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何佳乐李雪梅〕〔仙帝重生混都市〕〔山村小医农〕〔一胎双宝:总裁爹〕〔万界武帝〕〔奶爸的修真人生〕〔林北〕〔鬼手医妃:摄政王〕〔绝品透视狂仙〕〔林炎〕〔一拳歼星〕〔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陈辰沈曼婷〕〔徐逸〕〔丹武邪尊〕〔徐灵〕〔上门龙婿叶辰下载〕〔上门龙婿免费全文〕〔女神的上门豪婿(又〕〔狂兵赘婿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又回到了修罗场 第 15 章
    这蠢货还能再不会说话一点吗?求你不要一副捉奸在床的口气好不好!

    赵筠差点没被徐耀给气死,她将他往边上一拨,赶紧解释道:“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和徐耀中了。。”

    一言未尽,徐赋的身影动了。剑若惊鸿,快如闪电。平素徐赋温和淡然,让赵筠忽略了他武侯之子的身份,如今他动了真格,扑面而来的凌厉剑势直让她想躲都躲不开。

    徐耀在剑起的一瞬便扑上去抱住赵筠,将后背留给徐赋。这本就是他犯下的错,就让他以命来偿还罢。

    利器刺入血肉的钝声响起,可他却毫无痛感。徐耀慢慢放开赵筠,转身回望。

    徐赋手起剑落一招刺死地上的侍卫,然后扔下长剑走向二人。

    赵筠茫然抬头,接着身上一暖。徐赋脱下外衫搭在她身上,将她仔细裹好后,才打横抱起往外走去。

    徐耀刚要追上去,徐赋却回头示意他把尸体也带上。他低头看了看,终咬牙将尸体抗上,一同走了出去。

    “外边那个宫女我已经处置了,眼下再将这个侍卫处理掉,便不会有人发觉了。”

    徐赋指挥徐耀将尸体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才将赵筠放下。

    徐耀咬咬牙,艰难开口:“我跟她不是。。”

    “你不必解释。你是我弟弟,篱儿是我妻子,我相信你们。”

    徐赋匆匆打断他的话,面上毫无芥蒂,端的是光风霁月,君子之风,徐耀不由羞愧的低下头。

    可与之相对的,赵筠却是分外认真的打量起徐赋来。那一脸平静坦然不似作伪,仿若发自真心的信任宽容。可方才那般情形,任谁看了都不会无动于衷,更可况身为丈夫的徐赋呢?

    徐赋似有所感,回眸对上赵筠的眼:“篱儿为何这般看我,可是吓坏了?”

    赵筠避开他的视线,道:“我们快出去吧。父亲和母亲该吓坏了吧。”

    徐赋点点头:“我已差人打过招呼,说我们已先回去了。篱儿这般模样,还是早点出宫比较妥当。”

    徐耀四处张望:“可我们如何避人耳目呢?”

    这里前临沉香宫,后靠凤栖宫,全是热闹的去处,想偷偷出宫太难了。

    徐赋带着他们左穿右绕,最后停在一处假山前。他在草木藤曼间扒了扒,清出一个洞口来:“这条道鲜为人知,往这走应该不会被发现,我在出口安排了车马接应。”

    徐耀啧啧称奇,他与徐赋从一块在宫里玩耍。他能勉强辨认宫里大路径已经自认了不起了,可徐赋却连冷僻宫室的暗道也能找到,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怎么那么大呢?

    被抱进假山前,赵筠最后望了一眼殿上的牌匾,月光之下,景桐殿三个字发出幽幽寒光。

    有惊无险的回到侯府,赵筠吩咐下人放水,好泡澡解乏。等她换了亵衣,一身清爽的从净房出来,惊讶的发现徐赋居然还在房内。

    桌上摆了几样菜,徐赋从沙煲里舀了半碗肉粥递给赵筠:&ot;你今日受了惊吓,还来不及用饭吧,我吩咐厨子做了点你爱吃的。&ot;

    赵筠只扫了一眼便觉胃口尽失。翡翠虾仁,香芹拌腰果,苦瓜炒鸡蛋再加上肉末粥,光看着都觉得嘴里淡出鸟了。好怀念家乡的火锅和周黑鸭!

    她怏怏的接过碗,一口一口往嘴里送。

    徐赋在边上静静看着赵筠用饭,眼神晦暗不明。

    等到赵筠用完,徐赋便要离去。看着他的背影,赵筠终是忍不住问道:&ot;你就没什么要问我吗?&ot;

    徐赋拉门的动作顿住,随即将门关上,转身面向赵筠:&ot;篱儿想说什么?&ot;

    赵筠忽然上前,两手环抱住徐赋,将头枕在他的胸膛上,道:&ot;如果我说,今日在景桐殿,我当真与徐耀发生了什么,你会如何?&ot;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与他亲密,可所说的话,却令他始料未及。沉默许久,徐赋将她放开,轻抚她的发丝:&ot;我不信,篱儿不是这样的人。&ot;

    没有一个男人会对这事毫无芥蒂,她从前与旁的男人多说一句话,她的攻略对象们都会不依不饶,醋海翻天。而徐赋异于常人的冷静,令她不得不怀疑,他对赵篱的感情是否有书中描绘的那般深刻。

    心跳和呼吸不会作假,她试探过后发觉徐赋的内心并不是他表现出的那样毫无波澜。难道,真的是她多心了?

    得到答案后,赵筠不欲与徐赋再纠缠,转身走回榻边:“你说的不错,我不过与你开个玩笑罢了。”

    然而下一秒就被人从后拥住,徐赋贴近她的耳边,顺着她的脸颊一路轻吻下去:“篱儿可是怪我今日太过冷淡。”

    细细的吻让赵筠颇不自在,她扭头避开,身上亵衣在摩擦中不觉往下滑了两寸。忽然间,身后的气息蓦然粗重起来。

    她下意识的想回头,却被一股大力往前一推,踉跄着摔倒在榻上。赵筠一脸茫然的从榻上爬起,发生了什么事,方才明明还好好的。

    徐赋紧随着跟上榻将她翻过来,俯身便吻。赵筠一侧头,冰凉的吻便落空,徐赋趴在她颈项一动不动。一时间,两人皆是无话。

    赵筠心下忐忑,人是她招惹的,可这般发展着实超乎了她的预料。现在她这下意识的一躲闪,还不知会造成什么后果。

    徐赋放开赵筠,在她耳后肩颈处来回按压揉搓,直弄得她生疼不已。可他态度不明,她又不敢呼痛,只能强忍着。

    素来体贴周到的徐赋此时仿若看不见她的脸色,只一味在她肩后摩梭把玩。待赵筠感到肩颈一片火辣辣的疼时,徐赋才丢开手,抬眸道:

    “是我的爱表现得还不够,才会让篱儿想要试探我?”

    够了,够了,都快满了,是她没事作得慌,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么?

    女人委屈巴巴的缩在床上,眼睛扑闪扑闪,要多无辜有多无辜,可骨子里。。

    徐赋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一模一样的皮相,少了一丝风情,多了份天真明媚,却比从前更加的勾人,也不知是好是坏。

    徐赋给她盖上蚕丝被,便退出了房间,临行前回眸道:“你想要的,我可以给,可你准备拿什么还呢?”

    误。。误会了,所谓反常即为妖,她只是想探个究竟,并不是想索求什么。这徐姐夫的反应,总让她琢磨不透。

    想不通便不再多想,赵筠蒙头便睡。明日要做的事情可多了。

    徐赋一推开门便看到下属欲言又止的脸。他没有理会,径自回了书房。

    到了房内,长安终是忍无可忍,开口道:“公子素来谨慎,从不会让外人看出情绪上的异样,今日为何会在大夫人面前露出破绽。您是不是。。”

    是不是故意让赵筠起疑心,好引她关注。

    徐赋抬眸一望,眼神淡薄:“你最近似乎很有自己的想法。”

    这话分量极重,长安立刻跪倒在地,连称不敢。

    “将你手头的事整理好了全数交给长宁,这段时日你便原地待命罢。”

    长安抬头想辩,但看到徐赋眼神便垂眸不敢再言。那日他护卫赵筠入凤栖宫发现有异样,却故意不通报的心思恐怕是被公子知道了。自作主张乃是为人下属第一大忌,公子这般冷处理也算是顾念旧情了。

    只是公子,似乎比他想像中的还要重视那个女人。也不知究竟是福是祸。

    这晚注定不是一个安宁夜。长夜无月,狂风肆虐,城郊树林里人影浮动,十数个青年策马急行。打头的是一个极其俊朗的少年,一双凤眼挑动无边遐思。然他鼻梁挺直,眼神肃然,硬生生将双含情的眼透出股禁欲的味道。

    身边长随峥嵘驾马上前,道:&ot;少将军,就凭一个还不能确信的消息,您就违抗大将军的命令私自离开南阳,这样好吗?&ot;

    于信头也不回,继续扬鞭催促:&ot;等去了平京,一切就都清楚了。&ot;

    峥嵘还想再劝,前面宽阔的官道上迎面跑来一队人马,看衣饰似乎是。。京城于家的人?

    于信停住马,等在路边。来人看清他的模样,赶紧下马恭敬的递过一封书信。于信接过书信,展开草草一看,紧接着凤眸一挑,缰绳一抖便策马往前奔去。

    峥嵘一看也赶紧带着众人跟上,只见自家公子向来冷肃的面上浮现一丝喜色:&ot;不会错了,皇后娘娘也来信说找到了他的下落。&ot;

    坏了,这下自家公子怕是铁了心要去京城了。峥嵘不敢说皇后的不是,可心里仍是埋怨,于家人身份本就敏感,公子此番回京怕是会惊动不少上面的势力。于皇后向来不喜欢公子,怎的这次如此多管闲事。

    于信也知此时进京恐怕免不了要被他那个权势熏心的姑姑利用,可他顾不了这么多。自那次他酒后犯下大错,便再也不曾见过他了。是他的错,他不该生出那样的心思,更不该对他。。

    可错已铸成,他愿意担负起责任。曾经的他畏惧人眼不敢正视自己,如今他拿定了主意,便再也不会放开手!

    于信专注的望着京城的方向,眼中满是向往。阿简,他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穿成年代娇气小福〕〔我能修炼一亿次〕〔都市极品医神(叶〕〔情深不负苏青免费〕〔王军马婷〕〔我有一座巨龙城〕〔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悟性好到爆〕〔万族之劫〕〔不败战神杨辰〕〔血未凉〕〔旧爱晚成:厉先生〕〔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