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融大玩家〕〔南颂〕〔贺爷,夫人马甲爆〕〔大叔超凶之总裁老〕〔影视世界的战锤神〕〔丹承天下〕〔轩辕英雄林以衣〕〔灵气复苏:我日常〕〔上门龙婿叶辰〕〔叶九州叶不悔〕〔王超陆亦可〕〔远古种田之山里汉〕〔宋襄严厉寒〕〔行止晚〕〔全球竞技〕〔触发警报,我的战〕〔联盟:这个替补有〕〔从走路开始修炼〕〔一腿扫飞四个,我〕〔创天主宰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李二,我真不是你四弟! 第5章 立刻回宫
    “你可还有什么疑惑,不妨说出来?趁着这功夫,我再细细解答一番?”

    对于未来的大主顾,李玄还是很热情的。

    却是不知,这会李嵬已经满脑子浆糊,被酒精、细菌这些词语给塞的转不动!

    “这,敢问小夫子,酒精是何物?那细小生物又是……”

    面对李玄这种突然的殷勤目光,李嵬张了张嘴,还是问了出来。

    “酒精便是一堆白酒炼成的精华,最为烈辣,百斤烈酒才能炼出一斤酒精,常人一口下肚便会微醉!”

    “至于细小生物,便是人体表面,你可看做一种比蚤虫还要小上万倍的小虫子……”

    “至于细菌,也是人的肤体表面……”

    半个时辰后。

    李嵬在王氏的搀扶下,满脸苍白的从李玄家走了出来。

    堂堂八尺大汉,此时脚步飘忽,踉踉跄跄,还有些失魂落魄。

    想他堂堂大唐百骑司统领,掌控大唐上下所有情报,就算是那些五姓七宗的密事,他都知道一些。

    却是没想到,对于一介山村夫子嘴中的词句,竟然一句没听过。

    甚至,就连人家费力解释的那么多遍,也还是听不明白。

    越想,李嵬越满脸羞愧!

    “李郎可是还在思索小夫子嘴中的话语之意?”

    等看不见李玄小院之后,王氏担忧的看了一眼李嵬,低声安慰道:“其实,就连六叔公对于小夫子嘴中的那些神奇之语,也都不理解。六叔公说,小夫子乃是大贤之人,其嘴中之语都是一些仙神之语,并不是我都凡夫俗子可以理解的!”

    “对,对,小夫子乃是大贤,嘴中之语,并不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理解的!”

    闻言,李嵬眼中闪过一道亮光,思索片刻。

    精神一震。

    “我要立刻回城,面见陛……老爷,由老爷来定夺!”

    至于原先还想询问那些李玄,李家庄那些孩童们所学的启蒙书籍《小夫子训》之事,这会也都忘的一干二净!

    而一旁,王氏身形一顿,眼中露出一丝苦色。随即,便恢复笑容。

    “奴家送送李郎!”

    “小娘子勿忧,我非薄情之人,只是身负要事,早该回去,只因伤才在此耽搁这么久,不过,有小夫子在此,我还会经常回来的!”

    察觉到一旁妇人的变化,李嵬心中一软,满脸温和劝慰道。

    同时,在怀中,摸了半天,手中便出现几块碎银与一串铜钱。

    “这些银钱你先留着,等下次我再来之时,再给你带一些布料!”

    “李郎,这……”

    王氏满脸惊诧,连忙用手将那些银钱捂严实,并四处查看一圈,发现没有人发现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刚刚在小夫子家中,李郎为何?”

    “自是为了再次前来面见小夫子,我也并未说慌,身上的银钱确实不够十两!”

    李嵬轻笑的回道。

    随后,便直接往外走去。

    “小娘子保重,我去也!”

    说完,便一瘸一拐的走出王氏家中。

    ……

    “见过统领!”

    出了李家庄,李嵬面前便出现两个与他一般打扮的精壮汉子。

    满脸恭敬的朝着李嵬等人抱拳对着行礼。

    而在一旁的树林中,隐隐还藏着两匹马与一辆马车。

    “走,立刻回宫,我有要事禀报陛下!”

    “喏!”

    两名汉子再次恭敬抱拳行礼,便快速返回树林中。

    很快,两人骑着马走了出来。

    身后,还跟着一个汉子,驾着马车。

    “统领!”

    来到李嵬身边,那汉子连忙停下马车,对着李嵬恭恭敬敬行礼。

    随后,便连忙搀扶着李嵬,上了马车。

    “驾!”

    很快,一车两骑便快速一路向北,往长安而去。

    “没想到,此人这么快就离去!”

    李家庄一处山梁上,六叔公与李大柱几人,看着远去的几人,一脸感慨。

    “听王氏说,此人还会再回来的!”

    李大柱说道。

    “希望不会带来什么麻烦!”

    “六叔放心,听王氏说,此人对于小夫子的态度,可比蓝田县那位裴县令对小夫子的态度还要恭敬!甚至,刚见面还差点将小夫子认错!”

    听此,一脸愁虑的六叔公,这才舒缓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祸事便行,其余之事,你们几个不准掺和进去!”

    “六叔放心,我们一定不会去掺和!”

    “如此便好!趁着还没入冬,多上山打打猎物,将明年的代役费攒出来!”

    “六叔尽管放心!”

    听到代役费,所有李家庄汉子都神色一肃,满脸认真。

    在这个年代,每年,在缴完田租之外,每户还要有出一个人丁去服劳役二十日。

    不过,只要交够代役费,也就可以将这二十日的劳役给避免过去。

    之前,李家庄贫瘠,每年只能老老实实派人去服役。

    现在,有了小夫子李玄,李家庄的日子开始好转,再也不用派人去服劳役。

    唯一的代价,便是需要多积攒些山货。

    ……

    于此同时,在马车内。

    李嵬仍是满脸思索,嘴脸念叨着不停。

    “统领,您怎么了?可是腿上伤口还有些不适?”

    驾车的牛同,是李嵬的心腹,对于自家统领在钻进马车之后,一直小声念叨的事,便很是担忧。

    等到出了山路,牛同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无事,专心驾车,快速回宫!”

    “是!”

    牛同应了一声,随即双手甩动缰绳。

    “驾!”

    马车速度开始加快。

    在官道上,快速前行。

    一路上,牛同都是满心担忧。

    对于自家统领的伤势,他们早就仔细察看过。

    双腿骨折,浑身上下十多处伤痕,如此严重伤势,幸亏被那群村民及早发现。

    要不然,牛同都不敢想象自家统领现在的坟头草能长多高。

    至于李嵬所言的无事,牛同自是不会相信,只当李嵬是在他们这些下属面前逞强。

    只要回到宫内,陛下便会派太医署的医师给统领治伤。

    到时,自家统领,便再也不用遭受折磨。

    想着,牛同手上不由力气渐渐加大。

    “嗯?”

    突然,正在驾车的牛同不由微收缰绳。

    马车速度缓缓降低。

    同样,从前来驾驶过来一辆马车,前后各有两个仆从护着,像是大家族子弟出行。

    见此,牛同小心驾车,与对向来车错位而过。

    却是没想到,对方的马车内,竟然伸出一个脑袋来。

    裴驸马!

    牛同一愣,认出来人,心不过并没什么理会。仅仅只是瞥了一眼,便抖动缰绳,快速往回赶去。

    “刚刚是何人?”

    却是没想到,还没走多远,便从车内传出一道声音。

    “回统领,是魏国公家的嫡子,裴驸马!”

    牛同连忙回道。

    “所去何处?”

    “额!”

    牛同一愣,连忙伸出脑袋,往后看去。

    “统领,观其去向,好像是李家庄!”

    说着,牛同神色一凝,“统领,要不然派人跟上去?”

    “不用,裴驸马身旁的仆从都是跟着魏国公战场上下来的亲卫,在此等偏僻之处,汝等必定会被发现,先回宫!”

    “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凡人修仙传之飞羽〕〔择日飞升〕〔长夜余火〕〔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启预报〕〔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万族之劫之幕后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