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何佳乐李雪梅〕〔仙帝重生混都市〕〔山村小医农〕〔一胎双宝:总裁爹〕〔万界武帝〕〔奶爸的修真人生〕〔林北〕〔鬼手医妃:摄政王〕〔绝品透视狂仙〕〔林炎〕〔一拳歼星〕〔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陈辰沈曼婷〕〔徐逸〕〔丹武邪尊〕〔徐灵〕〔上门龙婿叶辰下载〕〔上门龙婿免费全文〕〔女神的上门豪婿(又〕〔狂兵赘婿
化工资源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又回到了修罗场 第 2 章
    无视往来仆从侍女惊诧的眼神,赵筠用了吃奶的劲奔跑着。她在古代生活过,古时宅院布局基本上是相似的。她依着经验穿过长廊,穿过跨院,快了,就快了,只要能逃出赵府,就还有一线希望。

    眼看赵筠越跑越快,即将逃出赵府,绿荷焦虑之下在地上捡起一根木棍用力往前掷去。

    然而距离过远,绿荷的准头又不够,并未打中赵筠。可赵筠心慌之下,却不慎踩中一块石子崴了一下。

    钻心的疼痛自脚上传来,可她却不敢停下。手足并用的爬起来,赵筠随手捡了根树枝,一瘸一拐的颠簸着往前走。

    然而剧痛之下,行动眼见着放缓,只怕是行不到府门了。身后动静越来越大,赵筠却不敢回头,她转换方向,往中堂行去。

    在赵筠曾经穿越的时代,正院的中堂是用来招待贵客的。平日无客上门,中堂的门户会关着,不予开放。如果这两个世界的风俗一致,这会儿门户大开,显然是有贵客到了。

    赵筠一边往前艰难的挪移,一边大声喊道:“我是平西侯府大夫人赵篱。无论是谁,只要你救我,平西侯府承你一个人情!”

    这是赵府,即便有贵客那也是赵府的贵客,怕是不会轻易插手赵家家事。可她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孤注一掷,还望此人看在平西侯府的情面上帮她一把!

    脚伤终究是拖慢了速度,还未等赵筠靠近中庭,便被纷纷赶致的家丁围了起来。

    绿荷看她再无路可逃,心里大为畅快,不禁得意的笑道:“跑啊,你接着跑呀!告诉你,今儿谁也救不了你!”

    赵筠眼现绝望,此番她彻底惹恼了于氏,怕是会被监管得更加严密,再无机会逃出来。她会被迫困守一方,从此再也看不到爸爸,妈妈,还有弟弟。

    “退开!”

    一声冷冷的呵斥惊醒了绝望的赵筠,她抬起眼,看到中堂里走出一个剑眉星目的公子,着一身广袖白衫,端的是清风玉朗,俊美无俦。

    白衣公子一边往赵筠行来,一边不善的望向一旁的家丁。

    “你们没听见她说的话?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动我平西侯府的大夫人?”

    绿荷乍然见到来人,不觉手足无措,半响才嗫喏道:“大。。大公子。”

    平西侯府大公子,是徐赋!赵筠立刻猜出此人身份,果见他揽住自己,温声道:“篱儿,别怕。我来了,便无人能再欺负你。”

    赵筠顺势回抱住他,带着哭腔道:“徐赋,带我走,母亲容不下我,我想回家。”

    徐赋下意识一顿,不着痕迹的往怀里瞥了一眼。这低声哀求,惊惶如鹿的女人,是他那永远心高气傲,端庄舒雅的妻子?再对上赵筠的眼,他的眼神不禁暗了起来。

    绿荷眼看着徐赋对她的无视与对赵筠的温柔,嫉恨得眼都红了,忍不住高声道:“大公子,您别被她骗了,她不是。。”

    一声惊叫打断了绿荷的话。徐赋伸手捞回从他身上无力滑落的妻子,没有理会绿荷的闲话。

    成功阻止了绿荷,赵筠的视线遥遥对上终于赶到的于氏,不禁伸手揽住徐赋脖颈,委屈道:“我的脚,好痛。”

    看到妻子泪眼婆娑的可怜样,徐赋一把将她抱起放在台阶上,然后伸手按压她的脚踝,半响后才松了口气:“没事,只是崴了而已,并无大碍。”言毕竟细心的亲手与她揉捏起来。

    绿荷目眦欲裂,再次高声叫道:“她不是。。”

    “住嘴!”

    这一次阻拦的确是于氏。她走过来与赵筠对视了一眼,随即对着徐赋笑道:“下人不懂事,让大公子笑话了。”

    “夫人!”绿荷还想再言,却被于氏一个眼神吓退。虽仍有不甘,但她不敢违逆于氏的意思。

    于氏满怀笑意,对着徐赋道:“不知大公子今日前来,有何贵干?”

    徐赋扫了于氏一眼,冷冷道:“舍弟游学归来,府里办了家宴,我来接篱儿归家。”

    未等于氏再次堆出笑脸攀谈,却见徐赋垂眸不再理会,将赵筠打横抱起转身便走,竟是半点没将她放在眼里。

    于氏不由大怒道:“徐大公子,你这是何意?”

    徐赋回眸冷冷看了她一眼,不屑道:“自古以来继室与原配子女不合乃是常态,可也从未见过如夫人这般放任家奴欺辱凌虐继女的。徐某不好与一介女流计较,待岳父大人回来后,自会前来讨个说法。”

    于氏眼珠一转,又道:“我虽是继室,可篱儿也得喊我一声母亲。这女儿在母亲那受点委屈,也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公子未免也太题大做了吧。”

    一闻此言,徐赋眼眸如刀扫向于氏,一字一句道:“篱儿既嫁给了我,便不再是你赵家的人。即便她犯了错,也自当由我这个做夫君的教导,不劳外人教训!”

    言毕便抱着赵筠径直离开,再不曾回头。

    徐赋态度冰冷无礼,于氏却并不生气。方才赵筠故意那般作为,终究是打动了她。徐大公子那般温柔爱怜,显见是对赵篱情根深种,无法自拔了。若想再找个女人取代赵篱在他心中的地位怕是难了。思量再三,她还是舍不得失去这枚重要的棋子。

    不过那丫头的行事怎么也不能令人放心,于氏想了想,吩咐绿荷带人去侯府看住赵筠。

    “倘若势头不好,便。。”于氏一个眼神,绿荷随即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倘若身份快要败露,绝不能让那丫头活着攀咬出皇后来!

    直到走出府门,于氏都没有开口喝止。赵筠这才算是放下心来。看来方才一番故作恩爱,终究是打动了于氏,默认了她的所作所为。

    一番险象环生,到这会儿才算暂时安全了。心神一定,身体也不再紧绷,放松的往边上靠去。紧实的触感使得赵筠一阵不自在。她抬首望去,却正对上徐赋望来的眼,极尽温柔,缠绵悱恻。看得赵筠心下不忍,径自埋首避开了。这便宜姐夫倒是对赵篱一往情深,只可惜。。

    因这一时的不忍,赵筠迅速的埋脸入怀,遮住了她的眉眼。

    与此同时,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位锦衣公子错身而过,惊鸿一瞥间蓦然驻足回首而望。刚才那被抱在怀中的女子,好似他的阿竹!

    待要追上前查看,却又瞥见了抱着她的男人模样,那人竟是徐赋!怎么可能,她怎会与徐赋走在一起,还是那般的亲密暧昧!

    莫非,阿竹骗了他!她离开南阳不是为了探望重病垂死的亲人,而是为了与徐赋在一起!

    徐耀惊疑之下欲要上前看个明白,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拉住。

    厮长荣气喘吁吁的拽住自家公子,道:“公子,我已经全部打点好了,等会儿直接去客栈就行了。话说我们真的不回徐府么?老爷夫人会气疯的吧,听说这会儿府里都开始办宴了,依我看公子还是别再与老爷赌气了,好吗?”

    徐耀哪里耐烦与长荣掰扯,径直甩开他的手往前追去。可等他跑近了,徐赋已扶着赵筠上了马,一骑绝尘只留下一阵青烟。

    徐耀目眦欲裂,转身面向长荣杀气腾腾:“你方才可曾看到徐赋抱了一个女人从旁路过?”

    “大公子?我没。。”长荣张口就答,刚说了几个字便看到徐耀恶鬼修罗般的眼神,顿时紧张的吞了口口水,不敢再言。

    看公子这架势,一个答不好怕是要有生命危险的!长荣抬头环顾四周,一眼扫到顶上赵府的字样,顿时茅塞顿开。

    “赵府!这不是大夫人的娘家么?方才定是大公子前来接大夫人回府了。”

    大夫人!也就是说,那个女人是他的大嫂!赵耀面色惨白,踉跄着退了半步。但转眼间,他的眼底又浮现一层血色,愤怒和杀气盈上心头,徐耀转身便走。

    长荣跑跟上,连连问道:“公子这是去哪?”

    “回府!”

    听到意外的回复,长荣喜笑颜开,自从公子与老爷负气之后便一直在外游学,至今已有三载不曾归家了。就连此次回京,公子也只是为了寻找阿竹姑娘,并不准备回徐府。如今公子自个改了主意,却是最好不过了!

    长荣沉浸在喜悦中,不曾看到徐耀脸上的寒霜。

    徐赋,大嫂?很好!

    回到平西侯府,赵筠在茶篓里捣鼓半天,才沏了一杯君山银针递给徐赋,口中心的道:“忙活这么久,该渴了吧。今日真是辛苦你了。”

    徐赋接过清啜一口,赞道:“还是篱儿懂我,自你离开后,我在府上连口合心意的茶都吃不到。”

    赵筠微不可察的舒了一口气。原书中徐赋是男主,文中诸多描述,生活喜好也有所提及,她按着书中的来做尚能勉强应付。但还需打起精神,一刻也不能大意。于氏是个心狠手辣之人,她若稍有不慎露出马脚,怕是会有性命之忧。

    这大半天过去了,徐赋的态度并无异常,看来暂时是没引起他的怀疑。赵筠缓缓神,又忍不住悄悄看向身边盯梢的绿荷,心里一阵苦笑。果然于氏不会轻易放过她,才多大功夫就送了个□□过来。

    “篱儿回府这段时日,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赵筠闻声一愣,看向关切注视着她的徐赋。待他又重复一遍后,才下意识的又往绿荷看了一眼。

    下一秒,脸上一暖,徐赋双手捧住她的脸将她转向自己,温声道:

    “这里是平西侯府,你是我的妻子,无需看任何人脸色。若有不长眼的东西,处置了便是。我虽无用,却也不会任人胁迫欺负我妻子。”

    说到“处置”二字,温雅谦和的公子眼中浮现出冰冷森寒的杀气。绿荷在旁看的冷汗连连,不禁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穿成年代娇气小福〕〔我能修炼一亿次〕〔都市极品医神(叶〕〔情深不负苏青免费〕〔王军马婷〕〔我有一座巨龙城〕〔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悟性好到爆〕〔万族之劫〕〔不败战神杨辰〕〔血未凉〕〔旧爱晚成:厉先生〕〔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