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镇海王〕〔妖夫如玉〕〔帝尊在上:绝世娘〕〔龙珠超,神界监察〕〔两界球王〕〔盘龙之紫金传说〕〔守护者之逆探大明〕〔三国之大汉再起〕〔我不喜欢被称作明〕〔匪后〕〔薄先生突然黏她上〕〔战争领主:奇幻供〕〔横推世界的暴力剑〕〔都市战神狂婿〕〔四合院:随身一洞〕〔我在直播间窥探天〕〔老祖宗她又凶又甜〕〔穿到病娇反派黑化〕〔我有一刀破万生〕〔重生之收藏大玩家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偏偏宠爱你 第十七章 想他
    他们三个吃完了,回到工作室一看,陈晨竟然还在那里画。

    现在的气候算是比较凉快的,即使她刚才喝了一大碗热腾腾的鲫鱼豆腐汤,身上都没出什么汗。

    可是看陈晨的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现在是三伏天呢。

    她已经脱了的外套挂在一边,现在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运动长袖衫。衣服紧紧地贴在她身上,背上有很清楚的水渍。

    她画了擦,擦了又画,只听咔擦一声,纸张被擦破的声音。

    杨川有些不忍心看了,走上前,安慰道:“小陈,压力别那么大。你看你还没吃午饭呢,先去吃了饭再画。”

    陈晨执拗地摇摇头,手上的动作依旧不停。

    这时候,有人敲了敲门,几个人回头,就见方展站在门口。陈晨慌张地站了起来,开口道:“老大,我稿子马上就好了,你等等。”

    方展朝她那边望了一眼,眼神里似乎闪过一丝歉意。陈晨只觉得一种不好的感觉在游窜全身,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

    “抱歉了陈晨,龚先生看了穆瑶的设计,表示非常的满意,所以决定签下这个作品了。”

    陈晨似是不能接受,眼圈都红了。她指了指自己的画稿,哽咽道:“可是他还没看过我的作品,怎么能这样就决定了?”

    “这种事也不少见,不少被定稿的设计师,最后都有被退稿的。我们的宗旨,就是听从客户的需求不是吗?”

    陈晨垂下头,有些凌乱的发丝垂下来,给她的脸上加了一层阴影。她最终没再说什么,回到自己办公桌那,开始撕桌子上的那堆稿子。

    咔擦几声后,那堆废纸全被丢到了垃圾桶里。

    工作室的气氛又变得凝重起来。

    方展神情未变,他转头看向微有些尴尬的穆瑶,扬声道:“现在跟我去会客室,待会还有一些修缮的部分,龚先生会亲自跟你来谈。”

    穆瑶哦了一声,然后就跟着方展走了。走出门,她转身望了望,就见杨川正在安慰趴在桌子上的陈晨,看她肩膀耸动的模样,就知道她现在是有多崩溃。

    “总监,这样对陈晨是不是不太公平,她修了大半天的稿子呢。”

    方展回头望了她一眼,笑道:“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只能说她能力有限,所以错过了这个机遇。”

    顿了顿他又道:“其实你把成稿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能成功。”穆瑶一愣,就听他夸赞道:“真的是富有生命力的作品呢。”

    穆瑶不好意思地抿抿嘴:“谢谢总监夸奖。”

    到了会客室没多久,龚先生就来了。他看上去年纪挺大了,一头灰白的头发,但人看上去很精神。

    “穆小姐好。”他温和而又绅士的跟她打招呼。穆瑶微微欠身,招呼道:“龚先生好。”

    方展招呼对方坐下,等穆瑶也坐定后,方展把那张成稿摆在他们之中。

    龚卓摩挲着那张成稿,脸上有着温柔缱绻的神色。

    “我太太收到这个镯子,一定会非常喜欢。”说完,他看向穆瑶,询问道:“这镯子上的花纹,能换一种吗?”

    “您想要哪一种?”

    对方嘴角噙着温和的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穆瑶静静地等着,等他从回忆里出来后,对着她道:“鸢尾花吧。”见穆瑶闪过一丝迟疑,他又接着道:“法国是我跟我妻子定情的地方,她最爱的花,就是鸢尾。”

    穆瑶了然,但神情却又丝犹豫,想了想,她如实对龚卓说:“是这样的龚先生,我设计的镯子比较细,而鸢尾花瓣比较大,恐怕会有些难表现。”

    龚卓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穆瑶心里也不安,想了想又想,她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龚先生,如果是比较抽象的表现,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见他面露疑惑,穆瑶动笔在纸上打了个草稿。她把鸢尾的花瓣和花蕊用流动地形式表现出来。将一朵鸢尾抽象成条纹,环绕在整个镯子上。

    龚卓面露惊喜,赞叹道:“仿佛活了一样,我想我的妻子一定会喜欢的。”

    穆瑶心里暗喜,然后对他说:“那我回去把成稿画出来,到时候您在看满意不满意。”

    对方连连点头,穆瑶暗暗松了口气,心想这次遇到的客户真不错。脾气又好又不挑剔,回想当初她刚干这一行碰上的人,她只觉得想翻白眼。

    谈妥后,方展把龚卓送了出去,临出门前叮嘱穆瑶好好工作。穆瑶看了一眼手上的画稿,只觉得干劲满满。

    她不知道,她在跟龚卓商讨方案的时候,迟亦川站在会客室门外,透过玻璃窗的门帘缝,偷偷地观察她。

    从他的角度能看清她的侧脸,穆瑶的脸上尽是专注的神情。她微弯着腰,细长的手指握着笔,正在纸上勾勒。动作行云流水,他能隐约看着纸上那流畅的线条和绝美的花纹。

    迟亦川的神色是温柔而欣慰的,他很高兴那个软软糯糯还会哭鼻子的小丫头现在成长为那么出色的模样。

    现在才开始,他坚信她的光芒会被所以人看到。

    正想着,手机响了,迟亦川看了来电显示,不由得蹙起眉。他刚接起,那头就焦急地开口道:“叔叔,宁冰的衣服出岔子了。”

    “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接这个单子,还有你底下的那个设计师,手段很不干净。”

    管昊阳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可这个设计师是他高价聘的。虽然几次其次抄袭丑闻,但他设计出来的东西却是叫好又叫座。

    商人重利,他要的是能卖得好的创意,至于这创意哪来的,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宁冰现在是国内外非常知名的画家。这次巡回画展,正好是在云城举办。因为形象非常好,所以云城三年一次的慈善晚宴邀请了她做特殊嘉宾。

    让管昊阳受宠若惊的是,宁冰的团队竟然钦点他们为她设计出席的服装和珠宝。这可是个宣传的好机会,

    哪知道这次宁冰要的高定,这人竟然抄了一个法国品牌前年的作品。宁冰的团队发现后大怒,扬言要曝光。

    管昊阳急了,以宁冰现在的影响力,一旦被曝光,那他好不容易经营出的口碑就全被毁了。他跟宁冰的团队谈了很久,说愿意赔偿,并向宁冰亲自道歉。哪知道对方说不在乎他这点钱,连宁冰的面都不让他见。

    管昊阳实在没办法,只能把寄托在迟亦川这位叔叔身上。

    他从穆宝那里听说了,说这位叔叔跟宁冰当年是一个大学的,关系匪浅。

    “叔叔,这次是我考虑的不周到,您帮我一次,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想起穆宝的刁蛮,迟亦川叹了口气,最终道:“我帮你问一下,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的期望。”

    虽然没有得到期待的回复,但管昊阳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迟亦川收起手机,面容严肃。

    这个人,真的是鼠目寸光。虽然对管昊阳不喜,但考虑到某些因素,他也不好让他变得太难看。

    他将这里的事稍稍交代了一下后,就赶回了云城。

    到了那,他给对方发了个短信,很快就收到了回复。

    “老地方,繆雅见。”

    那是大学聚餐时,他们一群人常去的地方。

    穆瑶按照龚先生的要求对自己的稿子进行了修缮,对方看了非常的满意,然后接下来就要看成品了。

    他们的工资,是跟设计出的东西挂钩的。这是她在璀优的第一个作品,多少也给她奠定了成功的信心。

    只是,喜悦感似乎被办公室里的氛围给破坏了。

    从她交稿后,陈晨就一直黑着脸,埋头做事情。其他人见她这样,也不敢怎么说话,深怕触到了她的敏感点,又惹得她不快。

    穆瑶觉得有点烦躁,就借着上厕所的时机,出去晃了一圈。

    大概是有些委屈的关系,她现在突然很想见见迟亦川,跟他发发牢骚,顺便跟他分享一下她成功的喜悦。

    当发觉自己有这个想法的时候,穆瑶的心漏了一拍。

    为什么突然就想跟他分享?穆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两天在她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他照顾了她,才让她有了这种想法。

    她记得他那时候说的,她设计出来的东西很棒。现在,她很想让他知道他的眼光是对的。能被他认可,真的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她茫然地在走廊上走着,虽然知道他不会一整天都呆在这里,可她莫名期待意外的偶遇。

    这个叔叔,她突然有些想见他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我在惊悚游戏里封〕〔镇妖博物馆〕〔我家娘子,不对劲〕〔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