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妖孽保安〕〔都市之最强战龙〕〔退亲后,我嫁给了〕〔花都兵王赵东〕〔丹皇武帝〕〔快穿之位面黑科技〕〔我要做阎罗〕〔王的女人谁敢动〕〔太古吞噬诀〕〔天降萌宝:总裁爹〕〔丹帝归来〕〔一夜锁情,总裁先〕〔好人平安〕〔最佳上门女婿〕〔重生17岁:缘来妻〕〔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阿拉德冒险日记〕〔超凡御宠师〕〔仙禁万古〕〔天影之路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又回到了修罗场 第 5 章
    赵筠心里一咯噔,看到徐赋起身向她走来,不自觉的退了半步。待察觉这行为不妥,赶紧收脚站定,左手蜷起紧扣袖边。

    徐赋缓缓走到她边上,伸手握住她的手,将她僵硬的指轻轻展开包裹交扣,然后温声道:“篱儿吓坏了吧。”

    赵筠脸色十分难看,为自己的猜测心惊。回想与徐赋认识后的种种,他不会是知道了些什么吧?无奈下她只能应付道:

    “怎么会。。”

    “二弟年纪不懂事,又是自幼被娇养大的,脾气难免古怪些。父亲生性严肃看不得轻浮做派,但本意也是好的。还有母亲,她也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罢了。他们平日里都挺好,你可千万别被吓到了。”

    这番一本正经的胡扯,倒是令赵筠哭笑不得。敢情这一家子都是真性情,是她见识浅薄了。可他这一番话究竟是真心为家人开脱,还是别有用心呢?

    徐赋不等赵筠多想便牵过她,走到吵骂不休的人前,郑重的道:“父亲,母亲,不要再为孩儿争吵了。我不会接受世子之位的,未来的平西侯只可能是二弟。”

    徐夫人立刻停下争执,不可置信的道:“你所言当真?”

    徐赋颔首:“我愿当场起誓。”

    太好了!徐夫人大喜过望,再望向徐赋,眼神便和缓了许多。

    平西侯蹙起眉头想再开口,却被徐赋打断:“父亲便听孩儿一次劝吧,还是说,您很乐意看到我与二弟兄弟阋墙?”

    平西侯被儿子堵得说不出话来,脸色顿时十分难看。他不善的看了徐夫人一眼,便拂袖而去。

    赵筠在旁看得颇为不解,这一家人都透着股说不出的古怪。不知是否是她多心,总觉得平西侯的言行怪怪的。明明看起来是在维护徐赋,可每句话都为徐赋拉足了仇恨。最终结果却是将徐赋给彻底摆在了徐夫人和徐耀的对立面上。

    未等她再深想,却不经意对上了徐耀愤怒的眼神,不由得身子一缩,不自觉的躲到徐赋身后去了。

    这神情她太熟悉了,从前徐耀气昏了头时便是这模样。不出意外的话是要开启狂暴模式了,回头逮谁咬谁无差别攻击,她可不想触霉头,还是躲躲吧。

    徐耀一看她那躲闪的模样,顿时更生气了。都是这没心没肺的女人闹的,他又没凶她,她居然还好意思躲,还躲在徐赋后面!

    一撸袖子就要上前逮人,却被徐赋一把拦住。

    “我已言说不会与你相争,还请二弟不要为难篱儿。”

    徐耀冷笑一声,上下打量他一番,阴阳怪气道:“兄长好气度,连世子之位都舍得拱手相让。”

    不等徐赋回复,他又接着道:“既然兄长如此大方,不知做弟弟的向兄长讨要另一样东西,你给是不给?”

    赵筠有种不详的预感,立时便要开口打岔,却被徐赋拦住。他按住躁动的妻子,摇了摇头,又面向徐耀道:

    “二弟想要什么?”

    “我要她!”

    徐耀手指明晃晃的指向一个方向,可他的目光却死死的盯住徐赋,口中坚定的道:“世子之位我并不放在眼里,你想要便拿去。但我想要这个女人,你可愿意给?”

    “徐耀!你疯了!”徐夫人用力捶打着徐耀的后背,见儿子毫无反应,又赶紧跑到徐赋面前道:

    “他今儿被他父亲气疯了才胡言乱语的,你可千万别跟你弟弟计较,他是故意这般气你的。”

    一边说着,余光还不望恨恨剜了赵筠一眼,都怪这狐媚子,搅家精!

    赵筠只能埋着头,恨不得装作不在场。徐耀不愧是徐耀,还是如从前一般,疯起来连他自己都害怕。如今席上安静如鸡,尴尬得让她恨不得化身鸵鸟,将头埋到地底下去。

    徐耀见徐赋不答,便继续挑衅道:“我问你要她,你没听到吗?一个女人换世子之位,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好好想想,若是我娘不答应开祠堂将你记在她名下,你便永远都是个庶子,想承爵,下辈子吧!”

    徐夫人在一旁气得快晕倒了,她一直坚持不开祠堂,难道就是为了帮他抢女人的吗?这个不孝子!

    不等徐夫人爆发,徐赋却笑了,他将赵筠从身后拉出来,慢慢圈在怀里,漫不经心道:

    “二弟说笑了,篱儿是人,又不是物件,哪是我说让便能让的。倒是二弟,去了一趟南阳,竟学会开玩笑了。等什么时候有控,我和篱儿也要去那转上一转,回来后想必也能变得如二弟般诙谐有趣。”

    徐耀面色紧绷,一字一句道:“我是认真的,并未与你言笑。”

    本欲一语揭过,可徐耀的执拗又使场上的气氛尴尬了起来。就在这窒息的沉默中,赵筠忽然笑了起来。

    “二弟如此幽默,看来南阳真是个好地方。只可惜我自幼生长在平京,从未出过远门。以后得了空闲,一定要同夫君一起看看外边的世界。”

    听赵筠这般一说,徐耀脸色顿时变了。但他很快回过神来,这女人惯会骗人,她的话怎能轻易相信。想到此处,他又看向赵筠冷笑不已:“你没去过南阳,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赵筠脸色一变,转身委屈哒哒的抱住徐赋道:“我说错什么了吗,为何二弟如此说我?”

    徐赋揽住妻子的手一僵,妻子这突如其来的娇柔造作颇让他有些不忍看。但他自不会拆自家老婆的台,于是对徐耀肯定道:“篱儿自幼被当朝张大学士收养,张家家风严谨,按照正统闺秀标准教养篱儿,素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别说出远门了。”

    徐耀闻言面色惨白,忍不住退了半步,呢喃道:“怎么可能,莫非真是我弄错了?”

    他眼眶充血,又重新仔仔细细的将赵筠打量一番,心里犹疑不定,世上怎会有如此想像的两个人?

    徐耀上前两步,想将赵筠拉过来从头到脚细细察看一遍,确被徐夫人死死拦住,他狠狠摇头,大声道:“你骗我的,对不对,你就是阿竹,你只是不想认我,所以才编瞎话骗我!”

    徐赋见势不好,连退后几步,将妻子护在身后。赵筠躲在徐赋背后,自觉安全无比,又忍不住探出头来再加把火:

    “我不认识什么阿竹,但我自幼生长在平京,这事你大可在外打听打听,京里好多人都知道的。”

    徐耀闻声抬头,布满血丝的眼直直望向赵筠,直看得她脖子一缩,又躲了回去。作孽啊作孽,本以为徐耀是个花花公子,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没想到他看着风流浪荡,骨子里却是个纯情的。早知他如此死心眼儿,当初那封分手信就不该写的那般白莲花。应该将自己往死里黑,直接让他梦想幻灭多好。

    徐夫人看儿子这般疯魔,心疼得眼都红了,轻轻拍着他的背:“耀儿,你别吓娘啊,你想找谁,为娘陪你慢慢找,你不要这样。”

    徐耀边摇头边后退,直到后腰撞到桌子上,才楞愣停了下来,眼神放空:“去哪儿找,怎么找?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整个大昭都跑遍了,还是遍寻不见,我的阿竹,她到底在哪儿呀。”

    看徐耀这般憔悴,赵筠不禁心下不忍。虽说勾引徐耀是系统布置的任务,她是不得已而为之。可说到底这些与徐耀又有什么关系呢?她终究是践踏了他的感情,轻易招惹又轻易放弃。

    她是一个自私的人,做不到坦诚,也担负不起责任。但至少,她应该让他及时止损。

    赵筠紧紧掐住袖边,心一横,抬首对着徐耀说道:“大昭国土并不算大,你说你找了一年都找不到,有没有想过这代表着什么?”

    徐耀闻声抬起头,茫然的看着赵筠,脑中想着她的话,突然瞳孔一缩。

    赵筠点点头,肯定的道:“或许是阿竹有意避着你,或者,是这世间已经没有一个叫做阿竹的人了。而无论是哪一种情况,我想你都没有必要再找下去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你。。”

    “住嘴!”徐耀愤怒的视线仿佛要将赵筠烧出一个洞来,“你敢诅咒我的阿竹!”

    妈呀,暴走的徐耀好可怕!刚聚起的勇气顿时烟消云散。

    赵筠一秒躲回徐赋身后,只敢挣扎着探出头:“我嘴贱,我嘴贱,阿竹肯定还活着。还有种可能,说不定她已嫁为人妇,呆在后宅相夫教子,不方便抛头露面了呢?你非要到处找,真找着了,看着人家夫妻和睦,子孙满堂的不找虐么,还是放弃吧少年,大丈夫何患无妻呀!”

    “你这个女人!”

    徐耀被气的火冒三丈,第一次想撸袖子打女人。他之前为何会觉得这个女人像阿竹,她俩根本就不像,一点也不像!

    他家阿竹温柔知性,善解人意,就像一只玲珑雪白的兔,懵懂可爱惹人怜。哪像这个女人,看不懂眼色还分外聒噪,说出来的话没一句中听的!

    这一通打岔,倒是令气氛缓和了许多。徐赋似笑非笑的瞥了赵筠一眼,施施然走向桌前,左手拿了只干净的酒杯,右手执壶斟酒,直到快满才放下酒壶。

    动作优雅,赏心悦目,赵筠看得目不转睛,可下一瞬,左手却被塞了一杯酒。

    “你方才所言太过,还是去给二弟赔个不是吧。”

    微不可察的叹口气,赵筠端着酒走向徐耀。这本就是她欠他的,借着徐赋的酒,赵筠说出心里早就想说的话:“对不起。”

    罢了罢了,本是他的劫数,何故迁怒于他人。徐耀心灰意冷的接过酒,眼神不经意的瞥到赵筠执酒的手。

    天青云锦的布料,裁成广绣流线裙样式,莹白的广绣包裹住她纤细白净的手,称得愈发秀气雅致。只是袖边水红色的纹绣有些松散开了,破坏了整体的美感。有些绣线已从布帛上脱落,摇摇欲坠,那弯曲的弧度,好似是,指甲抠松的痕迹。

    徐耀放开酒杯,一把握住女人的手。

    盛满酒液的杯从高处坠落,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穿成年代娇气小福〕〔我能修炼一亿次〕〔都市极品医神(叶〕〔情深不负苏青免费〕〔王军马婷〕〔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有一座巨龙城〕〔万族之劫〕〔我的悟性好到爆〕〔不败战神杨辰〕〔血未凉〕〔旧爱晚成:厉先生〕〔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