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融大玩家〕〔南颂〕〔贺爷,夫人马甲爆〕〔大叔超凶之总裁老〕〔影视世界的战锤神〕〔丹承天下〕〔轩辕英雄林以衣〕〔灵气复苏:我日常〕〔上门龙婿叶辰〕〔叶九州叶不悔〕〔王超陆亦可〕〔远古种田之山里汉〕〔宋襄严厉寒〕〔行止晚〕〔全球竞技〕〔触发警报,我的战〕〔联盟:这个替补有〕〔从走路开始修炼〕〔一腿扫飞四个,我〕〔创天主宰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李二,我真不是你四弟! 第4章 四少郎?
    ……

    只是,还未等李玄发问。

    就看到,那李嵬竟是满脸激动,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自己面前。

    “小人参见四少郎!”

    “唉!”

    李玄吓了一跳,连忙往一旁躲去。

    “这位贵人切莫如此,我并不是什么四少郎,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四少郎,小人从小便与您一起长大,认错谁都不会认错您啊!”

    李嵬抬头,看着李玄双目通红,满脸激动。

    “可是,我怎么不认识你?”李玄道。

    “额!”

    闻言,李嵬一愣。

    连忙用手擦了擦眼睛,盯着李玄观看了半天,却是从李玄眼中看到一片陌生。

    好像,四少郎真的不认识自己!

    但是,眼前之人,确真是四少郎啊!

    难不成,世上还真有如此长相相似之人?

    “敢问四少……恩人姓甚名谁,年几何?”

    李嵬小心翼翼问道,声音还有一丝颤抖。

    “我名李玄,今年十八!”

    李玄的年龄并不是胡说,他这具身体死的时候,刚刚十六岁。这些信息,是他在刚醒过来之时,从胸前那块刻有他生辰八字的小牌子得知。

    现如今他来到这方世界两年,自然是十八岁!

    “李玄……十八……”

    看到李玄神色不似说谎,李嵬眼神不由一黯,低声念叨着。

    四少郎早薨之时,年十六,到现在也应是三十之龄!

    “如此,也对不上!”

    想着,李嵬暗自叹一声气,自己可真是伤糊涂了,四少郎已经薨去十四年,怎么可能还会复生呢。

    而且,四少郎哪怕复生,也应该出现在几百里外的芝阳,而不是这里。

    想到这,李嵬神色一肃,迅速恢复平静。

    微微弯腰拱手,朝着李玄再次一礼。

    “还请恩人恕罪,实在是恩人样貌与自家少郎十分相似,激动之下,这才一时冒犯!”

    “无妨,贵人主仆感情深厚,让我实在是太敬佩不已!”李玄道。

    “多谢恩人体谅!”

    虽然感到眼前李玄语气竟然有些疏远,心中有些疑惑,不过李嵬仍是十分热情。

    观一村便可知全貌。

    这位夫子李玄,定是一位大贤才。

    对于此种贤才,自家陛下都会施以尊重!

    而且,李玄的名字与样貌,更是让李嵬不敢失礼!

    “刚刚恩人所说,要我支付治伤的药膏费用,敢问恩人所用药膏价几何?”

    “十两银子!”

    李玄抬头看了一眼李嵬,道。

    “十两?”

    李嵬脸色一变,有些惊讶。

    “大郎勿恼,小夫子所用药膏堪比神药,比城里那些医馆所用的药膏药效要好上百倍,完全值此价格!”

    一旁的王氏见此,连忙解释道。

    听罢,李嵬也察觉到自己举动有些不妥,脸上连忙恢复温和之色。

    “王氏且放心,我身上如此严重的伤势,在恩人药膏作用下,仅仅几日的功夫,便使得伤口痊愈,已无大碍,定是神药无疑,值此价格!”

    “只是,我身上并无那么多现银,实在有些羞愧!”

    听此,王氏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至于李嵬,见到李玄神色还是一如淡然,神色闪烁,继续说道。

    “恩人,我身上只有一两碎银,先将此银两付给恩人,剩余银两,还容我下次来时,全部付给恩人!”

    “还请恩人放心,一个月内,我一定将余下药钱尽数付完!”

    其实,虽然十两银子在李家庄的村民看来,十两银子是一笔很大的钱财。

    但是,对于百骑司的统领来说,也就是十两银子而已。

    此刻,他身上便有足够银两。

    只是,为了多与眼前这位小夫子李玄接触几次,李嵬随口扯了一个理由。

    而李玄,也是心中一惊。

    对于李嵬的身份,逐渐有了猜测。

    出门便可随身携带一两银子,而且一个月内还能将十两银子都还清,看来这位李嵬,还真不是一个普通的家将。

    要知道,这两年的时间下来,他家中才攒了十多两银子。

    对比一下,这李嵬至少是王公大臣级别的府上家将。

    而西安城内,仅那么几个姓李的勋贵,李玄心中便不由有了猜测。

    “如此,便多谢贵人了!”

    猜到了其身份,李玄对于李嵬的态度,立刻有了一丝改变。

    能接触到大唐上层的一些事情,还对自己的外貌如此熟悉,那么自己一定不是什么出名之人。

    那么,就代表着自己没有在大唐那些勋贵心中挂上号。

    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

    同时,心中也是一喜。

    那么,今后,这位李嵬,甚至是李嵬身后的权贵,很有可能成为他的大主顾。

    想到着,越看李嵬,越是亲切。

    “只是,在下还有一件不情之请,不知恩人可否解惑,要是涉及恩人独门秘术,恩人可直接拒绝!”

    “贵人但说无妨!”李玄说道。

    听此,李嵬心中一喜。

    虽然不知这位小夫子,为何对自己的态度突然好了不少,

    不过,还是连忙说道:“我仅仅只是府上一名家将,当不得贵人之称,恩人直接喊我名字便可。”

    随即,不等李玄开口,继续道。

    “恩人也知道,我是一名家将,经常会受一些外伤。但凡伤筋动骨,都得俩三月才能好利索。但是,我这次所受之伤,如此严重,在您的治疗下,竟然仅仅几日的功夫,腿上伤口便已结疤,还没多少出脓溃烂现象,如此神奇之事,就连长安城内那些医术最高超的医师都做不到,敢问恩人是如何治疗而得?”

    “这并没多难,只是事先给你伤口之处消毒,然后再涂抹药膏。这样,伤口不会感染,也很少会出现发炎脓肿现象。再加上王氏细心照料与药膏的作用,伤口几日便结疤开始愈合,也是正常现象!”

    李玄一脸平淡。

    还以为李嵬会询问多么深奥的问题呢,没想到仅仅只是这个!

    “消毒?”

    只是,李嵬可没李玄那平淡的心情,反而是满心振奋的盯着李玄。

    消毒此种说法,他从未听过太医署的那些名医说过。那此消毒一定便是可以加快治疗自己伤口的主要原因。

    “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肉眼看不见的细小生物,这些生物有的对人有益,有的对人有害,被称为细菌。

    尤其是,很多人在受伤之后,伤口会迅速化脓,出现脓包,伤口伤势会更加严重,此种情况便是细菌感染的缘故。

    要是在给一个伤者治疗之前,先清洗伤口,然后再用酒精消毒,杀死伤口附近的细菌,最后在敷上药膏。那伤者的伤口便会恢复的很快,就如同你这样!”

    详细的解说了一遍,李玄便看向李嵬。

    只是,这会李嵬已经两眼发晕,满脸懵圈。

    李玄说的很清晰,李嵬也听的很明白,但仔细一思索,脑中又是一堆疑惑?

    “酒精是何物?……细小生物又是何种生物?……细菌又是什么?……为好伤口化脓是细菌造成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凡人修仙传之飞羽〕〔择日飞升〕〔长夜余火〕〔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启预报〕〔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万族之劫之幕后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