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镇海王〕〔妖夫如玉〕〔帝尊在上:绝世娘〕〔龙珠超,神界监察〕〔两界球王〕〔盘龙之紫金传说〕〔守护者之逆探大明〕〔三国之大汉再起〕〔我不喜欢被称作明〕〔匪后〕〔薄先生突然黏她上〕〔战争领主:奇幻供〕〔横推世界的暴力剑〕〔都市战神狂婿〕〔四合院:随身一洞〕〔我在直播间窥探天〕〔老祖宗她又凶又甜〕〔穿到病娇反派黑化〕〔我有一刀破万生〕〔重生之收藏大玩家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开始我真没想当明星 第四章:这应该不是自己的问题吧?
    陆泽毫不掩饰的转过头去看向了放在一旁的乐器,仔细的看了几眼后点了点头。

    回过头正经道:“我擅长吹笛!”

    文温书:???我刚刚以为你是要选乐器,合着这是在挑这里没有的啊?这里钢琴、吉他、小提琴什么的都有,你说你擅长吹笛?去哪给你找去!

    后面陆泽又补充了一句,“竹笛没有的话,陶笛也行。”

    他刚刚已经看清楚了,这里也没有陶笛!

    想让自己表演?想都别想!自己可是要退赛回去继承家产的啊!

    文温书刚想说话,虽然都是笛子,但这跨度有点大吧?

    然后被于悦欣伸手拦了下来,“文老师,我来吧。”

    她现在已经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和情绪了,于悦欣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导师。

    “咳咳,这里没有笛子也没有陶笛,来表演清唱吧。”于悦欣说完,伸手拿过了自己放在桌子前面的保温杯。

    陆泽摇了摇头,“这恐怕不行。”

    于悦欣皱眉问道:“为什么啊?”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其实是个哑巴。”陆泽还是那副正经的模样回答道。

    这时,就算一直保持着严肃的盛景瑞脸上都不由的浮现出了笑意来。

    不过于悦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道:“那你现在怎么在说话啊?”

    “因为我很自卑。”

    于悦欣还一脸的疑惑,“这跟自卑有什么关系?”接着打开了保温杯喝了口水,继续听陆泽说了下去。

    “我怕因为我是哑巴,所以会被别人歧视欺负,所以我一直用说话掩饰我是哑巴的真实身份。”

    “噗!”于悦欣嘴里喷出了一口水雾,趴在了桌子上憋笑的抽搐了起来。

    盛景瑞见到局势有些控制不住了,连忙一挥手,“审核就到这,你可以走了。”

    陆泽愣了愣,“不用表演才艺了吗?我还会胸口碎大石呢。”

    “不用了不用了,赶紧走!”盛景瑞加快了摆手的速度。

    陆泽鞠了一躬后,走了出去。关上门的那一秒,用力的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拳头,“稳了!什么才艺都没有表演出来,而且还跟导师对着干,铁定会被淘汰的。”

    ……

    陆泽出门后,于悦欣也终于不用克制自己的笑意了,畅声的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眼中都泛起了泪光,“这人好逗啊,哈哈哈,乐死我了。”

    她本身就是一个笑点特别低的人,这么一笑足足笑了几分钟,其他的导师听到她的笑声,嘴角也不由咧开,轻笑了起来。

    又过了一两分钟后,于悦欣这才稍微控制住了自己的笑意,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脸蛋,居然红的发烫。

    “那个不好意思啊盛老师,没控制住。”于悦欣首先道歉道,因为歌唱表演后,就应该到盛景瑞和林厚的演技审核了。

    “没事。”盛景瑞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前面很多的艺人也没能坚持到他这。

    “这次主要也不是要让他们展示才艺,后面有的是机会呢。”

    文温书伸手撑了一下自己的眼镜,环视了一眼,接着道:“对这个艺人,大家怎么看?”

    林厚率先发话了,“我觉得不错,感觉很放松,演戏就是需要这种放松的状态才能演出好的戏来。很多演了很多戏的演员都没他身上的这股轻松劲。虽然我没看到他的演技,但是就压力测试来看,他算得上有个大心脏。”

    “我的观点和林导的差不多。”盛景瑞道:“临危不乱,让他坐下来,他居然能想到要出去拿椅子,这已经很不错了。林导刚刚说的我也不重复一遍了,他面对我们没什么紧张感,很优秀。”

    文温书把目光转到了于悦欣身上,“悦欣,你怎么看?”

    于悦欣一想到陆泽的模样,脸上又泛起了笑意来,开口道:“挺有趣的一个人的,就是有些可惜,没能看到他的才艺展示。”

    询问完别人的意见后,文温书也开口回道:“既然是节目组挑选进来的,那肯定是有一定的实力了,后面就能看到了。”

    说完又看了众人一眼,“既然大家都没意见的话,那他就是这次压力测试的第一名了?”

    盛景瑞点了点头,“如果后面没有比他还要好的话,那他就是第一名了。”盛景瑞也不相信,后面能有表现的比陆泽还要轻松的艺人。

    “我也没意见。”林厚低声道。

    “我也是。”

    ……

    陆泽哼着快乐的小调,一蹦一跳的走回了之前的房间。

    “执导好!”陆泽冲着韦霜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韦霜困惑的皱起了眉头来,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她还等着看陆泽哭着回来呢。

    去过回来的艺人见到陆泽脸上洋溢的笑容人都傻了,我们回来时都一副难受的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你现在这开心的笑容这是搞啥啊?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这些脆弱的内心啊?

    那些没去过的艺人也傻了,难不成导师觉得我们太废了,所以把考核内容给变简单了?不过也好,起码不用和之前那些人一样哭着回来了。

    韦霜摇了摇头,把困惑抛之脑后,接着喊道:“纪凡柔可以走了,下一位是于明轩,请做好准备。”

    话音落地,一个身材高挑,肤色白腻,穿着一身黑色冷淡风的黑长直女生站了起来,陆泽看到后眼睛都微微一亮,这女生着实漂亮。

    对方朝着门口这边走了过来,表情很是平静,根本看不出半点紧张。

    “hello啊!”陆泽微笑的伸手打了下招呼,想要分享自己的喜悦。

    结果那个黑长直美女根本就像是没看到陆泽一样,表情还是那么的淡漠,直接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

    真高冷啊。陆泽耸了耸肩,人家不愿搭理他,下次他就离人家远点呗,他又不是什么舔狗。

    哦对了,没有下一次了,自己要回家继承家产来着。

    一想到这,陆泽原本没被搭理的半点不开心瞬间烟消云散,脸上的笑容更甚了。

    屋里的那些艺人看到后,心里也更难受了起来,那笑容好欠揍,好想打他一顿。

    ……

    “坐!”盛景瑞和之前一样低沉着声音道。

    纪凡柔看了眼房间后,淡淡的开口道:“没有椅子。”

    四人又对视了一眼,这个艺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似乎也不错。

    “那就站着,做一下自我介绍。”

    “我叫纪凡柔。”

    “……”

    接着四名导师伸出了头盯着纪凡柔半响,还是没见到对方开口

    盛景瑞忍不住问道:“自我介绍就那么短吗?”

    纪凡柔:“……”

    又过了半响,纪凡柔沉思过后才缓缓道。

    “对。”

    “那你的觉得自己相比于其他艺人有什么特长?”

    “不知道。”

    “???”

    “不知道?”

    “对。”

    “为什么?”

    “因为我和他们都不认识,所以不知道自己相比于他们有什么特长。”

    经过陆泽,现在又来了个纪凡柔,盛景瑞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措辞是不是有些问题了。

    自己的问题是这个意思吗?

    文温书接话道:“那你擅长什么乐器?”

    “钢琴、小提琴、还有古筝……其他的也都略懂一点。”

    “行,古筝这里没有,钢琴和小提琴表演一下吧。”文温书笑道,总算和那个陆泽不一样,知道挑点这里有的了。

    几分钟过后,于悦欣推了推发愣的文温书,“人家都表演完了。”

    文温书恍过了神来,这怎么评论啊?表演的没有任何瑕疵啊,他总不能乱说吧。

    “钢琴和小提琴你练多久了?”

    “练了很久了。”

    “我是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练的?”

    “从小开始练的。”

    “……”

    文温书抬起了头看向了天花板,开始思考起了人生,这应该不是自己的问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我在惊悚游戏里封〕〔镇妖博物馆〕〔我家娘子,不对劲〕〔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