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群演的快乐你想象〕〔开局十个大帝都是〕〔四合院从少年何雨〕〔古神图书馆〕〔神秘复苏:开局获〕〔重生后我嫁给了总〕〔替嫁前妻之总裁宠〕〔团宠娇宝超难哄〕〔亮剑:从无限克隆〕〔漫威飓风〕〔重生零九:带娃买〕〔大荒剑帝〕〔我去古代考科举〕〔【快穿】绝美白莲〕〔夏珠席寒城〕〔穿越大康王朝〕〔韦浩穿越唐朝〕〔黑夜见过他深情〕〔王者归来林风〕〔玄幻,我顿悟了混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能看见厉鬼好感度 第八章 这四千字大章少取个标题没问题8
    世上总有些“东西”鹤立鸡群。

    晚风凛冽,空旷的养鸡场传来阵阵哭声,唯独一只鸡格格不入,眺望边际,眼神忧郁。

    它是一只特殊的走地鸡,在三个月前有了优越的神智。

    相比于其他鸡,它大抵是鸡中的爱因斯坦,是唯一知晓世界真相的人。

    清冽的冷风吹着婴身寒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懵懂鸡用看破红尘的眼神眺望着栏杆外的生活,旋即又底下了尊贵的鸡头,眺望它的“同类。”

    它和其他的鸡不一样,它是一只鬼。

    一只鸡朝它耀武扬威,懵懂鸡抬起白嫩的手,迎面就是一巴掌,打的那只鸡五荤八素,朝着懵懂鸡龇牙咧嘴。

    但懵懂鸡毫不在意,因为鸡场里没有鸡能打过他。

    因为他有脑子。

    除了......那只正在准备膳食的鬼。

    不可以被它发现!!

    聪明的它很早就发现了他们婴身鸡只是食物,作为商品出售,一旦被出售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它不想被吃掉,它想逃出去。

    可这很难,鸡总有一死,要么死在砧板上,要么死在养鸡场里。

    所以在成为鬼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努力练习,只等在那一天飞上枝头的时刻,从这个村子里逃出去,甚至是......杀死这些虐待它的人!!

    快到了,那个日子快到了。

    最多只要七天。

    它就能成为——真正的鬼。

    正在他充满期待的思考未来时,饲养员的脚步传来,鸡首的傲气瞬间消失,伪装的像其他走地鸡一样,在地上充满怨恨的爬行。

    尽管这样的生活很憋屈,但它的目标很清晰,在拥有能够逃出去的实力之前,一定不能表现出自己的异样。

    表现出自己的优异非但不会保命,只会让自己变成更值钱的鸡。

    扯着嗓子,懵懂鸡发出难听的哭泣声,掩盖自己的异常,同时用余光,观察新来的饲养员。

    自从它出生以来,也有过一些大妈之外的饲养员,都被他完美的隐藏了过去。

    这次也一定可以。

    懵懂鸡用余光撇着,正好和陈久久的目光对视,玩味的目光让它有些异样,但是它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源于它的信心。

    它不可能看破我天衣无缝的伪装。

    继续在养鸡场漫步,惊悚世界的鬼气在滋润着每一个鬼物,所以这里是厉鬼的天堂。

    逛街的同时,它还在等待着饭点的到来。

    每天一顿的潲水成了它一天的期待,每吃一天,离解放就靠近了一天,踏入真正鬼的等级也靠近了一步。

    一碗碗的潲水从工具房里端出,尽管每一只鸡都跃跃欲试,但懵懂鸡清楚,为了让他们不死,每只鸡吃到的东西都是固定的。

    他们永生都得活在饥寒交迫之中,以成为优秀的鸡。

    一只鸡吃完,就进入到笼子里,眼睁睁的看着其他鸡吃。

    一只接一只,一只接一只。

    懵懂鸡排在最后,看样子好像也在争抢,但实际根本不慌,每只鸡都狼吞虎咽的,没有多久就到他了。

    终于,前面九十九只鸡都进了笼子里,懵懂鸡站在饲养员的面前,等待投喂,不过他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毕竟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呀,怎么今天的潲水还剩这么多啊,没分匀呢。”

    “那既然如此,就全部给你最后这只**!”

    一碗满满当当的潲水被端到了懵懂鸡的面前,甚至因为过于饱满而溢出,满满当当的潲水摆在地上,现场,只剩下了一片孤寂。

    冷风吹过空旷的养鸡场,与以往的聒噪不同,取而代之的是寂静。

    极致的寂静。

    等等。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

    无数的鸡被这盆潲水瞬间扼住了喉咙,鸡眼闪烁着绿光,眼睁睁的盯着这盘潲水,不约而同的吞咽口水,舔舐着还在口中回荡的潲水味。

    哪怕没有智力的他们,也瞬间在渴望着这一大盆的潲水。

    这和刚刚的潲水相比,简直是垃圾和佳肴的区别!!!

    这是一顿饱饭!

    一顿饱饭!

    没想到......竟然落在了这最后一只鸡上!!

    “啊啊啊!”

    剧烈的啼哭声从这个养鸡场猛地发出,爆发出了陈久久从未听到过的巨大鸡叫,整个旷野震耳欲聋,声声巨响在荒野回荡!!

    羡慕嫉妒狠的眼神落在这碗潲水上,还有......这只鸡上。

    “噢!这整个鸡场的小鸡都在为你喝彩,这只幸运的走地鸡。”

    “享受你的美食吧!”

    潲水被推进了些,懵懂鸡听着震耳欲聋的声音,吞咽着口水,脑袋有些放空,有些懵。

    这是真的嘛?

    这么大的一碗潲水,是他自从降生以来从未吃过的量,哪怕是积累一个星期,恐怕都比不过这碗分量。

    这是多么庞大的美食,懵懂鸡做梦都想要吃到这个分量的潲水。

    可是......在幸福来临之时,他却还有一丝理智。

    疑惑的大脑抵抗着抽搐的胃,他低头看着这碗庞大的潲水,不敢抬头看一眼饲养员。

    开什么玩笑?!!

    潲水从未有多出来的先例,凭什么这一次就多这么多?

    还全都落在了它的头上?

    这是什么运气?

    我真的配嘛?

    一只沦落到养鸡场的走地鸡,配拥有这般运气?

    不,不可能......

    如果说没有这么凑巧的事情......那是他发现了我的异样吗?

    这个猜想顿时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阵巨大的危险落在了他的鸡头上,他顿时一惊,抬起头,紧张的看向了饲养员。

    可抬起头......他只看见了一双疑惑的眼睛,还有一阵碎碎念。

    “欸,这只鸡怎么不吃啊?没道理啊?”

    “难道......它不想吃东西?”

    “怎么和其他鸡不太一样啊。”

    “嗯!!!”

    鸡冠猛地升起,懵懂鸡将头埋在了潲水里,腐臭味掩盖了他的慌张。

    差......差点暴露了!

    对啊,作为一只食物,哪里会思考这么多?只是会将面前的食物吃完罢了!

    差点被惯性思维给害死了......

    不过那双疑惑的眼神也让懵懂鸡稍稍安心了些,这个饲养员好像真的是有点脑瘫,刚刚痴呆的模样让懵懂鸡觉得,可能真的只是他疏忽了。

    他压根什么都没有发现,就是瞎猫碰见死耗子,碰上了想多的自己。

    没事的。

    不再怀疑的懵懂鸡将头埋在厚厚的潲水里,而埋进去的瞬间,也被美食冲昏了头脑。

    美味,美味!!!

    它居然真的吃到了这么多的潲水!

    大口大口的吞咽潲水,让他有些神志不清,沉浸于幸福之中,浑然不觉周围的怨气越来越重。

    只见所有的鸡用仇视的眼神盯着懵懂鸡,它们简单的脑袋里只有一件事情。

    他把我们的粮食吃掉了。

    凭什么是他!!

    哭声戚戚,响彻养鸡场,乃至整个村子!!

    就连另一个养鸡场方向的劈死鬼,都疑惑的看向了陈久久管理的方向。

    怎么叫声这么大?

    带上一把大刀,踩着沉重的步伐,朝着陈久久方向走去,要去探查清楚原因。

    而懵懂鸡对于周围的这一切浑然不知,只知道尽情的吃。

    沉浸在美食中的它逐渐放下了戒备,甚至流下了幸福的泪水,从出生的现在,他从未感受过饱腹的感觉!

    这是真的嘛?这真的不是梦嘛?

    呜呜呜,这个新来的饲养员真的好蠢,希望他以后都不要换走。

    尽管这一次的潲水好像还有一点奇怪的味道,但谁在乎呢,都开始吃潲水了,还管那一点味道?

    不管,就吃就吃!

    “咕噜!”

    最后一口,舔干净这最后的潲水,碗在地面上晃荡发出脆响,而懵懂鸡则心满意足的倒在了地上,看着黑暗的天,恍然间觉得,这个世界好像也没有那么糟糕。

    哭声戚戚,可是落在懵懂鸡的耳朵里,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嫉妒罢了。

    这世界就是这么的不公平,他就是能拥有智商,就是能吃到其他鸡不能吃到的饱饭。

    “嗝。”

    一个饱嗝,让养鸡场的怨念重上加重。

    懵懂鸡听着这声声惨叫,饱汉思眠,眼神有些迷离,鸡眼一眨一眨的,看着天空,同时看见了饲养员探出的脑袋。

    与懵懂鸡的幸福不同,饲养员一脸的紧张,担心它的状态。

    “你......你没事吧?”

    “怎么不动了?”

    “不会是吃错东西了吧?”

    懵懂鸡一顿,心中只觉得面前的饲养员很好笑,我这明明就是吃饱了不想动,不是出了问题,怎么这都不明白?有没有养过鸡啊?

    不信你看,我起来......

    懵懂鸡一顿,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出不了力气。

    怎么,怎么回事?

    懵懂鸡身子颤抖,白嫩的身子挣扎着,却还是站不起来。

    这副颤抖的模样让陈久久更加担心,他撑着膝盖,担忧的看着懵懂鸡。

    “这只鸡还好吗?不会是吃错东西了吧?”

    我肯定没事啊!

    鸡鸣发出,显示出了懵懂鸡的倔强。

    “没事?”

    “那没事走两步?”

    走......走就走!

    懵懂鸡鸡脖子全是力气暴起的筋,他伸着脖子,用尽全力想要站起,但是猛然间却发现——他压根没有力气。

    不仅如此,他肚子还掀起了一阵巨痛,刚刚吃进去的东西好像在肚子里翻江倒海,不断的翻涌!!

    不行了,顶不住了,顶不住了!!!

    好痛,好痛!

    “呕!!”

    一口潲水喷出,懵懂鸡懵懂了,而这还只是开始,一口接着一口不断的呕吐,几乎是瞬间,就将刚刚吃进去的潲水全部吐出来,连带着几天前的潲水都吐得一干二净!!

    “呕呕呕呕呕呕呕!!”

    就像一只战斗机,不断的发出弹药,呕出一滩滩的潲水。

    懵懂鸡身子颤抖,倒在地上留着潲水,眼中闪烁着恐惧,他们这种鸡,天天吃潲水,潲水是啥?就是垃圾!

    他们可是吃潲水都不会吐的鸡!

    除非......潲水里有毒!!

    这逼下毒!!!

    带着恐惧的眼神,懵懂鸡看向了饲养员,很可能是饲养员在他的饭里下了毒!!

    他发现了它的异样,饲养员一定知道它的特殊啊。

    可是......更绝望的是,为什么眼前的饲养员一脸的无辜,一脸的手足无措!

    这毒如果是他下的,为什么还这么惊恐!!

    难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饲养员一脸的紧张,给自己找理由道:

    “难道,是潲水不干净?!”

    废你妈的话,潲水怎么可能干净!!

    在地上抽搐的懵懂鸡听着饲养员的话,心中无尽的悲伤,他此刻已经快要失去了神智,腹如绞痛。

    他此刻只有对饲养员愚蠢的恨,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鬼!

    快毁灭吧!

    懵懂鸡欲哭无泪,就要昏迷。

    可是,陈久久还没有结束。

    “糟糕!”

    “劈死鬼要来了,如果被她发现,她一定要怪罪我的!!得先把鸡藏起来。”

    等等......

    你打算藏到哪里?

    懵懂鸡一激灵,最后的求生欲驱使着他挣扎,他颤抖着身子,可全然不敌那一双恐怖的大手,他被单手拎起,然后朝着......笼子走去。

    不要,不要把我跟他们关在一起!!!

    他还没有忘记,那一双双冒绿光的眼睛。

    “先进去呆着吧,以后,我会加倍补偿你的!”

    略带歉意的抱歉,成了懵懂鸡最后的绝望。

    他只感觉自己被抛出了一条完全的弧线,然后......落在了一群走地鸡之中。

    一阵寂静,伴随着一阵脚步声。

    无止境的压抑。

    无数只鸡围上了懵懂鸡,那一双双冒绿光的眼睛,以及那握紧的拳头,已经说明了他们心中的愤怒。

    懵懂鸡歪过头,从缝隙中看见那道染血的身影,身子颤抖。

    这一次颤抖不是痛的。

    是气的。

    好,好,好!

    饲养员......!

    我懵懂鸡,必定与你,不共戴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凡人修仙传之飞羽〕〔择日飞升〕〔长夜余火〕〔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启预报〕〔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万族之劫之幕后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