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镇海王〕〔妖夫如玉〕〔帝尊在上:绝世娘〕〔龙珠超,神界监察〕〔两界球王〕〔盘龙之紫金传说〕〔守护者之逆探大明〕〔三国之大汉再起〕〔我不喜欢被称作明〕〔匪后〕〔薄先生突然黏她上〕〔战争领主:奇幻供〕〔横推世界的暴力剑〕〔都市战神狂婿〕〔四合院:随身一洞〕〔我在直播间窥探天〕〔老祖宗她又凶又甜〕〔穿到病娇反派黑化〕〔我有一刀破万生〕〔重生之收藏大玩家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偏偏宠爱你 第三十五中 大赛
    在忙碌的准备过后,预赛开始了。等待结果的时候,穆瑶是忐忑又紧张的。为了节目的观赏性,所以评委在点评时加入了毒舌环节。

    “我认为你的创作糟糕至极,我不知道你的那些线条加在上面是干什么的,整个画面又凌乱又累赘,我实在不认为这样的首饰有被制造出来的必要。”

    “用色很大胆,但你优点也仅限于大胆了。”

    “你有考虑金属的质地吗?你认为你这样复杂的螺旋纹被打造出来!了,首饰能没有质量问题?”

    评委们连珠带炮的发问,让台下的穆瑶心惊不已。

    前面的选手一个个意气风发的上台,又一个个垂着头下台了,几个承受能力差的,当即落了泪。

    很快,就要轮到她们了。

    陈晨排在她前面,她上台的时候,气势非常的高昂,根本像是在走领奖台。

    穆瑶不知道她这是对自己太有信心了,还是别的什么,从她脸上,她竟然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紧张。

    按理说陈晨的性格不是这样的,她的胜负欲虽然强,但心态并不是特别好。这冷不丁底气那么足了,难不成有什么别的原因?

    或许是她网络上的人气炒足了,所以觉得自己是胜利在望了?

    带着疑惑,穆瑶在后台通过电视机看她的录制。

    虽然评委毒蛇了几句,但对她的表现时非常正面的,而且还说了她的设计,足够代表璀优一贯以来的风格。

    清新明快,符合新时代女性的审美。

    听到这样的点评穆瑶就心慌了。她也是代表璀优出战的,如今他们这样看好陈晨,就意味着她失了先机。

    毕竟为了保证各个公司名额的平衡,他们一般不会考虑入选两名选手。

    除非......她超水平发挥。

    穆瑶上台的时候,紧张地手心出汗。迟亦川从比赛开始的时候,就一直在演播台。从现场的气氛和评委的点评风格,他毫不怀疑,穆瑶的心理会被击溃。

    她的实力他毫不怀疑,但心态实在太差。

    “这样的选手我见得多了,心理素质太差,基本是一轮游的命。”编导拿着台本,兀自说着

    迟亦川扫了他一眼,直言道:“那可不一定。”他家小姑娘的水平,他是清楚的,怎么可能是一轮游的命?

    惊诧于这尊冷面神会开口,对方愣了愣,又接着道:“这个节目现在商业化的厉害,选手们的去留和人气挂钩很厉害的,我看好那个陈晨,有故事,有商业潜质,而且网络上对她风评很好。”

    迟亦川没有答话,他定定地望着穆瑶的方向,当她要上台的时候,脚下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台下一片哄笑,迟亦川蹙蹙眉,他身后有人也议论了起来。

    “这么紧张,是怎么敢参加比赛的?”

    “听说是阮仪推荐来的。但是阮仪这个性,很少会有看中的人的。”

    “该不会是亲戚什么的吧?不过看来,像是扶不起的刘阿斗。”

    ”咱们这行,还是要靠本事吃饭的,”

    迟亦川脸色变得难看,气场所及,所有人不敢再多议论。

    众所周知,他工作认真,非常不喜他们这种没有职业素养的行为。

    迟亦川放心不下穆瑶,推门离开了演播厅。编导怕是得罪了这尊大佛,忙追了上去,急急忙忙地在后面喊:“迟总!”

    他驻步,回身看了一眼,冷声道:“我自己走走,你不用跟来。”

    他到了比赛区,站在离评审不远的地方。穆瑶稳住步子后,上了台,突然发现前面多了个熟悉的身影。

    他居然真过来了,想必是刚才看到她的出丑,放心不下才跟来了。穆瑶暗暗发笑,稍稍定心了些。

    他是她的定海神针,有他,她安心

    她的作品被投影到屏幕上,迟亦川看了看,微微皱眉。

    理念可以,但是不一定适合批量生产。

    这种小众的东西,喜欢的人非常喜欢,但不喜欢的人,会非常不屑。

    她这是在冒险,这样的设计,并不适用于比赛。

    “你的设计偏古风,但现在的大趋势,并不是这种风格的,你能说说你为什么会设计出这样一套首饰?”

    穆瑶深吸一口气,从容答道:“我前几天去了博物馆,我觉得我们中国的首饰,有许多不错的设计,所以我很想尝试将古代的风格与当今人的喜好融合在一起。”

    评委笑笑,又接着发问:“现代不少人都在嚷着要复兴汉服,但很多人穿出去,大部分人都觉得不伦不类。”

    他的意思……她的设计在某些人眼里是奇葩。

    穆瑶:“您的问题我有考虑过,所以在设计的时候,我另外设计了与这套首饰匹配的服装风格。”

    屏幕上打出那张设计图的时候,迟亦川觉得眼前一亮。上身一件环扣小袄,有点民国的风格,但却十分收腰。下身的裤子裤脚很宽松,有点类似于裙裤。

    因为颜色选的清新,有种清水出芙蓉的观感。但因为整体的剪裁很利落,迟亦川细细一想,觉得要是发型选的到位,倒是很适合那些贵妇出席的场合。

    然后,穆瑶又打出了她的第三张图稿,迟亦川看了脸色舒展。

    这个小丫头比他想象中要能干多了,她每个方面都考虑到了。

    两种不同的发饰,不同的搭配,给人带来的观感完全不同。

    第一套盘发,有些慵懒的造型,发间斜斜地插一支她设计的发簪。

    是尚未开放的百合造型,样子大方,虽然只是设计稿,但女性魅力显露无疑。

    脖子间这项链也是花的造型,花的两旁有流苏状的细链,看着有点民族风。

    而手上的那枚戒指,像是首尾相触的凤凰,给这份慵懒,增添了一丝高贵。

    第二套,改变了发型。和他开始时设想的一样,非常适合参加正式场合。

    他想,一但投入,会适应一些高消费人群。

    ”两种不同的设计,中年青年皆宜,我希望古风的东西,能被各个年龄段接受。”

    评委点头,相互商量了一下,亮出了分数。

    五个评审,分数有高有低,这和穆瑶料想的一样,喜欢的会很喜欢,不喜欢这种风格的会很难接受。

    不过综合下来,穆瑶的分数不算低,她舒了口气,确信自己通过一轮了。

    下了台,她没走几步就看到了迟亦川。想来。他是从另一个口出来的。

    ”你还真敢赌!”迟亦川给她拨了拨头发。一看就知道她刚才在台上是有多紧张,刘海都湿了。

    ”不敢赌的人怎么做大事啊!”穆瑶轻轻一笑,问他:”觉得我的设计怎么样?”

    迟亦川:”挺好的,不过设计上还是有些小众了,你还需要考虑怎么迎合大部分人的审美。”

    穆瑶嘿嘿一笑:”我其实是突然想做这个风格的?”

    顿了顿她道:”知道我为什么想做吗?”

    迟亦川摇头。

    穆瑶对着他挤挤眼睛,调皮道:”我不告诉你!”

    迟亦川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一副任凭你去作的样子。

    为什么呢?

    她笑笑,跟他在一块后,她蓦地想起以前跟他在院子里乘凉时的场景了。

    她坐在藤架下吃葡萄,然后时不时地拽拽架子上的藤蔓,惬意的不得了。

    而这时候,迟亦川就会拿着书轻轻地打打她的手。她不高兴地抬头看他,觉得呼吸有些停滞。

    虽然她那时候不过十多岁,但已经也是有审美的人了。少年的迟亦川,面目俊郎,剑眉星目,模样十分的英气。

    他手上拿着一卷书,模样恣意,比电视里的那些少年郎不知道要俊俏多少。

    那时候她,浅薄的觉得她的叔叔很适合拍古装电视剧。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开始明白他的气质到底是什么了。

    他一点都没有现代人的浮华暴躁,他像是一阵风,穆瑶毫不怀疑,如果他生在古代,一定是超脱于俗世的闲散高人。

    正因为迷上他的这种风格了,所以穆瑶才想让自己的设计突破一下。

    当然,这种事她一点也不想告诉他,实在太没面子了。

    而她,也不想让她太得意。

    迟亦川看着她脸上的小表情变了几遍,就知道她心里又在打什么奇奇怪怪的主意了。不过他也没想过要拆穿她。她的这种不坦诚,有时也不失为一种情趣。

    陈晨躲在拐角里,看到两人的样子,她毫不怀疑他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就说穆瑶怎么突然能参加比赛了,原来也是背靠金主好乘凉啊!

    她心里突然觉得平衡了,还以为她是哪来的大小姐,原来和她是一样的人。

    想着她装腔作势的模样,陈晨冷笑,然后不动声色地掏出了手机。

    设定好后,她对着两人拍了一张照片。她画面抓的很好,迟亦川眼神温柔,而穆瑶虽然低着头,但看她那姿势,极像要往他怀里靠。

    她想,这张照片会成为她的王牌。被金主包养,传到了网上肯定骂声一片。

    她必须找准时机,好给她致命一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我在惊悚游戏里封〕〔镇妖博物馆〕〔我家娘子,不对劲〕〔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