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都兵王赵东〕〔丹皇武帝〕〔快穿之位面黑科技〕〔我要做阎罗〕〔王的女人谁敢动〕〔太古吞噬诀〕〔天降萌宝:总裁爹〕〔丹帝归来〕〔一夜锁情,总裁先〕〔好人平安〕〔最佳上门女婿〕〔重生17岁:缘来妻〕〔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阿拉德冒险日记〕〔超凡御宠师〕〔仙禁万古〕〔天影之路〕〔赛博朋克新纪元〕〔天师之巅〕〔掠夺万界从虚空开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又回到了修罗场 第 4 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赵筠吞了口口水,准备开始尬聊,却听到身后诧异的一声:

    “篱儿,阿耀,你们这是。。”

    这是徐赋的声音!赵筠胳膊肘往后一怼,挣开徐耀跳下来,一路跑回徐赋身边。

    徐耀无端吃了一胳肘也不生气,只挑眉看她如何分辨。

    只见赵筠拍了拍胸脯,一脸庆幸的道:“方才我想出门,可是房门不知怎么卡住了。于是我就想从窗户翻出去,没想到却不当心摔了下来,好在这位好心的公子及时接住了我。”

    三言两语应对过去后,赵筠又回身望向徐耀,温婉一笑:“多亏这位公子施予援手,我才没有受伤。不知公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我和夫君也好登门致谢。”

    赵筠心想她挑明自己平西侯府大夫人的身份,应该会对余耀有所震慑。这世上生的相像之人多了去了,在未能确信她就是阿竹的时候,余耀应该不敢贸然开口得罪平西侯府。

    徐耀看着女人唱念做打俱佳的表演,不由露出一丝冷笑。他的阿竹还是一如既往的会编故事,若非他一直错眼不见的在徐赋门口盯着,怕是要错过她将门推开一缝又迅速关上的一幕,又会轻易的被她给骗了去!

    徐赋诧异的看了他俩一眼,随即笑了:“倒是巧了,竟是二弟你救了篱儿。待会儿为兄定要好好敬你几杯,以谢你救了我妻子。”

    二。。二弟!赵筠被徐赋牵走的时候,脸上的笑都快僵掉了。他不是边境南阳的乡绅余耀,而是平西侯府二公子徐耀!

    原来不止是她一个人披了马甲,谁还没在脸上贴几层画皮呢。是她段数不够,还是他隐藏太深?好感度都爆表了,居然还将身份捂得死死的。

    这下好了,每日同住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迟早得穿帮。

    这一路上,她都快把袖边给扣烂了才重新鼓起勇气直面惨淡的人生。

    侯府二公子出外游学三载有余,如今好不容易归来,本以为府上会好好的热闹一场。可开了席,却发觉这宴当真只是一场简单的家宴。别说宴请亲朋好友了,就连同宗的族人都没有一个。除了侍候的下人,整个席上除她外只有平西侯夫妇和徐赋兄弟俩,甚是冷清。

    人一少,稍有点风吹草动就格外的显眼。自打入席后,徐耀的目光就一直没再离开过她,直白又专注的视线让人想忽略都难。

    平西侯徐肃生性严厉冷漠,不苟言笑,即便今日离家远游的儿子终于归家,也没能让他露出半分笑颜。如今徐耀举止突兀失仪,他更是眉峰紧蹙,锋利的眼神频频刮向他。只是徐耀仿若没看到老爹的脸色,不仅没能收敛,反而看得愈发肆无忌惮。

    平西侯忍了又忍,终是忍不住要拍案而起时,徐夫人一看情形不好,赶紧起来圆场。

    她拦在丈夫面前,对着徐耀笑道:“你这孩子,一野出门便不思归家了,整整三年音讯全无,去岁你大哥娶妇都联系不上你。这一回来家里突然多了个人,也是挺不习惯的吧。别愣神了,快去给你大嫂敬杯水酒吧。”

    徐耀心里一声冷笑,随手端起酒杯对着徐赋摇摇一举:“这么说,我离开没两年大哥便成了亲,我走之前可是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听到,怎会如此仓促?”

    徐夫人忙笑着道:“想来是缘分到了,你大哥对你大嫂那是一见倾心,不过认识月余便慌着将人给迎进了门,猴急的仿佛慢一会儿便会被人抢了似的。”

    言毕借着饮酒遮住嘴角的嘲讽,一个的御医之女,能攀上高高在上的侯府,自是怕夜长梦多。不过这样也好,正配她那个奴婢所出的庶子。

    徐夫人暗自鄙薄,却没注意到自个儿子因这番话而变得无比难看的脸色。

    徐耀看向赵筠的目光越发森寒,这个女人果然好手段,当初那么轻易的便欺骗了他,如今只需一月的功夫便能勾引到他那无欲无求的大哥。他可真是看了她!

    一边端坐的徐赋仿佛没听懂徐夫人的话外音,只温和的笑笑,往赵筠碟中夹了一个虾仁:

    “快多吃点儿,这些时日你都瘦了。”

    赵筠咀嚼着虾仁,脑中却一刻也不停。气氛虽是有些尴尬,但还算没超出可控的范围。徐耀的确疑上了她,可也无法肯定的下结论,只能不动声色的试探。好在她此刻顶了赵篱的身份,无论怎么盘查都疑不到她的身上。

    正思略间,赵筠忽觉眼前一暗,却见徐赋拿起帕子,细心的为她擦拭唇角。不一会儿,又捧着她的脸凑近看了看,才笑道:“干净了。”

    赵筠面上一红,虽然徐赋一直都是这副体贴的做派,可从未当着长辈的面这般亲昵暧昧过。

    看他二人旁若无人的亲昵,徐耀眼中怒火交织,他忍了又忍,才勉强笑道:“大哥与嫂嫂甚是恩爱啊。”

    徐赋握住赵筠的手,看着徐耀笑道:“这算什么,还有闺房之乐甚于画眉者,等二弟日后成亲了自会懂得。篱儿这样的贤妻,自是怎样疼宠都不为过的。”

    徐耀握杯的手一抖,只觉徐赋看他的眼神,透着股说不出的嘲讽,他强按下想当场弄死这对狗男女的冲动,又假作无意的问道:“大嫂名叫篱儿?哪个篱,是梨花的梨,还是琉璃的璃?”

    “是竹篱的篱。”

    徐耀冷笑不已,咬牙切齿的夸赞道:“‘竹’篱,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大嫂好名字呀。”

    直听得赵筠战战兢兢,只怪当年太年轻,披马甲都披得那般不走心。如今心里悔恨的泪,全是自己当初脑子进的水。

    不等徐耀再次发问,平西侯却是将酒盏一摔,起身朝徐耀呵斥道:“够了!别将你那浪荡的做派带到家里来。她是你大嫂,你给我放尊重些!”

    徐夫人也跟着站了起来,急道:“耀儿好不容易才回来,你对他这般凶作什么?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他好奇一些也没什么。你大呼叫的,耀儿还当是你要赶他走呢。”

    平西侯一声冷笑:“我并未让他回来,有子如此,只会令我徐家蒙羞!这么多年毫无长进,根本及不上赋儿一成!”

    徐耀眼都气红了,起身一脚将凳子踢翻:“你可算是说出心里话了,在你眼中只有徐赋才是你的儿子对吧。我到底算什么,我娘又算什么?”

    赵筠一看不好,立时便要起身打个圆场,然而手上却是一紧。她低头望去,徐赋又夹了一块虾仁放她碟中,温声道:“我记得你最喜爱的便是这道菜,那便多吃点儿吧。”

    那边吵得沸反盈天,这边徐赋却跟没事人一般惬意的夹菜。既不为自己成为争吵源而忐忑,也不因父亲的维护赞誉而开心得意,态度冷漠得仿若一个局外人。

    赵筠蓦然觉得,一个人若是永远都是这般平静无波的模样,也是挺可怕的。

    “篱儿?”

    温声细气的一声呼唤,却让赵筠无端的听出一股压迫感,她终是顺着徐赋的意思坐了回去。

    徐耀吵得红了眼,平西侯眼里的失望也越来越浓,最终冷冷发话道:“你也不必这般作态,想走无人拦你。明日我便入宫递折子,请封赋儿为世子。”

    “什么!”

    这一番话说出口,反应最大的确是徐夫人,她厉声道:“徐肃,你敢!”

    平西侯冷笑一声:“赋儿是我的长子,世子之位本就是他该得的。你坚决不许,一心一意指望着徐耀,我念在夫妻之情给了他机会,可结果呢?不必多说,我意已决。”

    徐夫人突然沉默了,半响后竟无声的笑了起来,再抬起头,眼中一片狠戾:“一个庶子,有何资格承爵?”

    平西侯丝毫不怵,冷淡道:“赋儿自幼养在你的膝下,等同嫡子。”

    “可终究不曾过过明路”,徐夫人一步步走到丈夫面前,一字一句道:“我儿得不到的,他也休想得到!一个贱婢所出的孽种也敢肖想世子之位,他配吗!”

    纷争初起时,赵筠便赶紧将侍候的奴仆都打发走了。这才没让这对撕破脸的夫妻在下人面前颜面尽失。怎么也想不到,只是一个简单的家宴而已,却莫名其妙的闹到这个地步。

    她摇摇头,心里叹息一声,再想上前,却一眼看见徐赋悠然坐在位上自斟自饮。

    父亲的偏爱,继母的羞辱,胞兄的不平都没让他动容丝毫。究竟是对平西侯府的爵位不敢兴趣,还是说他其实是对这一家人都不在意,所以才能这般漠不关心?

    这场群架吵到最后,徐耀竟是拍着桌子嚷叫道:“这个家里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你那么喜欢他那我走好了!”

    徐夫人一把拦住儿子,尖叫道:“凭什么让我走,要走也该是那个野种走!”

    平西侯气的一拍桌案,指着徐夫人和徐耀道:“滚,你们都给我滚!有赋儿留在府里便够了!”

    徐赋握酒的手一顿,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讽笑。

    赵筠心里一惊,这是她第一次在徐赋脸上看到除温柔以外的其他神情。他这笑是什么意思?莫非是她之前猜错了,徐赋其实很想得到世子之位,所以平西侯赶徐耀走他很是开心。

    可总觉得有些不对,说不出哪里怪怪的。而且方才徐赋与她的亲昵,似乎有些刻意,就好像。。就好像是要故意激怒徐耀似的。可他如何笃定徐耀会为她失去理智?

    赵筠想着想着,心里一紧,再抬起头,却与徐赋探究的眼神撞了个正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穿成年代娇气小福〕〔我能修炼一亿次〕〔都市极品医神(叶〕〔情深不负苏青免费〕〔王军马婷〕〔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有一座巨龙城〕〔万族之劫〕〔我的悟性好到爆〕〔不败战神杨辰〕〔血未凉〕〔旧爱晚成:厉先生〕〔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