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药龙王林萧〕〔超级医生在都市〕〔捡到一个医院〕〔我的神奇聊天群〕〔柳幕妍〕〔国啤〕〔斗罗之皇龙惊世〕〔我一定要变弱〕〔在完美世界中打卡〕〔都市妖孽高手〕〔婚内有诡:薄先生〕〔溺宠名流娇妻〕〔苏玖〕〔沈钧〕〔楚飞〕〔都市之狂龙战神〕〔绝品豪婿〕〔崛起〕〔夏阳〕〔千千小说林云叱咤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又回到了修罗场 第 13 章
    赵筠在凤栖宫中对皇后款款而谈时,徐赋也在偏殿中对宋予陌说出了同样的话。

    经这一番解释,宋予陌却是既感动又羞愧。徐赋全心全意为他着想,甚至为了他的前程,甘愿放弃侯府世子之位。可他却背地里染指了他的妻子!

    一直以来,他虽是表哥,可都是徐赋帮着他,让着他。可他对徐赋的心思却很复杂,嫉妒中掺杂着同情,充斥的优越感里又隐藏着恐慌和自卑。

    所以他才会向赵篱下手。即便那是他放弃了的女人,可就因为她嫁给了徐赋,他便要不计代价的给抢回来!

    这种隐秘的胜负欲不足为外人道,宋予陌拍拍徐赋的肩:&ot;若我荣登大宝,定不会亏待表弟。权势地位,金钱美人,你要什么我都给你。&ot;

    徐赋随意的笑笑,眼神望向门外:&ot;美人便罢了,我有篱儿,此生足矣。&ot;

    未等他接口,却见徐赋面色一肃,高声唤道:&ot;绿荷!&ot;

    宋予陌眼神一暗,徐赋最在意的,果然还是赵篱么。难怪他们探讨得再激烈,徐赋的眼神都始终不离门外,那是进入沉香宫主殿的必经之路。

    绿荷被徐赋叫住,犹豫着踏进偏殿,只听徐赋问道:&ot;你为何一个人归来,篱儿呢?&ot;

    &ot;大夫人她。。她被皇后娘娘留下了,大概,大概用了晚膳后便会回来。&ot;

    这婢女言语含糊,眼神闪烁,一看便知有问题!宋予陌刚想发话便被徐赋制止。

    &ot;我有些话想单独过问绿荷,还请殿下行个方便。&ot;

    宋予陌有心想要探听,却也知道这是他们夫妻的事,只能依言带上房门。不过,想到纸条上的邀约,宋予陌勾唇一笑,他开始想念赵篱身体的味道了。

    日落西山,华灯初上,室内光线明暗不定,徐赋一手托起绿荷的脸凑到灯前细看,柔声道:&ot;你人生的美,心气也高,只可惜是于氏的人。&ot;

    徐赋的温柔,让绿荷心砰砰直跳,她终于引起大公子的注意了么。她含羞带怯的低头:&ot;只要大公子愿意,绿荷便是大公子的人。&ot;

    &ot;既是我的人,那便好好回我的话,&ot;徐赋眼中温柔不退,可手劲却收紧:&ot;皇后与篱儿素无往来,怎会无故留她?&ot;

    绿荷心里一紧,张口便要答,可瞬间脸被捏得生疼,无力开口。

    徐赋将绿荷的脸凑近灯台,声音还是那般温柔,可话中的意思却让绿荷不寒而栗。

    &ot;想清楚再回我,你一个婢女,即便心气再高,若脸毁了,便什么前程都没了,你说是吗?&ot;

    绿荷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往日丰神俊朗的公子在烛火的映衬下竟形同鬼魅。只一犹豫,她离烛火便又近了一寸,灼痛感扑面而来。

    他是说真的!绿荷心慌得连声喊道:&ot;我说,我说!&ot;

    绿荷被大力扔回地上,没等爬起便急不可待的将一切全盘托出。直到徐赋大步离开内室之后,绿荷才松懈下来,可心里竟是愈发怨恨起来。

    徐耀在凤栖宫宫门外等了许久,可直到夕阳西斜,都没等到赵筠出来。焦急之下,他只能贿赂了凤栖宫的宫女,竟得知赵筠早已回去的消息。

    可他尾随赵筠而来,亲眼看着她入了宫后,便一直等在这,是不可能与她错过的。难道,她走的并不是来时的这条路?

    徐耀立时想到了凤栖宫的后门,马不停蹄的就往那边跑,如果赶得快,说不定还能追上她。等到赵筠回了徐府,有些话就不方便说了。

    不过赵筠为何放着正门不走,非要往后门去呢。凤栖宫后相邻的宫殿是宫里的禁地,平日里没人愿意靠近那里。路越走越偏,再加上夜幕降临,沿路看起来不像皇宫,倒象是荒郊野岭。

    因此,当路中横了个一动不动的人影时,徐耀不禁吓了一跳。地上趴附的是个宫女,徐耀随手察看一番,发觉人没死,只是怎么拨弄都不醒,看起来似中了迷药。

    徐耀打出入皇宫,深知宫里看着光鲜实则阴私。那傻女人打这里过,不会刚好给撞上了吧?眼神下意识的四处逡巡,终看到了一样眼熟的饰物。

    徐耀拾起地上的簪子攒在手心,这是赵筠的没错,那女人很可能中了招!他抬头环顾四周,若是他想在附近处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会选择哪里?很快,他的视线定格在了不远处的宫殿群里。

    赵筠从床上醒来之时,只觉头痛欲裂。她想看清自己在哪里,可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皇后派人打晕她,又掳到这里来究竟是想做什么?

    烛火在眼前亮起,赵筠才发觉面前其实站了一个人。她吓得缩回墙角,警惕的看着前方。然而烛火燃动之际,赵筠忽觉体酥骨软,心跳不已。这味道不对!赵筠辨认一番,顿时脸色大变。

    方才打晕他的侍卫见她醒来,便将灯烛放到案上,才重新回到赵筠身前,笑道:“你终于醒了?有些事情若是没有知觉,便会少了许多趣味。”

    惊觉他话中的意思,赵筠直往后退,然而她已靠到墙角,再无路可退,只能呵斥道:“你敢动我,平西侯府不会放过你的!”

    可侍卫不仅不为所动反倒笑得更开心了,看来这也是皇后的吩咐,可皇后为何要这么做?一边要用她,一边却找人侵犯她,等等,侵犯,贞洁。。

    赵筠一念闪过,赶紧喊道:“赵篱与徐赋成婚以来并未圆房,你今日若碰了我,才是坏了娘娘的大事!”

    话音刚落,赵筠便被一股大力按到床上,只听得“撕拉”一响,白色的外衫裙从肩部撕成两半,露出了粉色抹胸和雪白肩臂。

    迷离灯火映照下的肌肤光滑玉嫩,吹弹可破,侍卫轻轻捏了一把,露出满意的笑容:“平西侯府大夫人,果然不同凡响,今日就让我先替徐大公子尝上一尝!”

    看来今日她无论怎么辩解,都会被认为是不想失贞而说的谎。可就这么放弃却也不甘心,待那侍卫再次向她的抹胸伸手之时,赵筠不由低了眼,温声求饶道:“侍卫大哥,可不可以不要动我的衣服,你,你先来。。”

    已经伸到一半的手不由顿住,借着火光看去。此时的赵筠因着迷情散的药效,已是晕生双霞,情动不已,看上去煞是动人。见他不答,她又含羞带怯的补了一句:“我。。我还是初次,还请大哥给我留点体面。”

    年轻侍卫喉结滚动,哪里承受得了美人的娇嗔,随即放开她,三下五除二的将上衫除掉,紧接着便俯下身。美人热情,竟还主动环上他肩臂,他心里一荡,正要动作,忽然察觉到不对。

    他是皇后宫里千挑万选出来的护卫,自是身手不凡,刹那间便闪身掣住了赵筠执簪的手。虽是动作迅速,可肩背上却也被划了一道伤口。想来是这女人趁他宽衣之际,拔出簪子藏在了手心。

    他竟被这女人给耍了!侍卫刚想给她一巴掌,却觉头上一阵眩晕,簪子上有药!

    赵筠想趁乱逃走,可身体酥麻动作缓慢,还没挪下床就又被拉了回来。她拼命的挣扎着,想消耗对方的力气,可身子骨却越来越软。

    侍卫顿感力不从心,即便他功力深厚,可这女人簪子上的药力很强,他怕是坚持不了许久。想到此处,他更加粗暴的撕扯起赵筠的衣衫来。

    “这是你自找的,本想对你温柔点儿,你既不识相就别怪我不客气!”

    只要破了她的身,便算是完成了皇后的任务!至于其他的,日后。。

    刚如是想,脑后忽然一阵剧痛,再接着便无力的倒了下去。

    看到徐耀将侍卫打晕扔到地上,赵筠才算松了口气。她哆嗦着想要将衣服穿好,可衣衫破碎难以拼系,更因手脚无力,竟是半天都系不上一个结。

    再加上床前灼热的目光,赵筠愈发感到难堪,只能停下动作,先吩咐道:“徐耀,你先转过去。”

    然而徐耀并未如赵筠所盼望的转身,反而一撩衣袍,径自上了榻,靠近了过来。

    赵筠心下一沉,两手推拒着徐耀,急道:“把。。把灯灭了。”

    徐耀闻言一滞,呼吸都粗了几分。赵筠察觉他胸前起伏剧烈,顿觉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补道:“灯,灯里有迷情散。徐耀,你,你冷静点!”

    然而徐耀面色通红,两眼充血,根本没听赵筠的话,只将她按回榻上,俯身压了上去。肩颈上的温热触感让她恼怒之极,想用簪子给他也来上一下,可药力的侵蚀,竟让她手抖得几乎抬不起来。

    徐耀一握她的手,簪子便从手上无力垂落。眼睁睁看着自保的利器掉落,赵筠心里一阵绝望。她看着情动的徐耀,不禁回想起记忆中的那个少年,任性,暴躁,大少爷脾气十足。可他真心喜欢她,既尊重她,也珍惜她,他从来,从来都没有勉强过她!

    赵筠带着哭腔,颤抖着问他:“徐耀,你真的要这样,强迫于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穿成年代娇气小福〕〔我能修炼一亿次〕〔都市极品医神(叶〕〔情深不负苏青免费〕〔王军马婷〕〔我有一座巨龙城〕〔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悟性好到爆〕〔万族之劫〕〔不败战神杨辰〕〔血未凉〕〔旧爱晚成:厉先生〕〔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