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妖孽保安〕〔都市之最强战龙〕〔退亲后,我嫁给了〕〔花都兵王赵东〕〔丹皇武帝〕〔快穿之位面黑科技〕〔我要做阎罗〕〔王的女人谁敢动〕〔太古吞噬诀〕〔天降萌宝:总裁爹〕〔丹帝归来〕〔一夜锁情,总裁先〕〔好人平安〕〔最佳上门女婿〕〔重生17岁:缘来妻〕〔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阿拉德冒险日记〕〔超凡御宠师〕〔仙禁万古〕〔天影之路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又回到了修罗场 第 6 章
    起先不是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又发疯了?赵筠用力挣扎,可他拽得死紧,根本挣脱不开。无奈之下,只能喊道:

    “你疯了吗,还不快放开我!”

    徐耀觉得,他可能是真的疯了,是被她给逼疯的。若只是相貌相似还好说,可这同样喜好抠绣边的爱好怎么说?他的阿竹,每在紧张或是激动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用指甲掐袖子上的纹绣。总不会,连这也是巧合吧?

    眼看徐耀手劲越来越大,赵筠痛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只能不停的拍打着对方,喊他放手。可徐耀不仅没有松手,反倒越发用力,生怕一松懈这个狡猾的女人便会借机逃走。

    然而腕上忽然搭上了一只手,下一刻便觉腕间剧痛无比。等缓过神,却见赵筠已趁机逃出他的掌控,躲在了徐赋身后。

    徐赋轻轻安抚着受惊的妻子,眼中满是责备:“你伤到她了。”

    看到赵筠眼边欲滴未滴的泪,徐耀心里一阵刺痛。从前在南阳的时候,他与阿竹那般好,她皱皱眉头他都会心疼不已,可如今他确是在欺负她。

    徐耀慢慢闭上眼,心痛的摇了摇头,再睁眼时眼神又变得凶狠无比:“这是她应得的!”

    一边说着还一边指着赵筠道:“你可知她是。。”

    “她是你的大嫂。”徐赋轻轻接过他的话,眼中满是不赞同:“她已向你致歉,你不该再继续计较。父亲若是知道了原由,不仅会责怪你,怕是还会迁怒篱儿。毕竟叔嫂不睦家庭不和,也是她这个大夫人的失职。还请二弟给我这个面子,别让篱儿在父亲面前难做。来日方长,日后你定会发现你大嫂的好。”

    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被徐赋拦腰斩断,便再也没有说出来的勇气。的确,仅仅只是几句争端,便已隐隐让父亲对她不喜。若是让人知道她同时勾搭了他们兄弟俩,她怕是会被父亲暗地里处置掉。一个御医之女,死在府上也没人敢为她出头。

    今时不同往日,他不能如从前一般任性,否则便是害了她!徐耀意味深长的望了赵筠一眼,重新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倒悬杯底展示开来。

    来日方长,等他找到证据证明她就是阿竹,她便只能乖乖的跟他回南阳了。到时候,他们之间的帐,他自会慢慢的与她算!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从一开始她就是应接不暇,如履薄冰。直到回了松涛院,沐浴更衣之后她才算是回过神来。

    白日里应付了于氏,又从赵府来到了平西侯府。好不容易暂时得到了徐赋的认可,可她从前攻略的对象却莫名变成了徐赋的弟弟,也一同来了府上,还险些揭穿了她的身份。

    如今系统布置的任务还没开始,她便已经感到寸步难行了。系统要求她设法将大昭天宁帝从帝位上赶下来,并协助大昭的敌国南荒攻占大昭,实现南北统一。

    改朝换代,强国相争,这怎么看都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赵筠泄气的趴在床上哀叹不已。天啊,她要拿什么左右国与国的纷争阿,靠脸吗?

    赵筠瘫在床上摸来摸去,终于找到一枚镜子。她眨眨眼,镜中美人长睫也随之颤动,明眸皓齿,艳光四射。好吧,她的脸确实生的极好,从前攻略起男人来也是一攻一个准。

    可一国之君啥美人没见过?美人计,呵。。别天真了。以她的段数,打破天也就能勾搭几个南阳镇上没见过世面的少年了,祸国妖姬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得的。没看前任穿越大佬都阴沟里翻了船,她还是脚踏实地一点,别妄想速成了。

    赵父以前是犯官,如今虽翻了案做回御医,但地位也不高。因着于氏,她这个身份所能靠的上的贵人,大概也就只有于皇后了。若是能彻底取信于皇后,倒是可以试着借她的手将天宁帝拉下马。

    书中有描写,帝后关系并不融洽,于皇后早年还因与皇帝争执而不幸落胎,此后再不能生育。后来她抱了一个宫女所生的皇子养在膝下,并未因自己不能生而退出大位之争。更重要的是,于家有兵!

    可若想搭上于皇后的线,仅仅做一个内线还不够,她需得提供一些重要消息来证明自己的价值。看来,还是需得从徐赋身上着手。

    正想的出神,忽然手上一空,赵筠抬起眼,看到徐赋执镜在手,对着她微微一笑:“不必看了,我的篱儿甚美,足以让我朝思暮想魂不守舍。”

    赵筠面上一红,不是她段数低,而是她这便宜姐夫实在太会撩。不过他来的正好,赵筠翻身起来,拉着徐赋一同坐下。她转了转眼珠,挑了一个开场白:

    “你今日说要放弃世子之位,可是说真的?”

    徐赋深深看了她一眼,反问道:“怎么,篱儿觉得为夫是在欲擒故纵?”

    赵筠摇了摇头,道:“也不是,只是觉得有些可惜。”

    徐赋笑了笑,又道:“并无什么可惜的,母亲她是绝不会看着世子之位旁落的。更况且,我确是无意于此。如今将话说明白,既是为了安母亲的心,也是避免二弟与我生隙。”

    赵筠状似不经意,实则试探道:“徐夫人确实出身显赫,可。。可徐婕妤不是更喜欢你吗,你若有心,也并不是毫无胜算。信王,不是与你十分要好么?”

    平西侯徐肃虽深得陛下信任,可陛下爱重之人也不算少。于皇后却硬要在徐府安插进一个探子,最大的可能还是为了徐肃的妹妹徐婕妤,以及婕妤所出的信王。

    话音刚落,赵筠便身不由己跌入徐赋怀中。

    “篱儿想让我争?”

    这话听着不好,赵筠挣扎着想悄悄看一眼他的脸色,却被徐赋按压在胸口动弹不得。低哑的声音自上方传来:

    “也确实,我是庶子,亲娘只是一个身份低微的奴婢。弟弟整日恶语相向看不起我。嫡母看似慈爱,可只要一涉及利益,便会翻脸无情,极尽刻薄。这府里无人将我放在眼里,篱儿嫁给我,确是委屈了。”

    妈呀,这话一个答不好,可就是送命题啊!简直堪比直男灵魂拷问。

    赵筠左手掐着袖边,深吸一口气,慎重答道:

    “亲人间的情谊也是要讲究一个缘法的,并不是生为一家人便一定能够欢聚一堂,其乐融融的。若是强求不来,你便当是握不住的沙,随手扬了吧。反正你要与之共度一生的,并不是父母兄弟,而是作为妻子的我呀。”

    随即又拉着徐赋的袖边嗔道:“你那么好,我嫁给你简直赚大发了,哪会委屈呢?”

    徐赋轻笑一声,放开怀中的妻子,又捏了捏她的鼻子:“我的篱儿嘴儿可真甜。”

    那可不,好歹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撩汉,她是专业的!

    徐赋眼神意味深长,又道:“我原以为,篱儿会安慰我,即便继母不慈,兄弟不亲,至少父亲是疼爱我的。”

    她倒是想说,可徐赋那模样,显见是不怎么领情的。她若顺着他递的话将平西侯一顿猛夸,可不直接跳陷阱了么。

    “我只是觉得,我若真喜欢一个人,就不会句句将他置于尴尬的境地。”

    徐赋轻轻揉了揉妻子的脑袋,笑着道:“你可真是个机灵鬼。”

    下一刻,他笑意一收,将赵筠拥入怀中,轻声道:“即便我做不成世子,也不会让我的妻子跟着我吃苦受罪。等到时机成熟,我便带你出府,再不让你受一丝委屈。”

    赵筠点点头:“好呀,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徐赋一顿,附在赵筠耳边道:“你觉得,我在禁军里谋个职如何?”

    赵筠埋首在徐赋肩上,眼中闪烁不定。真是瞌睡来了便立刻递来了枕头,她正愁没法子打动于皇后,眼下徐赋这消息便是最好的投名状。

    正思索间,她却忽然失去重心往后一仰,等再回过神,发现她与徐赋已成经典的男上女下姿势。俊美的脸庞俯下,贴上她的额,轻声道:

    “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灼热的呼吸打在脸上,赵筠顿时脸色一僵。她,她,她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顶替赵篱的身份,确实可以成功打入侯府。

    可前提是,她能完美扮演徐赋妻子这个角色。可赵篱与徐赋是夫妻啊,还是鹣鲽情深,如胶似漆的那种。但凡感情好的夫妻,必然是要频繁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的。

    为了个破任务,她需要牺牲这么大吗?更何况,行为举止可以通过书中描写模仿,可那些床帏之间的事她拿什么了解啊?

    更更重要的是,她虽攻略过几个对象,可他们全都是些纯情少年,根本无需走到那一步,故而她现在还是完璧之身啊!

    等会儿徐赋一夜风流后发现成婚一年的妻子居然还是个处,额,她能怎么说?就问问他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吧?

    赵筠抓狂的要把袖子给抠烂了,可下一秒手腕被制住。徐赋将她两手固在头顶,探身在她耳畔,轻声问道:

    “篱儿在想什么,能与为夫说说么?”

    自然是想着要怎么给你一个惊喜了。赵筠木着脸,想努力直面这惨淡的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穿成年代娇气小福〕〔我能修炼一亿次〕〔都市极品医神(叶〕〔情深不负苏青免费〕〔王军马婷〕〔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有一座巨龙城〕〔万族之劫〕〔我的悟性好到爆〕〔不败战神杨辰〕〔血未凉〕〔旧爱晚成:厉先生〕〔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