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狂妻:马甲大〕〔幸孕1+1:我妈咪超〕〔从先天功开始纵横〕〔皇城第一娇〕〔小机器人每天都在〕〔重生从拒绝青梅开〕〔报告总裁:夫人又〕〔诡秘:悖论途径〕〔禁欲仙君,请破戒〕〔篮坛狂锋之天才在〕〔大明镇海王〕〔妖夫如玉〕〔帝尊在上:绝世娘〕〔龙珠超,神界监察〕〔两界球王〕〔盘龙之紫金传说〕〔守护者之逆探大明〕〔三国之大汉再起〕〔我不喜欢被称作明〕〔匪后
化工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偏偏宠爱你 第十一章 较劲
    下班后,在自家小区门口看到迟亦川,是一件十分变扭的事。

    穆瑶咬咬牙,但对方这时候已经看到她了,她也没办法装作没看到然后闪人。

    于是,她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叔叔。”配合着笑脸,她走上前乖巧地跟他打招呼。

    穆瑶想,就算她真做了什么让他不愉快的事,但只要她足够尊老,那这位叔叔,应该不会为难她这个小辈。

    他平静的睨了她一眼,淡淡道:“现在知道我是叔叔了?”

    想着她在电话里对他冷淡的模样。穆瑶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继续陪着笑:“叔叔说的是什么话,我可是打从心底里尊敬你呢。”

    对方听了她的话,忍不住在心里暗暗思忖。

    装乖卖巧,这人可比谁都得心应手。

    迟亦川轻笑出声,然后摇了摇头,眉眼间一闪而过的无奈之后,又恢复到一贯的冷淡模样了。看着他没什么表情的脸,穆瑶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到底是喜是怒。

    “吃饭了吗?”迟亦川询问。

    “没呢。”下意识的,她把提在手上的方便面往身后缩了缩。

    迟亦川目光沉沉地扫过她的左手,眼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情绪。他并没有多迟疑,随即道:“我们出去吃。”

    穆瑶忙摆手,迟亦川不给她拒绝地机会,然后道:“我难得来一次,难不成你准备请叔叔吃泡面吗?”

    穆瑶心里一阵哀呼。但想着迟亦川是长辈,而且她以前还承诺过要请他吃饭的。

    她抬头,怯怯地望着他,然后小声地问:“叔叔想吃什么?”

    迟亦川扫了她一眼,薄唇微启:“你决定。”嗓音虽然一如既往的冷冽,但却不会让人有疏离感。

    穆瑶抬头望向迟亦川那苍白俊秀的脸,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于是,她开口认真地问:“川菜怎么样,叔叔?”

    迟亦川的脸色明显一僵,他自然听出了她上扬的语调里,那掩饰不住的不怀好意。

    他抬手松了松袖口,然后看向她,说:“瑶瑶,换个别的好吗?”

    她听出他声音里有一丝恳求,其实她早就知道迟亦川是一滴辣都不沾的。之所以这么问,其实也源于她的一些恶趣味。

    她现在看这位叔叔有些不顺眼,所以她也想让他不那么顺心。

    当然,作为合格的小辈,她也不会让她这位叔叔下不了台。

    最终,他们选了一家环境不错的创意餐厅。

    等上菜的时候,穆瑶因为无聊,所以左手握着叉子柄,一下一下地敲着餐盘边沿。声音很脆,穆瑶上瘾似的加大了频率。

    敲了一会后,见迟亦川在盯着她看,穆瑶的动作立刻停止了。

    长辈......应该看不惯这种在他们眼里是没规矩的举动的。

    她立刻把手上的东西放好,端正了坐姿。

    迟亦川当然看出了她的拘谨。他抬手拎过手旁的玻璃水瓶,拿过她的杯子给她到了一杯水递到她面前。穆瑶手握上杯子,头低着跟他道了谢。

    “谢谢叔叔。”

    语调依旧是轻轻柔柔的,但目光躲避,再加上她神情的不自然,他有理由怀疑这之中是不是出了什么误会。

    她的反常,加大了迟亦川的疑虑。他定定地看了她一会,终于出声询问。

    “穆瑶,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不愉快的事了?”

    他叫她的全名,看来真的是认真了。但是穆瑶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她不愉快的原因。

    其实,这个原因她自己都觉得可笑。或许,与其说是生他的气,不如说是她在较劲。

    穆瑶知道自己是要强的。这些年,她其实压抑了很多东西。

    她在意母亲所以的注意力都转移到穆宝身上,在意管昊阳没做到从一而终,现在,她又在意在迟亦川眼里,她是个替代品。

    思来想去,套用一句矫情的话,就是她穆瑶,向往着一份独一无二。如果不是,那她宁可一个人躲得远远的。

    她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说:“没有的事叔叔,我只是工作累了,所以变得有点不爱理人。”

    在迟亦川眼里,穆瑶现在像是一只带刺的刺猬,浑身上下都竖起了防备的利刃。

    虽然她在笑,但是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丝敷衍。

    他觉得这种感觉不太好,于是把心里的疑虑问了出来。

    “你是不是因为我跟穆宝的丈夫合作了,所以不高兴了?”

    他这么的小心翼翼,倒是让穆瑶有些没立场了。她看向他,认真地答道:“叔叔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哪有那么小心眼?”

    顿了顿,她又接下去道:“而且叔叔的事业是叔叔自己的,你有权利和任何人合作,我哪有发脾气的立场?”

    “可我听着你就是在发脾气。”

    “那是叔叔你想多了。”穆瑶微微笑地说,但语气略有些飘,很容易让人听出她的敷衍。

    迟亦川思前想后,觉得他能让穆瑶不高兴的事,也只有这一件了。

    “穆瑶,我明白你现在和穆宝闹得不愉快。但我私人生活和工作一向是区分的很清楚的。虽然我和穆宝的丈夫有合作,但并不代表我认同他这个人。”

    “叔叔解释那么多干什么呢。”穆瑶微垂着头,过了一会后,她抬起头望着他:“我又没有怪叔叔跟他合作,而且昊海现在经营的应该非常不错吧。”

    迟亦川一愣,随即点头:“基础打得很扎实,各个部门的衔接性很好,然后服装的设计也很有创新性。”

    穆瑶手撑着下巴,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她记起了刚和管昊阳创办这家公司的时候,情况有多混乱。

    那个时候,他们人手资金都不够,所以凡事都要亲力亲为。只是,等苦尽甘来的时候,那个地方就再没有她的位置。

    养大了的白菜被猪给拱了,应该是最能形容她现在感受的话了。

    迟亦川看她心事重重的模样,想了想,道:“穆瑶,那家工作能做到现在这个样子有你的一份功劳。坦白说,我一直很看好你的能力。”

    这时候菜上来了。热气腾腾的番茄鱼让两人之间一片雾气,迷迷茫茫的,让双方都看不清对方的脸。

    迟亦川也看不到穆瑶这时是个什么表情,只听她朗声回道:“叔叔,你今天是怎么了啊,又是夸我又是跟我解释的。”顿了顿,她接下去道:“我不是说了我没怪叔叔吗,所以你不用对我说这些的。”

    她的话里虽然没有抱怨,但这透着的距离感还是让迟亦川觉得烦躁。

    他觉得她现在就像是小猫,用那不太锋利的爪子一下一下地挠他的心。虽然不痛,但那种烧心的感觉,像是水波一样,一圈一圈地在他身体里扩散。

    那种感觉让他感到阵阵无力。他明白无论他现在做什么,都像是把拳头打在棉花上。穆瑶不会给他正面的回应。

    “吃东西吧。”迟亦川僵持了一会,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穆瑶原本以为他还要再问她什么的,没想到他却突然收手了。她也说不清自己现在这种略有些怪异的心情是怎么回事,只能拿起筷子默不作声地吃起东西。

    吃了一会,迟亦川打破沉默,问她:“工作还顺利吗?”

    穆瑶一呆,然后咬着筷子点点头。

    迟亦川看着她傻呆呆的样子,莫名觉得心里一暖,然后继续道:“和同事相处地还习惯吗?”

    “挺好。”不去看他的眼睛,穆瑶言简意赅地答道。

    原本想展开些话题的,可穆瑶这个答法,就算他没话找话,他们两也没办法好好地讨论下去。

    迟亦川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她现在对他的排斥。虽然很想弄明白症结在哪,但看她冷淡的模样,他知道再多问下去只会让她更加反感。

    难道,和管昊阳的合作,真的让她那样难接受吗?

    接下来的,他们的话变得更加少了。迟亦川除了时不时开口让她多吃点,就没有别的什么话了。

    结账的时候,穆瑶见迟亦川摆出付钱的架势,忙伸手阻拦。

    “叔叔不能这样的,现在这里算是我的地盘,按理应该是我做东。”

    见他无动于衷,穆瑶急了,又道:“上次说好的,我要请你吃饭的!”

    见她生气了,迟亦川终于作罢,道:“那就你请吧。”

    穆瑶这才心满意足的去付钱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迟亦川双手环胸地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地盯着窗外。

    她很少看到他这么懒懒散散的样子的,顿时有些心慌。

    她刚才对他那么敷衍,好像太不尊重长辈了。怎么说他都大老远的跑来呢,她就算心里有气,也不能这么撒的啊!

    想了想,她忙道:“叔叔难得来一次,我带你去外面转转好不好?”

    迟亦川转过头看她,眼睛亮了亮:“你也才刚来,认识路吗?”

    穆瑶得意地冲着她仰起脸,说:“我都做好攻略的,我听说从这里一直往西走,能看到很漂亮的湖景。”

    迟亦川点头应允,把车子留在这里的停车位后,两人肩并肩地去散步了。

    只是,穆瑶没想到她的路痴属性会在这时发作。

    她带着迟亦川走啊走,眼见着人越来越少,地方也越来越偏,她才发觉出问题了。

    漂亮的湖景,好像.......看不到了呢。

    四周黑压压的,连路灯都不见几盏。风一吹,地上的树叶被卷了起来。沙沙的声音在耳边作响,那感觉,说不出的凄惨。

    “那个叔叔啊!”穆瑶弱弱地开口。

    “怎么了?”

    “我好像……带错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明克街13号〕〔万族之劫之幕后大〕〔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天启预报〕〔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家娘子,不对劲〕〔镇妖博物馆〕〔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sitemap