到她神情那么怪呢。

    她只愣了一瞬徐赋便开始用力,赵筠赶紧开口:&ot;我,是我啊,快放手,疼死我了。&ot;

    徐赋闻声赶紧放开手,低头看着呼痛的妻子,诧异道:&ot;篱儿,你怎么这身打扮?我没弄痛你吧?&ot;

    &ot;没事,我闹着玩儿的。&ot;赵筠疼的眼泪直流,看着徐赋来回揉搓,也没法说什么。

    &ot;发生了什么事?&ot;

    徐耀远远听到动静,急忙赶过来,一眼看到徐赋拽住赵筠的手,急切的说着什么,而赵筠眼泪汪汪委屈的说不出话。

    她此时一身男装,高束着发髻,颈后痕迹在高领的遮掩下若隐若现。他俩为何争执,自是再明白不过。那蠢女人究竟长没长脑子,给她面纱不用,这会还将脖子全露出来,是嫌死得不够快么?

    徐耀几步赶到二人身边,将赵筠发髻一抽,看她长发散下挡住痕迹,才慌乱开口:

    &ot;那日我们受人暗算,中了迷药才情不自禁。。但好在并未铸成大错。无论如何,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知你心中有怨,若想发泄便全数冲着我来吧,要杀要剐我绝无二话。可大嫂是无辜的,还请大哥不要记恨她。她,她对你一心一意,你不该这般对她。&ot;

    这事不都过去了吗,他又把话翻出来讲是想干嘛?赵筠眼睛都瞪抽了,仍是阻止不了徐耀的滔滔不绝。她还能怎么着,只能干瞪眼了。

    徐赋耐着性子听徐耀说完,才道;&ot;二弟多虑了,那不是你二人的错,你无需内疚。何况我甚爱篱儿,又怎忍心怨怪她?&ot;

    徐耀脸色一僵,望向他掣住赵筠的手:&ot;那你们这。。&ot;

    徐赋撩开赵篱的长发,在她颈后红痕上轻抚,看向徐耀的眼神幽暗闪烁:&ot;我与篱儿夫妻恩爱,嬉戏惯了,二弟见笑了。&ot;

    徐耀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比刚到那会误会他二人争执时还要难看。他含怨带恨的看了赵筠一眼,勉强扔了句&ot;是我误会了&ot;便急切的离开了。

    赵筠被瞪得一头雾水。他这突如其来的来,又措不及防的走,临行还甩脸子给她看,简直是莫名其妙!

    徐赋无奈的看着弟弟的背影,对着赵筠柔声道:&ot;二弟从被母亲宠坏了,性子有些古怪,可人还是极好的,你别与他计较。&ot;

    不不不,您真是太谦虚了。与您老人家比起来,徐耀的性子可要正常多了。

    不等赵筠接口,徐赋又拍了拍她的肩:&ot;你也看到了,父亲与阿耀隔阂太深,造成了他孤僻古怪的性子。这么多年来,阿耀也没什么合得来的朋友。如今我看阿耀与你颇为亲近,你得空便多开导开导他吧。&ot;

    这话一出口,瞬间就让赵筠警惕了起来。这么多日积累起来的怀疑浮上心头。她或许不如别的穿越女经验丰富,遇事易慌乱也不够老道。但因为家庭的缘故,她有一个别人及不上的优点。那就是对人的情绪和心理十分敏感。她的直觉告诉她,徐赋这个人,违和感实在太重了。

    她在徐府呆的时日不久,都能看出徐耀对他这个大哥毫无手足之情。就凭接风宴上徐耀放的浑话,以及景桐殿里发生的意外,任何一个做丈夫的都会心生警惕才对。可徐赋却一笔带过,丝毫不计较。再提及时不说芥蒂,连笑容的弧度都与从前一模一样。

    是圣父心胸宽广无边,还是他根本就毫不在意?

    赵筠抬头看了徐赋一眼,心中慢慢得出结论:

    徐赋根本不爱赵篱。或者。。

    他知道自己不是赵篱。人既不是自己妻子,那与旁的男人如何便无关紧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穿成年代娇气小福〕〔我能修炼一亿次〕〔都市极品医神(叶〕〔情深不负苏青免费〕〔王军马婷〕〔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有一座巨龙城〕〔万族之劫〕〔我的悟性好到爆〕〔不败战神杨辰〕〔血未凉〕〔旧爱晚成:厉先生〕〔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