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妖孽保安〕〔都市之最强战龙〕〔退亲后,我嫁给了〕〔花都兵王赵东〕〔丹皇武帝〕〔快穿之位面黑科技〕〔我要做阎罗〕〔王的女人谁敢动〕〔太古吞噬诀〕〔天降萌宝:总裁爹〕〔丹帝归来〕〔一夜锁情,总裁先〕〔好人平安〕〔最佳上门女婿〕〔重生17岁:缘来妻〕〔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阿拉德冒险日记〕〔超凡御宠师〕〔仙禁万古〕〔天影之路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又回到了修罗场 第 8 章
    赵筠用力甩开徐耀的手,一手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我都说了我不是阿竹了,你非不信。如今你看也看过了,该滚了吧!”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将过错全推到徐赋身上,毕竟长安一直都在车辕上坐着,里边对话可能听不清,但发生了什么还是一目了然的。

    比起赵筠的说辞,徐耀强行闯入大嫂车架欲行不轨其实更符合他的言行。但她也不可能真狠下心全让徐耀背锅,平西侯本就对他不喜,若是真闹大了,只怕他的日子会更难过。

    赵筠辩解之后便抬眼偷看徐赋的脸色,好在他看起来并不怎么生气。想来也是,这光天化日之下,就算是他二人有什么私情,也不会傻到大白天的在下人眼皮子底下做什么。

    徐赋只淡淡看了赵筠一眼便将视线扫向徐耀,“怎么回事?”

    徐耀脸色难得浮上羞惭之色,他素来随心所欲惯了,想做什么便做了,从不考虑后果。这会被撞破了才想到他此番乃是在明晃晃的打徐赋的脸。

    虽然父亲的偏心让他嫉恨,可其实这个哥哥从来没与他争过。心里有了愧疚,便不再强倔着,直接顺着赵筠递的话配合道:

    “大嫂说的不错,我昨日回去后到底还是存了疑心,今日便想再仔细看看。是我思虑不周,唐突了大嫂。但这些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还请大哥不要怪罪大嫂。”

    徐赋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是我弟弟,有什么要求大可直接跟我提。这般偷偷摸摸的,若是不慎被人撞见了,你大嫂的名声还要不要?”

    一番话说得素来趾高气昂的徐耀低了头,徐赋看弟弟难得乖巧,便不再理会。又望向墙角蹲的赵筠,眼神温柔无比:

    “若是篱儿我便更放心了,我相信她是绝对不会背叛我的。”

    哎呀呀,徐大姐夫可真是暖,只可惜他料想错了。原女主赵篱虽然深爱徐赋,可为了方便完成任务,还是找了几个情人的。说起来赵篱也是奇怪,同最爱的男人紧守底线,却与别的男人逾越雷池。穿越大佬的操作就是如此的清新脱俗,她等萌新实在不到啊。

    总之因为徐姐夫的厚道,这场尴尬能化解就最好不过了。赵筠放下心来,眼神直逼徐耀:事情都解决了,你还不走是想闹哪样?

    徐耀认命的攀上车框,行行行,他讨嫌,他走还不行吗。

    可刚到门边便被徐赋一脚踹了回来,徐耀毫无防备的挨了一下,直捂着肚子仰面倒回地毯上,他不可思议的望向徐赋。这便是他口中说的好兄弟?信任的保鲜期只能持续一刻钟吗,还是徐赋本就是故意骗他卸下防备好痛扁他?

    徐赋一脚将徐耀踢回车内,又赶紧放下车帘。

    下一刻,车外便传来娇滴滴的一声:“徐大公子,好久不见。”

    赵筠凑到车帘缝隙往外望去,只见一个华衣美服的年轻女子正缠着徐赋撒娇。

    美人在旁,笑靥如花,可徐赋却一脸抗拒,甚至在美人说得情动靠近之时,还驾马退了一步。

    见徐赋躲闪,美人脸上颇为不快。因着他这一退,赵筠所处的车架便露了出来。

    女子眯眼看向车架,眼神不善:“车里坐的是赵篱?”

    说着便要上前去掀车帘看看究竟,徐赋无法只能上前挡住,拱手无奈道:“回六公主,车内正是我的夫人。她今日身体不适,不易见风,还请公主谅解。”

    六公主,难道是宋永贞?赵筠精神一振,细细打量疑是原书女配的女子。却见那女子身量纤细,仿若一阵风都能吹跑似的,想来确是原书中形容为弱柳扶风的女配不错了。

    既然叫女配,那自然便是女主的情敌啦。原书里赵篱与宋永贞数次交锋,勉强算是半斤八两。两人都是皇后一派的,赵篱为了徐赋不愿再往宫里递送消息,因此在皇后处便低了宋永贞一头。

    可徐赋作为忠犬挂的男主,自是无条件的维护赵篱,这又让宋永贞记恨不已。于是两人你来我往,暗战不休。今日宋永贞在皇后面前上眼药,明日赵篱就当着宋永贞的面秀恩爱,渐渐的衍变成见面就掐,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如今不巧撞上了,宋永贞少不得是要与她找些麻烦的。不对,今儿找都不用找了,现成的麻烦不正在这摆着么?赵筠一记眼神杀狠狠瞪过去,都是这货的锅!

    徐耀好不容易爬起来,转眼又被赵筠凶了,可他知道祸事是自己惹的,也不敢顶嘴,只得委屈巴巴的蹲在墙角。他哪知道宋永贞这疯婆子今日会撞上来。徐赋也真是的,下手也太重了,难保不是公报私仇!

    宋永贞听到徐赋的话,更是肆无忌惮的伸手去够车帘。既是不能吹风那便更要这么做了,最好能让她一病不起一命呜呼。

    徐赋赶紧拦住她,加重语气道:“在下说了夫人有恙,还请公主不要为难。”

    被徐赋一凶,宋永贞气得眼都红了,一边上前一边恨恨道:“你还是这般护着她!你知不知道,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徐赋再退,一脸不悦道:“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公主自便,徐赋眼下还有事,便不作陪了。”

    宋永贞跺跺脚:“我一个人不回去。”

    徐赋抬眼往车边一望,在赵筠的随侍中指了个眼熟的,道:“绿荷,你送公主回去。”

    宋永贞见徐赋根本不接自己的话,顿时又气得上前去掀车帘:“赵篱,你躲在里边看笑话是不是,你给我出来!”

    徐赋正要去拦,车帘却被从里掀开了一角,赵筠探出头来,有气无力的道:“夫君,外边何事这般吵嚷?”

    徐赋惊诧回望,他百般阻拦,便是为了避免外人看到他们叔嫂同车。怎么她却反倒大咧咧的自个揭开了?细细看去,却见赵筠半开着车帘,头肩探出车外,竟是牢牢的挡住了外面的视线。再加上车身轻微的摇晃,他便立时猜出了原由。

    赵篱终于现身,确是态生两靥,满额是汗,面上苍白不已,看上去确如徐赋所说的身体不适,宋永贞顿时幸灾乐祸道:“这才几日不见,你便三分像人,七分似鬼了,怕是快要不成了吧。”

    赵筠虚弱的擦擦额汗,气喘吁吁的道:“生死由命,若真是我的劫数我也只能接受。只是我夫君不许我这么说,非说我若是这么去了,他便也随我而去。此生没我,他活着也无甚趣味。我也无法,少不得要好好活着,长命百岁,才不辜负我夫君的深情厚爱。”

    起先听到赵筠说话那般丧气,宋永贞还洋洋得意,可听到后来渐渐觉得不对劲了。感情绕了这一大圈,她还是在变着法儿的秀恩爱!

    宋永贞额角青筋直跳,立时便要跳过去用指甲挠花她的脸!自然是被徐赋给牢牢拦住了。

    赵筠似受到了惊吓,拍拍胸脯惊道:“夫君,公主这是怎么了,我好怕怕呀!”

    宋永贞更是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这死女人不仅一如既往的讨厌,还越发的矫情做作了,怎能不让她火冒三丈!

    徐赋一边死死的拦住暴走的宋永贞,一边暗暗好笑。他这个妻子啊,还真是。。妙极!

    赵筠一边做作的低头抹泪,一边用余光瞪向另一边车窗旁的徐耀。宋永贞对上赵篱,那是绝对的不死不休,闯进车内是迟早的事。她好不容易故意拉仇恨吸引了宋永贞的注意,那家伙却还在那磨磨蹭蹭,简直是讨打!

    徐耀抹抹额上的汗,腹诽不已。哪有她说的那么简单,他长手长腿的,还要心动作不让车架剧烈摇晃,他容易么他?就知道催!徐耀艰难将一只腿挪出窗外,正要将另一只脚也伸出去,却听到窗外一声惊叫:

    “徐二公子,您可千万别摔了!”

    眼看着跳出窗外是来不及了,说时迟那时快,徐耀迅速的收回探出窗外的那只脚,屁股一歪又坐回了车座上。

    车里有鬼!宋永贞一意识到这点,赶紧趁着旁人没反应过来,一把将车帘撕了下来。看到狭的车壁内挤着的一男一女,宋永贞凑到窗前大笑道:“总算被我抓到了吧,你们这对奸夫□□!”

    徐赋眼神淡漠的扫了一眼车外惊叫的绿荷,随即又望向宋永贞:“公主说话请心些,别污了我妻子和弟弟的清白。”

    绿荷被徐赋的眼神看得心惊胆战,没错,她是故意在公主面前揭发这件事的。可这也怪不得她,还不是赵筠自个不检点才惹出的祸事,对,都是赵筠的错,与她无关!

    宋永贞跺跺脚,恨道:“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护着她!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显然是在做些不可告人的勾当!”

    “什么孤男寡女,前面长安这么大一活人你看不到,是眼瘸吗?”

    徐耀用力一脚踢向窗棱,力道大得直将宋永贞从窗棱上震了下去,被眼疾手快得侍卫一把扶住没摔倒。

    宋永贞大怒,指着徐耀尖叫道:“徐耀,你敢这样对我,我要让父王砍你的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穿成年代娇气小福〕〔我能修炼一亿次〕〔都市极品医神(叶〕〔情深不负苏青免费〕〔王军马婷〕〔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有一座巨龙城〕〔万族之劫〕〔我的悟性好到爆〕〔不败战神杨辰〕〔血未凉〕〔旧爱晚成:厉先生〕〔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