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叶苒苒萧司琛〕〔我在聊斋寻长生〕〔重生之猛龙回头〕〔他以爱为饵〕〔在美漫当心灵导师〕〔盗墓:我打怪掉宝〕〔替嫁狂妻:马甲大〕〔幸孕1+1:我妈咪超〕〔从先天功开始纵横〕〔皇城第一娇〕〔小机器人每天都在〕〔重生从拒绝青梅开〕〔报告总裁:夫人又〕〔诡秘:悖论途径〕〔禁欲仙君,请破戒〕〔篮坛狂锋之天才在〕〔大明镇海王〕〔妖夫如玉〕〔帝尊在上:绝世娘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偏偏宠爱你 第三十三章 极致
    “你放我小时候的照片干什么,你别告诉我,你从以前就暗恋我!”

    迟亦川冷目扫了她一眼道:“我那时才多大,哪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虽然按辈分她要喊他叔叔,但实际两人并没有差多少。穆瑶不依不饶地扑在他身上,问:“那你说说你为什么要放我照片?”

    迟亦川目光游离,想起了一些往事。那个时候,因为家里发生了巨变,所以他对什么都是兴趣乏乏。直到看到这个小姑娘。

    那个时候,她天真无邪的笑容,真的让他愉快了不少。

    他少年丧亲,因为庞大的家产,所以一时间他成了风口浪尖上的人。不怀好意的亲戚,还有父亲生意上的对手,似乎都在等他跌个大跟头,那个时候他一直揣着面具做人,防备着所有人。

    直到看到这个软软萌萌的小姑娘。

    思绪回转,见穆瑶一脸雀跃地望着他,他想了又想,回道:“你那个时候白白嫩嫩的,看到你就像过年一样很喜庆,所以就把你摆在床边了。”

    穆瑶啊了一声,然后不高兴地在他身上又挠又抓。

    “合着你是把我当年画娃娃啦!”

    迟亦川搂着穆瑶,不让她乱动。可看到她眉眼里绽放出的欣喜时,他的心也变得柔软之极。

    “那么高兴吗?”

    穆瑶哼了一声,然后把头埋在他怀里,不说话了。

    原来这人那么早以前就把她放在心里了,那这么说,她不是替身了。想到这个梗,穆瑶又仰起头,问他“你以前有过女朋友吗?”

    迟亦川惊诧于她会问这个问题,有些不解地问:“知道这个干什么?”

    穆瑶努努嘴:“到底有没有?”

    迟亦川细想了一下,最终点头应道:“有。”

    “是那个宁冰,画画的?”

    “你认识她?”见她脸黑了,迟亦川疑惑地摸摸她的脸,说:“怎么突然那么不高兴了?”

    “没有。”她并不认为她有生气的理由。她跟管昊阳都还有一段过去呢,更何况他这位奔四的叔叔。

    “你喜欢她吗?有多喜欢?”

    要说多喜欢的话,迟亦川也说不出来。只是当初他跟她关系最好,两人共同话题也多,所以有一阶段他们的确是以交往为目的相处的。

    只是,他那时,似乎薄情的过分。

    事事都要女方主动不说,还不够体贴信细腻,丝毫不顾忌对方的想法。到了后来,他们所能聊的话题,也都局限在这个小丫头身上了。

    他越来越多的跟她说他大哥家的小姑娘有多可爱。

    跟她说她长大以后性格变了有多少,说每天她都会做让他觉得有意思的事。

    与其说是恋爱,不如说她是倾诉对象。情侣间该做的事,他一点都没为她做过。

    迟亦川知道自己那时性格的缺陷,这种事放在哪个人身上都是最大的耻辱,只是当时他太需要一个倾诉者,他需要将压抑的情绪释放出来。

    现在想来当时为什么要选宁冰呢?大概是她,有着一双跟她非常相似的眼睛。他微微闭眼,穆瑶看他的脸,本能告诉她迟亦川这是想到非常不好的事情了。

    “怎么了?”顿了顿,她撇撇嘴,问:“不想说就别说呗,我又没逼你。”每个人都是要有点过去的,而男人自然是不愿意跟现任倾诉他的过去。

    迟亦川看看她,叹了口气后搂着她的头,让她靠到他肩上。

    “我要是说了的话,你说不定会觉得我是坏人。”

    坏人?穆瑶一惊,不就谈个恋爱吗?怎么就成坏人呢。难不成,他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癫狂岁月。

    思来想去,最后穆瑶定定地看着他,然后很严肃地问他:“你老实说,你以前是不是飙车党?”

    她脑子里不禁闪过这样一幅画面。当初,看似沉稳的他其实有着非常疯狂的一面。早上他在人前是谦谦君子,可到了午夜,他或许会穿上一身劲酷的服装,骑着摩托车,在魅惑的午夜,风驰电掣地行驶着。

    看着她多变的脸色,迟亦川就知道她又在想那些有的没的了。他无奈地伸手敲了敲她的额头,道:“你脑洞怎么那么大?难不成是设计师天生的才能吗?”

    穆瑶哼了哼,然后问他:“那你说说,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把你当做坏人。”

    迟亦川一笑,然后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对她说了。穆瑶听得非常认真,渐渐地,她的神情流露出讶异,像是在听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良久她才缓缓道:“你当初还真.....挺不是东西的。”

    迟亦川微微皱眉:“一定要说得那么直白吗?”

    穆瑶哼了一声,然后踱步到窗边。

    “本来就很不是东西。”

    说完,她低下头开始思考起来,迟亦川也不打扰她,静静地等着。

    曾经,他让一个女人伤透了心,他把别人当成了替身。

    那是她曾经心里的结,那时候当她以为自己是替身的时候,她挺生不如死的。

    所以对宁冰,她突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只是,人到底是自私的。

    想到他钟情她到这个地步,她觉得热血沸腾。

    过了一会,她道:“你那时真有这么喜欢我吗?”

    迟亦川没回答,穆瑶不依不饶了,拽着他问:“你那么喜欢我啊!”

    被逼的没办法的迟亦川,连连道:“是,是,喜欢你,最喜欢你。”

    穆瑶心里顿时觉得舒坦了,然后又道:“你以后也要这么喜欢我,而且只准喜欢我一个。”

    她很高兴她在他心里是特别的存在,这让她莫名有种人生圆满了的感觉。

    假期过后,穆瑶回到了苏城。临行前她跟她爸爸道了别,只是两天没见,家里似乎变得更加死气沉沉。她爸让她自己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就跟家里说。

    穆瑶嘴上自然是答应的热闹,但心里是万分不情愿的。

    如果可以的话,她倒是挺想在苏城定居的。只是.......

    想到她跟迟亦川要开启异地模式,她就心塞。

    迟亦川开车送她回去,帮她把东西都打点好后,摸摸她的头,与她道别。

    “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哦。”

    “好好工作。”

    “哦。”

    “好好吃饭。”

    “哦。”

    ......

    感觉到她情绪的低落,迟亦川捧起她的脸,说:“有时间我会过来看你的。”

    不想让自己伤感下去,她推着他,把他往门口赶,然后说:“走吧走吧,晚了开车视野不好。”

    迟亦川笑,然后探身向前,在她额头上亲了亲。

    “你乖一点,知道吗?”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要别扭地说着,然后把他推了出去,把门一关。

    迟亦川站在门口,边笑着边摇摇头。

    他走后,穆瑶的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除了画稿,就是窝在家里看剧,日子平静又无聊。

    只是,生活似乎就是不想让她过得太平静。

    穆瑶没想到,她也能得到机会,参加这次设计比赛。

    “虽然公司名额只有一个,但是作为本次比赛的特约指导,我手头也是有名额的。”阮仪潇洒地对她解释。

    穆瑶不由得打起退堂鼓,然后说:“这样不好吧总监,会被人家说走后门的。”

    阮仪怎么说也是挂在璀优名下的设计师,虽然在圈内地位高,但是他们公司已经推荐了陈晨,再让她去,两个人跟其他公司的人比拼,怎么想都不公平。

    “总监,你要不要考虑推荐其他公司的人,避避嫌?”

    看不惯她那畏畏缩缩的样,阮仪把手上正翻阅着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拍,道:“我要是推荐的是个草包,和其他公司比根本不会有竞争力,哪还谈得上不公平?”

    “记住,实力才是证明自己最好的方法。你只要拿出优秀的作品,站在领奖台,即使人家看不惯你,在背后说你的坏话。那也是羡慕你,嫉妒你,你根本不用为这些烦心。”

    “好了,我要忙了,你回去画稿吧。”

    穆瑶还想再答,结果被阮仪堵了回去:“一个星期,五张稿子!”

    穆瑶......

    “嫌多?”

    望着她阴沉沉地眼神,穆瑶忙摇头,然后鞠了个躬就跑出去了。

    大神这是要逼疯她啊!

    回到办公室后,穆瑶觉得里面的气氛很微妙。她回到位子上不久,就听到陈晨阴测测地说:“不容易啊,让大神给你开道,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啊!”

    穆瑶没没理她,她向后望了一眼,就看到杨川把头埋得低低的,好像是在逃避什么。

    穆瑶哼了哼,只觉得这男人太没种了。

    大概是气氛太尴尬了,齐姚来打圆场。

    “恭喜你了穆瑶。”

    “谢谢齐姐。”

    她笑笑,然后又道:“阮大神眼光很高的,你能被她选到肯定是有过人之处的,加油!”

    她正要答谢,突然听到啪的一声,两人往旁边一看,就见陈晨的水杯砸地上了。

    “没事吧陈晨,你脸色不太好唉?”

    穆瑶也注意到了,她脸色发灰,黑眼圈也极重,健康透支的可怕。

    是为了比赛,所以拼的太厉害了吗?

    整个人像是被榨干了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家娘子,不对劲〕〔镇妖博物馆〕〔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